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成凡人 > 第五十一章 来迟了
最快更新修成凡人 !

    请输入正文“花娘.......”刘长峰忍不住出声。

     “峰哥,你是不是喜欢我。”花娘突然转过身来,整个人扑在刘长峰怀里,抬起头来很认真的看着刘长峰的眼睛。

     刘长峰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住了,整个人都僵在哪里了,嘴巴蠕动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刘长峰张开嘴刚想说话,花娘将手往刘长峰的脖子上一环,一拉,头一抬,就将刘长峰的嘴巴个堵上了。

     花娘极其大胆的动作让刘长峰牛眼一下瞪得老大,有心将花娘推开,但是嘴唇上的柔软一阵阵蚀骨的电流不断的传来,让刘长峰竟是全身酸软起来了。

     花娘吻到动情处竟是往前一推将刘长峰整个人压倒在地,而我们的刘长峰仿佛真的全身都没了力气一般,堂堂一个昂藏七尺男儿竟是被一个妇人推到在地。

     被压倒在地的刘长峰似乎终于放下了心中最后一丝顾虑,赤红色的眼睛,鼻孔不断的往外喷吐着热气.......

     ........

     ........

     窗外如玉盘般的的月似乎是不想看到这对狗男女苟且扯过一片乌云。

     “呼,水都凉了,该出来了。”刘长生看着月亮被乌云遮住,呆没了目标,这才回过神来。

     “看样子是不会回来了。”刘长生边将水倒在水槽里面,便咕哝着。

     这家伙倒是好艳福.......

     ..........

     ..........

     月亮被乌云遮住,没了月光的照耀,月黑风高,正是苟且之事大行其道的好时机。

     花娘鸡笼外一个黑影正在悄悄靠近,黑影的身形矫捷,像一只半大的猫,不过要比猫细长许多。

     黑影似乎很谨慎,走走停停,走两步便停下来打量一下四周,非要等确定了没有什么异样之后才肯往前走。

     一阵风吹过竟是将遮住月亮的乌云吹散,月华重新笼罩大地,黑影一下就现了形原来是一只个头硕大的黄鼠狼。

     见到月光再次笼下黄鼠狼迅藏好身形,细长的身体钻在柴堆中一点都不显眼。

     藏在柴堆之中的黄鼠狼静静的伏着耳朵听着周围的动静,不多时他就听到了些奇怪的声音。

     像是喘气声,听到声响的黄鼠狼将身形缩得更紧了,想将自己藏得更加严实一点。

     喘气声时而粗重时而轻缓,还伴随着些许奇怪的靡靡之音,一时间让黄鼠狼不敢轻举妄动。

     花娘房内,刘长峰的大手轻轻的抚过花娘在月光下如同白玉般的肌肤,花娘顿时感觉有一股酥麻电流从刘长峰抚过之处激起,刺入骨髓,传遍他的每一个神经末梢,如同葱白般的脚趾根根竖起..........

     月亮刚将月华洒下就看到两个人不堪入目的苟且,有些愤然的再次扯过一片乌云,不想让地上的两个狗男女污了自己的眼睛。

     月再次黑了下去,但是黄鼠狼却是没有再次行动,那粗重的喘息声就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压着它,让他不敢妄动。

     时至深夜,黄鼠狼也不知道自己在这个柴堆躲了多久了,但是为了那可口的鸡肉,黄鼠狼决定继续等下去。

     不多时屋内传来两道呻吟,然后再也没有声响了,黄鼠狼伏着耳朵听了好半响才确定是没有动静了这才小心的从柴堆里面爬出来。

     爬到鸡窝前又等了好一会,才闪电一般从鸡窝的缝隙里面钻进去,扑上一只早就选好的肥鸡,两下就将其咬死了。

     黄鼠狼的出现让整个鸡窝立即混乱起来了,之前还在呼呼大睡的老母鸡,立即扯着嗓子大叫起来了。

     黄鼠狼没有理会那些挤作一团,不断“咯咯”大叫的老母鸡,叼着自己咬死的那只鸡从鸡笼一个不起眼的窟窿迅的钻了出去,几个闪动间就不见了踪影。

     至此黄鼠狼今晚的狩猎才算是圆满结束,接下来就是享受晚餐的时候了。

     而屋内相拥而睡的刘长峰和花娘因为刚经过一番抵死缠绵,现在正睡得昏天黑地,即使那些老母鸡叫的那么的大声,叫的是那么的凄厉,它们依旧是毫无反应,沉醉在彼此的温柔乡之中不愿醒来。

     而鸡笼里面的老母鸡在“咯咯”乱叫了半响之后终于有些力竭了,叫声逐渐低下去了,到最后竟是没了声息。

     十几只老母鸡叫了半天见没事生,便又寻了个暖和点的地方继续呼呼大睡去了。

     可怜又可悲的生物,十几只健硕的老母鸡竟是被一只瘦弱的黄鼠狼在自己跟前咬死自己的同伴,然后拖着同伴的尸体扬长而去。

     其实它们有坚硬的喙,锋利的爪子,有力的翅膀,数量也是多过黄鼠狼十几倍。

     可是它们是那么的愚蠢和懦弱,凶悍的敌人来了只会咯咯乱叫,缩作一团。

     又或许是看到了黄鼠狼尖锐的牙口,锋利的爪牙,又看到同伴的死去,看到了黄鼠狼的凶残和强大,很自然的就被吓破了胆。

     也可能是看到黄鼠狼已经咬死了一只,个人只管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奇妙想法吧。

     愚蠢和懦弱让它们看不见敌人凶残的外表下是多么的外强中干,看不到潜在的危机。

     愚蠢和懦弱才是原罪啊!刘长生看着鸡笼感叹道。

     刘长生来晚了,他来的时候刚好看见黄鼠狼叼着鸡从鸡笼里面冲出来,看着黄鼠狼奔跑的度刘长生就生不起去将其捕获的心思。

     “咍,还是来迟了!”从鸡笼处离开,望向屋内,接着皎洁的月光刘长生很轻易的就能看到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

     刘长生来这本来是想着能不能坏掉两个人的好事的,原因很简单,他突然现,如果让两个人成了好事的话,那么自己去田里干活的时候也许就在眼前了。

     毕竟现在刘长生没有下田的原因很简单,他要照顾着家里,现在花娘来了那么这个工作很显然会移交给花娘。

     家里的那点活计自然是不需要两个人来干的,那么卸掉了担子的刘长生就该去田里学习种田的经验。

     七岁,即是蒙学的年龄,同时也是跟着大人学习种田的好时候。

     可惜,这两个人动作怎么就这么的快呢。。。。。。。。

     “咍,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种田怎么了,种田也是一门学问。”刘长生望着屋内的两个人摇摇头便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