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成凡人 > 第七十四章不怪你难道是怪我,,,当然
最快更新修成凡人 !

    请输入正文但是村子里面除了刘员外也没人能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钱买田的,而且刘三儿手里的田还多着,也不急。

     最后刘三儿还是妥协了,最后在刘员外的弹压下以六两的价格成交了,这下刘三儿和刘员外的关系更加的恶劣了。

     不过刘员外家大业大,家中的护院也不少,根本不将小小的刘三儿看在眼中,刘三儿也是除了在喝醉的时候在家门口对着刘员外大宅的方向破口大骂也没敢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刘长峰这次去就是想买下刘三儿的两块田产,如果可能的话,拿下三块也是有可能的,因为他估摸着这家伙的钱也是将就着不够用了,前两天听人说这家伙还在刘员外家门口转悠,不过最后还是往刘员外门口吐了两口浓痰,然后被刘员外府中放出来的大狗给追的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看着眼前已经在掉漆的朱红色的大门,刘长峰脸上露出一丝讥笑,也没有犹豫就上前敲门。

     咚!咚!咚咚咚!

     恩?刘长峰敲了半天没人理,心中有些烦躁,抬脚一脚就将那扇掉漆的大门给踹开了;“刘三儿,在家么?”

     “吵毛啊!你家死人了?”

     刘长峰刚进门就看到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跟个乞丐似的男子从屋里出来了,刘长峰看见这个乞丐般的男子,认真的打量了几眼:“你是刘三儿?”

     “我不是难道你是啊!,你谁啊,干嘛踹我家的门,我的看看踹坏没有,踹坏了非要你的赔钱。”

     男子骂骂咧咧的将挡在面前的头发撩开,又拿着黑乎乎的爪子揉了两下脸,搓下一堆泥垢,雪花般落下,看了看站在门口的刘长峰,晃了晃头然后像个醉鬼一样七倒八歪的往大门的方向走去。

     “哼,刘三儿你没睡醒就回去再睡两天罢,我过两天再来和你商讨一下买田的事情。”刘长峰看到刘三儿这个样子心中的鄙夷更盛。

     “别,别,现在就可以谈,我现在清醒着。”刘三儿说着晃了两下脑袋,想让自己清楚一些。

     刘长峰看着迷迷糊糊的刘三儿心想正好这家伙迷糊着,看看能不能糊弄一把。

     “恩,那好,你开个价吧,若是合适咋们就成交。”

     刘长峰直接让刘三儿开价,心里盘算着待会等刘三儿开价之后趁他迷糊自己诈唬他一下然后就将将价格往低里压。

     “十两一亩,我家的田地可是上好的良田,按照市价是十五两银子一亩,看在你我是乡邻的份上便给你打个折扣.......”

     刘三儿看起来迷糊着,但是开起价来却是一点都不含糊。

     “你小子想的倒是想得美,十两银子,要是流光镇上的良田倒是值个十五两,可是这里可是北山村,刘三儿你给我清醒点,还有你那几亩田,多久没人打理了你自己是清楚了,以往倒还算的上是良田,但是现在却是不知道了。”

     刘三儿还没有说完就被刘长峰讥笑着打断了。

     “这个........”刘三儿被打断有些尴尬,他自己也知道自己这个田是买不到十两银子的,即使自己家中的那些田值十两银子现在也没人会话十两银子来买的,毕竟自己第一块田一开始是以七两银子的价格卖出去的,之后那一块更是被刘员外那个天杀的给压到六两银子了,这下一来想要将自己的这些田卖出他原有的价格确实痴心妄想了。

     刘三儿用黑色的爪子抓拉着杂草一样的头发,老鼠般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半天才出声道:“那你说多少钱一亩。”

     “二十两银子三亩,就你那个都不知道成荒田没有的坡地这个价格也算是我作为同村对你的照顾了.........”刘长峰想也不想的就将心中想好的价格说了出来,不过最后肯定是不会以这个价格成交的,刘长峰自己也是明白。

     果然刘长峰刚将这个价格说出来就被刘三儿一口唾沫打断了;“我呸,这个价格我还不如卖给刘员外,一群就知道乘火打劫的败类,吸血鬼.........”

