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成凡人 > 第七十五章请叫我断章狗
最快更新修成凡人 !

    请输入正文夜色渐渐浓重,刘长生在经过长时间的脑力劳动之后不堪劳累的睡过去了,而牛场之中的牛立却是起身揉揉眼睛,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一块绿色的玉块般的东西丢进油灯中去了。

     绿玉进了油灯迅速的融化成一抹绿意,让昏暗的油灯突然光芒大作,竟是照的整个屋子如白天般透亮。

     做完这一切之后牛立再次回到书桌前顶着那张契约,希望能从那张契约上看出一朵花来,他已经在心中推演出数种可以用这种方法大发其财的方法了,其中有几种甚至他自己看着都害怕,他甚至感觉如果顺利的话,他能依靠这种方法将整个银月国的钱全部骗走。

     但是这太疯狂了,疯狂的让他感觉很搞笑,很假,但是推演了几遍之后他却是发现这又切切实实的有可行性,这让他觉得很心奋,很心奋,很心奋,然后就是极其浓重的害怕,和荒谬感。

     和牛立复杂的情绪变化想比,阎肃的反应就简单多了,就是愤怒,和惊惧,一种想要亲手将刘长生掐死,亲眼看着刘长生被烧成飞灰的愤怒和惊惧。

     阎肃是银月王国的名臣,也是银月王国的顶梁柱,他是爱着银月王国的,他对银月王国有着很深厚的感情这是肯定的,他这一生所做无不是希望可以让银月王国变得安定富庶,虽然他现在被皇帝罢官了,但是这也只是朝野之中一些权谋较量的一时退让而已,所有人心中都明了,这不是他阎肃真的失势了,宦海沉浮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他有些事情做的过了,所以被罢了官,过段时间他还是的回去做他那个铁面阎罗的。

     但是现在却是出了一个妖孽,在他眼皮子底下很轻易的将一个可以撬动王国根基的东西拿了出来,你让他怎能不怒,怎能不惊。

     阎肃毫不怀疑那张契约上写着的东西能够撼动王国的根基,之前是因为他对经商不是很了解,所以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直到吃饭的时候突然灵光一闪,才发现这东西竟然是个大祸害.........

     ..........

     ..........

     (请叫我断章狗,滑稽)

     刘长峰等人走后阎肃饶有趣味的看着眼前自己写下的白纸黑字;“看起来倒是个很好的交易方式,双方都能受益,不过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定是哪里出问题了,双方都受利,那么这个利是从哪来的?”

     “老爷该吃晚饭了。”就在阎肃望着契约凝神思考的时候青松却是突然出声。

     “哦,呵呵,一时间竟是忘了时间。”阎肃被惊回神来,笑着摇摇头,放下笔,便出去了。

     是夜,天空布满阴云,一副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沉闷感,压的人心头不舒服。

     刘长生看着刘长峰牵回来的大水牯,倒是和地球上的牛没什么区别,就是感觉力气还要大些,不过也更加温顺了许多,至少自己拿脚使劲踹它,它也就是那铜铃般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不过要是嘴能停下反刍就能显得更无辜点了,不总的来说过演技也算是不错了,刘长生点评道。

     点评完就勉励的拍拍大水牯的背,舔着嘴唇,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慵懒的躺上了大水牯宽厚的背。

     望着仿佛要压下来了的乌云,刘长生满足极了,晚餐他一个人吃了半只肥鸡,这可是他到这个世界来之后难得的吃的尽兴的一次。

     当然在饭桌上刘长生可是没有一点孝子样,反倒是白眼狼的风范十足,完全不顾刘长峰和花娘还没有吃,就使劲的将桌上的肉食往碗里扒拉。

     “这老头既然不识好歹,不能看透这个分期付款的威力,也看不出我是个绝世天才,没有上前跪舔求拜师,真是没眼力见到了极点。”吃饱喝足刘长生躺在牛背上就吐槽起来了。

     不过说实话,如果那个阎老头铁了心不收他为徒,他还真的是没办法。

     而村头那个李先生就是一个落魄的书生,估计得罪了些人,仕途上是没什么指望的家伙,这种家伙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了,自己还是里的远远的吧。

     这样想着却是让远在千里之外正和好友相谈甚欢的李先生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李兄,你没事吧。”

     “没事,可能是路上赶路时受了点风寒。”

     ........

     ........

     这是一个闹心的夜晚,刘长生躺在牛背上闹心怎么让阎肃收他为徒,好冲破如今的困局,而牛场之中的牛立也在对着那张今天下午刚签下的契约,抓耳饶腮。

     他感觉里面有些对他很重要的东西,这种交易模式很新奇,很厉害,如果能够推广出去能将他的生意扩大到一个他自己都不敢想的程度。

     但是商人敏感的嗅觉告诉他这个东西里面有问题,有很大的问题,一个闹不好就能带来杀身之祸,这种感觉来的没由头,但是牛立确实不敢将其忽视,因为这种感觉已经救过他好几次了。

     “到底是什么呢?????”牛立看着昏暗灯光下的那张契约,眉头皱成了一个铁疙瘩。

     就在牛立为这份契约冥思苦想的时候,阎肃却是在书房里面脸色阴沉的要滴下水来了。

     “竖子,妖孽,不为人子,不为人子.........”青松缩在一旁看着破口大骂的阎肃,大气都不敢出,现在的老爷太可怕了,他好久没见过老爷发过这么大的火了,即使是被皇帝罢官也没见他发这么大的火,但是就在刚才吃着吃着饭,却是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放下了饭碗,突然起身对着书桌大骂,青松不知道阎肃为什么突然发这么大的火,根本不敢出声,只能躲在一旁瑟瑟发抖,努力降低存在感,生怕老爷待会迁怒于他。

     阎肃看着那张看起来很普通的契约却是仿佛在看一个吃人的巨兽一样,气急败坏之下眼神之中竟是有着丝丝恐惧,对的就是恐惧,虽然阎肃极力的掩饰,但眼中那丝丝恐惧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

     要知道阎肃在银月国的都城银月城那是有疯典吏,驴推官,铁面阎罗之称,连太子都敢抓进大牢审问,出了名的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要是被那银月城之中认识他的人看见他现在这个样子,绝对会惊的下巴都掉下来,什么时候这个铁面阎罗也会害怕了,还是怕一张纸?

