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成凡人 > 第二十九章 重新来过
最快更新修成凡人 !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刘铁锤是一个采药人,一个很厉害的采药人,至少在铁线沟方圆百里之内是找不到能和他相比的采药人,他敢于一个人深入大山去寻找大山深处的灵珍,他敢于孤身在千丈高的悬崖采挖草药。

     修习家传武学心法上清决已经到了一定火候的刘铁锤甚至能赤手空拳打死守护着灵草的巨熊,面不改色的和数千斤重的野猪王搏杀,但是他现在却是一脸焦躁和担忧的在房门前走来走去。

     听着耳边妻子的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刘铁锤感觉心如刀割,但是他丝毫帮不上忙,那些个产婆甚至不让他进去,就算是能进去他也帮不上什么忙,女人生孩子他能帮上什么忙?

     .........

     .........

     女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在小山村回响着,山一样的汉子的一颗铁胆刚心被化成了绕指柔。

     .........

     .........

     “恭喜刘圣手,贺刘圣手,是个公子,母子平安。”随着一声尖锐的哭声,一个产婆抱着一个麻布包着的肉团从门内出来对着刘铁锤贺喜到。

     (刘铁锤是北山村唯一的大夫,难得的是医术还很好,少有他治不好的病,久了就得了个刘圣手的名号。)

     “呵呵,好,好,好.......”刘铁锤迫不及待的从产婆手中接过那个麻布包着的肉团,一时间竟是高兴的只知道连声称好了。

     “呵呵,刘大圣手,你夫人刚生产完你都不知道去看看,亏得你夫人为你生孩子受了那么多苦。”产婆见刘铁锤抱着孩子就将他们忘在一片酸溜溜的说道。

     “哦,呵呵,大家都辛苦了,俺见到娃儿一时间乐的忘形了,现在天色已晚,诸位先回吧,明日我必定大开宴席宴请亲邻,到时候还请诸位赏脸。”刘铁锤一听就知道产婆这是在讨赏钱,他现在心情正好,从怀里摸出几角银子就给了产婆,手臂抱着孩子手掌一抱拳对那些产婆说道。

     “呵呵,要的,要的。”那个产婆收了银子欢天喜地的应允着,就领着几个下手离开了。

     .........

     .........

     这就是死了的感觉么?

     意识一片混沌,浑身使不上力气。

     但是为什么死了还会有感觉饿?又为什么还会感觉痛?

     ...........

     第二天。

     ...........

     我这是重生了么?

     我现在好像成了一个婴儿,抱着巨大的雪白卖力的吮吸着养分的李浩心中闪过一个念头。

     但是还没等李浩思考多久,脑海之中传来一阵极为剧烈眩晕和恶心的感觉,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眩晕李浩的意识直接沉沦了下去。

     ............

     一个月后。

     ...........

     果然是重生了么?

     李浩费力的将自己胖乎乎的手抬到眼前,看了一眼,心中升起一个怪异的想法。

     不过这是哪里,怎么还有喂婴儿喝酒的?

     当李浩再次醒来的时候却是现自己满嘴的酒香,先前的雪白却是不见了踪影。

     未等李浩多想,那种熟悉的眩晕感再次袭来,是因为太小承受不了太多的思考的因故么?

     没人给李浩答案,他的意识很快又陷入了虚无之中。

     .........

     .........

     “铁哥,我们的孩子怎么老是在沉睡。”刘氏抱着孩子,轻轻的摇晃着,却是现孩子依旧昏迷不醒,有些着急的对一旁的刘铁锤问道。

     “没事,可能只是小孩子贪睡而已。”刘铁锤也是紧皱着眉头看着妻子怀中的婴儿,安慰道。

     “铁哥,会不会是那些药酒的原因?”刘氏有些犹豫的说道。

     孩子昏死过去之后刘氏第一时间就找到了丈夫,他丈夫是这附近最好的大夫了,不过等刘铁锤看过之后却是邹着眉头连连说不应该啊。

     眼看孩子气息逐渐微弱下去,刘铁锤却是给孩子喂了一盅药酒,说来也怪,孩子喝了药酒之后气息便逐渐稳定下来了,只是一直在昏睡着,也不知道是喝醉了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没事,孩子不是没事么,估计就是喝了药酒睡过去了。”刘铁锤闻言只能轻声细语的安慰道。

