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成凡人 > 第七十七章好了这下不同了吧
最快更新修成凡人 !

    请输入正文青松走进屋内,屋内一个青衫老者正捧着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老者看起来有七八十岁的样子,不过看起来很是精神硬朗,普通的麻布青衫,穿在他身上倒是显露出一股威严的气象,左右屋子里阿米你没人想来这个便是那个所谓的阎肃阎老爷了。

     “老爷,外面有两个自称是北山村的刘辟和刘长峰想见你,说是有些事情想要你帮忙,希望你看在同是北山村的乡里乡亲的情分上帮个忙。”

     青松等了一会见老爷没有想要理会他的意思便只好先出声禀报。

     “恩,北山村的刘辟,刘长峰?”阎肃想了一下没想明白这两个人是谁。

     “北山村,北山村........呵呵,倒是个妙人,请他们进来吧。”阎肃想了好一阵才突然想起来自己现在不就是在北山村养老么。

     这两个人倒是有趣,没想到我这随意选的一个小山村里面竟也有如此妙人,倒是我在这无聊的要紧,便也见见罢,想着便将手中的书给放下了。

     ...........

     ...........

     “你看看,大户人家的家教就是不一样,连个童子都这么知礼的。”刘三儿本来就是个没皮没脸,胆大心黑,根本就不知怕为何物的人物。

     根本就不像一旁的刘长峰见到大户人家就开始唯唯诺诺,缩手缩脚,一副谨小慎微怕事的模样,依旧是一副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的鸟样。

     “两位,我家大人答应见你们了,请进吧。”

     有这么一会青松也是反应过来了,这哪里是什么老爷的朋友,分明就是这个小山村无知,还没皮没脸的癞子,想通了之后青松对着刘三儿两人哪里还会有什么好眼色。

     “呵呵,我就说这阎大老爷这里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的,有什么来不得的,瞧你那个怂样。”刘三儿说着就迈步进了竹门。

     刘长峰在一旁被刘三儿激的老脸一红,但是看了看已经进门了的刘三儿想了想咬咬牙还是跟上去了。

     “北山村刘辟(刘长峰)拜见阎老爷。”刘三儿两人见到那个所谓的阎老爷之后被阎肃一身淡淡的威严所震慑,即使刘三儿是个胆大的,此时也是不敢放肆了,而一旁的刘长峰更是不堪,见到阎肃被其用眼光一扫,顿时看着阎肃就更老鼠见着了猫一样,成了一个鹌鹑。

     阎肃看了看刘长峰两人,眼光从刘长峰身上一扫而过,倒是饶有趣味的看着浑身邋遢跟个乞丐似的刘三儿,倒是不介意刘三儿一身酸臭,倒是个有胆的,心中赞许道。

     “不知道两位乡邻有什么需要老叟我帮忙的?”阎肃也不绕圈子,直接问道。

     “阎老爷,是这样的,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本来是不该来麻烦阎大老爷的,我呢和这个刘长峰有一笔交易,但是苦于我们两个人皆是不识字的,村中唯一一个识字的李先生也出远门去了,所以无奈之下我们便只好来求助阎大老爷帮个忙,做个见证,帮我们两个写一份契约,好让我两人能够签字画押,完成这个交易。

     这个想必对阎大老爷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情,就是不知道阎大老爷能不能看在同是一村乡邻的份上帮了这个小忙。”刘三儿说完恭敬的对着阎肃一抱拳,行了一个大礼,一旁的刘长峰是有样学样,跟着刘三儿对着阎肃行了一个大礼。

     “恩,倒也不是什么大事,那么说一下契约的内容吧,我动笔给你们写一份就是了。”阎肃饶有兴趣的看着刘三儿,想了一会,觉得不是什么大事,便答应了。

     。“那我便现在这里先谢过阎大老爷了。

     契约内容是,我刘辟有三亩良田作价二十三两六钱售与刘长峰,钱货一清,各不相欠,苍天为鉴,厚土为凭,契约为证”刘三儿见阎肃答应了,对着阎肃又是行了一礼,刘长峰呐呐的跟着行了一礼。

     “恩,就这些么?”阎肃问道。

     “恩........”刘三儿还未说完就被刘长峰打断了。

     “等一下,还要加上三亩田分别是老槐树下的那块还有水渠旁的两块。“一旦涉及到田地的问题上刘长峰一时之间也是顾不上胆颤了,立马就站出来打断刘三儿的话,补充道。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地契都在这里了,搞得我要反悔似得,阎大老爷,你就看着加上去吧。”刘三儿见到刘长峰那没出息的样子,讥讽一句,却是恭敬的对阎肃行礼。

     “呵呵,若是没什么其他要求我便动笔了。”阎肃笑笑。

     “没了,谢谢阎大老爷仗义相助。”刘三儿可劲着奉承着阎肃,阎肃对此也只是笑笑。

     “青松去拿纸笔来。”阎肃对一旁的童子吩咐到。

     “是的老爷。”青松应了一声就转身离去了。

     这个什么刘辟倒真是个不要脸皮的人物,转过身来的青松在心底暗暗想到。

     不多时青松便将纸笔给拿过来了,阎肃拿着锚地看了看白纸,想了片刻,心中早就起好了稿子,大手一挥,洋洋洒洒上百字的一份契约便写好了,看了看写好的那分契约觉得没什么问题便将其挪到一旁,又接着写了两份。

     一式三份的契约须臾之间就被阎肃写好了;“两位看看这可还有什么问题不。”

     说着就将那契约给刘辟两人看了,刘长峰和刘三儿也不识字,皆是看不懂上面写的是什么,不过看着上面龙飞凤舞,笔法苍劲,仿佛有骨有肉般的的字体顿时觉得一股威严扑面而来。

     刘长峰只是个普通的农家汉哪里能够做到什么好坏,就是单纯的感觉这字很有气势,但是一旁的刘三儿一见这字立马就意识到了这字不得了啊,说不得比自己那三亩地还值钱。

     看来这个阎大老爷是的了不得的人物,刘三儿见着这个字心中暗暗嘀咕着,眼珠子咕噜噜转个不停,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刘长峰看了看那份契约,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但是想来这个阎大老爷也没那个必要作出蒙骗自己的事情来,便扭头向看看刘三儿这么说。

