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成凡人 > 第七十三张没什么好说的
最快更新修成凡人 !

    请输入正文送儿子去读书的念头只是在刘长峰的心底转了两圈就消失不见了,刘家的家底子薄,经不起折腾,想要靠读书有所成就虽然比习武花费要小不知道多少,但也不是一个农家能够供养的起的。

     寒门出来的士子向来都是一个传奇,而传奇之所以是传奇是因为其稀少性,其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长生虽然聪慧但是刘长峰觉得有时候聪慧也是干不过命的,刘家世代都是贫农,积累到他这一代才有点积蓄,他不能将祖辈们的辛勤用冒险的方式拿去押宝。

     这是很不负责任的做法,村头刘三儿家就是,多少代的积累才有这五亩良田的家底,结果出了这么个混账,染上了赌博的恶习,眼看着家底就要给败光了。

     长生聪慧,也乖巧,定能守好家业,现在家中也有点积蓄,等长生成家了之后,再将老刘家的香火扩散一下,再置办几亩良田,以长生的聪慧定能将刘家的基业打造起来。

     想着自己的家族也能成为一个大家族,刘长峰心底就再次高兴起来了。

     大哥在前线拼死拼活还不是为了能让子孙后背能有个好点的日子过么.........

     .........

     .........

     到了田里看着儿子在看着犁发呆,刘长生笑笑便走过去了。

     “这个犁啊!是你爹爹小时候你爷爷找人打造的,用的可是上好的钢料,从你爷爷时候用到现在还是利索着,估计能用到你孙子出来,呵呵。”刘长峰一使劲将陷在泥里的犁给拔出来了,笑呵呵的对一旁的刘长生说道。

     还我孙子,到我这一代不能将这个破犁给丢了,那么我这个穿越算是白穿越了,刘长生并不能理解刘长峰的自豪,反而在心底狠狠鄙视了一番刘长峰。

     “额,父亲,其实如果你愿意送我去蒙学话我的儿子就可以不用去种田了。”刘长生总结到。

     恩,没毛病,就是这样。

     “呵呵,你小子就死了这条心吧,就怪你投错了胎,投到我刘长峰家中来了,读书是没指望了,你就安心的种上一辈子田吧。”刘长峰听到刘长生的话并不以为意。

     果然一如既往的固执,这才三十不到就变成一个老顽固了,看来那十几两银子也是没指望了。

     刘长生对于自己摊上这么个老爹感到绝望.

     说话间刘长峰已经将陷在泥里的犁给拔出来,清洗干净,招呼着往家里赶了。

     刘长生看了看天色,发现已经在泛黑了,自己竟是发了这么久的呆.........

     ........

     ........

     还未走到家门口刘长生就闻到一股香味,这是老母鸡炖的鸡汤的味道。

     “爹,我闻到鸡汤的味道了,是不是花姨炖鸡汤了。”刘长生舔着嘴唇问道。

     “都说了多少遍了,要叫娘。”刘长峰有些无奈的纠正道。

     “额,叫习惯了,一时之间改不过来了,恩!一定炖鸡汤了,我闻到味了,是花姨养的老母鸡,还放了蘑菇。”刘长生摸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不过却是一点悔改的意思的都没有。

     “恩,是炖了一只老母鸡,那两个当差的说你大伯战死了,我让花娘杀只老母鸡,晚上祭祀一下你大伯。”刘长峰说起大伯心情还是有些沉重。

     咦,两个当差的来传达大伯他战死沙场的消息,怎么会,如果战场上死个人就要通报一声........

     不可能,刘长生立刻否定了这个可笑的想法。

     “........”刘长生想问些什么的,但是看刘长峰的表情便决定先压下去,以后再问也不迟,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事。

     倒是今晚估计是吃不到鸡肉了,鸡汤泡饭倒是也能用来解解馋,刘长生对大伯战死的消息并不在意,他到底是没见过哪个所谓的大伯.........

     .........

     .........

     说是祭祀,其实流程简单的很,刘长峰找了两块木板,拿着小刀几下将其修成一个极其粗糙的牌位,上面歪歪斜斜的刻了几个奇异的字符,想来就是大伯的名字了。

     刘长峰居然知道他大哥的名字是怎么写的,这倒是让刘长生有些惊诧。

     刘长峰就牌位削好之后将其放在祠堂之中,上面密密麻麻拜访了有上百个牌位,皆是刘家的先辈。

     摆好牌位,又将那只煮的喷香的老母鸡装在一个红色的木盘上,旁边竟然还有一条贴着红纸条的肥鱼。

     “大哥,小弟的手艺不好,你先担待着,等春耕完了我去隔壁村老吴家给你用好料打造一个新的牌位。

     各位列祖列宗们慢慢享用。”

     做完这一切刘长峰便带着花娘和刘长生对着祠堂上数百个牌位拜了几拜,整个祭祀就算是完了。

     但是香喷喷的老母鸡和肥鱼是要留在这里先供奉先祖的,要等先祖先享用完等第二天刘长峰才能将贡品拿回来继续享用的.......