     要是这个消息被传到银月城绝对能掀起银月城广大百姓茶余饭后的一番大肆点评,不过很显然这件事情是传不到银月城去了,这惊人的一幕只有一个名叫青松的高清****的吃瓜观众,所以这件事情注定是不会传出去的。

     “啊楸,啊楸,啊楸!”躺在牛背上的刘长生突然打了好几个喷嚏。

     “莫不是有人在想我?”刘长生想和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妈呀,我还这小就被人惦记上了,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王法。

     “啊楸!算了,可能是受风寒了,赶紧回屋去吧,再吹会风不要真的得病了。”这个世界的医疗到实在是令人堪忧,村头的王大爷就是晚上多喝了点酒在院子中睡着了,结果染了风寒,在刘长生看来也就是个感冒,发烧什么的,在二十一世纪的地球上也就是花个十几二十块钱,打两针,吃点药就好了的事情,结果硬是在床上躺了一个月,喝一个月黑的深沉的药水,然后病死了,死了,死了..........

     这样想着刘长生麻溜的从牛背上滑下来了,又打了几个喷嚏,一溜烟转进屋里面去了。

     夜色依旧深沉,黑色的铅云沉甸甸的压在每一个人的心头,压得人直透不过气来,这场雨过后就是夏天了,刘长峰看着仿佛灌了铅一样的云朵,最后总结到。

     刘长生对农时没什么兴趣,到底是不想种田,要是他是刘长峰,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田给卖了,然后去经商。

     缩在被窝里面刘长生闭着眼睛一遍遍的将今天发生的事情捋着,想慢慢的捋出的条理来,然后想在其中看出点什么来,想要从中找出漏洞好钻营。

     夜色渐渐浓重,刘长生在经过长时间的脑力劳动之后不堪劳累的睡过去了,而牛场之中的牛立却是起身揉揉眼睛,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一块绿色的玉块般的东西丢进油灯中去了。

     绿玉进了油灯迅速的融化成一抹绿意,让昏暗的油灯突然光芒大作,竟是照的整个屋子如白天般透亮。

     做完这一切之后牛立再次回到书桌前顶着那张契约,希望能从那张契约上看出一朵花来,他已经在心中推演出数种可以用这种方法大发其财的方法了,其中有几种甚至他自己看着都害怕,他甚至感觉如果顺利的话,他能依靠这种方法将整个银月国的钱全部骗走。

     但是这太疯狂了,疯狂的让他感觉很搞笑,很假,但是推演了几遍之后他却是发现这又切切实实的有可行性,这让他觉得很心奋,很心奋,很心奋,然后就是极其浓重的害怕,和荒谬感。

     和牛立复杂的情绪变化想比,阎肃的反应就简单多了,就是愤怒,和惊惧,一种想要亲手将刘长生掐死,亲眼看着刘长生被烧成飞灰的愤怒和惊惧。

     阎肃是银月王国的名臣,也是银月王国的顶梁柱,他是爱着银月王国的,他对银月王国有着很深厚的感情这是肯定的,他这一生所做无不是希望可以让银月王国变得安定富庶,虽然他现在被皇帝罢官了,但是这也只是朝野之中一些权谋较量的一时退让而已,所有人心中都明了,这不是他阎肃真的失势了,宦海沉浮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他有些事情做的过了,所以被罢了官,过段时间他还是的回去做他那个铁面阎罗的。

     但是现在却是出了一个妖孽,在他眼皮子底下很轻易的将一个可以撬动王国根基的东西拿了出来,你让他怎能不怒,怎能不惊。

     阎肃毫不怀疑那张契约上写着的东西能够撼动王国的根基,之前是因为他对经商不是很了解,所以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直到吃饭的时候突然灵光一闪,才发现这东西竟然是个大祸害.........

     ..........

     ..........

     (请叫我断章狗,滑稽)

     刘长峰等人走后阎肃饶有趣味的看着眼前自己写下的白纸黑字;“看起来倒是个很好的交易方式,双方都能受益,不过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定是哪里出问题了,双方都受利,那么这个利是从哪来的?”

     “老爷该吃晚饭了。”就在阎肃望着契约凝神思考的时候青松却是突然出声。

     “哦,呵呵,一时间竟是忘了时间。”阎肃被惊回神来,笑着摇摇头,放下笔,便出去了。

     是夜,天空布满阴云,一副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沉闷感,压的人心头不舒服。

     刘长生看着刘长峰牵回来的大水牯,倒是和地球上的牛没什么区别,就是感觉力气还要大些,不过也更加温顺了许多,至少自己拿脚使劲踹它,它也就是那铜铃般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不过要是嘴能停下反刍就能显得更无辜点了,不总的来说过演技也算是不错了,刘长生点评道。

     点评完就勉励的拍拍大水牯的背,舔着嘴唇,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慵懒的躺上了大水牯宽厚的背。

     望着仿佛要压下来了的乌云,刘长生满足极了,晚餐他一个人吃了半只肥鸡,这可是他到这个世界来之后难得的吃的尽兴的一次。

     当然在饭桌上刘长生可是没有一点孝子样,反倒是白眼狼的风范十足,完全不顾刘长峰和花娘还没有吃,就使劲的将桌上的肉食往碗里扒拉。

     “这老头既然不识好歹,不能看透这个分期付款的威力,也看不出我是个绝世天才,没有上前跪舔求拜师,真是没眼力见到了极点。”吃饱喝足刘长生躺在牛背上就吐槽起来了。

     不过说实话,如果那个阎老头铁了心不收他为徒,他还真的是没办法。

     而村头那个李先生就是一个落魄的书生,估计得罪了些人,仕途上是没什么指望的家伙,这种家伙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了,自己还是里的远远的吧。

     这样想着却是让远在千里之外正和好友相谈甚欢的李先生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李兄,你没事吧。”

     “没事,可能是路上赶路时受了点风寒。”

     ........

     ........