     “阎大老爷倒是说笑了,我们两个就是两白丁,哪里能看出些什么好歹来,不过想来阎大老爷是不会欺骗我们的,刘长峰,按个手印吧。”刘三儿见着刘长峰扭过头来看着他,心中念头转过九转,便有了定计,将大拇指在那个砚台上一按沾了些墨汁便在三份契约上按了手印。

     刘长峰见刘三儿按了手印也自是不无不可,也有样学样将大拇指按在砚台上沾了点墨汁在契约上留下来一个指印。

     阎肃见状却是笑笑,用毛笔在三份契约上各签下自己的名字,刘长峰在一旁看着那三份契约,有些蒙的伸手揉了揉眼睛,他刚才好像看到那三份契约在阎大老爷签完字之后上面竟有一道光华流转而过,不过一眨眼就不见了。

     想来是错觉吧,刘长峰在心中想着。

     “好了,我们一人一份收好就行了。”阎肃写完收好笔看了看三份契约满意的点点头,字写得还不错........

     ...........

     ...........

     (日常凑字数,顺便求票票。--)从阎大老爷的屋里出来,刘长峰满心欢喜的看着手中几张亮黄色的田锲和那张白纸黑字的契约,不过身上的二十两银子却是去了。

     不过一向心痛钱,对钱看的比命还重要的刘长生现在去了二十两银子心中却是没有多少感觉,这可是实打实的三亩良田,加上家里原有的三亩就有六亩良田了,不过现在长生才七岁,不能独自耕作一亩田,看来的将其中几亩田给租出去。

     想到这里刘长峰心底却是有点不自在,将自家的田拿去给别人耕作,虽然能收租金但是到头来终究是没有自己耕作来的划算。

     要不将花娘也叫到田地里面来.......不行,我一个大老爷们又不是没办法了,让女人下地里去吃苦,委实不是男人........

     刘长峰攒着田契一路上胡思乱想着就走回到到了家中,然后神神秘秘的将自己锁在屋子里面,半天之后才出来,出来之后对田契的事情缄口不谈,也不知道把田契个藏哪去了。

     “瞧你那个小心样........”花娘有些好笑的调笑了刘长峰一句。

     “嘿嘿,这可是咋们一大家子过日子的根本所在,怎么小心也不过分”刘长峰嘿嘿傻笑两声,一脸得意的说道。

     刘长峰自然是得意,他们这个家族世世代代都是贫农,到了他这一代总算是能过上安稳的日子了,家中有六亩田,长生又是一个聪慧的孩子,就是有点不安分。

     “花娘,要不咱门先给长生找门亲事怎么样?这孩子老是不安分,给他找个亲事,过几年就将事给办了,好让这小子安定下来,我们也好找点抱孙子。”刘长峰想着就对一旁的花娘喃喃说着。

     “不好吧,现在孩子都太小了,也看不出个好歹来,那些个小娃娃你能看出那个好那个坏?

     别到时挑了颗毒草回来。”花娘却是对刘长峰的话不以为意,孩子还这么小爷太急了。

     “倒也是.......不过这小子倒是却是是不安分,老是这样下去可是不行,这小子脑袋又好用,我怕他再大一点的生出什么幺蛾子出来........”刘长峰想着也是,想着这些小娃娃都还是不懂事的年纪,能看出什么来,也总不能挑个比长生大很多的来吧,不过刘长峰却是很担心自己这个儿子总是不安分,迟早的生出什么事来.........

     “好了,不要想了,这都快中午了,去将长生找回来准备吃饭了。”花娘看着抓绕着下巴琢磨着怎么对付儿子的丈夫,轻笑两声,打断了他的思路。

     刘长峰望了望天色,果然,太阳星已经快爬到正中了;“呵呵,好吧,我这就去将长生叫回来。”

     ..........

     “居然睡着了,这孩子.........”刘长峰赶到田边时却是现刘长生躺在一块平整的石块上呼呼大睡,不禁有些好笑。

     .........

     “唔,你说李先生出去了,所以你们转了一个弯去了一个阎老爷家才将契约写成的?”刘长生在一旁不动声色的问道。

     一旁说的正起劲的刘长峰好不犹豫的回应道;“可不是吗,我跟你们说啊那个阎大老爷估计以前是什么大官,来我们村子退隐的。

     我跟你们说啊,我刘长峰种了大半辈子的地了,却是连那个阎大老爷菜园子里面的一种菜都认不出来。

     还有啊,那个阎大老爷家中全部的屋舍也不像村头那个刘员外家的青砖红瓦的,全都是竹子建的,确确实实的竹子,连地板都是竹子编的,也不知道怎么编的,我穿着草鞋走在上面没有感觉到一点不平整。

     啧啧,那个阎大老爷屋子建的也是比刘员外家大,我在外面看也就像是占了六七亩地的样子,进去之后却是现这个阎大老爷家那是没有十亩地是放不小的。

     啧啧,十数亩地,咱门家几代人拼死拼活才攒下这么点家业,人家退隐下来,修个房子就要占十数亩地..........”

     刘长生看了看在哪里一脸得意的说个不停的刘长峰,耸耸肩,这家伙,又不是你家的,不知道得意个什么劲?

     不过我等了七年的变数总算是出现了,很显然这个阎大老爷就是那个有改变刘长生命运的力量的人,也是刘长生一直在等的人。

     先那个阎大老爷看他的屋舍就能知道这家伙现在手中定然是不会缺钱的,不然也没办法那么讲究。

     用竹子编造屋舍,这个阎大老爷倒是好雅致,不过在北山村刘长生倒是还没有听过有人会用竹子建造屋舍的,很显然这些建造屋舍的工匠都是那个阎大老爷不知道在哪里找来的。

     而且悄无声息的,看来这个家伙现在还不是一般的有钱。

     不过估计不止是有钱,还很有些能量,不然也是做不到的。

     退隐下来了还有能量看来在朝中还有人脉,至少不会混的很差,这点很重要,对刘长生以后的展很有好处。

     有钱就不会看上刘长生的那点束脩的,相反,刘长生倒是还可以从哪个所谓的阎大老爷的牙缝里面掏点东西出来补贴家用。

     在朝中有人脉那么刘长生出来后想要在官场上钻营就会方便很多。

     这样的老师可是不多见的,是的,没错,刘长生决定将那个阎大老爷给忽悠成自己的老师。

     不过就这样直愣愣的上去拜师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不是被拒之门外然后被刘长峰拖回来就是被那个阎大老爷的门房给送回到家里来,连阎大老爷的面都见不到。