     面对这种情况刘铁锤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孩子一出生就气血孱弱,按理刘氏在怀孕期间已经给她补充了大量的饱含气血之物,按理来说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

     但是这个孩子刚出生的时候还好好的,没多久就因气血虚弱而昏死过去了,无奈的他只好将药酒给他灌下去了,气血衰败的情况暂时止住了,但是接下来孩子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那种情况,这样一来喂奶是行不通了,只能每隔一段时间给他喂上一盅药酒了。

     .........

     六年后。

     .........

     重生了?重生了!重生了啊。

     刘长生撑着脑袋坐在屋檐上望着远方的红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现在的名字叫刘长生,刘铁锤之所以给他起这个名字的原因很简单,刘长生一出生就一副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马上就要死了的死样子,铁锤夫妇见他这个样子很是忧心啊,想了想刘铁锤就给他起了这么个名字,希望他能活的长久一点。

     对于自己重生了刘长生(李浩)心底倒是没什么感觉,风风雨雨走过了一辈子,人间五味他都尝过了,原本就活的没什么遗憾了,重生了也没有想要做的了。

     他前世死的时候是无心无念的走的,说是死,其实和佛家说的坐化,圆寂,道家的羽化也是相差无几了。

     突然重生了,重生在一个大山中的小山村里面,这样倒也好,自己也不想去那滚滚红尘再去走上一圈了,前世李浩把一个人该经受的人间百味全都尝过了一遍,剩下的本就该是静默的修心养性然后等死了,现在重生了,记忆却是依旧带着,可能是之前遇到孟婆的时候喝到假冒伪劣产品了,又或者是那个懒婆娘将昨天晚上过期的孟婆汤直接端给李浩,被李浩拉肚子又给拉出来了。

     .......

     两年后,一个地下室里面。

     .........

     这个世界居然真的有内功这回事,刘长生听着刘铁锤念着的的所谓的上清决,心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谨请太微小童干景精,字会元,子常守兆舌本之下,死气之门,口吐赤云,绕兆一身.........”刘铁锤的声音带着奇异的韵味,一个个音符宛如有了生命一般往刘长生的脑海里面钻。

     看着刘铁锤——他这一世的父亲那庄重严肃,一丝不苟的表情,刘长生觉得这个所谓的上清决可能真的有些门道。

     ..........

     ..........

     “长生,记住多少?”刘铁锤将功法念过一遍后对和其对坐着的刘长生问道,刘家的家传功法一向都是口口相传的。

     “基本上记住了。”刘长生老实的回答到,他的重生之后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记忆变得非常好,几乎可以说是过目不忘。

     “你背一遍给我听一下。”刘铁锤知道儿子的记性很好,上清决内容不多,他对于儿子能全部记下来他并不是十分惊诧,但是这个功法的东西失之毫厘就谬之千里,他必须要确保没有一丝错漏。

     “胶葛,上清之气也........谨请太微小童干景精,字会元,子常守兆舌本之下,死气之门,口吐赤云,绕兆一身,化生血液,上凝泥丸,泥丸坚明,百神方位........”

     ........

     四年后。

     ........

     “长生,看清楚了,这个就是铁线虫。”刘铁锤用药锄将一堆枯草拔开,显露出躲在里面的一只雉子尾指大小的虫子,刘铁锤一锄头下去用巧劲直接将铁线虫的生机给震断,然后一把将铁线虫的尸体抓起放在手掌上展示给刘长生看。

     刘长生看着那个虫子的尸体,寸许长,通体朱红色的甲壳,背上一根亮银色的线条从头贯穿到尾,体型倒是和蜈蚣挺像的。

     “铁线虫的毒囊在他的颈部,看就在这里.”刘铁锤说着大手一掐就将铁线虫颈部的一块甲壳给掐掉了,露出甲壳下面白玉般的肌肉和一个银色的内囊,想来那个银色的内囊就是那个所谓的毒囊了。

     “这一个铁线虫毒囊里面的都能够将整个村子里面的人全都毒翻。”刘铁锤说着就将手中那条铁线虫的毒囊给去掉了,然后将剩下的尸体朝刘长生一送。

     刘长生没多想就将其接了过来,拿在手中细细的观察着。

     .........