     这是一个闹心的夜晚,刘长生躺在牛背上闹心怎么让阎肃收他为徒,好冲破如今的困局,而牛场之中的牛立也在对着那张今天下午刚签下的契约,抓耳饶腮。

     他感觉里面有些对他很重要的东西,这种交易模式很新奇,很厉害,如果能够推广出去能将他的生意扩大到一个他自己都不敢想的程度。

     但是商人敏感的嗅觉告诉他这个东西里面有问题,有很大的问题,一个闹不好就能带来杀身之祸,这种感觉来的没由头,但是牛立确实不敢将其忽视,因为这种感觉已经救过他好几次了。

     “到底是什么呢?????”牛立看着昏暗灯光下的那张契约,眉头皱成了一个铁疙瘩。

     就在牛立为这份契约冥思苦想的时候,阎肃却是在书房里面脸色阴沉的要滴下水来了。

     “竖子,妖孽,不为人子,不为人子.........”青松缩在一旁看着破口大骂的阎肃,大气都不敢出,现在的老爷太可怕了,他好久没见过老爷发过这么大的火了,即使是被皇帝罢官也没见他发这么大的火,但是就在刚才吃着吃着饭,却是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放下了饭碗,突然起身对着书桌大骂,青松不知道阎肃为什么突然发这么大的火,根本不敢出声,只能躲在一旁瑟瑟发抖,努力降低存在感,生怕老爷待会迁怒于他。

     阎肃看着那张看起来很普通的契约却是仿佛在看一个吃人的巨兽一样,气急败坏之下眼神之中竟是有着丝丝恐惧,对的就是恐惧,虽然阎肃极力的掩饰,但眼中那丝丝恐惧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

     要知道阎肃在银月国的都城银月城那是有疯典吏,驴推官,铁面阎罗之称,连太子都敢抓进大牢审问,出了名的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要是被那银月城之中认识他的人看见他现在这个样子,绝对会惊的下巴都掉下来,什么时候这个铁面阎罗也会害怕了,还是怕一张纸?

     要是这个消息被传到银月城绝对能掀起银月城广大百姓茶余饭后的一番大肆点评,不过很显然这件事情是传不到银月城去了,这惊人的一幕只有一个名叫青松的高清****的吃瓜观众,所以这件事情注定是不会传出去的。

     “啊楸,啊楸,啊楸!”躺在牛背上的刘长生突然打了好几个喷嚏。

     “莫不是有人在想我?”刘长生想和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妈呀,我还这小就被人惦记上了,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王法。

     “啊楸!算了,可能是受风寒了,赶紧回屋去吧,再吹会风不要真的得病了。”这个世界的医疗到实在是令人堪忧,村头的王大爷就是晚上多喝了点酒在院子中睡着了,结果染了风寒,在刘长生看来也就是个感冒,发烧什么的,在二十一世纪的地球上也就是花个十几二十块钱,打两针,吃点药就好了的事情,结果硬是在床上躺了一个月,喝一个月黑的深沉的药水,然后病死了,死了,死了..........

     这样想着刘长生麻溜的从牛背上滑下来了,又打了几个喷嚏,一溜烟转进屋里面去了。

     夜色依旧深沉,黑色的铅云沉甸甸的压在每一个人的心头,压得人直透不过气来,这场雨过后就是夏天了,刘长峰看着仿佛灌了铅一样的云朵,最后总结到。

     刘长生对农时没什么兴趣,到底是不想种田,要是他是刘长峰,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田给卖了,然后去经商。

     缩在被窝里面刘长生闭着眼睛一遍遍的将今天发生的事情捋着,想慢慢的捋出的条理来,然后想在其中看出点什么来,想要从中找出漏洞好钻营。

     夜色渐渐浓重,刘长生在经过长时间的脑力劳动之后不堪劳累的睡过去了,而牛场之中的牛立却是起身揉揉眼睛,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一块绿色的玉块般的东西丢进油灯中去了。

     绿玉进了油灯迅速的融化成一抹绿意,让昏暗的油灯突然光芒大作,竟是照的整个屋子如白天般透亮。

     做完这一切之后牛立再次回到书桌前顶着那张契约,希望能从那张契约上看出一朵花来,他已经在心中推演出数种可以用这种方法大发其财的方法了,其中有几种甚至他自己看着都害怕,他甚至感觉如果顺利的话,他能依靠这种方法将整个银月国的钱全部骗走。

     但是这太疯狂了,疯狂的让他感觉很搞笑,很假,但是推演了几遍之后他却是发现这又切切实实的有可行性,这让他觉得很心奋,很心奋,很心奋,然后就是极其浓重的害怕,和荒谬感。

     和牛立复杂的情绪变化想比,阎肃的反应就简单多了,就是愤怒,和惊惧,一种想要亲手将刘长生掐死,亲眼看着刘长生被烧成飞灰的愤怒和惊惧。

     阎肃是银月王国的名臣,也是银月王国的顶梁柱,他是爱着银月王国的,他对银月王国有着很深厚的感情这是肯定的,他这一生所做无不是希望可以让银月王国变得安定富庶,虽然他现在被皇帝罢官了,但是这也只是朝野之中一些权谋较量的一时退让而已,所有人心中都明了,这不是他阎肃真的失势了,宦海沉浮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他有些事情做的过了,所以被罢了官,过段时间他还是的回去做他那个铁面阎罗的。

     但是现在却是出了一个妖孽,在他眼皮子底下很轻易的将一个可以撬动王国根基的东西拿了出来,你让他怎能不怒,怎能不惊。

     阎肃毫不怀疑那张契约上写着的东西能够撼动王国的根基,之前是因为他对经商不是很了解,所以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直到吃饭的时候突然灵光一闪,才发现这东西竟然是个大祸害.........

     ..........

     ..........

     (请叫我断章狗,滑稽)

     刘长峰等人走后阎肃饶有趣味的看着眼前自己写下的白纸黑字;“看起来倒是个很好的交易方式,双方都能受益,不过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定是哪里出问题了,双方都受利,那么这个利是从哪来的?”