     像阎大老爷的弟子这种香饽饽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盯着,如果上来一个不知所谓的家伙人家就要收入门墙那么这老家伙还不得被烦死。

     不过想要成好事,绕几个弯,忽悠一下这个老家伙,到后面估计这老家伙自己就得屁颠屁颠的跑过来收弟子。

     想着刘长生看了看还在那里满脸得意的口如悬河的刘长峰,嘴角露出一丝轻笑。

     “爹爹,你说那个阎大老爷是当大官的退隐下来的,你是怎么知道的?”人逢喜事精神爽,刘长生等了不知道到多久的良师终于到了,这让刘长生各位的欢快,所以刘长生说话间难得露出了一丝很傻很天真的模样。

     “咳咳,这个是哪个刘辟,刘三儿跟我说的........”刘长峰说的正起劲,一下被儿子打断了,还一下问到尴尬点上去了,这让刘长峰表示他很尴尬........

     “哎,你不是说这个刘三儿是个混球,是个地痞,是个无赖,逼死老父母的不孝子,是个........”刘长生掰着手指头一件件的数着刘长峰以往说过的刘三儿的罪状。

     “额,这个儿子啊,其实啊,这个啊........其实吧,这个刘三儿虽然不孝,但是这个家伙其实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这家伙在流光镇里面虽然不干正事,但是也是结实了一番朋友,这个消息还是比较灵通的,而且这家伙说话也中听,也就是他会说话,那个阎大老爷才会痛快的给我们下笔写了契约的。”刘长峰说着有些不好意思,呐呐的开口解释到。

     “哦,,,”刘长生应了一声,便开始低着头盘算事情去了。

     看来是没错了,像刘三儿那种地痞无赖,虽然一身的缺点,但是脑瓜子不好用,嘴皮子不灵活,脸皮不厚,消息不灵通,眼珠子不利索是混不长久的,总归是的惹到点什么事,一命呜呼的,反正这些家伙的命也是不值钱的。

     “爹,家里现在有六块田了是吧。”刘长生笑眯眯的问道。

     “恩,是的。”刘长峰楞了一下但还是立马回应道。

     “恩,我十六岁成年礼之后按例村中是会划两块地给我的,虽然不会是什么好地,但是也是不该就那样丢弃的是吧。”刘长生眼珠子骨碌碌的转着不知道在打些什么主意。

     “恩,那是自然,即使不会是什么好地,耕作几年还是会有点产出的,自然是不该放弃的。”刘长峰想了想感觉没毛病就应了。

     “那这样一来我们家以后岂不是会有八亩田。”刘长生作一脸惊喜的模样。

     “恩,按理来说是这样的。”刘长峰想着心情很是愉悦的掏摸出一颗黄豆丢进嘴里嚼的欢快。

     我们老刘家总算是要达了,我死后就算是去捡列祖列宗脸上也是有光的,刘长峰想着将嘴里的黄豆嚼的格格直响。

     “那父亲,八亩田我们两个人能耕种的过来么?”刘长生突然作担忧状。

     “额,这个自然是耕作不过来的,估计还是的将几亩田给租出去.........长生啊,你可是的快点长大,到时候找个好生养的媳妇,给我们老刘家生几个大胖孙子........”刘长峰想到这个就感觉不自在,于是拉过刘长生对其耳提面命起来了。

     “呵呵,自是,自是,等长生打了之后一定早早的找一个屁股大,好生养的媳妇,多多的给家里开枝散叶。”刘长生嘴上自然是满口称是,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刘长生还是知道的。

     “好,乖娃儿,老刘家的家业来的不容易,你自是要继续勤俭刻苦.........”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刘长生脸带微笑的看着不断巴拉巴拉的刘长峰,心底扬起一丝温暖。

     不过温暖归温暖,该做的还是的做的,该说的还是得说的,这个时候是不能有手软的,当然嘴软也是不行的。

     “可是父亲,将田租出去我们不是要平白将田地里面的产出给分润出去一大半给别人么?”刘长生作一脸不爽的样子。

     “额,咍!那又有什么办法呢,谁叫咱家人少呢,长生啊,你可是要快快长大啊,然后给家里多生几个大胖小子........”刘长峰说着说着又将**给扒拉回去了,这让刘长生有些惊诧他这个便宜老爹转移话题的本事。

     “那,要不让花姨也来干活吧,这样我们就可以少租出去几亩田了。”刘长生建议到。

     “恩,长峰哥,家里的活计也不是很多,我忙完家里的去田地帮个忙也是不错的。”花娘在一旁接腔到。

     “不行,花娘你就不要来凑热闹了,长生啊,咱门有手有脚,一个大好男儿,又不是日子过不下去了,让女人下地干活这种事情休要说出口来了,还有啊,长生啊,你要记住,以后你娶了媳妇,也是不能有这种想法的,咱门老刘家没有这个习惯,让你家媳妇多生几个大胖小子..........”得,又给扒拉回去了........

     一旁的花娘闻言撇撇嘴;“大男子主义。”

     “恩,父亲,其实我还有一个办法可以不用将家里的地租出去,我们自己就能将其耕作完。”刘长生突然一脸神秘的说道。

     “恩,什么办法?”刘长峰一听顿时来劲了,虽然觉得不太现实,但是耐不住心痒痒的。

     “其实只要买一头牛,再用哪个抛秧的方法,父亲你一个人就可以将那八亩田给耕种完了,哎哟,爹,你干嘛打我。”刘长生还没有说完就被刘长峰给敲了一个暴栗。

     “臭小子,还敢提抛秧的事,白白糟蹋了我一亩良田和那么多秧苗,你小子还敢提。”刘长峰想到那个什么鬼抛秧就气不打一处来。

     “什么吗,那个不是长得好好的么,那些长得不好的还不是你最后非要多撒点结果撒的乱七八糟的,这才没长好........”刘长生话说到一半却是看见刘长峰的面色开始变得难看,便闭上了嘴。

     “还有牛的事情就不要想了,家里刚置办好田产,根本就没有买牛的钱了,还有牛那么贵,买回家里来,少不得没几天就得没那些偷牛贼给牵走了,这事休要再提。”刘长峰毫不留情的将刘长生提出来的建议给驳回去了。

     “要是我能用十两甚至更少的银子买一头牛回来呢?”刘长生见自己的建议再次被驳回却是不在意的眯着一个笑脸,笑眯眯的问道。

     “恩?十两银子,莫不是买头牛犊子回来,不行,买头牛犊子还要养上几年,咱门家也没有养牛的经验万一给养死了怎么办,这钱不就是白白打水漂了么再说了.........。”刘长生现今天的刘长峰似乎特别能巴拉........

