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成凡人 > 第二十章赤阳部
最快更新修成凡人 !

    妈了个吉尔丹,写崩了的感觉好难受,根本不知道怎么写下去,自己想写的东西怎么也出不来,简直的日了狗了。≥  )

     云逸回到祭祀大殿,躺在蒲团上,现在他有些迷茫,这个世界没有宗门,只有国家,也没有听说过什么学院,想要修行似乎就只能靠自己,如果在人族社会之中还好一点,至少还能有父母亲族的支持。

     云逸现在举目无亲,没人指导他的修行路,让他现在就像一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

     花无心也是一样的,他问过他,结果他似乎也是没有是什么父母亲族,一问他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问的急了直接眯着眼睛问云逸为什么一定要知道。

     面对眼睛中一片幽光的花无心云逸很自然将这件事情丢到脑后去了,然后笑嘻嘻的和花无心讨论接下来吃什么的问题。

     而对于蛮族和人族语言相通文字不同一直是为云逸所诟病的地方,他翻阅了一下赤炎部落的藏书,其实也就是十几本书,上面的线条很优美,云逸暂时就看出了这些。

     而翻译之后云逸却是现里面全是一些关于开灵之后的一些修行经验,和一些道纹的介绍。

     这让云逸有些大失所望,折腾一番下来就学到了几个新的道纹,至于那些开灵之后的修行经验对他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

     墨瞳的修炼进度开始变缓,但是云逸依旧能够感受到每一次修炼之后眼睛的变化,世界在他的眼睛之中越来越清晰。

     不是单纯的看的远而是能看到很多更加细微的东西,不过随着眼睛之中传来的信息越来越多,云逸感觉自己脑袋越来越容易犯迷糊了。

     时间就这样静静的过去,云逸每日依旧勤修不辍,偶尔倦了便上那个祭坛试验试验是否有什么办法能够将灵火对灵液的吸收减少,但是收获不大。

     胡奎离开硂蛇部落已经一个月了,他此行是准备去南荒之中一个比较强大的部落将灵器的情报卖给那个部落中的一个祭祀。

     不过在路上他遇到了麻烦,他误闯了一窝异虫的巢穴,被追的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最后跳进一条河中,幸好那些异虫怕水,他才得以逃出一命。

     但是在河中他又遇到了一只强大的异兽,一路且战且逃从那只水中异兽手中逃出来后却是现自己迷失了路途。

     这一切都在胡奎的意料之中,倒是没有抱怨什么,南荒之中不可知的危险数不胜数,而且越深入南荒遇到的危险也会越多。

     而胡奎这次想去拜访的那个部落正是在南荒的深处,其实也就是比硂蛇部落更深而已,也算不得多深入。

     而硂蛇部落其实只是南荒外围的一个小部落而已,算不得什么,越是强大的部落藏得越深。

     原因很简单,越往南荒里面走,里面的生灵越是强横,外围强大的异族早被人族先贤给杀的一干二尽,而南荒深处的那些人族先贤力所不及的地方自然成了异族生灵的乐土。

     胡奎要往南荒里面走,遇到危险是在他的预料之中的,想要获利没有付出却是不可能的,重利在前,遍布荆棘的山路也不能成为他畏缩不前的原因。

     但是胡奎的实力摆在那里,南荒外围能够威胁到他的生命的东西不多,所以即使遇到了一些麻烦也被其一一渡过。

     花了一个月的时间胡奎在南荒之中走走停停还是走到了目的地,赤阳部,这是一个大部落,至少比起硂蛇部落来说要强大不知道多少。

     他能知道这个部落也是他在成就祭祀后外出历练的那十几年时间偶然间的一个机遇,他和一名赤阳部的祭祀相遇。

     当时那名祭祀正被一头异兽逼入绝境,在得知对方是赤阳部的祭祀之后,胡奎选择了和其一起将那头异兽给反杀了,因为他知道一个大部祭祀的友谊会比两具堪比天才地宝的尸体要珍贵的多。

     结果证明他的选择是正确的,在救下那名祭祀之后,凭着过人的心智他在和那名赤炎部的祭祀的友谊之中获益良多,他现在的实力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那次机缘。

     “停住。”胡奎身形闪动将几根黑幽幽的毒箭躲过之后听到了一声暴喝。

     “我是贵族格桑祭祀的朋友,请这位小友回去通报一声可好。”胡奎被阻在赤炎部落石门外,却是不恼,满脸笑容的说道。

     “那你就在那呆着,待会自会有人前来辨别真伪。”石墙内传来守卫丝毫不留情面的声音。

     胡奎不是第一次来赤炎部落了,知道赤炎部落的规矩,非本族生灵靠近那些守卫会第一时间射杀。

     射杀失败就会警报唤族中祭祀前来处理,而卫兵也会开始用言语威胁阻止来人靠近,胡奎知道现在赤阳部落中的祭祀或许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果不其然不一会石门打开一个口子,一个身材修长,面色泛黑,身穿深黑色长袍的中年男子从石门内走了出来。

     “你是格桑目的朋友?”男子问道。

     “是,可否带我去格桑兄的住所,或是让他来接引一下我。”胡奎对男子行了一个合十礼,然后说道。

     “格桑现在不在族中,他几日前就和几个祭祀外出狩猎去了,可有信物?”男子回了一礼,然后问道。

     “自是有的。”胡奎听到格桑目不在族中,眉头一皱,但是动作不慢,在怀中摸出一枚血色妖目。

     男子伸手抓过那枚血色妖目,验证一番确认无误后,脸上一松,露出一丝笑容。

     “即是族中的客人那便请进吧。”说完就将那枚血色妖目还回给胡奎了。

     胡奎收回那枚血色妖目便跟着男子进了赤炎部,被男子安放在一间石殿内,格桑目没有回来胡奎也只能在这等着,灵器的事情他还需要借他的口转而透露给赤炎部落中的其他祭祀。

     胡奎知道凭借自己或者是格桑目都不可能是那件灵器的对手,赤炎部落的元撵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加上赤炎部落其他十几名祭祀之力也依旧败在那件灵器手上,自己和格桑目再加上硂蛇部落的祭祀也是不够的。

     但是赤阳部就不一样了,赤阳部是个远比硂蛇部落和赤炎部落强大的部落,族中祭祀要比硂蛇和赤炎两个部落加起来的还要多,族中的大祭司更是深不可测。

     从格桑目口中胡奎知道赤阳部落的大祭司是个已经渡过千年劫的恐怖存在,那是实实在在的老妖怪,能够在成就神纹道师前就渡过千年劫的人基本上都是战力逆天之辈。

     活过千年也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老妖怪了,如果不出意外活到两千岁也不是问题,即使在期间没有成就神纹道师,但是如果战力能够继续加强的话,活到万岁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万年劫不成就神纹道师是一点渡过的希望都没有的,即使是神纹道师要想渡过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xh:.218.2o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