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成凡人 > 乱七八糟的
最快更新修成凡人 !

    请输入正文被刘长生忽悠的摸不着头脑的刘长峰想了一晚上没想明白儿子到底是有什么办法让别人只收十两银子而将二十五两银子的牛卖给他们,结果第二天一早脑袋还泛着迷糊的刘长峰就被刘长生给从床上给拉起来往集市的方向去了。

     集市不大,仅仅是临近的几个村子自组织起来的草市,来往的大多都是平日里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夫,所以自然也是没多少秩序可言的,整个集市直接就可以可以用脏乱差三个字来形容。

     不过刘长生两人都没有在意这些,毕竟都习惯了,集市不都是这个样子的么?

     “前天才打到的野鸡,三十个铜板就成交了.........”

     “乌蒙山深处打出来的野猪王,就剩点后腿肉了,要买的赶紧.........”

     “竹篓,三个铜板五个.......草鞋,一个铜板两双,剩的不多,贱卖了,贱卖了..........。”

     刘长生和刘长峰对不断钻进耳朵的叫卖声充耳不闻,径直的往一个方向钻行着,他们来这个集市自然是为了买牛的事情。

     因为这个世界不禁止杀耕牛,牛肉的滋味自是不错的,那些有点钱的都喜欢买点牛肉,打打牙祭,但是牛的繁殖力是不怎么样的,这样一来就导致耕牛的价格居高不下,大部分农户根本买不起一头牛,在这个耕牛并不是很普及的世界,想要买到一头耕牛也不是说想买就能有的卖的。

     “老板,有生意上门了.......”刘长生有些无语的看着那个对自己和刘长峰的到来熟视无睹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虬髯大汉。

     “吵什么吵,看好了就直接说要买多少我且给你切了就是。”虬髯大汉说着有些兴趣缺缺的看了一眼刘长峰两父子,瞄了两眼这两个家伙的装束就知道这两个家伙看着也不是什么有钱人估计也卖不了多少,不得劲,不得劲,大汉在心中这样想着就没了起身招呼的**,反正这附近就他一家卖牛肉的,他们要是真想买也只能在我这里买。

     “切,你这里就这么一点肉,不知道有没有十斤,连我想要的零头都没有,怕是切不来。”刘长生冷笑一声,不屑的说道。

     “哪来的毛头小子,到你毛爷爷这里说大话来了,我这里有三十二斤牛脊背肉,二十一斤牛骨头,三十斤牛后腿肉,零零碎碎的牛杂也有五六斤,这零零种种的算下来这里没五两银子你是休想拿走的。

     来来,你倒是和你毛爷爷我说说,你要多少牛肉。”毛宁一听这小屁孩的话,一下就跳起来了,这瓜娃子说话太可恶了,老子今天非得好好吓唬这小瓜娃一顿不可,说着将手边寒光闪烁着的杀猪刀给一把抓了起来,又一把狠狠的剁下。

     “呵,我倒是说错了,没想到你这里居然不止十斤,不过照你所说加起来也是没有过一百斤的,比起我们想买的上千斤的牛来说倒也是勉强能算是一个零头了。”刘长生见着毛宁那须倒竖,眼珠暴突,青筋暴起的鬼样子没什么感觉,依旧一副老天第一,老子第二的鸟样。

     有逼不装,天打雷劈,这叫做天予逼不装,必遭雷劈。

     “上千斤?”毛宁一听就被这个数字给下了一跳,好家伙上千斤,这可是大生意,要是做成了可抵得上我大半年的所得........

     “正是,不知道.......”刘长生依旧一副鸟样。

     “呸,上千斤牛肉少说也得四十两银子,就你们两个穷种地的,拿我开刷是吧,今个儿不说出个好歹来,我就将你两个给剁了。”刘长生还没有说完就被眼中冒着凶光的毛宁给打断了。

     看着往手上吐了两口吐沫然后将那柄比刘长生脑袋还大的杀猪刀给拿起来了的虬髯大汉,刘长生再淡定也是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这家伙好像不是在说笑,刘长生可是知道这个世界的治安不是很好,就连他那个看起来老实巴交还有点木纳的父亲以前也是当过强盗,杀过人的。

     “这位大哥,我们是想买头牛,没门路,希望老大哥带带我们。”刘长峰在一旁出言到。

     “买牛?”毛宁闻言一愣;“这就是这小子说的上千斤?”

     “应该是了。”刘长峰有些尴尬的说道。

     “哼,嘴上没毛的臭小子,你们买牛可是为了耕种。”毛宁冷哼一声却是将手中的刀给放下了。

     “........是的。”刘长峰闻言有些犹豫,不知道到该怎么回答,毕竟他是没这个想法的,不过一旁的刘长生见状却是替他答了。

     “到底是不是。”毛宁瞪了刘长生一眼,这小子倒是跳的欢快。

     “是的。”刘长峰一犹豫,最后咬咬牙还是应了是。

     “恩,用耕田的牛,哪样的牛可是不便宜,没有二十几两是拿不下来的。”毛宁眯着眼睛打量着刘长峰,眼睛不断的往刘长峰的怀里瞄。

     “恩,这个.........”刘长峰闻言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本来他就没想过买牛,现在被刘长生拉过来了,被毛宁看着他现在感觉像是被放在烤架上烤着似的。

     “钱不是问题,你不要看他了,这件事是我做主,有什么尽管跟我说就是了。”刘长生将小短腿一跨,挡在刘长峰的跟前,背着手歪着脑袋看着毛宁认真的说道。

     “这小孩说的可是真的。”毛宁瞪了一眼刘长生,却是现这个小孩不仅没被吓跑,反倒是用一脸真诚的笑容对着他。

     “恩,你听他的吧,我........”刘长峰呐呐的应道,感觉脸上有些烧。

     “嘿,小鬼,倒是有点本事。”毛宁说着就要将他那油了吧唧,黑乎乎的大手往刘长生的肩膀上招呼,刘长生见状一闪身就躲开了,笑话,就他那个手,比他的大腿都还要粗上不知道多少圈,就不要说那么脏了,被拍了一下,刘长生觉得自己就可以趴下了。

     “自是,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帮我们引见一下,毕竟这个耕牛越早到手是越好的。”刘长生言笑晏晏的说道。

     “恩,小子,你懂不懂规矩,商谈的事情自是我去帮你们谈,你们到时候只要等着交钱拿牛就行了。”毛宁皱着眉头看着刘长生,对于对方的不识好歹有些恼怒。

     “不,不,不,这位壮士,我想我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我的意思是希望你能帮忙引见一下,关于买牛的事情我们自会和他谈,当然该给壮士的好处我们是不会落下的。”刘长生闻言连连摆着手说道。

     “怎么,你不信我?”毛宁眼中凶光闪烁。

     “事成之后三分抽成,行或是不行,给个答案就行。”刘长生对毛宁眼神威胁的眼神表示不屑。

     “四分,不行的话我们不如去流光镇看看。”刘长生见毛宁不说话,再次开口道。

     四分的话,一头牛下来也就是有**百个铜板了,毛宁想了想,就算是自己上也最多不过是四五百个铜板,念头转过,嘴上却是不依不饶:“我这个好心给你办事不要,心眼咱就这么死呢,行了,三婆,帮我看着这个肉摊,回来给你留点牛杂带回去给老孙头下酒吃。”

     说着就将身上的围裙给摘下来了,刘长生见状就知道成了,眼神示意一下刘长峰便跟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