     “不是牛犊子,而是能够牵回来就能耕种的那种壮年的大黑牛。”刘长生眯着眼睛笑的很开心,刘长峰动心了,欲取将先与之。

     “恩,怎么可能,那种壮年的牛至少也是要二十两银子,十两银子怎么可能有人会买给你?”刘长峰想了片刻没想明白其中关键。

     “十两自然不会有人愿意买的,那么二十五两呢?”刘长生笑着说。

     “恩,现在市价一头壮年牛的价格也就是二十三四两,你出二十五两自然会有人愿意卖的,不过不是说十两的么,怎么又变成二十五两了?”刘长峰越听越是糊涂,不知道自己这个儿子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

     “自然是二十五两,不然那里有人愿意将牛卖给我们。”刘长生坏笑着说道。

     “二十五两不行,家里根本没这多钱,就算是有我也不会花这么多钱去买一头牛的,不划算。”刘长峰闻言直接摇头。

     “那要是以二十五两买牛,却是只需要付十两银子呢?”刘长生眯着眼睛笑的很开心。

     “这个我自然是愿意的。”刘长峰想了想,只需要付十两银子就能拿到二十五两银子卖的牛他自然是愿意的。

     “那不就好了,你愿意付钱,人家愿意给牛,两厢情愿,这不就成交了。”刘长生的笑的像个刚偷了鸡的黄鼠狼一样,格外的猥琐。

     “恩,不对,哪有这种好事,哪有这种傻瓜愿意做这种蠢事。”刘长峰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才现根本就对不起来,哪有人愿意二十五两银子卖牛,却是只收十两银子的。

     “你怎么知道没有呢?说不定这样的白痴还很多呢!”刘长生笃定的说道。

     “什么意思?有话直说,不要绕弯子。”刘长峰的脑子显然是不够用的,没好气的一拍儿子的脑瓜皮呵斥道。

     “呵呵,这个跟你说了你也听不懂,你就说如果我能找到愿意只收十两银子却愿意将二十五两银子的牛给我的傻瓜,你愿不愿意付这个十两银子。”刘长生眼睛一眯盯着刘长峰问道。

     恩,如果真的遇到这种傻瓜买了又有何妨,左右不过是转一个手多赚上十两银子的事情。

     “只要那个牛的来路正当,而且没什么问题,我自然是愿意的。”刘长峰想了想加了两个条件应道。

     “那是自然,毕竟是买回来耕地的,有问题的牛拉回来干嘛。”得了刘长峰的应允刘长生的计划也就插最后临门一步了。

     就是不知道这个阎大老爷的智商够不够用,不够用的话那么我还是得换过一套比较浅显易懂的套路。

     不过也没什么大事,左右不过是随手的一次试探罢了,买牛是在原定计划上的,试探这个阎大老爷只是临时起意加上的。

     就算是事不成也不过是换过一个套路继续上罢了........不过毕竟是个当官的,智商至少不会太差吧,不然还真的是没办法交流........

     ..........

     ..........

     日常凑字数,(⊙o⊙),票票。

     被刘长生忽悠的摸不着头脑的刘长峰想了一晚上没想明白儿子到底是有什么办法让别人只收十两银子而将二十五两银子的牛卖给他们,结果第二天一早脑袋还泛着迷糊的刘长峰就被刘长生给从床上给拉起来往集市的方向去了。

     集市不大,仅仅是临近的几个村子自组织起来的草市,来往的大多都是平日里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夫,所以自然也是没多少秩序可言的,整个集市直接就可以可以用脏乱差三个字来形容。

     不过刘长生两人都没有在意这些,毕竟都习惯了,集市不都是这个样子的么?

     “前天才打到的野鸡,十个铜板就成交了.........”

     “乌蒙山深处打出来的野猪王,就剩点后腿肉了,要买的赶紧.........”

     “竹篓,三个铜板五个.......草鞋,一个铜板两双,剩的不多,贱卖了,贱卖了..........。”

     刘长生和刘长峰对不断钻进耳朵的叫卖声充耳不闻,径直的往一个方向钻行着,他们来这个集市自然是为了买牛的事情。

     因为这个世界不禁止杀耕牛,牛肉的滋味又自是不错的,那些有点钱的都喜欢买点牛肉,打打牙祭,但是牛的繁殖力是不怎么样的,一年下来也就产下一胎一个牛犊子罢了。

     这样一来就导致耕牛的价格居高不下,大部分农户根本买不起一头牛,相应的在这个耕牛并不是很普及的世界,想要买到一头耕牛也不是说想买就能有的卖的。

     “老板,有生意上门了.......”刘长生有些无语的看着那个对自己和刘长峰的到来熟视无睹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虬髯大汉。

     “吵什么吵,看好了就直接说要买多少我且给你切了就是。”虬髯大汉说着有些兴趣缺缺的看了一眼刘长峰两父子,瞄了两眼这两个家伙的装束就知道这两个家伙看着也不是什么有钱人估计也卖不了多少,不得劲,不得劲,大汉在心中这样想着就没了起身招呼的**。

     反正这附近就他一家卖牛肉的,他们要是真想买也只能在我这里买。

     “切,你这里就这么一点肉,不知道有没有十斤,连我想要的零头都没有,怕是切不来。”刘长生冷笑一声,不屑的说道。

     “哪来的毛头小子,到你毛爷爷这里说大话来了,我这里有三十二斤牛脊背肉,二十一斤牛骨头,三十斤牛后腿肉,牛杂也有五六斤,零零种种的算下来这里没五两银子你是休想拿走的。