     “老爷该吃晚饭了。”就在阎肃望着契约凝神思考的时候青松却是突然出声。

     “哦,呵呵,一时间竟是忘了时间。”阎肃被惊回神来,笑着摇摇头,放下笔,便出去了。

     是夜,天空布满阴云,一副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沉闷感,压的人心头不舒服。

     刘长生看着刘长峰牵回来的大水牯,倒是和地球上的牛没什么区别,就是感觉力气还要大些,不过也更加温顺了许多,至少自己拿脚使劲踹它,它也就是那铜铃般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不过要是嘴能停下反刍就能显得更无辜点了,不总的来说过演技也算是不错了,刘长生点评道。

     点评完就勉励的拍拍大水牯的背,舔着嘴唇,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慵懒的躺上了大水牯宽厚的背。

     望着仿佛要压下来了的乌云,刘长生满足极了,晚餐他一个人吃了半只肥鸡,这可是他到这个世界来之后难得的吃的尽兴的一次。

     当然在饭桌上刘长生可是没有一点孝子样,反倒是白眼狼的风范十足,完全不顾刘长峰和花娘还没有吃,就使劲的将桌上的肉食往碗里扒拉。

     “这老头既然不识好歹,不能看透这个分期付款的威力,也看不出我是个绝世天才,没有上前跪舔求拜师,真是没眼力见到了极点。”吃饱喝足刘长生躺在牛背上就吐槽起来了。

     不过说实话,如果那个阎老头铁了心不收他为徒,他还真的是没办法。

     而村头那个李先生就是一个落魄的书生,估计得罪了些人,仕途上是没什么指望的家伙,这种家伙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了,自己还是里的远远的吧。

     这样想着却是让远在千里之外正和好友相谈甚欢的李先生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李兄,你没事吧。”

     “没事,可能是路上赶路时受了点风寒。”

     ........

     ........

     这是一个闹心的夜晚,刘长生躺在牛背上闹心怎么让阎肃收他为徒,好冲破如今的困局,而牛场之中的牛立也在对着那张今天下午刚签下的契约,抓耳饶腮。

     他感觉里面有些对他很重要的东西,这种交易模式很新奇,很厉害,如果能够推广出去能将他的生意扩大到一个他自己都不敢想的程度。

     但是商人敏感的嗅觉告诉他这个东西里面有问题,有很大的问题,一个闹不好就能带来杀身之祸,这种感觉来的没由头,但是牛立确实不敢将其忽视,因为这种感觉已经救过他好几次了。

     “到底是什么呢?????”牛立看着昏暗灯光下的那张契约,眉头皱成了一个铁疙瘩。

     就在牛立为这份契约冥思苦想的时候,阎肃却是在书房里面脸色阴沉的要滴下水来了。

     “竖子,妖孽,不为人子,不为人子.........”青松缩在一旁看着破口大骂的阎肃,大气都不敢出,现在的老爷太可怕了,他好久没见过老爷发过这么大的火了,即使是被皇帝罢官也没见他发这么大的火,但是就在刚才吃着吃着饭,却是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放下了饭碗,突然起身对着书桌大骂,青松不知道阎肃为什么突然发这么大的火,根本不敢出声,只能躲在一旁瑟瑟发抖,努力降低存在感,生怕老爷待会迁怒于他。

     阎肃看着那张看起来很普通的契约却是仿佛在看一个吃人的巨兽一样,气急败坏之下眼神之中竟是有着丝丝恐惧,对的就是恐惧,虽然阎肃极力的掩饰,但眼中那丝丝恐惧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

     要知道阎肃在银月国的都城银月城那是有疯典吏,驴推官,铁面阎罗之称,连太子都敢抓进大牢审问,出了名的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要是被那银月城之中认识他的人看见他现在这个样子,绝对会惊的下巴都掉下来,什么时候这个铁面阎罗也会害怕了,还是怕一张纸?

     要是这个消息被传到银月城绝对能掀起银月城广大百姓茶余饭后的一番大肆点评,不过很显然这件事情是传不到银月城去了,这惊人的一幕只有一个名叫青松的高清****的吃瓜观众,所以这件事情注定是不会传出去的。

     “啊楸,啊楸,啊楸!”躺在牛背上的刘长生突然打了好几个喷嚏。

     “莫不是有人在想我?”刘长生想和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妈呀,我还这小就被人惦记上了,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王法。

     “啊楸!算了,可能是受风寒了,赶紧回屋去吧,再吹会风不要真的得病了。”这个世界的医疗到实在是令人堪忧,村头的王大爷就是晚上多喝了点酒在院子中睡着了,结果染了风寒,在刘长生看来也就是个感冒,发烧什么的,在二十一世纪的地球上也就是花个十几二十块钱,打两针,吃点药就好了的事情,结果硬是在床上躺了一个月,喝一个月黑的深沉的药水,然后病死了,死了,死了..........

     这样想着刘长生麻溜的从牛背上滑下来了,又打了几个喷嚏,一溜烟转进屋里面去了。

     夜色依旧深沉,黑色的铅云沉甸甸的压在每一个人的心头,压得人直透不过气来,这场雨过后就是夏天了,刘长峰看着仿佛灌了铅一样的云朵,最后总结到。

     刘长生对农时没什么兴趣,到底是不想种田,要是他是刘长峰,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田给卖了,然后去经商。

     缩在被窝里面刘长生闭着眼睛一遍遍的将今天发生的事情捋着,想慢慢的捋出的条理来,然后想在其中看出点什么来,想要从中找出漏洞好钻营。

     夜色渐渐浓重,刘长生在经过长时间的脑力劳动之后不堪劳累的睡过去了,而牛场之中的牛立却是起身揉揉眼睛,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一块绿色的玉块般的东西丢进油灯中去了。

     绿玉进了油灯迅速的融化成一抹绿意,让昏暗的油灯突然光芒大作,竟是照的整个屋子如白天般透亮。

     做完这一切之后牛立再次回到书桌前顶着那张契约,希望能从那张契约上看出一朵花来,他已经在心中推演出数种可以用这种方法大发其财的方法了,其中有几种甚至他自己看着都害怕,他甚至感觉如果顺利的话,他能依靠这种方法将整个银月国的钱全部骗走。

     但是这太疯狂了,疯狂的让他感觉很搞笑,很假,但是推演了几遍之后他却是发现这又切切实实的有可行性,这让他觉得很心奋,很心奋,很心奋,然后就是极其浓重的害怕,和荒谬感。