     刘长峰将头一歪躲过刘三儿吐过来的口水,也并不是很在意这个杂皮在嘴里不断的咒骂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二十一两。”刘长峰想了一会说道。

     “%……&¥%……%#¥%@@!……&*&”

     刘三儿继续骂,不过语气已经和缓很多了。

     刘长峰看着不断污言秽语的刘三儿并不说话。

     “二十五两,三亩你拿去。”刘三儿最后总结到。

     “.......二十二两,这是我能给出的最高价。”刘长峰沉默了一阵之后说道。

     之后两人便是一顿扯皮自是不用多说........

     ........

     ........

     (日常凑字数,顺便求票,--)

     刘长峰和刘三儿一阵讨价还价之后却是以二十二两三钱三亩的价格成交了,这个价格虽然远比刘员外的成家价格要高上许多,但是在刘长峰看来却是可以接受的。

     其实刘三儿说的没错,他的这些田都是上好的良田,虽然荒废了两年但是刘长峰挑的那三块田地都是靠近水渠的,他亲自去看过了,虽然现在已经长了一片杂草了,但是土地的肥力依旧在,只要将那些杂草翻过去,然后再放些水进去,让其恢复一阵又是上好的良田。

     像这样的田地要是正常出售的话十两银子还是要的,银月王国人很多,就拿北山村来说吧,能拿来种地的都基本上开荒开完了,剩下的就是些离水渠很远,或者干脆是沙地泥潭之类的地方了,根本就不适合种庄稼,即使种也是不会有好收成的。

     但是这个刘三儿是个什么样的人北山村的人岂能不知道,有刘员外打压在前,村中能买得起地的也就那么几个人,这种事情根本就不要人开口说出来,几个人心底见着点苗头就门清的很了,全都耐着性子使劲压榨刘三儿祖辈的血汗。

     北山村的村民淳朴,刘长峰也是个淳朴的农家汉,但是这种将落水的角马迅速分食的事情似乎是印刻在他们血脉中的本能一样,连刘长生也对刘长峰他们这种敏锐的嗅觉感到心惊,也为他们这种默契感到难解,这种不需要沟通,甚至一点交流都没有的合伙打压在资本主义经济发达的二十一世纪的地球根本就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愚蠢是一个原因,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看懂那些看起来很微妙的东西,总会有些蠢货出来。

     而贪心是更高一层次的原因,但是人与人之间缺乏最根本的信任和因为全球化,市场之中成员的复杂化才是最本质的因由,对这个刘长生有着充分的理解。

     北山村中这些村民的这些做法如果在二十一世纪的地球是会被定义为破坏市场经济,阻碍社会经济进步的大错,但是在这里却是再普通不过的一种行为。

     刘三儿是一个聪明人,对,他是混账,他是好吃懒做,但是这一切都和他脑瓜子好用没什么关系,刘三儿这个人脑瓜子是好用。

     人品的败坏并不和智商的高绝有任何实质性的冲突。

     当他第一次将土地已七两银子卖给刘员外之时他就意识到了,但是急于用钱的他选择了暂时的退让,但是他却是没有想到他这一个退让就让他再也回不去了。

     他和刘员外的抗争以他遭受到整个北山村有能力买田的人的弹压,他那个小胳膊小腿自然是抗争不过的,于是一亩田的价格再次被压到了六两银子。

     这对于刘三儿来说是一个很悲伤的事情,在北山村以刘员外为首的一群落尽下石的小人的弹压下,刘三儿祖辈们辛苦攒下的血汗一步步的缩水。

     对此刘三儿并没有什么办法,其实只要他肯改掉好逸恶劳的种种毛病在守好家业之余将他之前败坏掉的家业重新置办回来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刘三儿知道该怎么做,但是他不想那么做,将家业置办回来有什么意思呢?

     他根本就没有考虑过什么后代的问题,他想的就只有自己这辈子享受过,自己完了就完了,其他人的死活,其他人对他的看法对他来说就像一坨鼻屎一样费点劲掏出来随便往哪一甩就不见了,根本就不需要费太多的精力去管。

     当然总的来说刘三儿对于这次和刘长峰的交易是感到很满意的,毕竟价格不再是往下压而是往上走了,不过想着这次卖掉这三亩田之后家中就剩九亩田了,刘三儿心中就有些无奈,不过他很快就释然,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价格商讨好之后,按照规矩就是要签订一份契约。

     刘长生前世签过太多纸质的契约性质的合同,当然他也违反过很多,毕竟在那个年代,合同的效用只是在违反合同的损失大于得利是有约束力的,当违反合同得利大于损失时,要么重新商榷新的合同,要么,直接变成一堆废纸。