     来来,你倒是和你毛爷爷我说说,你要多少牛肉。”毛宁一听这小屁孩的话,一下就跳起来了,这瓜娃子说话太可恶了,老子今天非得好好吓唬这小瓜娃一顿不可,说着将手边寒光闪烁着的杀猪刀给一把抓了起来,又一把狠狠的剁下。

     “呵,我倒是说错了,没想到你这里居然不止十斤,不过照你所说加起来也是没有过一百斤的,比起我们想买的上千斤的牛来说倒也是勉强能算是一个零头了。”刘长生见着毛宁那须倒竖,眼珠暴突,青筋暴起的鬼样子没什么感觉,依旧一副老天第一,老子第二的鸟样。

     有逼不装,天打雷劈,这叫做天予逼不装,必遭雷劈。

     “上千斤?”毛宁一听就被这个数字给下了一跳,好家伙上千斤,这可是大生意,要是做成了可抵得上我大半年的所得........

     “正是,不知道.......”刘长生依旧一副鸟样。

     “呸,上千斤牛肉少说也得四十两银子,就你们两个穷种地的,拿我开刷是吧,今个儿不说出个好歹来,我就将你两个给剁了。”刘长生还没有说完就被眼中冒着凶光的毛宁给打断了。

     看着往手上吐了两口吐沫然后将那柄比刘长生脑袋还大的杀猪刀给拿起来了的虬髯大汉,刘长生再淡定也是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这家伙好像不是在说笑,刘长生可是知道这个世界的治安不是很好,就连他那个看起来老实巴交还有点木纳的父亲以前也是当过强盗,杀过人的。

     “这位大哥,我们是想买头牛,没门路,希望老司机带带我们。”刘长峰在一旁出言到。

     “买牛?”毛宁闻言一愣;“这就是这小子说的上千斤?”

     “应该是了。”刘长峰有些尴尬的说道。

     “哼,嘴上没毛的臭小子,你们买牛可是为了耕种。”毛宁冷哼一声却是将手中的刀给放下了。

     “........是的。”刘长峰闻言有些犹豫,不知道到该怎么回答,毕竟他是没这个想法的,不过一旁的刘长生见状却是替他答了。

     “到底是不是。”毛宁瞪了刘长生一眼,这小子倒是跳的欢快。

     “是的。”刘长峰一犹豫,最后咬咬牙还是应了是。

     “恩,用耕田的牛,那可是要壮年的牛,哪样的牛可是不便宜,没有二十几两是拿不下来的。”毛宁眯着眼睛打量着刘长峰,眼睛不断的往刘长峰的怀里瞄。

     “恩,这个.........”刘长峰闻言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本来他就没想过买牛,现在被刘长生拉过来了,被毛宁看着他现在感觉像是被放在烤架上烤着似的。

     “钱不是问题,你不要看他了,这件事是我做主,有什么尽管跟我说就是了。”刘长生将小短腿一跨,挡在刘长峰的跟前,背着手歪着脑袋看着毛宁认真的说道。

     “这小孩说的可是真的。”毛宁瞪了一眼刘长生,却是现这个小孩不仅没被吓跑,反倒是用一脸真诚的笑容对着他。

     “恩,你听他的吧,我........”刘长峰呐呐的应道,感觉脸上有些烧。

     “嘿,小鬼,倒是有点本事。”毛宁说着就要将他那油了吧唧,黑乎乎的大手往刘长生的肩膀上招呼,刘长生见状一闪身就躲开了,笑话,就他那个手,比他的大腿都还要粗上不知道多少圈,就不要说那么脏了,被拍了一下,刘长生觉得自己就可以趴下了。

     “自是,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帮我们引见一下,毕竟这个耕牛越早到手是越好的。”刘长生躲开大汉的咸猪手,笑容晏晏的说道。

     “恩?小子,你懂不懂规矩,商谈的事情自是我去帮你们谈,你们到时候只要等着交钱拿牛就行了。”毛宁皱着眉头看着刘长生,对于对方的不识好歹有些恼怒。

     “不,不,不,这位壮士,我想我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我的意思是希望你能帮忙引见一下,关于买牛的事情我们自会和他谈,当然该给壮士的好处我们是不会落下的。”刘长生闻言连连摆着手说道。

     “怎么,你不信我?”毛宁眼中凶光闪烁。

     “事成之后三分抽成,行或是不行,给个答案就行。”刘长生对毛宁眼神威胁的眼神表示不屑,凶神恶煞的,不就是怕给的钱少了么。

     “四分,不行的话我们不如去流光镇看看。”刘长生见毛宁不说话,再次开口道。

     四分的话,一头牛下来也就是有**百个铜板了,毛宁想了想,就算是自己上也最多不过是四五百个铜板,念头转过,嘴上却是不依不饶:“我这个好心给你办事不要,心眼咱就这么死呢,行了,三婆,帮我看着这个肉摊,回来给你留点牛杂带回去给老孙头下酒吃。”

     说着就将身上的围裙给摘下来了,旁边有个吆喝着青蔬的一点壮硕妇人闻言,满脸笑呵呵的应下来了。

     “好了,不是要去见卖牛的么?跟我走吧。”将围裙摘下来之后,毛宁对着一旁的刘长峰两人喊道。

     毛宁走了几步却是现刘长生两人却是没有跟上来,转过头来看着那个用满脸阳光的笑容对着他的少年,毛宁眼神下意识的闪烁了两下。

     但是很快毛宁就将心神镇定下来了,眼中的闪烁转眼间就变成了凶光;“你们两个傻站在那里干嘛,莫不成之前说的皆是在戏耍我不成。”

     “呵呵,这位壮士,何必着急,这么大个的交易是不是的找个安全,哦不,是安静点的地方谈一下,毕竟这个可是关乎我们家中大半家产的事情。”刘长生的笑容很真诚,真诚的让毛宁被看着眼神不断的躲闪,根本不敢与刘长生对视。

     “你这个瓜娃,真麻烦,你说个地点吧,我与那厮商量好之后便给你们个准信。”毛宁感觉脸皮烧的厉害,眼神躲闪着根本不敢与刘长生的目光对视。

     “我听说我们北山村新来了个阎大老爷很是喜欢和乡邻亲近,人也是和蔼,更重要的写的一份好契约,不若便将位置定在我们北山村村头的那棵老槐树下吧。”刘长生没头没脑的说着,毛宁没头没脑的听着。

     “好,就这么说定了,我就先走了。”说着转身就走了。

     哎!这个人整么脸皮就是这么薄呢,不就是想杀人越货被现了么,多大点事吗,你那么壮,我们两个人也打不赢你一个啊,虚什么?

