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成凡人 > 第五章山岳魔猿
最快更新修成凡人 !

    接下来的几天赤炎部落经常迎来一些客人,但是这些客人都不怎么友好,动辄吃人砸门,这让部族内的祭祀们这几天疲于奔命,根本就没有什么时间修炼,几天下来就算是再蠢的人也现问题了,何况这些祭祀根本就不蠢,相反个个都是人精。

     这些往日都难得一见的妖现在居然接二连三的误闯赤炎部落,傻子也能看出来这绝对不会是什么偶然,但是他们盘查了一下,结果却是这些妖似乎都是误闯进来的。

     赤炎部落的祭祀自然不相信这个结果,他们很快又想到是不是部落里面有什么吸引那些妖得到东西,但是他们翻查了一遍最后由于实在是不好翻查最后只好放弃。

     就在一众极为狼狈的赤炎部落祭祀围在一只背生双翅的猛虎状的巨兽尸体前商讨怎么办的时候,一只通体漆黑,手握一根乌金大棒的巨猿追赶着一只足有一栋小楼大小的土鸡往赤炎部落跑了过来。

     “山岳魔猿!”众祭祀见状惊呼道,元撵见到那只巨猿脸色更是铁青。

     成年的山岳魔猿据称能将一座小山打崩,山岳二字也是由此而来,而又因其性情凶恶至极,被人称之为魔猿。

     “前面跑的好像是八珍鸡。”一个祭祀现那只土鸡一样的妖兽竟然是元天八珍中排名第五的八珍鸡,据说这种八珍鸡肉质极为鲜香不输于龙肝凤胆,难怪这个山岳魔猿这么卖力的追逐,只是照这样下去不需片刻两者就能跑到赤炎部落之中来了。

     那个八珍鸡倒是不善攻伐,不足为惧,虽位列八珍但是攻伐之力却是比那些同列八珍的虬龙之属要弱上许多,最厉害就是逃命的本事,但是那个山岳魔猿却是能打崩山岳的恐怖存在,一旦让他闯进了部落,不需多久整个部落就会被它给拆的七零八落。

     众祭祀见状没有犹豫,各自动攻击打向八珍鸡希望将八珍鸡给惊走,他们没有去攻击山岳魔猿,这山岳魔猿极为记仇,一旦攻击它没将他杀死,以后一旦等他实力足够就会回来复仇,他们可是不想惹上这么个强敌。

     但是很快赤炎部的祭祀们就傻眼了,正在疾跑着的八珍鸡被前方突然出现的攻击吓了一跳,竟然一头扎进脚下的一颗古木之中去了,后面的山岳魔猿见状怒吼一声将手中的五金大棒给砸了出去。

     砰!一声巨响之后八珍鸡消失的地方陡然出现了一个半径数十丈的大坑,只是八珍鸡的踪影却是不翼而飞,这个八珍鸡虽然没什么攻伐手段但是逃命的本事却是不错,精通各种遁术,能够在树木,岩石,泥土之中自由穿行极难捕捉。

     山岳魔猿跟着乌金大棒之后跃如坑内,抓起乌金大棒眼中黑光大胜,四处扫视一遍最后迈着大步直接撞进赤炎部落,赤炎部落中的祭祀想也不想的四散逃开,山岳魔猿并不理会那些祭祀手中的乌金大棒挟千钧之力砸向赤炎部落中的一颗古木。

     大棒还未砸下就见八珍鸡从古木之中钻了出来,快的跑掉了,这魔猿显然得过机缘炼成了一双灵目能够看穿八珍鸡的行迹,而这个八珍鸡的遁术虽然奇妙但是一旦遁如砂石土木之中度就会大减这下遇到这只炼成了一双能够看破其行迹的灵目的山岳魔猿却是倒霉至极,被其追的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八珍鸡见自己的行迹被看破,只好从古木之中挣脱出来继续奔逃,山岳魔猿却是不依不饶的追在其身后,八珍鸡味道极其鲜美,山岳魔猿自从修炼出灵目之后吃过两次,那味道实在是让人难以忘却。