     .........

     大山之中隐藏着无数的危险和机缘,刘铁锤待刘长生将铁线虫观察清楚之后将其塞进随身带着的一个酒壶之中,铁线虫虽然带有剧毒但也是不可多得的灵虫。

     .........

     七年后。

     .........

     刘氏脸色灰败的躺在床上,如水一般的目光和刘铁锤对视着,她外出的时候被一只毒虫咬伤了,毒虫的毒倒不是很剧烈但是刘氏知道她是熬不过这一次了。

     大山之中邪风怪气,毒虫毒瘴防不胜防,被那些毒虫咬伤是很正常的事情,以往他仗着身体强健加上丈夫的照料熬过来倒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如今他已经快五十岁了,身体早已没有年轻时候的强健了,加上身体内大量以往毒虫留下来的暗伤在这一次全都爆出来了。

     熬不过去了啊!刘氏想着。

     “铁哥,等我死了你就将我火化掉然后将我的骨灰在最高的山峰扬起,让我随着山风去看看远方的风景。”刘氏突然感觉自己的精神头一震,浑身的气力也恢复了,回光返照了么?

     刘长生在一旁看着刘铁锤夫妇生离死别的样子,突然回想起了自己和她分离的时候。

     心中一股极为浓重的悲伤突然涌起,看开了但是不代表忘却了,在心底埋久了当再次被挖掘出来的时候,就是谁的悲伤逆流成河了。

     刘铁锤死死的抓着刘氏的手,眼泪无声的逸出,形成两条水线在下巴汇合,然后滴落。

     痛到极致便是无声的嘶哑,刘长生心中的悲伤早已逆流成河,眼泪不自主的出现然后汇聚成河。

     ..........

     五年后。

     ..........

     这一年,刘长生二十四岁,已然步入青年,常年在大山之中钻行让他有了一身古铜色的皮肤和一身充满力感的肌肉。

     而刘铁锤现在却是已经五十多快六十岁了,即使一身武学造诣越深厚但是身体也开始老化了不再适合去大山之中讨生活了,现在刘长生接替了他采药人的工作。

     刘长生的武学天赋要出刘铁锤许多,当自己将千酿酒壶传给他之后修炼度更是一日千里,到现在刘铁锤现在都不能看透自己这个儿子的修为了,这让他有些落寞,但是更多的却是欣喜。

     “爹,我回来了。”说话间穿着兽皮,赤着脚,背上背着一个竹编药篓,腰间挂着一个暗黄色酒葫芦,手上提着两块用藤条串着的嫩红色的肉块的刘长生从药庐外走了进来。

     “你这孩子,都这么大了还是这么挑嘴,几千斤的野猪王就带回来这么两块肉.........”刘铁锤见到刘长生回来却是开始不断的絮絮叨叨着。

     对此刘长生只是傻笑着,没有反驳什么,年纪老了难免会喜欢絮叨,刘铁锤现在的年纪放到地球上虽然不算老但是放到这个小山村之中就是难得的老者了,在山里刨饭吃的人家少有能够平平安安的活到五十岁以上的。

     “嘿嘿,我这就去将这两块肉做成下酒菜,待会我们爷俩好好唠嗑唠嗑。”刘长生将药篓放下,笑着对父亲说了两句就提着两块肉就往灶台走去了。

     山里的物资极为匮乏,像一些基本的调味料都是要靠那些几年才来一次的商队冒死从山外带进来的,刘家算是山里比较富裕的人家了,但是油盐之类的东西存货也不多,这样一来刘长生自然只能从食材上动手来弥补调味料的不足了。