     真是搞不懂,刘长生在心里想着无所谓的耸耸肩。

     不过这家伙到底听清了在哪里会面不,刘长生有些好奇的想着.........

     ..........

     ..........

     (日常凑字数--,额,恩,呐,票票)

     着毛宁有些慌乱的离去刘长峰心底有些恍惚。

     “儿子,你不会是想将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那个人来了我不买都不行,你如果是这样想的话你就想错了,我不想买,即使的天王老子老了将到夹在我脖子上也是逼不了我的。”刘长峰想了想,有些无奈的对着一旁满脸微笑的刘长生说道。

     “呵呵,你放心吧,绝对只需要你付十两银子就能将对方的牛迁回家。”刘长生眯着眼睛说道。

     一旁的刘长峰听到这句话皱着眉头,眼神忽明忽暗,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显然是不太相信刘长生的话吗,说实话他现在都已经有点后悔了。

     “放心吧,这个世界上还是聪明的傻子多。”刘长生见刘长峰样子就知道这家伙显然是没有听懂这句话,无所谓的耸耸肩。

     本来就没指望这家伙能听懂,反正现在箭以上弦,刘长峰想反悔也是反悔不了了,只能跟着往前走了,不走,那个卖牛肉的自会上来推着他走的。

     不过看那个屠夫走的慌乱的样子刘长生就觉得他应该是没听到自己说的是在北山村的村头的那棵老槐树下会面,也罢,天色还早,先去那个阎大老爷哪里讨杯茶水,然后等着那些个人吧...........

     .........

     .........

     恩,倒是别致的很,看着眼前的竹屋,刘长生不禁在心中感叹道,没有雕龙画凤,青砖绿瓦,金石铺地,清一色的黄绿相间的竹片编织而成,看来这个世界的建造工艺已经达到一种很高的水平,否者绝对是不能打造出如此精致典雅的竹屋来的。

     “咦,又是你,你又来干什么?”正在给菜田浇水的青松看到有人来了,放下手中的活计,起身仔细打量外面的来人,一打量却是现一个熟人,这不是上次和那个厚脸皮的家伙一起来找老爷写什么契约的家伙么,怎么又来了?

     “呵呵,这个小兄弟,我们又有事情要劳烦一下你老爷,能不能给你老爷通报一声。”刘长峰自是没有刘三儿那种厚脸皮,所以自是不会像刘三儿那样恬不知耻的上前呼和的,刘长峰心中想着这个阎大老爷可能是个大人物,腰杆子很自然就弯了下去。

     “哼,又有什么事情,莫不又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那样的话我家大人忙得很,可是没工夫整天管你们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青松对于上次自己被那个厚颜无耻的刘辟欺骗的事情感到很愤怒,所以对着和刘辟一起来的刘长峰也是一同记恨上了,所以这样一来对刘长峰自是没什么好脸色的。

     “自然不会是上次那种三亩四亩田,张三李四的小事,而是关乎我们一大家子祖宗家业的大事,我们是知道这个刚搬过来的阎大老爷是没有一般大老爷的那种高冷范的,反倒是极其亲近乡邻才过来寻求帮忙的,不然我们这一大家子,呜呜呜呜呜..........”刘长生说着表情渐渐悲伤,声音渐渐变得哽咽,眼角挤了几下成功的挤出一抹晶莹的泪光。

     “额,好吧,我这就去通报一下,你稍候片刻.........”青松看着表情悲苦的刘长生心底一软,不由得就开口答应了,不过高冷范是什么东西?

     “那谢谢小哥了。”说着刘长生就迅的将眼角微微溢出的那些弱酸性的透明的无色液体给抹去了,并给了青松一个大大的微笑。

     “额,不用谢..........”青松看着迅变脸的刘长生有些愣,这家伙刚才是装的么?我好像又被骗了,青松在心里有些憋屈的想到。

     好可耐的少年,刘长生看着青松的背影心中想着.........

     ........

     ........

     “恩,上次的那个刘长峰又来了?就带着一个小孩子?”阎肃放下手中的书,有些好奇的问道,阎肃想了想还是说道;“请他们进来吧。”

     呵,这个刘长峰看起来倒是个老实巴交的人,还以为不会来了,没想到还是来了。

     阎肃想着摇摇头从一旁抓起笔在书上做了几个标注之后便将书合起放回书桌上,整了整衣冠,便出去了。

     “阎大老爷好。”在椅子上坐立不安的的刘长峰见到阎肃的到来一下便跳了起来,给阎肃行了一个礼。

     “呵呵,没事,没事,这是贵公子么?”阎肃见着刘长峰的反应笑呵呵的回应着。

     “正是,这是我的儿子,长生,来,长生,过来给阎大老爷问个好。”刘长峰见阎肃问起儿子,立马高兴的介绍到。

     “阎大老爷好。”刘长生闻言,立马过来给阎肃行了一礼,甜甜的叫了一声,一双大眼睛眯成两轮月牙,看起来可爱极了。

     “恩,倒是不错,很有灵气。”阎肃笑眯眯的夸耀了一声。

     倒可能是个不错的苗子,去修习术法的话倒是不错,阎肃看了看刘长生眼中的灵光心中想到,不过这样的念头在他的心底转了一圈就消失不见了,毕竟他和刘长峰父子非亲非故,他也没必要去指点,有天赋的孩子他看的多了,刘长生的天赋即使是好也算不得什么,所以阎肃多看了两眼刘长生便不再关注他了。

     “嘿嘿,什么灵气,净知道给家里惹麻烦。”刘长峰见阎大老爷夸奖自己的儿子,心底乐开了花,但是嘴上却是笑骂道。

     “呵呵。”对于刘长峰一脸得意,但是嘴上却是口不应心的表现只是笑笑;“不知来找我可是又遇到了什么麻烦。”

