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成凡人 > 第七还巴掌
最快更新修成凡人 !

    请输入正文“来来,买大买小,押好离手........好咧。≧ 开了,四个四大.....”

     “怎么又是大,哎,已经连开三把大了.......哈哈,我压得是大,五两,五两,快给我........妈的,我就不信下把还能开大,五两银子,押小........去他娘的,我也不信这个邪了,三两银子,小........真他么邪门,四两银子,买大.......”赌官一将骰盅打开,赌桌前围着的人顿时沸腾起来了,咒骂的有,大喜的有,不一而足。

     而之前被赌场剁了两根手指的刘三儿此时正在赌桌前面红耳赤的大叫着,显然之前得了刘长峰卖田的二十两的巨款之后这家伙还是没耐住,带着银子跑进赌场来了。

     赌了几把之后这家伙也放开了,再也不复之前谨小慎微的样子,大喊大叫着让赌官给他钱,显然是赚了不少,已然忘乎所以了。

     “.........三二一,开,四五五六,大......”骰盅再一次打开,却又是大。

     “哈哈,我又赢了,这次我压得是十两,快陪我钱........”刘三儿看到开的又是大更加忘乎所以了,兴奋的大叫起来。

     “啊,有没有搞错,怎么可能又是大,你们是不是搞鬼.........”一个胸口满是黑毛的大汉显然是输急眼了,一拍赌桌,震得整块由青冈岩打造的赌桌一阵晃动。

     “是啊,怎么可能一直都开大,这明显是有鬼.........”一旁的赌徒闻言也是跟着起哄。

     “有鬼,有什么鬼,啊,不就是连开了四把大么,以往连开十几把大的也不是没有,吵什么吵........”一旁手舞足蹈的刘三儿闻言却却是出口大骂到。

     “是的,这位兄台,你再这样说小心为妙叫人请你出去了。”一旁正在准备重新摇骰盅的赌官闻言却是停下了动作,目光危险的看着那个惹事的大汉。

     随着赌官的话语落下,几个赤着上身露出古铜色皮肤,浑身上下散着骇人气息的精壮大汉从角落里面走出来,皆是面色不善的看着那个之前拍桌子的黑毛大汉。

     黑毛大汉之前也是输急眼了,这下被赌官一威胁,再加上几个气息骇人的护卫出来,一个激灵瞬间清醒过来了。

     “咋了,咋了,输钱了还不让人吼两嗓子咋的了。”这个黑毛大汉显然也是个人精,几句话就将事情给揭过去了。

     “呵呵,只要不坏了我们的生意,自然是随你吼的。”赌官眼中光芒一闪,用眼神示意几个赌场的护卫回去,然后笑呵呵的说道。

     既然对方都服软了,赌场打开门做生意总不能一刚到底,让人下不来台就有点店大欺客的嫌疑了,当然赌场也不在意这些东西,赌场的吃相本来就很难看的。

     “切,嘘.........”一众赌徒见状就知道接下来是没得戏了,皆是嘘声一片,黑毛大汉显然也是个不要脸皮的家伙,被一众人奚落,却是没有离开,骂骂咧咧的又从怀里掏出几两碎银子加入了战斗。

     刘三儿在一旁见事了,又收到了钱,感觉这自己怀里沉甸甸的银钱,心里有些犹豫,不知道是就这样走了还是继续赌下去。

     不过他并没有犹豫多久,很快就在一片喧哗声之中迷失了自我,从怀里摸出银子又加入了战斗。

     昏暗狭小的赌坊内,人头颤动,喧哗声震天,污浊的空气挟裹着汗臭味,尿骚味,血腥味,高浓度的二氧化碳和大量的废气熏陶着这个狭小的空间内所有人。

     让赌坊内大多数人都变得神志恍惚,小小的赌坊,简陋至极,每天却是成百上千两的银钱在这里不断的被交换着主人,这里也会是一幕幕人间惨剧的源地。

     精致的骰盅在赌官修长有力的手上如穿花蝴蝶般在空中划过一道道玄妙非凡的轨迹,牵动着数十个赌徒的心弦,也勾动着人间的罪恶的涌动。

     在众人的欢呼,咒骂声之中刘三儿时而兴奋的大叫,时而破口大骂,整个赌坊在一众粗鄙不堪的赌徒放肆中显得极为混乱,但是在有着刽子手般冷血和毒蛇般狠毒的赌官的控制下确是保持混乱却是不失控的局面。