     .........

     .........

     整个祭祀乏善可陈,倒是晚上的鸡汤泡饭挺不错的,刘长生摸着肚皮,躺在院子中的一块大青石上欣赏月光,看着丝丝缕缕的月光聚集起来钻进钻进手中的那个小葫芦里面,其实一点趣味都没有。

     这种画面刘长生已经看了七年多了,看着这个据说是神仙留给自己的礼物,刘长生有些蛋痛。

     这玩意看着挺神奇的,但是给刘长生的感觉就是屁用没有,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他用劈柴的斧头劈了半天愣是劈不开,也砸不碎,当然刘长生也是不舍得丢掉的,毕竟这玩意看起来倒像是那么回事。

     这个世界既然能出现强大的武士,那么出现几个神仙也就不再是什么不可想象的事情了。

     刘长峰的言辞凿凿,并且村中也有很多附和之言,那么刘长峰当年估计也是遇到了个神仙般的人物了。

     只是这家伙一去就不复返了,七年了,这么久都没有回来看样子是不会回来了,要么就是根本就没有想过会回来,只是兴起救了一个可怜的孩子罢了,又或者是回不来了。

     刘长生有些不甘心的拿起那个红色的玉葫芦放进嘴里狠狠的咬了两口,结果却是除了咬的牙痛并没有任何卵用。

     妈了个鸡的,当年那个混蛋一定是留下这个鬼东西来作弄我的,看着手中那个小葫芦依旧不为所动按部就班,数千年如一日般不急不缓的汲取的月华,刘长生气的牙痒痒的,又将其收回怀中去了。

     果然奇遇什么的最不靠谱了!!!!

     ..........

     ..........

     三亩水田靠刘长峰一个人拉着犁将其犁完花了将近两个礼拜的时间,幸好刘长峰犁的早,不然算是赶不上农时了。

     将田犁完一遍之后,刘长峰又带着刘长生将翻得坑坑洼洼的水田给熨平了。

     接下来就是要将那些发好的秧苗插到水田中去了,刘长生看了看那些冒着绿色的秧苗,想也没想的就将其胡乱撒到熨好的田里面去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自己前世虽然没有下过田劳作,但是怎么种田还是在电视里面看过的。

     等到挑着两担麦苗回来的时候刘长生已经将先前的两担麦苗撒完了。

     “你个天杀的败家子啊,那么多麦苗就被你这样给祸害了,你别跑,今天我不打死你这个不孝子,我就不姓刘.......你别跑.......”

     刘长峰回来看到将最后一把麦苗撒向田中,看着水田之中七扭八歪的秧苗,刘长生眼睛立马就红了,追着刘长生要清理门户。

     “不,你要打我.......”刘长生自然不会停下,看着刘长峰发红的眼珠,刘长生才不会傻傻的停下。

     刘长生的小短腿跑在田埂上倒是正好,气急败坏的刘长峰却是已经摔了好几次了,整一个大泥猴子一样追在刘长生跟后。

     “再跑,你再跑,我刘长峰就当没你这个儿子.......你还跑......”刘长峰气急败坏的喊着。

     “没有就没有,我好心帮你,你居然还想要打死我,我没你这样的爹。”刘长生灵巧的从一个田埂跳到另一个田埂上,让后面扑过来的刘长峰直接摔了一个大跟头。

     “你就是这么帮忙的?好好的麦苗全被你撒掉了,那麦苗好好的,跟你什么仇什么怨啊!你就这样糟蹋了。

     不行你别跑,让我好好打你一顿,不然今天你就别想吃饭。”刘长峰说着眼睛又红了,爬起身来又要打刘长生。

     刘长生一直注意着刘长峰,一见刘长峰的眼珠子又红了,赶紧迈开两条小短腿跑起来了。

     “那是抛秧,抛秧,懂不懂,不懂就不要乱说话,什么叫糟蹋麦苗,抛秧,那是抛秧。

     算了,跟你这个土包子说什么抛秧,说了你也听不懂,没见识的土包子。”

     刘长生辩解了两句但是刘长峰却是根本不信他那一套,什么鬼抛秧,把麦苗撒着玩,完了就管那叫抛秧,待会我把你个混球抛出去,看看到秋天能不能长出一大堆混球来.........