     “额,这个.........”阎肃话一出就将刘长峰给整的不知道改什么好了,眼睛不断的瞄向儿子,但是刘长生却是对刘长峰投来的目光装作没看见,在哪里作一副乖宝宝状。

     “但说无妨。”阎肃有些好奇的看看一旁作怪宝宝状的刘长生,又看看目光闪烁的刘长峰,最后开口道。

     “还不是这个混账,说是什么能用十两银子将二十五两银子的牛买回来,这才,这才........”刘长峰的口才本来就不是很好,这一下一着急更是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哦,十两银子将二十五两银子的牛买回来?”阎肃语气之中带着好奇。

     “他说按市价二十二两银子一头牛来看,如果有人愿意出二十五两银子就会有人愿意买牛,但是如果只需要出十两银子就会有人愿意买牛,那么那要是以二十五两买牛,却是只付十两银子的话两个人都是会很愿意的,所以这个交易就能成交。”刘长峰见阎肃视乎没有听懂就解释道。

     “呵呵,小孩子难免异想天开,想法也是天马行空,过多的想当然,你自是不用在意的。”阎肃听完却是呵呵一笑并不在意反倒是开口劝解到。

     “恩,我也是觉得此法行不通,世界上哪有这么傻的人,但是我这儿子却是说你怎么知道世界上没有这么傻的人,或许很多呢,而且说得很笃定,我一时鬼迷心窍就听信了他的话,带着他去了集市,结果现在他已经和人家谈好了,让卖牛的倒你这里来让你帮忙写个契约.......”说着说着刘长峰便说不下去了。

     “哦,长生是吧,你怎么确定会有很多这个,会有那么傻的人会同意你那个,那个交易。”阎肃说着也是觉得有些怪异,一时之间竟是不好措辞。

     “呵,世界上当然是聪明的傻子居多的,我认为阎大老爷或许也是一个聪明的傻瓜。”刘长生笑眯眯的说道。

     “瓜娃子说啥呢你,还不快向大老爷道歉。”刘长峰一听自己儿子说阎大老爷是傻瓜,着急的一拍刘长生的脑袋瓜子,呵斥道。

     “这个对不住啊,阎大老爷,我这个儿子有些不太听话,我教教他就好了。”刘长峰呵斥完刘长生转过头来就给阎肃道歉。

     “切,我又没有说错。”刘长生撇撇嘴,嘀咕道。

     “对不起,我说错了,阎大老爷定然是举世无双的聪明人,我才是那个傻瓜。”嘀咕完见刘长峰的脸色不好看,一翻白眼,只有低头弯腰的给我们的阎大老爷道歉。

     “呵呵,没关系,你说说为什么觉得我会是傻瓜。”阎肃听了刘长生说他傻瓜却是不生气,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有什么好生气的。

     “恩,是聪明的傻瓜。”刘长生纠正道。

     “哦,是聪明的傻瓜,这个聪明的的傻瓜又是什么东西。”聪明的傻瓜不还是傻瓜么,我倒是,还跟这个小孩玩上了,倒是个有趣的小孩,阎肃在心底想着。

     “额,我也不知道,反正是傻瓜没错的。”刘长生叼着手指头故意卖萌,傻傻的说了一句。

     我倒是越活越回去了,不过管他呢,我喜欢就好,叼着手指头的刘长生心中想着。

     “额,哈哈。”现被刘长生逗了的阎肃却是没有生气,反倒笑出声来了。

     “阎大老爷,你说如果我愿意用价值六十两银子的田产作抵押,然后付你十两银子,并承若每年付三两银子,五年内将剩下的十五两银子6续交还给你,你愿意做那个卖牛给我的傻子么?

     恩,或许不会吧,但是如果我愿意以三十两的价格买下这头牛呢?”刘长生见阎肃笑的开怀,叼着手指头一个字一个字的将分期付款的理念说给他听。

     “额。”阎肃笑着笑着突然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现他视乎很愿意做那个傻瓜,着突如其来的变化让阎肃一口气没喘过来,秒变哮喘病。

     恩,不对,不是说只付十两的么,这样下来到底是付了二十五两的,这个小骗子,居然差点将我给骗过去了。

     “咳咳!取巧而已,你终究还是付了二十五两银子。”缓过气来的阎肃对着刘长生说道。

     “嘿嘿,严大人果然聪明,一下就看明白了。”刘长生眼神莫名的看着眼前的阎大老爷,不知道这老家伙的多久能反应过来。

     不过这家伙的身体还真是好呢,看起来没七十也有六十了,咳成这样这么一会就缓过来了,要是当年我有这么好的身体或许就不会挂那么早了。

     “恩,你的意思是,到头来还是要付二十五两银子,不行,这交易不能做,太吃亏了。”刘长峰听到头来还是要付二十五两银子顿时不干了。

     “爹,你怎么能怎么算呢,如果有一头牛的话,咱家的六亩田就不用租出去,我们两个人就能耕种完了,这样一来五年下来至少也能多攒下数十两银子的,而五年后我们可以将牛以二十二两的价格牵到市场上卖掉,这样咱门一来一去就赚了七八两银子,何乐而不为呢?”刘长峰会反水正是在他意料之中的。

     当然刘长生也可以提前和刘长峰解释清楚的,不过为了强行在这个未来老师面前加戏,自然是无所谓了,为了攻略这个老头,刘长生也是下了苦心的。

     “是这样么?”刘长峰经过刘长生这么一说感觉好像是哎,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但是还是有些不明觉厉........

