笔趣阁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成凡人 > 第十二章 开一派之先河?
最快更新修成凡人 !

    离开大厅。 ≧

     看着账房送过来的一千两银子,木白露出一脸苦笑。

     我是不是该蒙着脸去抢个劫呢?

     木白现在虽然写出道术,但终究还是没有入《道藉》,也没有进入那个传说中的那个可以让人脱胎换骨的开灵池,所以,从本质上来说依旧属于普通人。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去蒙面抢劫?

     呵呵......木白只能笑笑。

     路是人走出来的,事已至此,木白也没有别的办法,既然木心蓉那个级败家子点了名要那三块石刻地书,他也只能先到万重楼去看看。

     万重楼的门口依旧热闹无比,木白刚到门口,还没来得及走进门,金掌柜便已经风风火火的迎了出来。

     “哈哈哈,木白你来了,哈哈哈......”

     这笑声,木白怎么听怎么感觉有点凉飕飕的感觉。

     不过,木白一点也不介意,因为,不消半个时辰,就该轮到金掌柜凉飕飕了......

     “今天我来这里,只喝荼,不买东西。”木白一句话,金掌柜差点就直接坐地上了。

     “别啊,荼有啊,上好的青龙血,早就准备好了,木白,我可是听说了大京最近出了两件大事,而其中一件就是你们木府的庆典,可是隆重啊,听说请贴都了五六百张出去了,全部都是名门望族的子弟,你来我这儿是为了庆典采办的事情吧?”

     金掌柜一脸的希翼。

     “你说两件大事,还有一件是什么?”木白随口一问。

     “道纹考试啊,听说榜跑了,现在全城都在贴告示搜查呢,不过文书院那边已经封锁了消息,对了,你不是陪二小姐参加神文考试了嘛,你应该知道啊?”

     “榜?跑了?你确定跑掉的那个是榜?”木白心里一阵激动,表面上却是装成若无其事。

     “当然是榜,上品道术怎么可能不是榜!”金掌柜的表情就像是他自己刻写出上品道术一样自豪。

     事实上,不管是金掌柜还是别人,初级神文考试中刻写出上品道术,这对于整个青城来说,甚至是大梦王朝来说,都是一件大事。

     “上品道术?”木白心中疑惑更甚,按照他在二小姐书房内的猜想,他就算是刻写出道术,品阶应该也就是三品,只是一个下品道术......

     那这上品道术又是怎么回事?木白不认为自己能写出上品道术,大梦王朝对待那些能写出上品道术的人那可是直接给予朝中三品大员的待遇......

     难道,那天在自己跑了之后,还有人也跟着一起跑了?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吧,逃跑也跟风啊?

     “对啊,就是上品道术,那可是真真切切的上品道术,一旦经过开灵池的洗礼,就立刻会被授予三品大员的勋职,还能得到当朝天子的接见,绝对是无上荣誉。

     而且我听文书院内部传出来的消息,这个道术十分不一般,简直是打破了大梦王朝甚至是中州七国三千年来的道术刻写的常规,开创了一个流派的先河。

     不过这些跟你木白肯定是没什么关系了,你连神文都不认识几个,哈哈......我还是比较关心你这次来准备买点什么?”金掌柜是纯正的商人,自然一切向钱看。

     开创了一个流派的先河?听到金掌柜这话,木白直接泄了气,看来这榜还真不是他了,毕竟,他才刚刚接触道纹,写出来的道纹都是对照着金掌柜给的那本《道纹小解》写的,开创一个流派的先河,这种铁定流芳千古的事情肯定是和他没什么关系了。

     “真不买!”

     木白心中郁闷,居然被金掌柜给看低了?虽然我不是榜,但肯定是上了榜的人,等到去了玉华山,进了开灵池,踏上了修炼之途,看我不狠狠的抽你这张脸,心情不爽,木白便也懒得理会金掌柜,直接就进了万重楼,不过,却并没有坐到那张紫檀木椅上,而是向着万重楼的最顶层四楼走去。

     金掌柜的眼睛顿时就亮了。

     好小子,你不买东西,你上什么四楼?金掌柜心里雪一样亮,虽然不知道木白为什么会生气,但还是马上跟上。

     木白则是完全不理会金掌柜,自顾自的上到顶楼,然后,便开始在四楼逛了起来。

     万重楼的四楼,从装饰上来说并不像一、二楼那般富丽堂皇,也不像三楼那样摆满道器,但是,却充满了古蕴和浓浓的书卷气息。

     这里才是万重楼真正的核心。

     真正的大买家,是不屑于富丽的装修,和那些普通的道器,万重楼自然深谙此道,四楼布置也是极为讲究,格局上是一间间雅致的书房装饰,中间摆放的物品也不多,但每一件却绝对是真正的价值连城。

     木白找了个位置坐下,立即就有一个穿着长裙的气质美女熟练的端了一壶好荼过来。

     四楼,果然是和一楼不一样啊,连服务员的档次都高了不少。

     “怎么了,别生气啊,我说错话了,还是回扣少了?以咱们这么深厚的关系,回扣什么的可以谈嘛!”金掌柜这个时候也是坐了下来,一开口就和木白拉起关系。

     “咱们不就是单纯的买卖关系嘛......”木白自然知道金掌柜想和他套近乎,木白同样想和金掌柜套下近乎,不过,他却不想主动拉关系。

     被动......有时候也挺好!

     “哪能啊,咱俩那绝对是兄......不对不对,以咱们的交情,要换成我是女的,我都巴不得嫁你了,如果你愿意,我那两个女儿,你看上哪个,我马上就让她嫁给你,绝对不含糊!”

     金掌柜拍着胸口向木白保证道。

     “咳......按你这么说,咱俩的关系很好了?”木白不屑,你的两个女儿?最大的那个也才十岁吧?多少年后的事情了......

     “绝对好!”金掌柜一脸正色。

     “能同甘苦吗?”木白随意问道。

     “能!”

     “能共患难吗?”

     “能!”

     “能通钱财不?”

     “能......通!”金掌柜略一犹豫,最后还是咬牙说道。

     “那你借我个万儿八千两银子呗?”木白一伸手。

     “......”金掌柜眼睛顿时一凝,嘴角一阵颤动,最终一咬牙:“可以!”

     俗话说得好,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金掌柜虽然不知道木白打的什么主意,但是,以他混迹商坊界这么多年的经验,几乎可以肯定,面前这家伙这是在试探自己,真借银子?那是不可能的。

     再说了......商人说的话,能信?

     姜这东西嘛,肯定还是老的辣!金掌柜虽然好几次在木白手里吃亏,但却总有着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头。

     事实上,木白越让他吃亏,金掌柜心里却越高兴......

     这不得不说是一种病态。

     说白了,那就是一种纵意商场孤寂落寞后,却突然间现找到了一个难缠对手的喜悦心理......

     “那就拿来吧。”木白一伸手。

     金掌柜的脸一下就白了,嘴角却是剧烈的颤动起来......真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