     但是黑纸白字的契约在这个世界似乎很有约束力和公信力。

     至少刘三儿和刘长峰都坚定的相信那些写着简陋的刘长生能从上面找到一万个能跑马车的漏洞的约定的黑纸白字的纸张能够保护他们的利益。

     而且刘长峰和刘三儿并不是个例,刘长生从刘长峰哪里得知这个世界绝大多数人都很有那种欧洲中古世纪盛行的那种契约精神。

     当初刘长生知道这件事情时候几乎很难想象要是自己肆意的放纵自己的,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怎么样的惊喜。

     当看惯了动辄数十页上百页,能在种种限制情况,前提,繁杂无比,几乎变态的合同之中找到疏漏,然后大加利用之后再去看那寥寥几句话的契约,刘长生感觉自己想要钱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种想法是很可怕的,像魔鬼一样诱惑着刘长生,但是刘长生知道如果自己真的敢这么做那么等待着自己的绝不会是什么好下场。

     所以刘长生在再三思考之后决定将自己自我发配到田间,去看着那些已经开始在冒着绿的田地,想让着带着新生的绿给自己带来一抹清凉,将心中在不断喷吐着火焰的魔鬼给赶走。

     “刘长峰现在也应该和那个刘三儿谈好了吧,现在也许正在签契约了。”刘长生望着眼前在波光粼粼之中冒起的丝丝绿意,感觉心底舒服极了。

     那个刘三儿也不是个什么善茬,能够为了钱而放弃手指的人怎么看也不会是个善茬。

     六两一亩是刘员外那个人精才能拿到的价格,刘长生并不觉得刘长峰能够以这么低的价格将刘三儿拿下,七两也是不太可能的,八两的话刘长峰的钱会不够买下三亩地的。

     二十三两........这是刘长峰带的所有钱。

     刘长峰这一去估计会被刘三儿将手中的钱给榨光,刘长生在心底淡淡的想到..........

     当然如果是自己的话,狠下心来,用五两甚至更低的价格就可以将刘三儿手中剩下的所有的地都拿过来,不过终究是太冒险了........不值当啊!........几亩田而已.......

     ..........

     ..........

     春日的阳光很是喜人,晒得人很舒服,不过过上一段时间当温婉的春姑娘进入青春期,那过剩的热情能将人活活烤死.........

     刘长生懒洋洋的躺在田埂上,沐浴着春日的软阳,好不惬意。

     刘长生在那里享受人生,刘长峰哪里却是遇到了问题。

     村中唯一识字的李先生出远门春游去了,刘三儿和刘长峰看着大门紧闭,上面一张白纸贴在门上,上面黑色的墨迹还未干透,即使是春日里水汽足干的慢一点,李先生也应该是没走多久的,但是两人对视一眼,根本就不知道往哪里追,这个李先生一个人住在这里,无妻无子的,一个人往外走挎个包就走了,轻便的很,走起来也快,这你让刘长峰两人怎么追?

     这种情况以往也是有过的,虽然两人都不识字,但是看到门上贴着纸条就知道李先生出远门去了,而且还是几天之内是不会回来的那种。

     以往碰到这种情况也只能是等到李先生回来再说了,但是刘三儿等着要钱,这家伙早就将之前卖田的钱用的差不多,正愁没钱用了。

     而刘长峰虽然不急,但是也怕刘三儿反悔,毕竟他对这个价格也是很满意的。

     不过两个人看着大门紧闭的李先生的家门也是无可奈何。

     “这个不如咱们等几日李先生回来了再说怎么样?”刘长峰小心的说,没有白纸黑字的契约刘长峰并不是很放心的和这个出了名的没品的刘三儿交易。

     刘三儿一听立马就急了,他已经在家里窝了好几天了,没钱去流光镇里面寻欢作乐了这简直是要比杀了他还难受,正急着呢,刘三儿突然记起来一件事情。

     他记得他听一个好友说过,好像有一个当官的到他们北山村养老来了,是什么官他给忘了,好像还是个了不起的人,不过当时他光顾着调戏那个小桃红了,倒是没仔细听。

     不过既然是个当官了那么一定是识字的,何不去试试,反正一个退下来的老家伙脾气大点也就罢老子赶出来们还能把我咋的?