     饭桌上两父子喝着酒,吃着肉,相互诉说着在大山之中的遭遇,不过大多时候都是刘铁锤在吹嘘他当年的英勇事迹,刘长生只是不断给他添酒,不时插上一句。

     “你现在上清决修到第几层了?”刘铁锤突然问道。

     “七个月前刚修到第十层,第十一层可能还要几年功夫。”刘长生老实的回答道。

     上清决共十三层,前三层很容易就上手,但是相对的威力也是不强,上清决是属于越到后面后劲越足的功夫,三到第六层有点天赋的人花点功夫七八年时间也能修成,但是六到九层却是如果没有大天赋或是大机缘至少也要五六十年的苦修才能逐渐依靠水磨的方法修成了,至于十层往后却是刘家也很少见能够将其修到那种层次的。

     “十层啊,你老子我练了一辈子才练到第九层就不得寸进了,你小子倒是好,倒是好啊!”刘铁锤喝的有些大了,说话都开始打着舌头了。。。。。。。。

     刘长生没有接父亲的话,他的武学天赋比刘家历代先辈都要好上很多,再加上千酿酒壶相助武道修为更是一日千里。

     (千酿酒壶是刘家先祖得到的一件异宝,能够将一些天才地宝或是饱含天地精气的草药酿成药酒,药酒不仅能将投进去之物的灵气完全萃取出来更是掺有一丝奇异之力,能让人将药酒内的精粹完美吸收。)

     “长生啊!既然村里的姑娘你看不上,你可是想出大山去见识一下山外面的世界?”刘铁锤问道。

     “大山里面的风景挺好的,没有意外的我是不会出大山的。”刘长生说的是心底话,大山里面生活虽然贫瘠,凶险也不少,但是他作为一个看开了世事的百岁老人(前世今生加起来就有一百多岁了。)哪里还会去羡慕那些红尘烟霞。

     而且随着他的修为日渐高深,大山现在也只能是他安静的养老地了。

     “那你想要我老刘家在你这里绝后么?”刘铁锤听到刘长生的话有些愤怒的对着刘长生怒斥道。

     面对父亲的斥责刘长生只能默然以对,他只想安安静静的将这多出来的一生过完,并不想留下什么牵挂,羁绊,至于老刘家会在他这里的绝后,刘长生只能在心底说声对不起了。

     刘铁锤愤怒的叱骂了刘长生好一会才有气无力的又重新坐下了,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脾气犟的很,认定的事情基本上就不会改。

     “长生,我感觉我的日子不多了,等我死后你就将我火化掉,把我的骨灰在你娘离去的那座山峰扬起,我想去把你的娘亲追回来。”刘铁锤眼神有些迷离的说着,酒水不断的被他倒进嘴巴。

     刘长生听到父亲的话,有些诧异的抬起头仔细的打量着刘铁锤的面色来,细细打量一阵之后却是现刘铁锤面色红润,浑身气血充沛,活到百八十岁根本不是问题,哪里像是马上就会挂掉的样子。

     “年轻时候落下的病根,长生,如果可能希望你能将老刘家的血脉传承下去........”刘铁锤喃喃自语着就睡过去了。

     听到刘铁锤说是年轻时留下的病根,刘长生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的武学天赋比历代刘家先辈的都要高很多,心境更是极为贴合上清决,进度自然是一日千里,到现在才二十几岁实力之强已经完全无视大山之中的大多数危险了,当刘长生突破到第十层之后体内的真气生生不息,自成循环之后他更是敢直接赤着脚在大山之中穿行,丝毫不惧那些躲在枯叶之中的毒虫。

     但是据刘长生所知刘家的先辈似乎资质都不是很好即使有千酿酒壶的帮助在年轻的时候上清决也不过修到五六层的样子,这样的实力面对大山之中的危险自然难免受伤,留下病根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几十年前的留下的病根,一直得不到有效的根治,到现在已经是伤了本源了,这种情况即使是神仙也难救了。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