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成凡人 > 第五十一章 河南姑娘
最快更新修成凡人 !

    请输入正文天刚蒙上灰,扛着锄头的刘长峰就带着满身的疲惫回来了。

     刘长峰一回到家将锄头随手丢在门脚,走到饭桌前抓起一晚温热的稀饭咕咚咕咚吸进肚子里面去了,摸摸肚子,往木板上一趟,呼噜声立马就响起来了。

     刘长生见到刘长峰回来却是自顾自的烧着水,劈了一天的柴浑身酸痛,需要好好洗个热水澡,父亲劳累了一天也是要洗个热水澡的。

     当看到锅里面的水已经沸了刘长生便停下了添柴的动作,看了看锅里冒着热气不断翻滚的热水,刘长生转身进了屋子拖出来一大一小两个木桶。

     将大锅里的热水倒进两个木桶,又将旁边小锅上热着的馒头和稀饭取出放在饭桌上,就将刘长峰叫醒了。

     刘长峰睡了半个时辰伸了个懒腰打了几个哈切感觉精神头好了很多就起来了,走到饭桌前三口两口将晚饭胡乱塞进肚子里面,就跟着钻进装满热水的木桶里面了。

     “爹,今天花姨来了。”刘长生懒洋洋的泡在热水里面故作玄虚的说道。

     “恩,花娘是有什么事么?”刘长峰不动声色的问道。

     “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说她一个人在家里无聊的要紧,想让你晚上过去陪陪她。”刘长生淡淡的说道。

     这句话像一道惊雷劈在刘长峰的心头,将刘长峰一下就劈蒙在哪里了,这个也太直接了,太露骨了,花娘怎么能在孩子面前说这种话?

     “臭小子,又拿你老爹开刷,花娘到底说的是啥?”刘长峰心中念头转过几圈就意识到是儿子在作弄自己,没好气的笑骂道。

     “嘿嘿,又被爹爹识破了,是花娘家了的鸡遭黄鼠狼惦记上了,昨天还丢了两只,想叫你去帮着解决一下。”刘长生嘿嘿一笑,说道。

     “恩,黄鼠狼,这可是大事,不除掉这祸害花娘家里的那十几只鸡可是全的遭殃。”刘长峰听到黄鼠狼一眼睛就眯起来了。

     花姨家里可就靠着那十几生蛋的老母鸡和两头肥猪过日子,遭黄鼠狼惦记上了,花娘一个女流之辈自然是无计可施,要是让那黄鼠狼来上几遭花娘这日子就不要过了。

     想着刘长峰也顾不上泡澡了,一下跳出木桶,抓起毛巾几下将身上的水迹擦掉,几下穿好衣服进屋里收拾了些工具就准备去花姨家将那只黄鼠狼给收拾掉。

     “长生娃,你一个人在家里要注意点。”刘长峰说着就出了门往花娘家去了。

     “哦!”刘长生应了一声。

     “切,有了情人就忘了儿的家伙,听到有炮打,连澡都不泡了,小心花姨嫌你身上臭不让你上床。”见刘长峰走了之后刘长生便靠在木桶上嘀咕着。

     “今夜的月亮还挺圆的,花好月圆么,村头的野花倒是开的挺好的,但是我期待的变数什么时候才能来啊,我现在也是到了该蒙学的阶段了,再不蒙学我就过了最好的学习的年龄了,到时候再想要读书就难了........”刘长生望着天上又大又圆的月亮有些惆怅。

     这些年读书的的机会没等到,身子骨倒是被锻炼的很结实,那把柴刀在他手上耍起来也像那么回事了,但是这又有什么用,文不成武不就的,也是日了狗了。

     今晚的月亮很亮,月光很足,刘长峰赶起路来也是轻松了许多,刘长峰的家离花娘的家本也不是很远,在刘长峰故意加快脚步的情况下,片刻便到了。

     “花娘在家么,是我刘长峰啊!”刘长峰到了花娘家的篱笆外有些踌躇的往里面看了两眼,最后还是喊道。

     “啊,是长峰哥啊,你且等一下,我就出来开门。”刘长峰的话音刚落,屋子里头就传来了花娘的声音。

     (话说配合的如此默契真的不是一直在等着的么。--)

     刘长峰听到声音心中微微一紧,有些踌躇的四处张望着,不多时刘长峰就看到花娘端着一个灯笼从屋子里面出来了。

     “真是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麻烦你。”花娘脸上也是红扑扑的,毕竟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心中难免有些异样。

     “咳咳!没什么,都是乡里乡村的,没什么好计较的。”七八年没碰过女人的刘长峰看着俏脸含羞的花娘心中也是有些异样。

     就这样两个人莫名其妙的就那样尴尬的站了好一会,最后还是花娘打破了这个尴尬的氛围。

     “长峰哥,你是来抓黄鼠狼的吧。”

     “哦,是,是,我这就去下几个套子。”刘长峰被花娘的声音惊醒,有些手足无措。

     “呵呵。”花娘看着刘长峰手足无措的样子有些好笑。

     皎洁的月光下,昏黄的烛光中,花娘的俏脸宛如白玉雕琢而成,一双水雾迷蒙的眼睛仿佛是天上闪烁着的星辰,又宛如水中莹光流转的黑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眼前花娘的绝美的姿态竟是让刘长峰看的痴了。

     “你不要去看看鸡窝在哪里么?”花娘被刘长峰看的不好意思,眸光流转间将转过头了。

     “额,哦,啊,我马上就去。”刘长生被花娘一下叫醒,慌乱的转过头来就要走。

     “呆子,你知道鸡窝在哪么?”花娘见到刘长峰的样子有些好笑的叫住刘长峰。

     “额........”刘长峰闻言有些无语的转过身来,摸着头有些尴尬的看着花娘傻笑着。

     “跟我来。”花娘白了刘长峰一眼,转过身来就要带刘长峰去鸡窝。

     初春的夜晚,春情正浓,花娘在前面走着,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跳的很快,心中一个让他觉得极为疯狂的想法跳动着,疯狂的跳动着,让花娘感觉自己的心肝都要从胸腔里面跳出来了。

     花娘最终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将手搭在了门上,将刘长峰引进了屋内。

     后面低着头跟在花娘身后的刘长峰突然察觉到了不对,怎么进屋子里面来了,难道花娘将鸡窝按在屋子里面了?

     不会吧,鸡窝那么臭,花娘那么爱干净,怎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