     ..........

     .........

     刘长峰追了半天把自己累的气喘吁吁的,愣是没追上刘长生,也是七八岁的孩子正是精力旺盛到处撒泼的年段,又是在这纵横交错的田埂上,思维僵化的刘长峰哪里能追的上猴精一样的刘长生。

     “爹,你就别追了,那个真是抛秧,那个麦苗只要将其洒在田地里面他自己就会长的,不信你过上两个礼拜看看就知道了。”刘长生也是累的够呛见刘长峰停下来了便开口辩解到。

     刘长峰听到刘长生的解释并不相信;“你过来,让我揍上一顿,不然你今天就别想吃饭了”

     “不,你都说要打我了,我还过去,我又不蠢,想要打我,除非你追上我,略略略...........”刘长生对刘长峰做了个鬼脸,见刘长峰又追了过来,拍拍屁股又跑掉了........

     .........

     .........

     最后刘长生还是被刘长峰给抓住了,当然这是刘长生故意让刘长峰抓住的,毕竟他还是要回去吃饭的。

     已经累得喘不上起来的刘长峰手上实在是使不上什么力,在刘长生配合的大哭着喊了几声痛之后这个惩罚就算是完了。

     气过之后刘长峰有些心痛的揉揉自己打过的地方;“知道错了不。”

     “知道了。”刘长生又不傻,这个时候自然是要诚恳的承认自己的错了,他又不是那种打不痛的熊孩子。

     刚才刘长峰没喘过气来打着是不痛,但是等他喘过气来了,你就会知道一个庄稼汉的力气有多大,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了。

     “哎!那些麦苗撒都撒下去了也捡不回来了,那亩田就那样了,希望好歹能长出点来,夏天的时候能有点收成就偶弥陀佛了。”刘长峰看着两眼泪汪汪的儿子,有些心痛的叹了一口气。

     刘长生闻言暗自撇撇嘴,明明是先进的抛秧技术,到你嘴里就变成糟蹋秧苗了,长出来是肯定的,长不出来才是怪事,刘长生可是知道这种抛秧的技术在地球上已经得到了验证了。

     回到田地里面刘长峰看了看泥里面稀稀落落,七扭八歪的麦苗,咬咬牙将刚挑过来的两担麦苗也撒下去了。

     反正也都这样了,多撒点看看能不能有点收成。

     “我去,这家伙,我撒就是糟蹋麦苗,那你这是在干嘛,童心未泯啊!”刘长生见到刘长峰一脸欲迎还拒的表情,手里撒麦苗撒的倒是欢快的很,不禁在心底吐槽着。

     我嘴上是拒绝的,但是我的身体是很诚实的.........

     ........

     ........

     因为之前刘长生撒秧苗的事情到了其他两亩田点秧苗的时候刘长峰并没有让刘长生干活,而是让他在一边好好看着,对此刘长生也是乐的清闲。

     不过就是看着刘长峰弯着腰劳心费力的将一株株秧苗在水田之中插得整整齐齐的就有些蛋痛的。

     “老是弯着腰很容易的腰间盘突出的.......”

     刘长生嘴里不断的嘀咕着,希望能借此来减轻心中的负罪感,但是明明是这个家伙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为什么要我来承担这个负罪感啊!!!。

     好郁闷的说.......

     但是很显然刘长峰并不打算接受刘长生的好意,去采用他那个在它看来是糟蹋秧苗的抛秧,他还是准备脚踏实地的,一株株的将每一株秧苗插得整整齐齐的。

     “想要有好收成就不能怠慢了,整天想着那些歪门邪道去偷懒是不对的,长生,我知道你聪明,但是这个种田要心诚,才能有好收成,你越勤劳收成自然是越好,耍那些小聪明到时候没收成是的要饿肚子的,当年........”

     刘长生有些无奈的听着刘长峰便插秧,嘴里一边不断的数落着自己,不断的给自己灌输要脚踏实地的理论。

     但是前世刘长生作为一个白手起家,就是靠着敢做敢拼才打下一份家产的万恶的资本家怎么会将这些东西听进去........

     .........

     .........