     和牛立复杂的情绪变化想比,阎肃的反应就简单多了,就是愤怒,和惊惧,一种想要亲手将刘长生掐死,亲眼看着刘长生被烧成飞灰的愤怒和惊惧。

     阎肃是银月王国的名臣,也是银月王国的顶梁柱,他是爱着银月王国的,他对银月王国有着很深厚的感情这是肯定的,他这一生所做无不是希望可以让银月王国变得安定富庶,虽然他现在被皇帝罢官了,但是这也只是朝野之中一些权谋较量的一时退让而已,所有人心中都明了,这不是他阎肃真的失势了,宦海沉浮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他有些事情做的过了,所以被罢了官,过段时间他还是的回去做他那个铁面阎罗的。

     但是现在却是出了一个妖孽,在他眼皮子底下很轻易的将一个可以撬动王国根基的东西拿了出来,你让他怎能不怒,怎能不惊。

     阎肃毫不怀疑那张契约上写着的东西能够撼动王国的根基,之前是因为他对经商不是很了解,所以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直到吃饭的时候突然灵光一闪,才发现这东西竟然是个大祸害.........

     ..........

     ..........

     (请叫我断章狗,滑稽)

     刘长峰等人走后阎肃饶有趣味的看着眼前自己写下的白纸黑字;“看起来倒是个很好的交易方式,双方都能受益,不过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定是哪里出问题了,双方都受利,那么这个利是从哪来的?”

     “老爷该吃晚饭了。”就在阎肃望着契约凝神思考的时候青松却是突然出声。

     “哦,呵呵,一时间竟是忘了时间。”阎肃被惊回神来,笑着摇摇头,放下笔,便出去了。

     是夜,天空布满阴云,一副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沉闷感,压的人心头不舒服。

     刘长生看着刘长峰牵回来的大水牯,倒是和地球上的牛没什么区别,就是感觉力气还要大些,不过也更加温顺了许多,至少自己拿脚使劲踹它,它也就是那铜铃般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不过要是嘴能停下反刍就能显得更无辜点了,不总的来说过演技也算是不错了,刘长生点评道。

     点评完就勉励的拍拍大水牯的背,舔着嘴唇,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慵懒的躺上了大水牯宽厚的背。

     望着仿佛要压下来了的乌云,刘长生满足极了,晚餐他一个人吃了半只肥鸡,这可是他到这个世界来之后难得的吃的尽兴的一次。

     当然在饭桌上刘长生可是没有一点孝子样,反倒是白眼狼的风范十足,完全不顾刘长峰和花娘还没有吃,就使劲的将桌上的肉食往碗里扒拉。

     “这老头既然不识好歹,不能看透这个分期付款的威力,也看不出我是个绝世天才,没有上前跪舔求拜师,真是没眼力见到了极点。”吃饱喝足刘长生躺在牛背上就吐槽起来了。

     不过说实话,如果那个阎老头铁了心不收他为徒,他还真的是没办法。

     而村头那个李先生就是一个落魄的书生,估计得罪了些人,仕途上是没什么指望的家伙,这种家伙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了,自己还是里的远远的吧。

     这样想着却是让远在千里之外正和好友相谈甚欢的李先生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李兄,你没事吧。”

     “没事,可能是路上赶路时受了点风寒。”

     ........

     ........

     这是一个闹心的夜晚,刘长生躺在牛背上闹心怎么让阎肃收他为徒,好冲破如今的困局,而牛场之中的牛立也在对着那张今天下午刚签下的契约,抓耳饶腮。

     他感觉里面有些对他很重要的东西,这种交易模式很新奇,很厉害,如果能够推广出去能将他的生意扩大到一个他自己都不敢想的程度。

     但是商人敏感的嗅觉告诉他这个东西里面有问题,有很大的问题,一个闹不好就能带来杀身之祸,这种感觉来的没由头,但是牛立确实不敢将其忽视,因为这种感觉已经救过他好几次了。

     “到底是什么呢?????”牛立看着昏暗灯光下的那张契约,眉头皱成了一个铁疙瘩。

     就在牛立为这份契约冥思苦想的时候,阎肃却是在书房里面脸色阴沉的要滴下水来了。

     “竖子,妖孽,不为人子,不为人子.........”青松缩在一旁看着破口大骂的阎肃,大气都不敢出,现在的老爷太可怕了,他好久没见过老爷发过这么大的火了,即使是被皇帝罢官也没见他发这么大的火,但是就在刚才吃着吃着饭,却是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放下了饭碗,突然起身对着书桌大骂,青松不知道阎肃为什么突然发这么大的火,根本不敢出声,只能躲在一旁瑟瑟发抖,努力降低存在感,生怕老爷待会迁怒于他。

     阎肃看着那张看起来很普通的契约却是仿佛在看一个吃人的巨兽一样,气急败坏之下眼神之中竟是有着丝丝恐惧,对的就是恐惧,虽然阎肃极力的掩饰,但眼中那丝丝恐惧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

     要知道阎肃在银月国的都城银月城那是有疯典吏,驴推官,铁面阎罗之称,连太子都敢抓进大牢审问,出了名的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要是被那银月城之中认识他的人看见他现在这个样子,绝对会惊的下巴都掉下来,什么时候这个铁面阎罗也会害怕了,还是怕一张纸?

     要是这个消息被传到银月城绝对能掀起银月城广大百姓茶余饭后的一番大肆点评,不过很显然这件事情是传不到银月城去了,这惊人的一幕只有一个名叫青松的高清****的吃瓜观众,所以这件事情注定是不会传出去的。

     “啊楸,啊楸,啊楸!”躺在牛背上的刘长生突然打了好几个喷嚏。

     “莫不是有人在想我?”刘长生想和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妈呀,我还这小就被人惦记上了,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王法。

     “啊楸!算了,可能是受风寒了,赶紧回屋去吧,再吹会风不要真的得病了。”这个世界的医疗到实在是令人堪忧,村头的王大爷就是晚上多喝了点酒在院子中睡着了,结果染了风寒,在刘长生看来也就是个感冒,发烧什么的,在二十一世纪的地球上也就是花个十几二十块钱,打两针,吃点药就好了的事情,结果硬是在床上躺了一个月,喝一个月黑的深沉的药水,然后病死了,死了,死了..........