     在不断的悲喜交接的过程之中,刘三儿怀中的银钱增增减减,多的时候有着上百两,少的时候只有三五两,迷乱之中的一次孤注一掷之后刘三儿输光了他带来的所有的钱。

     然后输红了眼的刘三儿很自然的就被躲在一旁赌坊的的人给注意到了,并很大方的在刘三儿按了手印之后借给他一大笔银钱。

     这些个赌坊的人,自然不会是什么好人,借给刘三儿的钱都是要人命的印子钱,但是输红了眼的刘三儿自然是没有在意那么多。

     “我一定能翻本,开了三次大了,这次该开小了,压了,小..........”输红了眼的刘三儿下意识的将万一他翻不了本会有什么后果给遗忘了,那太痛苦了,已经神志不清的刘三儿自然是不愿意去想,今朝有酒今朝乐,以后的痛苦等来了在说吧,现在管他么的。

     “..........三个六,大.........”骰盅一打开未等赌官说话刘三儿就看见骰子上的点数,而赌官一报完点数就有人将其压在上面的银钱给扒拉走了。

     “草,怎么会又开大,这不可能........再给我点钱,我一定等翻本。”刘三儿红着眼睛将手伸向身旁的人。

     旁边赌坊的人却是一直在旁边等着,见他伸手,嘴角露出一丝讥笑,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份契约,粗暴的拉着刘三儿在上面按了一个手印,刘三儿也不抵抗,这个过程进行的非常之顺利,赌坊的人见刘三儿按了手印也是很爽快的从怀里摸出一把银子拍在刘三儿的手上。

     “来来来,买好离手.......等等,我压小.......好咧,三五二六,大........”刘三儿刚拿到钱就听到赌官吆喝着要开骰盅了赶紧将刚得到的钱给压上去了,然后再次输了个精光。

     “啊,我擦,雾草,你.......”刘三儿大骂着又向身后的人再次借了一笔钱,赌场负者借贷的人讥笑着看着刘三儿,并在心底计算着借出去的钱,赌场负者借贷的人心中对那些经常来赌的赌徒的家产都有一笔账,知道该借多少,过了线了就不会再借了,再借也收不回来了。

     刘三儿早已输红了眼,对自己输了多少钱已然没了一个清楚的认知,只是知道很多,很多,而且还越输越多,然后就更加不愿意去想找个问题了,毕竟这是非常痛苦的事情,直到他再次伸手去要钱的时候迎接他的不再是那个总是很轻易就将钱借给他的小胡子,而是两个一身煞气的赌场打手。

     刘三儿见到两个赌场的打手马上就意识到将要生的事情了,脑袋马上就清醒过来了,然后一个转身,弯腰,就打算从其他赌徒胯下钻过去,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仿佛经过千百次锻炼一般,显得是那么的熟练,那么的流畅。

     看着宛如变成一条泥鳅般往别人胯下钻的刘三儿两个打手也是一愣,不过他们随即便反应过来了,然后两条腿宛若两条鞭影一般在空中划出道道残影向刘三儿还未钻过去的大腿甩了过去,看哪个力道刘三儿要是被这两下打实了,这腿就直接得废掉。

     不过这种事情显然是在刘三儿意料之中的,待手着地之后双腿便陡然一缩,双手力像狗一样在一众赌徒的胯下钻了过去。

     两个打手的腿没打到刘三儿腿上,重重的跺在地上出一声闷响,然后在青石地板上留下了两个脚印。

     刘三儿见没被逮住,当下就头也不回的四脚着地在一众赌徒的胯下迅的向着赌场的后门爬去,前门有赌场的护卫,他出不去的,后门当然只是一个好听的说法,赌坊之内哪里会留什么后门,其实那就是一个狗洞,不知道什么时候破开的,赌坊的人显然也是没功夫也没有心思去将其堵上,便一直留在那里了,刘三儿是这个赌坊的常客了,别人或许会不知道那里有狗洞,他自然是知道的。

