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成凡人 > 第四十九章 干柴烈火
最快更新修成凡人 !

    请输入正文初春的风带着泥土的芬芳,青草的清香,和百花的生机,吹在人身上最是滋润人的心肺。

     几个光着上身赤着脚的泥孩子在田埂上四处掏摸么些什么,时不时随着一条肥硕的黄鳝被掏摸出来引起这些泥孩子的一阵欢呼。

     在淤泥之中躲了一个冬天的黄鳝格外的肥硕,刘长生其实很眼馋那些在竹篓比他大拇指还粗的不断扭动着想要爬出去的黄鳝。

     春寒料峭,如果将这些黄鳝去骨,斩成小段,拌上薯粉,倒进汤锅,加上姜,加上大蒜,细细熬煮一番,那滋味,刘长生吞咽着口水。

     奋力的举起柴刀狠狠的将一块木柴劈开,希望能够借着这股狠厉劲将肚子中的馋虫吓跑。

     但是很显然这是一个自欺欺人的想法,喝了七年的稀饭,现在刘长生可以说是看到肉沫眼珠子都要绿起来了。

     “天杀的穿越,就不能穿越到一个好点的地方么?”刘长生一下就将手中的柴刀丢了出去,颓废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柴刀飞出去准确的砍在一个木桩上的缺口上,刘长生已经像这样做很多次了,看哪个快不知道被劈了多少次,都快被劈成两半的木桩就能知道。

     “可惜这些熊孩纸现在都学精了,不管我说什么都当做是在放屁,这日子还让不让人过了..........”刘长生捂着脸作悲伤状。

     刘长生不会抓黄鳝,虽然他有着前世八十九年的人生经历,但是上一世他可是地地道道的城里人,虽然他曾经在偏远的小村镇居住过十几年的时间,但是你能指望一个有着数千万存款的七八十岁的老鬼去到田里学抓黄鳝.......

     而且看着那些熊孩子还没抓到几只黄鳝就先糊了一身的泥,刘长生瞬间就没了亲自下去抓的**。

     他的做法是等那些熊孩子抓的差不多的时候,三言两语将那些黄鳝给骗走,虽然他因此挨了刘长峰几顿骂,但是刘长生并没因此产生任何悔改的想法。

     肚子里面没有油水,看到肉眼珠子都要绿了的刘长生很轻易的将欺骗小孩子的那点羞耻之心给丢到天边去了,并且固执的认为刘长峰揍他是因为自己把肉吃光了的缘故,只留下汤给他喝的缘故。

     天见可怜啊!我现在还是一个小孩子,还在育,需要大量的营养,每天稀饭,稀饭的,老子没离家出走就算好的了。

     不过村中的这些熊孩纸被刘长生骗了十几次之后明显学精了,刘长生的恶名也很快传了出去,这也很直接的导致了北山村的那些小孩见到刘长生就敬而远之..........

     毕竟他们也打不过刘长生,或许是那个什么圣光洗礼的缘故让刘长生气力远大于同龄人,而且刘长生前世为了赶时髦和些许奇怪的心态也学过些自由搏击,这样一来那些熊孩子哪里是刘长生的对手,打又打不过,说又说不过,没说两句话就得被刘长生骗的团团转........

     “长生娃,你爹又下田干活去了?”就在刘长生躺在地上装死的时候,一个头包花巾,身穿满是补丁花衫,一双水蒙蒙的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的温婉妇人拎着一个盖着蓝布的篮子出现在了刘长生的家门口篱笆外,笑盈盈的看着躺在地上装死的刘长生。

     “花姨,又给我带什么好吃的了。”刘长生看到妇人一下就跳起来了。

     这妇人名字是什么刘长生并不知晓,只知道叫花姨,是个寡妇,丈夫进山下套的时候被蜜蜂赶出来的熊瞎子给打死了,成了寡妇的花姨一个人生活自然是多有不便,刘长峰也是热心肠的,一来二往就熟络了。

     在刘长生看来两个人也是郎有情妾有意,一个干柴一个烈火,一个寡妇,一个丧妻的老光棍,现在没有勾搭在一起也是两个人面皮薄,又或许是刘长峰对刘长生的母亲还有些牵挂。

     不过刘长生对这个花姨是很满意的,毕竟这家伙现在看到肉沫眼睛都要绿了,突然出来一个人隔上一段时间就给他带上个鸡蛋,又或是肉干,就算这个家伙丑的天怒人怨刘长生也会很满意的,毕竟到时候上的又不是自己.......

     “你个小馋虫。”花姨看着眼睛冒着光看着挎在自己手臂上的篮子的刘长生,有些好笑的从篮子里面取出一个剥好壳白花花的鸡蛋。

     鸡蛋还没有在花姨手上停留上几秒钟,几乎是刚从篮子里面取出来就被刘长生闪电一般夺过去了,然后下一刻就进了刘长生的嘴巴。

     “唔,好幸福。”那颗鸡蛋在刘长生的嘴里停留了好一会才被刘长生一脸陶醉的咽了下去。

     花姨有些好笑的看着刘长生一脸陶醉的表情。

     “花姨这么好,要是做我娘就好了。”刘长生吃完舔着嘴唇说道。

     “呀!长生娃,尽乱说话!”刘长生刚说完花姨脸上就红成了一片。

     切,你这样一脸娇羞,欲迎还拒的样子骗小孩呢?

     “对了,花姨你来找我爹有什么事么?”刘长生问道。

     “哦,没什么大事,就是我家的鸡好像被黄鼠狼给盯上了,昨天我突然现鸡少了两只,想让你父亲帮我看看。”花姨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呀!抓黄鼠狼,那岂不是晚上要住花姨那了,漫漫长夜,孤男寡女,**,郎有情妾有意,共处一室,这下不想出点事也得出事了。

     看来自己很快就要叫花姨娘了,想着刘长生嘴角上不经意间就露出了一丝坏笑。

     “花姨你放心,等我爹回来我就和我爹说,我爹一定会去将那只可恶的黄鼠狼抓住的。”刘长生坏笑着说道。

     “呵呵,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不用急的。”花姨被刘长生的坏笑笑得眼神有些躲闪,有些心虚的说道。

     “那怎么行,花姨家的鸡被黄鼠狼吃光了,我就没鸡蛋吃了。”刘长生一脸愤恨的说道,不过嘴角的坏笑怎么也遮掩不住。

     “那好吧,花姨我先走了。”花姨被刘长生嘴角的坏笑搞得心里慌的厉害,逃似的的跑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