     这样想着刘长生麻溜的从牛背上滑下来了,又打了几个喷嚏,一溜烟转进屋里面去了。

     夜色依旧深沉,黑色的铅云沉甸甸的压在每一个人的心头,压得人直透不过气来,这场雨过后就是夏天了,刘长峰看着仿佛灌了铅一样的云朵,最后总结到。

     刘长生对农时没什么兴趣,到底是不想种田,要是他是刘长峰,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田给卖了,然后去经商。

     缩在被窝里面刘长生闭着眼睛一遍遍的将今天发生的事情捋着,想慢慢的捋出的条理来,然后想在其中看出点什么来,想要从中找出漏洞好钻营。

     夜色渐渐浓重,刘长生在经过长时间的脑力劳动之后不堪劳累的睡过去了,而牛场之中的牛立却是起身揉揉眼睛,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一块绿色的玉块般的东西丢进油灯中去了。

     绿玉进了油灯迅速的融化成一抹绿意,让昏暗的油灯突然光芒大作,竟是照的整个屋子如白天般透亮。

     做完这一切之后牛立再次回到书桌前顶着那张契约,希望能从那张契约上看出一朵花来,他已经在心中推演出数种可以用这种方法大发其财的方法了,其中有几种甚至他自己看着都害怕,他甚至感觉如果顺利的话,他能依靠这种方法将整个银月国的钱全部骗走。

     但是这太疯狂了,疯狂的让他感觉很搞笑,很假,但是推演了几遍之后他却是发现这又切切实实的有可行性,这让他觉得很心奋,很心奋,很心奋,然后就是极其浓重的害怕,和荒谬感。

     和牛立复杂的情绪变化想比,阎肃的反应就简单多了,就是愤怒,和惊惧,一种想要亲手将刘长生掐死,亲眼看着刘长生被烧成飞灰的愤怒和惊惧。

     阎肃是银月王国的名臣,也是银月王国的顶梁柱,他是爱着银月王国的,他对银月王国有着很深厚的感情这是肯定的,他这一生所做无不是希望可以让银月王国变得安定富庶,虽然他现在被皇帝罢官了,但是这也只是朝野之中一些权谋较量的一时退让而已,所有人心中都明了,这不是他阎肃真的失势了,宦海沉浮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他有些事情做的过了,所以被罢了官,过段时间他还是的回去做他那个铁面阎罗的。

     但是现在却是出了一个妖孽,在他眼皮子底下很轻易的将一个可以撬动王国根基的东西拿了出来,你让他怎能不怒,怎能不惊。

     阎肃毫不怀疑那张契约上写着的东西能够撼动王国的根基,之前是因为他对经商不是很了解,所以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直到吃饭的时候突然灵光一闪,才发现这东西竟然是个大祸害.........

     ..........

     ..........

     (请叫我断章狗,滑稽)

     刘长峰等人走后阎肃饶有趣味的看着眼前自己写下的白纸黑字;“看起来倒是个很好的交易方式,双方都能受益,不过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定是哪里出问题了,双方都受利,那么这个利是从哪来的?”

     “老爷该吃晚饭了。”就在阎肃望着契约凝神思考的时候青松却是突然出声。

     “哦,呵呵,一时间竟是忘了时间。”阎肃被惊回神来,笑着摇摇头,放下笔,便出去了。

     是夜,天空布满阴云,一副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沉闷感,压的人心头不舒服。

     刘长生看着刘长峰牵回来的大水牯,倒是和地球上的牛没什么区别,就是感觉力气还要大些,不过也更加温顺了许多,至少自己拿脚使劲踹它,它也就是那铜铃般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不过要是嘴能停下反刍就能显得更无辜点了,不总的来说过演技也算是不错了,刘长生点评道。

     点评完就勉励的拍拍大水牯的背,舔着嘴唇,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慵懒的躺上了大水牯宽厚的背。

     望着仿佛要压下来了的乌云,刘长生满足极了,晚餐他一个人吃了半只肥鸡,这可是他到这个世界来之后难得的吃的尽兴的一次。

     当然在饭桌上刘长生可是没有一点孝子样,反倒是白眼狼的风范十足,完全不顾刘长峰和花娘还没有吃,就使劲的将桌上的肉食往碗里扒拉。

     “这老头既然不识好歹,不能看透这个分期付款的威力,也看不出我是个绝世天才,没有上前跪舔求拜师,真是没眼力见到了极点。”吃饱喝足刘长生躺在牛背上就吐槽起来了。

     不过说实话,如果那个阎老头铁了心不收他为徒,他还真的是没办法。

     而村头那个李先生就是一个落魄的书生,估计得罪了些人,仕途上是没什么指望的家伙,这种家伙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了,自己还是里的远远的吧。

     这样想着却是让远在千里之外正和好友相谈甚欢的李先生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李兄,你没事吧。”

     “没事,可能是路上赶路时受了点风寒。”

     ........

     ........

     这是一个闹心的夜晚,刘长生躺在牛背上闹心怎么让阎肃收他为徒,好冲破如今的困局,而牛场之中的牛立也在对着那张今天下午刚签下的契约,抓耳饶腮。

     他感觉里面有些对他很重要的东西,这种交易模式很新奇,很厉害,如果能够推广出去能将他的生意扩大到一个他自己都不敢想的程度。

     但是商人敏感的嗅觉告诉他这个东西里面有问题,有很大的问题,一个闹不好就能带来杀身之祸,这种感觉来的没由头,但是牛立确实不敢将其忽视,因为这种感觉已经救过他好几次了。

     “到底是什么呢?????”牛立看着昏暗灯光下的那张契约,眉头皱成了一个铁疙瘩。

     就在牛立为这份契约冥思苦想的时候,阎肃却是在书房里面脸色阴沉的要滴下水来了。

     “竖子,妖孽,不为人子,不为人子.........”青松缩在一旁看着破口大骂的阎肃,大气都不敢出,现在的老爷太可怕了,他好久没见过老爷发过这么大的火了,即使是被皇帝罢官也没见他发这么大的火,但是就在刚才吃着吃着饭,却是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放下了饭碗,突然起身对着书桌大骂,青松不知道阎肃为什么突然发这么大的火,根本不敢出声,只能躲在一旁瑟瑟发抖,努力降低存在感,生怕老爷待会迁怒于他。

     阎肃看着那张看起来很普通的契约却是仿佛在看一个吃人的巨兽一样,气急败坏之下眼神之中竟是有着丝丝恐惧,对的就是恐惧,虽然阎肃极力的掩饰,但眼中那丝丝恐惧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

     要知道阎肃在银月国的都城银月城那是有疯典吏,驴推官,铁面阎罗之称,连太子都敢抓进大牢审问,出了名的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要是被那银月城之中认识他的人看见他现在这个样子,绝对会惊的下巴都掉下来,什么时候这个铁面阎罗也会害怕了,还是怕一张纸?