     因为刘三儿的变故让原本喧闹的赌坊一下就混乱起来了,但是混乱也没有持续多久,那两个打手找不着刘三儿的踪影了,出手将一个想趁乱浑水摸鱼的家伙一拳给打的半死,几声历喝下来,混乱的赌坊迅便安静下来了。

     “刘三儿,出来,不想死就乖乖的滚出来。”待赌坊安静下来了,一个看起来是赌坊主事的家伙出来了,了解情况后,站在赌台上用阴狠的眼睛扫视着下面蹲了一地的赌徒。

     历喝几声没人出来,那个主事的扫视了几圈也没有见着那个刘三儿,刘三儿他是认识的,上一次欠了赌坊的钱,最后还是他下手把他的手指头给剁掉的,当着赌坊内所有人的面剁的,可以说现在赌坊内的人很少有不认识刘三儿的。

     “有人跑出去没?”主事的皱着眉头对一旁的打手问道。

     “绝对没有,门口有两个三级武士在看着,绝对不可能会有人能从他们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的跑出去的。”打手很笃定的回答道。

     能做到这一步的少说也是六级武士的存在了,不过这种级别的武士是不可能来他们这种黑赌坊的。

     没人跑出去?主事的皱着眉头又扫视了一遍赌场内战战兢兢的一众赌徒,那刘三儿确实不在。

     “赌坊内有没有其他的出口。”主事的皱着眉头问道。

     “恩,倒是有一个狗洞........”打手回到。

     “对了,大人,那个刘三儿当初就是靠着像狗一样在别人胯下钻才从我们手中跑出去的。”当初出手抓刘三儿的那个打手上前禀报到。

     “哼,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胡三,你带着几号人拿着欠条去他家等他,他不回来就直接将他家的田产给夺了。”主事的眼中冷光一闪,对身旁的一个打手吩咐到,然后一甩大袖就走了,接下来自然会有人来收拾残局。

     “各位,想必大家也是知道生什么事情了,现在事情解决了,大家随意吧。”那个主事的走了之后,一个山羊胡子钻了出来,对蹲了一地的赌徒招呼了几句也离开了。

     不过很显然出了这么事情那些人也没胆子再继续赌下去了,没多大功夫赌坊内的人就跑光了,连那个被打的半死的也不知道是被好友还是被什么居心不良的家伙给背走了。

     对此赌坊内的人也是不在意的,这些家伙狗改不了****,过几天他们还是会回来的。

     而侥幸逃出来的刘三儿却是没有过多的犹豫,扭头便往流光镇外跑,北山村是回不去了,那些家业这一次算是被其一次给败光了,不过没什么,留的小命在一切都好说,要是被那群家伙抓住了,刘三儿估计自己这条小命能不能保住都还是一回事。

     上次是剁手指,这次就是双手双脚都要给剁掉,他也不指望家里的那点田地能够将这些家伙的胃口填满,上次那群家伙就是想坑掉他家的田产,还想将他自己也给搭进去,这些家伙的心子有多黑他是知道的,那些赌场的家伙不把自己最后一丝骨髓榨出来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北山村是回不去了,刘三儿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但是尽量远离流光镇和北山村是肯定的.........

     .........

     .........

     刘三儿极为狼狈的在街道上钻行着,刚买的稠衣上东一块西一抹的污痕,神色倒是很镇定,目标也很明确,坚定不移的往流光镇的城门走去,路过一家酒店的时候很是自然,很淡定的将一匹不知道是谁系在酒店外的一匹马给解下来了,然后架着马就出了城,随意寻了个和北山村相反的方向策马狂奔。

     这辈子都可能回不来了,刘三儿在心中想着,但是心中却是没感觉到多少悲伤,我果然是个没心肺的人,爹死了不心痛,娘死了也不心痛,老婆跑了就是觉得有些可惜,可惜他还没有睡过,就这样跑了,话说回来那个小娘子想着其实长得还是挺好看的,当时怎么就鬼迷了心窍,顾着和老汉斗气,碰都没碰一下。

     眼看着就要背井离乡了,刘三儿心中想着的竟是这个,果然四个没心肝的人,这一去就不知是福还是祸。

     ........

     ........

     (日常凑字数,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