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成凡人 > 第二十四章 男人的荣耀
最快更新修成凡人 !

    木白想了一阵,最终还是决定在黑市里面卖了,毕竟是上品道器,这种大梦王朝监管极为严格的东西,拿到万重楼去,没有一个合理的来源和手续,那是打死金掌柜都不会收的。≥

     木白咬咬牙,最终说道;“卖。”

     老者微微一笑,他就知道会是怎么一个结果,毕竟能吃下上品道器的就算是整个黑市也没有几家,至于外面,能在外面处理掉的就不会拿到黑市来了。

     “那好,我拿去和其他几位鉴定一下,再决定多少钱收购,你稍等一下,给贵客上杯好茶。”老者笑眯眯的拿着那柄剑就起身了,随口吩咐一声就钻进后面去了。

     老者进去之后,不多时里面又出来两个古装美女,端着茶具就过来了。

     木白也不客气,摆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椅子上,一手扒开头罩,一手端起一杯茶就往嘴上送。

     香茶入肚,一股清凉之意冲上脑海,让木白疲惫的精神一振。

     木白眼睛一亮,还真是好东西;“满上,满上,快给我满上。”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

     就在木白喝光了两壶茶水,满肚子哐当哐当的都是茶水,两个侍女都快要哭了的时候,那个老者回来了。

     老者一回来就看到,木白蹲在椅子上,大呼小叫着满上,嘴角抽抽,这么没形象的客人他还是第一次见过;“咳咳,这位贵客,经过我们的商讨决定以一千三百两黄金收购这件上品道器,不知贵客是要现钱还是晶卡。”

     一千三百两黄金,木白一听口水很没出息的就流出来了,木白两辈子都没有见过那么多钱,抹了抹口水,却是被头套给挡住了。

     “现......晶卡。”木白本想要现钱的,但是突然想到,一千多两金子,累死自己也是搬不走的,而且那么多金子,除非木白是疯了,才会将其背在身上,不过晶卡是什么东西?

     老者也没有什么意外,直接将手里的一个小盒子递给了木白;“十三张晶卡,贵客可以验看一下。”

     木白接过那个还没有巴掌大的盒子,打开后现里面装着几张紫色水晶状的卡片,木白拿出卡片一看现水晶里面封存着一个奇异的花形图案,点了点正好是十三张。

     “额,这个晶卡是什么东西?”木白有些尴尬的问到。

     老者闻言一愣,目光诡异的看了木白两眼;“晶卡是七国商行行的,每一张紫晶卡能在七国任何一国的官府和商铺里面换取一百两黄金。”

     额,这不是和银票差不多么?木白也不怀疑老者的话,毕竟黑市里面虽然买卖的货物很多都是见不得光的,但是这些商铺的信誉却是极好的,不然也不能将那些亡命之徒给吸引过来参与交易。

     “咳咳,那就这样了。”木白问明白了晶卡的作用便直接往外走了,黑市里面的商铺都不接受讨价还价,一般他们说是多少就是多少,爱买不买,爱卖不卖。

     外面倒是有些摆地摊的接受讨价还价,但是木白见木心蓉在地摊上淘了几次宝,自以为捡到大便宜了,但是毫无列外,到最后现都是买到假货了。

     刚下楼,现那个小厮还在哪里抹地,心情大好的木白随手甩下两个铜板;“赏你的。”

     莫奈正在抹着地板,没想到突然喜从天降,那个之前向自己问路的客人下来之后居然又给了自己两枚铜板,这让莫奈心里大喜,两个铜板虽然不多,但是也够自己吃上一顿饱饭了。

     莫奈刚想要站起来道谢,却是现那人已经离开道阁了,莫奈鼻子抽抽便又低下身子,继续抹地板了。

     ......

     木府花园,种种奇花异景纷呈,各色彩色灵鸟,奇异瑞兽隐现。

     木易看着眼前的种种异象,歪着脑袋对一旁的木得福问道;“得福,木府怎么好像多了好多饰品,这个紫烟幻境炉我记得是万重楼的镇楼之宝,你们怎么把他也搞回来了?”

     木得福嘴角一抽,有些不自然的说道;“是一个叫木白的低等下人搞的,他和万重楼的金掌柜达成了协议,金掌柜答应将这些道器借给木府做装饰用,而金掌柜则借这个机会将他的这些道器向那些名门展示。”

     “这个木白倒是机灵。”木易一听,眼睛一亮,夸赞到。

     在一旁抓弄火云狮狮毛的木心蓉听到父亲在夸赞木白,也是转过脸来抱着木易的胳膊说道;“是啊,是啊,这个木白很能干的,父亲你可是要好好奖励一下他。”

     “好好,难得我的乖女儿愿意陪我这个老头到处走走,我岂能弗了我乖女儿的愿。”木易笑眯眯的说道。

     “切,爹爹才不老呢!”

     木易笑呵呵的说道;“呵呵,都被人唤作老怪了,还不老。”

     木心蓉一怒;“谁说的,我去撕了他的嘴巴。”

     木易摸摸木心蓉的脑袋,依旧笑眯眯的说道;“这可不是骂人的话,这是在说你爹爹我实力恐怖,让人觉得害怕,他们才会这么叫我,这是对我的实力的一种肯定,这对我来说却是一种荣耀。”

     木心蓉那个小脑袋瓜子想不明白,明明是骂人的话,这么会变成荣耀了;“爹爹骗人,要是有人敢说我老,我一定会去撕了他的嘴巴的,不要说老怪了,这明明就是骂人的话。”

     木易眼里满是慈爱的看着木心蓉,声音一如既往的轻柔;“女儿,爹爹告诉你啊,一个男人的荣耀不在于他的容貌的秀气,谈吐的风趣,而在于他的实力是否强大,是否能够得到天下人的承认,男人的荣耀是依靠拳头和伤疤换来的。”

     木心蓉有些若有所悟的点点头:“那么这就是为什么哥哥们要去南荒历练,而我和姐姐可以呆在木府的原因么?”

     木易微笑着摸摸木心蓉的头,不说话。

     木心蓉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转了两圈;“爹爹,你刚才说要好好奖励木白的,那把他也送去南荒历练怎么样?”

     木易闻言一愣;“这个......”

     木心蓉见木易有些犹豫,眼睛眨巴两下,大眼睛里面立即浮出了一层蒙蒙的水雾,一副你不答应我就哭给你看的样子。

     木易想了一下,便答应了,反正这次一定要带的人也没几个,至于那些所谓的天才,谁管他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