     要是这个消息被传到银月城绝对能掀起银月城广大百姓茶余饭后的一番大肆点评,不过很显然这件事情是传不到银月城去了,这惊人的一幕只有一个名叫青松的高清****的吃瓜观众,所以这件事情注定是不会传出去的。

     “啊楸,啊楸,啊楸!”躺在牛背上的刘长生突然打了好几个喷嚏。

     “莫不是有人在想我?”刘长生想和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妈呀,我还这小就被人惦记上了,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王法。

     “啊楸!算了,可能是受风寒了,赶紧回屋去吧,再吹会风不要真的得病了。”这个世界的医疗到实在是令人堪忧,村头的王大爷就是晚上多喝了点酒在院子中睡着了,结果染了风寒,在刘长生看来也就是个感冒,发烧什么的,在二十一世纪的地球上也就是花个十几二十块钱,打两针,吃点药就好了的事情,结果硬是在床上躺了一个月,喝一个月黑的深沉的药水,然后病死了,死了,死了..........

     这样想着刘长生麻溜的从牛背上滑下来了,又打了几个喷嚏,一溜烟转进屋里面去了。

     夜色依旧深沉,黑色的铅云沉甸甸的压在每一个人的心头,压得人直透不过气来,这场雨过后就是夏天了,刘长峰看着仿佛灌了铅一样的云朵,最后总结到。

     刘长生对农时没什么兴趣,到底是不想种田,要是他是刘长峰,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田给卖了,然后去经商。

     缩在被窝里面刘长生闭着眼睛一遍遍的将今天发生的事情捋着,想慢慢的捋出的条理来,然后想在其中看出点什么来,想要从中找出漏洞好钻营。

     夜色渐渐浓重,刘长生在经过长时间的脑力劳动之后不堪劳累的睡过去了,而牛场之中的牛立却是起身揉揉眼睛,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一块绿色的玉块般的东西丢进油灯中去了。

     绿玉进了油灯迅速的融化成一抹绿意,让昏暗的油灯突然光芒大作,竟是照的整个屋子如白天般透亮。

     做完这一切之后牛立再次回到书桌前顶着那张契约,希望能从那张契约上看出一朵花来,他已经在心中推演出数种可以用这种方法大发其财的方法了,其中有几种甚至他自己看着都害怕,他甚至感觉如果顺利的话,他能依靠这种方法将整个银月国的钱全部骗走。

     但是这太疯狂了,疯狂的让他感觉很搞笑,很假,但是推演了几遍之后他却是发现这又切切实实的有可行性,这让他觉得很心奋,很心奋,很心奋,然后就是极其浓重的害怕,和荒谬感。

     和牛立复杂的情绪变化想比,阎肃的反应就简单多了,就是愤怒,和惊惧,一种想要亲手将刘长生掐死,亲眼看着刘长生被烧成飞灰的愤怒和惊惧。

     阎肃是银月王国的名臣,也是银月王国的顶梁柱,他是爱着银月王国的,他对银月王国有着很深厚的感情这是肯定的,他这一生所做无不是希望可以让银月王国变得安定富庶,虽然他现在被皇帝罢官了,但是这也只是朝野之中一些权谋较量的一时退让而已,所有人心中都明了,这不是他阎肃真的失势了,宦海沉浮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他有些事情做的过了,所以被罢了官,过段时间他还是的回去做他那个铁面阎罗的。

     但是现在却是出了一个妖孽,在他眼皮子底下很轻易的将一个可以撬动王国根基的东西拿了出来,你让他怎能不怒,怎能不惊。

     阎肃毫不怀疑那张契约上写着的东西能够撼动王国的根基,之前是因为他对经商不是很了解,所以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直到吃饭的时候突然灵光一闪,才发现这东西竟然是个大祸害.........

     ..........

     ..........

     (请叫我断章狗,滑稽)

     刘长峰等人走后阎肃饶有趣味的看着眼前自己写下的白纸黑字;“看起来倒是个很好的交易方式,双方都能受益,不过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定是哪里出问题了,双方都受利,那么这个利是从哪来的?”

     “老爷该吃晚饭了。”就在阎肃望着契约凝神思考的时候青松却是突然出声。

     “哦,呵呵,一时间竟是忘了时间。”阎肃被惊回神来,笑着摇摇头,放下笔,便出去了。

     是夜,天空布满阴云,一副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沉闷感,压的人心头不舒服。

     刘长生看着刘长峰牵回来的大水牯,倒是和地球上的牛没什么区别,就是感觉力气还要大些,不过也更加温顺了许多,至少自己拿脚使劲踹它,它也就是那铜铃般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不过要是嘴能停下反刍就能显得更无辜点了,不总的来说过演技也算是不错了,刘长生点评道。

     点评完就勉励的拍拍大水牯的背,舔着嘴唇,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慵懒的躺上了大水牯宽厚的背。

     望着仿佛要压下来了的乌云,刘长生满足极了,晚餐他一个人吃了半只肥鸡,这可是他到这个世界来之后难得的吃的尽兴的一次。

     当然在饭桌上刘长生可是没有一点孝子样,反倒是白眼狼的风范十足,完全不顾刘长峰和花娘还没有吃,就使劲的将桌上的肉食往碗里扒拉。

     “这老头既然不识好歹,不能看透这个分期付款的威力,也看不出我是个绝世天才,没有上前跪舔求拜师,真是没眼力见到了极点。”吃饱喝足刘长生躺在牛背上就吐槽起来了。

     不过说实话,如果那个阎老头铁了心不收他为徒,他还真的是没办法。

     而村头那个李先生就是一个落魄的书生,估计得罪了些人,仕途上是没什么指望的家伙,这种家伙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了,自己还是里的远远的吧。

     这样想着却是让远在千里之外正和好友相谈甚欢的李先生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李兄,你没事吧。”

     “没事,可能是路上赶路时受了点风寒。”

     ........