     想到这里刘三儿就定下来了,拉过想要回去的刘长峰:“别急,我知道咱们这村里前几天来了一个识字的,咱们不若去看看。”

     “恩,可是那个阎老爷,不行,不行,前几天村长刚和我们打过招呼,那可是个大人物,叫我们别去打扰人家.......”刘长峰一听却是立马拒绝道。

     “拉倒吧,什么大人物能到咱们村里来,别听那老村头下诈唬,我看顶多是个破落户罢了。”到这个时候刘三儿自然是极力贬低那个阎老爷。

     刘长峰想了一阵还是不太想去,也是刘长峰本来就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不想惹事也属正常反应。

     “算了吧,咱们还是等几天等李先生回来了再说吧。”刘长峰说着就要走。

     刘三儿见刘长峰转身就要走,一下就急眼了,等几天?老子我是一天都不想等了,这几天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过得是什么日子。

     “刘长峰,你给我站住,你今天走了就不要怪我将田卖给别人。”

     刘长峰闻言一下就停住了,但是心底还是有些犹豫。

     “哼,不就是去问一下么,又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事,你至于怕成这样么,再说了人家还能活剐了你不成。”刘三儿见刘长峰停下来了就知道有戏,赶紧大喊道。

     这家伙还真是胆小,刘三儿在心底嗤笑道。

     刘长峰心中转念一想也是,自己也不是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有必要怕成这样么,再说了那个阎老爷哪里也不见得是龙潭虎穴。

     “那行吧,就跟你走着这一趟。”

     刘长峰想明白就不再犹豫,和刘三儿两人结伴往那个阎老爷的住处去了。

     .........

     .........

     片刻时间两人便来到那个所谓的阎老爷的住处,黄绿相间的竹片将至少六七亩地大小的地方圈了起来,没有青砖绿瓦,姹紫嫣红,清一色的黄绿相间的竹子搭建而成的屋舍,看起来极为雅致。

     屋舍前面是一片菜园,修的整整齐齐的菜畦上面绿油油的种着些无论是刘长峰和刘三儿都不认识的菜苗,两畦绿菜中间是一条笔直修长的小道,小道的尽头的空地上一个童子百无聊赖的用一把玉黄色的蒲扇盖在脸上,斜躺在一把靠背椅上晃荡着。

     屋子倒是挺大的,我记得上次我在家的时候还没有,这才个把月的时间就建成这么一栋屋舍,看来这个阎老爷倒还是有点能量的么,刘三儿在心底想着。

     刘长峰看着阎老爷家的雅致心底有些发虚,这些大人物中间还是少招惹的微妙,想着就要退缩,刘三儿见状撇撇嘴一甩袖子,便上去了。

     “请问这是阎老爷家么?”刘三儿大大咧咧的往阎老爷家门口一站,然后扯着嗓子就喊。

     “你们是谁啊?”

     刘三儿刚喊完屋舍前面空地上晃荡着的童子听到声音一咕噜就爬起来了,爬起来之后童子皱着眉头看着刘三儿,又看看刘长峰有些不悦的问道。

     “请问阎大老爷在家么?”刘三儿依旧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毫不在意童子鄙夷的表情,张口就问。

     “你找我老爷有什么事么?”童子强忍着心中的不快问道。

     主要是刘三儿的形象太糟糕,在家里窝了几天现在整的跟个乞丐一样,也难怪童子鄙夷。

     “你进去跟你老爷说一下,北山村的刘辟和刘长峰有些事情想找他帮忙,希望他能看在乡里乡村的份上也能帮衬一二。”刘三儿就是一个浑不吝,说来的话让一旁的刘长峰很是汗颜。

     那个童子看了刘三儿两眼,心中暗自嘀咕,这家伙看起来跟个乞丐一样莫不成还有什么来头?

     想着却是不敢怠慢,毕竟老爷这些年来来访的个人各种奇装异服,稀奇古怪的他也是见过的,一副乞丐装扮的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情,这样想着,青松便躬身应道:“两位请稍等,我这就去通报一下老爷。”

     说着又看了两眼刘三儿便转身进去了,这刘辟看着一副乞丐样,气度倒是不凡,兴许是老爷的朋友也说不定,青松在心底想着。

     看着那个童子真的去通报了,刘长峰在一旁呐呐的看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个刘三儿倒是有两份本事,刘长峰在心底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