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成凡人 > 我居然就这样水了两千字,简直不敢相信
最快更新修成凡人 !

    请输入正文刘长峰和刘三儿一阵讨价还价之后却是以二十二两三钱三亩的价格成交了,这个价格虽然远比刘员外的成家价格要高上许多,但是在刘长峰看来却是可以接受的。

     其实刘三儿说的没错,他的这些田都是上好的良田,虽然荒废了两年但是刘长峰挑的那三块田地都是靠近水渠的,他亲自去看过了,虽然现在已经长了一片杂草了,但是土地的肥力依旧在,只要将那些杂草翻过去,然后再放些水进去,让其恢复一阵又是上好的良田。

     像这样的田地要是正常出售的话十两银子还是要的,银月王国人很多,就拿北山村来说吧,能拿来种地的都基本上开荒开完了,剩下的就是些离水渠很远,或者干脆是沙地泥潭之类的地方了,根本就不适合种庄稼,即使种也是不会有好收成的。

     但是这个刘三儿是个什么样的人北山村的人岂能不知道,有刘员外打压在前,村中能买得起地的也就那么几个人,这种事情根本就不要人开口说出来,几个人心底见着点苗头就门清的很了,全都耐着性子使劲压榨刘三儿祖辈的血汗。

     北山村的村民淳朴,刘长峰也是个淳朴的农家汉,但是这种将落水的角马迅分食的事情似乎是印刻在他们血脉中的一样,连刘长生也对刘长峰他们这种敏锐的嗅觉感到心惊,也为他们这种默契感到难解,这种不需要沟通,甚至一点交流都没有的合伙打压在资本主义经济达的二十一世纪的地球根本就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愚蠢是一个原因,贪心是更高一层次的原因,而人与人之间缺乏最根本的信任是最本质的因由对这个刘长生有着充分的理解。

     北山村中这些村民的这些做法如果在二十一世纪的地球是会被定义为破坏市场经济,阻碍社会经济进步的大错,但是在这里却是再普通不过的一种行为。

     刘三儿是一个聪明人,对,他是混账,他是好吃懒做,但是这一切都和他脑瓜子好用没什么关系,刘三儿这个人脑瓜子是好用。

     人品的败坏并不和智商的高绝有任何实质性的冲突。

     当他第一次将土地已七两银子卖给刘员外之时他就意识到了,但是急于用钱的他选择了暂时的退让,但是他却是没有想到他这一个退让就让他再也回不去了。

     他和刘员外的抗争以他遭受到整个北山村有能力买田的人的弹压,他那个小胳膊小腿自然是抗争不过的,于是一亩田的价格再次被压到了六两银子。

     总的来说刘三人对于这次和刘长峰的交易是感到很满意的,毕竟价格不再是往下压而是往上走了,不过想着这次卖掉这三亩田之后家中就剩九亩田了,刘三儿心中就有些无奈,不过他很快就释然,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价格商讨好之后,按照规矩就是要签订一份契约。

     刘长生前世签过太多纸质的契约性质的合同,当然他也违反过很多,毕竟在那个年代,合同的效用只是在违反合同的损失大于得利是有效,当违反合同得利大于损失时,要么重新商榷新的合同要么,直接变成一堆废纸。

     但是黑纸白字的契约在这个世界似乎很有约束力和公信力。

     至少刘三儿和刘长峰都坚定的相信那些写着简陋的刘长生能从上面找到一万个能跑马车的漏洞的约定的黑纸白字的纸张能够保护他们的利益。

     当初刘长生知道这件事情时候几乎很难想象要是自己肆意的放纵自己的智慧这个世界会被自己破坏成什么样。

     当看惯了动辄数十页上百页,种种限制情况,前提,繁杂无比的合同之后再去看那寥寥几句话的契约,刘长生感觉自己想要钱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种想法是很可怕的,像魔鬼一样诱惑着刘长生,但是刘长生知道如果自己真的敢这么做那么等待着自己的绝不会是什么好下场。

     所以刘长生在再三思考之后决定将自己自我配到田间,去看着那些已经开始在冒着绿的田地,想让着带着新生的绿给自己带来一抹清凉,将心中在不断喷吐着火焰的魔鬼给赶走。

     “刘长峰现在也应该和那个刘三儿谈好了吧,现在也许正在签契约了。”刘长生望着眼前在波光粼粼之中冒起的丝丝绿意,感觉心底舒服极了。

     那个刘三儿也不是个什么善茬,能够为了钱而放弃手指的人怎么看也不会是个善茬。

     六两一亩是刘员外那个人精才能拿到的价格,刘长生并不觉得刘长峰能够以这么地的价格将刘三儿拿下,七两也是不太可能的,八两的话刘长峰的钱会不够买下三亩地的。

     二十三两,刘长峰这一去估计会被刘三儿将手中的钱给榨光,刘长生在心底淡淡的想到.........

     春日的阳光很是喜人,晒得人很舒服,不过过上一段时间当温婉的春姑娘进入青春期,那过剩的热情能将人活活烤死.........

     刘长生懒洋洋的躺在田埂上,沐浴着春日的软阳,好不惬意。

     刘长生在那里享受人生,刘长峰哪里却是遇到了问题。

     村中唯一识字的李先生出远门春游去了,刘三儿和刘长峰看着大门紧闭,上面一张白纸贴在门上,上面黑色的墨迹还未干透,春日里水汽足干的慢一点,但是也应该是没走多久的,但是两人对视一眼,根本就不知道往哪里追。

     这种情况以往也是有过的,虽然两人都不识字,但是看到门上贴着纸条就知道李先生出远门去了,几天之内是不会回来的。

     以往碰到这种情况也只能是等到李先生回来再说了,但是刘三儿等着要钱,这家伙早就将之前卖田的钱用的差不多,正愁没钱用了。

     而刘长峰虽然不急,但是也怕刘三儿反悔,毕竟他对这个价格也是很满意的。

     不过两个人看着大门紧闭的李先生的家门也是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