     ........

     这是一个闹心的夜晚,刘长生躺在牛背上闹心怎么让阎肃收他为徒,好冲破如今的困局,而牛场之中的牛立也在对着那张今天下午刚签下的契约,抓耳饶腮。

     他感觉里面有些对他很重要的东西,这种交易模式很新奇,很厉害,如果能够推广出去能将他的生意扩大到一个他自己都不敢想的程度。

     但是商人敏感的嗅觉告诉他这个东西里面有问题,有很大的问题,一个闹不好就能带来杀身之祸,这种感觉来的没由头,但是牛立确实不敢将其忽视,因为这种感觉已经救过他好几次了。

     “到底是什么呢?????”牛立看着昏暗灯光下的那张契约,眉头皱成了一个铁疙瘩。

     就在牛立为这份契约冥思苦想的时候,阎肃却是在书房里面脸色阴沉的要滴下水来了。

     “竖子,妖孽,不为人子,不为人子.........”青松缩在一旁看着破口大骂的阎肃,大气都不敢出,现在的老爷太可怕了,他好久没见过老爷发过这么大的火了,即使是被皇帝罢官也没见他发这么大的火,但是就在刚才吃着吃着饭,却是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放下了饭碗,突然起身对着书桌大骂,青松不知道阎肃为什么突然发这么大的火,根本不敢出声,只能躲在一旁瑟瑟发抖,努力降低存在感,生怕老爷待会迁怒于他。

     阎肃看着那张看起来很普通的契约却是仿佛在看一个吃人的巨兽一样,气急败坏之下眼神之中竟是有着丝丝恐惧,对的就是恐惧,虽然阎肃极力的掩饰,但眼中那丝丝恐惧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

     要知道阎肃在银月国的都城银月城那是有疯典吏,驴推官,铁面阎罗之称,连太子都敢抓进大牢审问,出了名的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要是被那银月城之中认识他的人看见他现在这个样子,绝对会惊的下巴都掉下来,什么时候这个铁面阎罗也会害怕了,还是怕一张纸?

     要是这个消息被传到银月城绝对能掀起银月城广大百姓茶余饭后的一番大肆点评,不过很显然这件事情是传不到银月城去了,这惊人的一幕只有一个名叫青松的高清****的吃瓜观众,所以这件事情注定是不会传出去的。

     “啊楸,啊楸,啊楸!”躺在牛背上的刘长生突然打了好几个喷嚏。

     “莫不是有人在想我?”刘长生想和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妈呀,我还这小就被人惦记上了,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王法。

     “啊楸!算了,可能是受风寒了,赶紧回屋去吧,再吹会风不要真的得病了。”这个世界的医疗到实在是令人堪忧,村头的王大爷就是晚上多喝了点酒在院子中睡着了,结果染了风寒,在刘长生看来也就是个感冒,发烧什么的,在二十一世纪的地球上也就是花个十几二十块钱,打两针,吃点药就好了的事情,结果硬是在床上躺了一个月,喝一个月黑的深沉的药水,然后病死了,死了,死了..........

     这样想着刘长生麻溜的从牛背上滑下来了,又打了几个喷嚏,一溜烟转进屋里面去了。

     夜色依旧深沉,黑色的铅云沉甸甸的压在每一个人的心头,压得人直透不过气来,这场雨过后就是夏天了,刘长峰看着仿佛灌了铅一样的云朵,最后总结到。

     刘长生对农时没什么兴趣,到底是不想种田,要是他是刘长峰,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田给卖了,然后去经商。

     缩在被窝里面刘长生闭着眼睛一遍遍的将今天发生的事情捋着,想慢慢的捋出的条理来,然后想在其中看出点什么来,想要从中找出漏洞好钻营。

     夜色渐渐浓重,刘长生在经过长时间的脑力劳动之后不堪劳累的睡过去了,而牛场之中的牛立却是起身揉揉眼睛,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一块绿色的玉块般的东西丢进油灯中去了。

     绿玉进了油灯迅速的融化成一抹绿意,让昏暗的油灯突然光芒大作,竟是照的整个屋子如白天般透亮。

     做完这一切之后牛立再次回到书桌前顶着那张契约,希望能从那张契约上看出一朵花来,他已经在心中推演出数种可以用这种方法大发其财的方法了,其中有几种甚至他自己看着都害怕,他甚至感觉如果顺利的话,他能依靠这种方法将整个银月国的钱全部骗走。

     但是这太疯狂了,疯狂的让他感觉很搞笑,很假,但是推演了几遍之后他却是发现这又切切实实的有可行性,这让他觉得很心奋,很心奋,很心奋,然后就是极其浓重的害怕,和荒谬感。

     和牛立复杂的情绪变化想比,阎肃的反应就简单多了,就是愤怒,和惊惧,一种想要亲手将刘长生掐死,亲眼看着刘长生被烧成飞灰的愤怒和惊惧。

     阎肃是银月王国的名臣,也是银月王国的顶梁柱,他是爱着银月王国的,他对银月王国有着很深厚的感情这是肯定的,他这一生所做无不是希望可以让银月王国变得安定富庶,虽然他现在被皇帝罢官了,但是这也只是朝野之中一些权谋较量的一时退让而已,所有人心中都明了,这不是他阎肃真的失势了,宦海沉浮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他有些事情做的过了,所以被罢了官,过段时间他还是的回去做他那个铁面阎罗的。

     但是现在却是出了一个妖孽,在他眼皮子底下很轻易的将一个可以撬动王国根基的东西拿了出来,你让他怎能不怒,怎能不惊。

     阎肃毫不怀疑那张契约上写着的东西能够撼动王国的根基,之前是因为他对经商不是很了解,所以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直到吃饭的时候突然灵光一闪,才发现这东西竟然是个大祸害.........

     ..........

     ..........

     (请叫我断章狗,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