     山岳魔猿体型庞大如同一座小山,行走间赤炎部落的建筑如同根根茅草般被其扫飞,赤炎部落的祭祀们见到这种情况目眦尽裂但是丝毫不敢上前阻扰,元撵此时的脸色阴沉的都快要滴出水来了。

     而看八珍鸡逃跑的方向好死不死的正是他们关押云逸的地方,天意无形但是无处不在,云逸作为一个偷渡客并不为天意所承认,所以天意下意识的就会想将云逸给驱逐出这个世界,但是云逸作为一个偷渡客自然是没有在天意哪里留下记录,天意平时对云逸可谓是睁眼瞎,完全寻找不到云逸的下落。

     但是一旦云逸和其他人签订下道契,要以天道为引借天道之力来使道契能够有极大的约束力,但是这样一来就会接引天意入体,这下云逸的存在还不立即暴露在了天意的眼皮子底下,天意作为天地众生意念的结合体自然不会欢迎云逸这个偷渡客,但是它又不能直接攻击,都说了云逸这小子是个偷渡客,穿越过来的时候既没经过人的引荐,也没有在天意哪里登记过,天意想要降下天罚也是有规矩的,而云逸这家伙没在他那里登记造册过,天意也没办法对云逸降下杀劫。

     云逸按理说该归原本他生活着的那个世界的天意管,但是现在他穿到了云风大世界,原来的那个世界的天意管不到他了,而他又是一个偷渡客,天意的管辖范围内又不包括他,导致天意只能潜移默化的影响其他生灵给云逸酿下杀劫,希望能将这个变数给消灭掉。

     八珍鸡的出了古木之后在天意的影响下朝着关押云逸的石窟跑去,但是还有靠近就触了之前赤炎部那些祭祀留下的符文法阵,虚空一阵扭曲之后一只透明的大手凝实出来,大手一凝实出来就往八珍鸡身上招呼了过去。

     八珍鸡被突然出现的大手虚影吓了一跳,由于前方被大手虚影给挡住了背后又有山岳魔猿可谓是前有饿狼后有猛虎,八珍鸡没有犹豫直接一头扎进地下就想要遁走,但是地上光芒一闪竟是将八珍鸡给逼了出来。

     眼见山岳魔猿和大手虚影就要的跟前了,八珍鸡突然出一声极为尖锐的叫声,身上土黄色光芒大盛,浑身鸡毛上奇异的符文浮现,鸡嘴巴上一抹金光流转,和普通老母鸡低头啄泥土里面的虫子一样,低头一啄竟是穿破赤炎部落那些祭祀布下的符文法阵,钻进地下去了。

     大手虚影拍下没有拍到八珍鸡,倒是在地上拍出一个大手印,而山岳魔猿却是乘机赶到跟前,手中大棒一挥就将那个大手虚影给砸碎了,如同冒着黑烟的双眼扫视着地面,手中大棒连续砸出在地上砸出一个又一个大坑。

     躲在石窟之中的云逸被巨大的轰鸣声直接给吓得从石床上蹦起来摔倒了地上,听着头顶上不断传来的轰鸣声云逸连爬带滚的钻到石窟之中一个凹陷里面去,将自己紧紧的缩在那个石壁上的凹陷里面。

     石窟一旦坍塌,云逸觉得这个地方是最难被塌陷下来的岩石给砸到的地方,而石床位于石窟中央却是最容易被掉落下来的岩石给砸到的。

     果然不多时石窟在一声巨大的轰鸣声中被一根乌金色的大棒给暴力轰塌了,一块巨大的石块砸在石床上,那个看起来很结实的石床顷刻间就被砸了个稀碎。

     躲在角落里面的云逸看着那根砸穿了石窟的乌金大棒,心底直虚,山岳魔猿并没有理会被他砸穿的石窟里面藏着的云逸,现在他的心底只有那只在地底不断穿行着的八珍鸡。xh:.218.2o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