     春耕秋收是农家一年之中最繁忙的时刻,繁忙之后倒是有一段轻浅的时光可以享受一下时光静好。

     不过刘长峰显然是个闲不住的人,春耕刚完就打发刘长生去田地里面看着,自己去进行他的购田大计了。

     刘长峰的大哥刘大山死了但是因为死前也混到了千夫长的位置,这在银月王国的军队之中也算是个中级军官了,所以他战死之后银月王国按例是会有些银子作为抚恤银发给他的家人的。

     上次那两个小吏给刘长峰的那个布袋里面就装着七两银子,当然刘大山的抚恤银根本不可能只有这么一点。

     按照银月国王国的律法规定,按照刘大山千夫长的位置是有四五十两的抚恤银的,但是一路上经了好几道手,到那两个小吏手中却是只剩下二十多两银子了。

     那两个小吏也是个狠人,一下就给扒的只剩下七两银子剩给刘长峰,但是刘长峰对此是并不知情的,他一个地地道道普普通通的农民那里会通晓法律这种高级的玩意。

     要说下两个套子,碰运气看能不能逮着两个兔子,什么时候田地该除草,什么时候田地里面该灌水,该灌多少水刘长峰还是能说的头头是道的。

     但是你跟他讲法律,讲政治,那刘长峰就只能呵呵傻笑了。

     刘长峰并不知道一个千夫长战死之后能有多少抚恤银,但是绝对不止七两他还是可以肯定的,他也没想过自己能够拿到全额的抚恤银,那是不现实的,但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不过七两也是够了,大哥抚恤银加上家中多年的积蓄再给家里添两亩田是没什么问题的。

     村中那个泼皮败家子刘三儿要将家中的五亩良田出卖出去,这可是个难得的机会,平常年间要想让那些农夫将家中的田产出让简直是要他的命。

     毕竟庄稼人都是靠着着一亩三分地养活自己的,一旦他们这些庄稼汉没了田地那么沦落为奴为娼也是早晚之事了。

     但是凡事总是有例外,这个刘三儿就是那个北山村千百年来难得一出的极品。

     刘三儿在家排名老三,故得名刘三儿,但是因为家中两个大的一个被征兵征去了,到如今生死不知,一个好生生的就那么夭折了,其实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北山村只是一个小山村,卫生环境,生活条件艰苦,谁家不夭折几个孩子的。

     老大上了战场生死不知,老二出来没多久就夭折了,这样一来他到是成了家中的独子。

     毕竟是家里独苗苗,老刘头自是多加宠爱,没想到就这样养成了这家伙好逸恶劳的惫懒性子。

     你说惫懒就惫懒吧,好在家中在祖辈们的劳作下倒是积攒下了一份家业,家中青砖红瓦的,又有十几亩良田,家中也算是小有余资了,这刘三儿就算是惫懒,靠着祖辈的余荫将那十几亩良田租出去,靠收田租也是能勉强度日的。

     但是这家伙好吃懒做,没多久就跟着一群狐朋狗友染上了恶习,吃喝嫖赌那是样样都来,刘老夫妇没办法便将其锁在家中,后来又给其取了一个贤良能干的媳妇,希望能帮着打理家业。

     话说那刘三儿被关了一阵倒是乖巧了些,刘老夫妇一时心软便又将其放了出去,但是没想到这家伙之前所做皆是装出来蒙骗刘老夫妇的,这刘三儿一被放出去,便跟着一群狐朋狗友进了流光镇,那是好不逍遥快活,只是家中年迈的刘老夫妇被那些前来讨债的气的昏阙过去好几次,本来就身体不好的刘老妇人愣是一口气没喘上来,魂幽幽已归西了。

     而刘老汉也没坚持多久就得知那个逆子在赌场上将自己帮其娶回来的妻子也给输掉了,这下气的刘老汉大喊一声逆子,然后应声倒下了,之后便再也没起来,那个刘氏也是趁乱就给跑了。

     刘三儿在赌场上拿不出钱了,又不舍得将田地给当了,也主要是那黑心的赌坊居然将他家那上好的良田作价二两银子一亩来抵债,这个刘三儿也是个狠人,想着没田了老子还不得喝西北风去,牙一咬,硬是让赌场剁了他三根手指头抵债。

     被赌坊丢了出来的刘三儿并没有因此悔改,回去就将家中一亩良田作价七两卖给了村中的地主刘员外,然后每天醉生梦死,只是赌坊倒是不敢去了。

     七两银子看着多但是也是不经花的,没多久就给花光了,便又动了买田的念头,但是这次七两银子说什么也不肯卖了,一来二去便和那个刘员外僵在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