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成凡人 > 第二十七章 道誓
最快更新修成凡人 !

    石牧伸手接过那张纸,一动才现自己后背已经湿透了。

     背后冷风进去,热气一散,传来丝丝凉意,但是石牧却是完全没将注意力放在后背,而是将全部注意力放在那张纸上。

     白色的纸张上篆刻着两行蓝色的字迹,石牧看过之后就放下心来,上面写的就是他给林威承诺的,如果自己能活着从边城回来,就要保林威一世富贵。

     “用你自己的血作墨,刻印下你自己的名字就行了。”

     石牧闻言,一愣,不过动作却是不慢,立即从腰间取下自己符笔,白色的元力贯入符笔内,用符笔的笔尖划过手腕,很快丝丝血迹就冒了出来,用符笔接过血液,然后在那张契约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呼!

     石牧刚写完自己的名字,那张契约就从石牧的手上飘了起来,浮在半空中,这厮一股玄妙的感应在石牧的心底升起,然后那张契约便无风自燃了。

     “那是道契,我用信道力量勾动天地大道凝聚出来的,一旦你违反后果你自然就会知道。”木易见事情以了,脸上又重新变成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了。

     石牧感觉着心底的那股玄妙的感应,知道这是那个所谓的道誓留下的,望着木易几人离去的背影脸色有些阴晴不定,毕竟虽然他本来就不打算毁约,但是有这么个道誓的约束在这里让他多少有些被动。

     但是石牧想到木易的实力,心底一阵无力,林威那小子倒是好运,有这么个叔叔,当然石牧知道这个叔叔不是指血亲上的叔叔,大梦王朝的人都知道木易是在南荒边城长大的,是由南荒边城里边那些军士给带大的,所以他把南荒边城里边的军汉都当作亲人了。

     ......

     怎么感觉一会儿写石牧,一会儿写木白,感觉怪怪的,不过不管了......

     ......

     话说木白炼化血元丹也是到了尾声,此时的木白盘膝在百草堂的静室里面,脸色红润,脑袋上冒着丝丝热气。

     呼!

     木白突然睁开眼睛,吐出一股白色气箭,气箭凝实,射出两三米远方才散去。

     木白见状心中一阵大喜,这个固元经第一层算是炼成了,木白感觉自己现在体内的活力似乎要涌出来了似的,浑身上下都有用不完的精力。

     不过让木白感觉奇怪的是,自己修炼这个固元经的时候虽然会碰到瓶颈但是似乎都是一冲就过,完全没有多大阻碍的样子,这上面不是说这个固元经难练的很么?难道自己炼岔了?

     不应该呀!自己完全是按照那个功法上写的去练的,应该不会错的,难道小爷我是天才,木白自恋的想到,是了小爷我是天才嘛,随便一刻就是上品道器,我不是天才谁是天才。

     自我感觉良好的木白,想着就出了静室。

     “客官怎么样?”那个小厮一直守候在门口,见到木白出来,一脸期待的问道,要是这笔生意做成了,自己就该升职了。

     “嗯,不错,将你们这里的主事的叫过来我有笔大生意要和他谈。”木白出来直接说道,这个血元丹的精气含量很充足,一颗足足能顶七八颗参丹。

     小厮一愣,脸色一苦,这主事的出来了还有自己什么事了。

     但是他却是不敢不去,脸色苦兮兮的应了一声:“好的,小的这就去。”就走了

     .......

     不多时便有一个体型微胖,满脸笑容,穿着纹满了各种花花草草,奇珍异兽的长袍男子过来了。

     男子一过来就笑呵呵的对木白一抱拳问道:“呵呵,这位公子,不知道贵姓。”

     木白同样抱拳以礼,回到:“免贵性木,单字白。”

     “木白小兄弟是吧,我是这个百草堂的主事,李贺,之前不知道小兄弟来了,招待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还请见谅。”李贺边笑吟吟的对着墓碑,便对一旁的小厮呵斥到:“还不去把丹茶拿过来,这种垃圾货色怎么可能入得了木小兄弟的眼。”

     “是啊!这种垃圾怎么可能入得了口么?”木白在一旁毫不客气的说道。

     “是,是,是,听到没有,还不快去吧上等的丹茶拿过来。”李贺听到木白的话,脸上的笑容一僵,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对不住啊,这个店里的伙计不会办事,你就多担待一点,这样吧,为了表示歉意待会你买的丹药一律九折,怎么样?”

     木白一听,得,这个李贺不是个省油的灯,这都还没谈,就直接把价格定在九折上了,还整的让人如沐春风。

     木白把脸一板,表情极为严肃的说道:“不怎么样,李掌柜的如果真的有诚意,就不该收小子的钱,送些丹药给小子才是诚意。”

     得,李贺不是省油的等,这个木白更加不是个省油的灯,君不见万重楼的李掌柜都被木白给吃的死死的。

     李贺嘴角抽抽,脸皮还真是厚:“要的,要的,待会我就让那些下人打包些丹药给公子送过去,不若我们先来谈谈这个公子这次来是想买些什么丹药?”

     木白一听,我去,无耻之徒,居然敢偷换概念,这样想着,好啊,既然你脸皮厚不肯退步,那老子先吊吊你。

     “我突然记起来了,我记得的金掌柜好像是说过晚上要请我吃饭的,不行,我的走了,丹药的事情我下次过来的时候再说了。”说着木白就要往外走。

     李贺见状却是笑眯眯的,不说话,但是当木白越走越快,都已经走出百草堂的大门了的时候,李贺终于变了脸色;“木小兄弟,别走啊,价钱可以商量,买卖不成仁义在,先喝杯丹茶再走不迟啊!”

     说着竟是瞬间消失在原处,然后挡在了门口,一脸赔笑的对着木白赔礼。

     木白见李贺上来就知道自己赢了,自己进来的时候就现这个丹坊的竞争似乎有些激烈,九折的优惠很多家都能给得出:“呵呵,那李掌柜的觉得六这个数字怎么样?”

     李贺听到木白的话脸色一僵:“木小兄弟,其实我觉得八这个数字会比六好很多。”

     “我还是觉得六比把好,怎么办呢?”

     “那你去找你的金掌柜吃饭去吧,看看他会不会喜欢六这个数字。”李贺脸色有些青的侧过身来说道,六折,差不多一半了,你小子怎么不去死。

     木白看着李贺的表情就知道六折是不可能了,眼睛转了两圈,就要绕过李贺,出百草堂。

     “不知道你要买多少?”就在木白已经走出百草堂一段距离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李掌柜有些僵硬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心底一喜,本来李贺不开声他都要转过身来了的,因为金掌柜对木白太了解了,木白不该有那么多钱来买丹药,自己要是去金掌柜哪里买的话,指不定就出什么幺蛾子,而且也不可能将价格压倒六折,万重楼的东西从来不讲价的。

     木白转身就说道:“多不敢说,要是价格公道的话,千两黄金还是会有的,而且如果合作愉快的话,我相信这不会是我们最后一次合作。”

     李贺脸色阴晴不定的好一会,才开声到:“七折,最多七折。”

     “六点三”

     “七折,不能再少了。”

     “六点三,不能在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