     一旁的阎肃听的眼睛亮,不过转过头看着刘长生眼神就变成了审视,这小孩,如果这些都是这小孩自己想出来的,那么这小孩就绝对有问题,这样想着,阎肃却是不动声色的将审视的目光收回了,再观察一下吧。

     “自是这样的,怎么你还有什么疑问么?”刘长生眨巴眨巴眼睛问道。

     “这个,这个,万一我们将牛养死了怎么办?”刘长峰显然有些担心,主要是这个牛太贵了。

     “呵呵,要赚钱自然是要冒些风险的,你种田洒下种子还有颗粒无收的风险呢。”不过这种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的理论显然是鼓动不了刘长峰这个老实巴交的朽木的。

     “而且你看,我们买的是成年的壮牛,并不是那么容易夭折,而且就算是夭折了咱门将牛的尸体带到流光镇之中的那些酒店之中,十七八两银子还是能收回来的,只要那头牛死的不是太早,咱们就不会亏的。”恩,这样才对这个便宜老爹能有一点鼓动力。

     听着儿子的解释,刘长峰一时间陷入了犹豫,不知道该怎么选择,谨守本分的天性告诉他不要碰这种看起来很复杂,很新奇的东西,但是看起来没有一点风险白的七八两银子的诱惑又鼓动着他去冒险。

     一旁的刘长生一脸吃了屎的看着一脸犹豫的刘长峰,不是吧,这样还犹豫,我擦,刘长生还是低估了刘长峰谨小慎微的本性。

     “不是吧,这有什么好想的.............我跟你说........”刘长生见他这个便宜父亲还在犹豫,只好鼓动起他的三寸不烂之舌不断的对着刘长峰鼓吹着。

     这个时候可是千万不要掉链子...........

     ...........

     ...........

     “来来,买大买小,押好离手........好咧。开了,四个四大.....”

     “怎么又是大,哎,已经连开三把大了.......哈哈,我压得是大,五两,五两,快给我........妈的,我就不信下把还能开大,五两银子,押小........去他娘的,我也不信这个邪了,三两银子,小........真他么邪门,四两银子,买大.......”赌官一将骰盅打开,赌桌前围着的人顿时沸腾起来了,咒骂的有,大喜的有,不一而足。

     而之前被赌场剁了两根手指的刘三儿此时正在赌桌前面红耳赤的大叫着,显然之前得了刘长峰卖田的二十两的巨款之后这家伙还是没耐住,带着银子跑进赌场来了。

     赌了几把之后这家伙也放开了,再也不复之前谨小慎微的样子,大喊大叫着让赌官给他钱,显然是赚了不少,已然忘乎所以了。

     “.........三二一,开,四五五六,大......”骰盅再一次打开,却又是大。

     “哈哈,我又赢了,这次我压得是十两,快陪我钱........”刘三儿看到开的又是大更加忘乎所以了,兴奋的大叫起来。

     “啊,有没有搞错,怎么可能又是大,你们是不是搞鬼.........”一个胸口满是黑毛的大汉显然是输急眼了,一拍赌桌,震得整块由青冈岩打造的赌桌一阵晃动。

     “是啊,怎么可能一直都开大,这明显是有鬼.........”一旁的赌徒闻言也是跟着起哄。

     “有鬼,有什么鬼,啊,不就是连开了四把大么,以往连开十几把大的也不是没有,吵什么吵........”一旁手舞足蹈的刘三儿闻言却却是出口大骂到。

     “是的,这位兄台,你再这样说小心为妙叫人请你出去了。”一旁正在准备重新摇骰盅的赌官闻言却是停下了动作,目光危险的看着那个惹事的大汉。

     随着赌官的话语落下,几个赤着上身露出古铜色皮肤,浑身上下散着骇人气息的精壮大汉从角落里面走出来,皆是面色不善的看着那个之前拍桌子的黑毛大汉。

     黑毛大汉之前也是输急眼了,这下被赌官一威胁,再加上几个气息骇人的护卫出来,一个激灵瞬间清醒过来了。

     “咋了,咋了,输钱了还不让人吼两嗓子咋的了。”这个黑毛大汉显然也是个人精,几句话就将事情给揭过去了。

     “呵呵,只要不坏了我们的生意,自然是随你吼的。”赌官眼中光芒一闪,用眼神示意几个赌场的护卫回去,然后笑呵呵的说道。

     既然对方都服软了,赌场打开门做生意总不能一刚到底,让人下不来台就有点店大欺客的嫌疑了,当然赌场也不在意这些东西,赌场的吃相本来就很难看的。

     “切,嘘.........”一众赌徒见状就知道接下来是没得戏了,皆是嘘声一片,黑毛大汉显然也是个不要脸皮的家伙,被一众人奚落,却是没有离开,骂骂咧咧的又从怀里掏出几两碎银子加入了战斗。

     刘三儿在一旁见事了,又收到了钱,感觉这自己怀里沉甸甸的银钱,心里有些犹豫,不知道是就这样走了还是继续赌下去。

     不过他并没有犹豫多久,很快就在一片喧哗声之中迷失了自我,从怀里摸出银子又加入了战斗。

     昏暗狭小的赌坊内,人头颤动,喧哗声震天,污浊的空气挟裹着汗臭味,尿骚味,血腥味,高浓度的二氧化碳和大量的废气熏陶着这个狭小的空间内所有人。

     让赌坊内大多数人都变得神志恍惚,小小的赌坊,简陋至极,每天却是成百上千两的银钱在这里不断的被交换着主人,这里也会是一幕幕人间惨剧的源地。

     精致的骰盅在赌官修长有力的手上如穿花蝴蝶般在空中划过一道道玄妙非凡的轨迹,牵动着数十个赌徒的心弦,也勾动着人间的罪恶的涌动。

     在众人的欢呼,咒骂声之中刘三儿时而兴奋的大叫,时而破口大骂,整个赌坊在一众粗鄙不堪的赌徒放肆中显得极为混乱,但是在有着刽子手般冷血和毒蛇般狠毒的赌官的控制下确是保持混乱却是不失控的局面。

     在不断的悲喜交接的过程之中,刘三儿怀中的银钱增增减减,多的时候有着上百两,少的时候只有三五两,迷乱之中的一次孤注一掷之后刘三儿输光了他带来的所有的钱。

     然后输红了眼的刘三儿很自然的就被躲在一旁赌坊的的人给注意到了,并很大方的在刘三儿按了手印之后借给他一大笔银钱。

     这些个赌坊的人,自然不会是什么好人,借给刘三儿的钱都是要人命的印子钱,但是输红了眼的刘三儿自然是没有在意那么多。

     “我一定能翻本,开了三次大了,这次该开小了,压了,小..........”输红了眼的刘三儿下意识的将万一他翻不了本会有什么后果给遗忘了,那太痛苦了,已经神志不清的刘三儿自然是不愿意去想,今朝有酒今朝乐,以后的痛苦等来了在说吧,现在管他么的。

     “..........三个六,大.........”骰盅一打开未等赌官说话刘三儿就看见骰子上的点数,而赌官一报完点数就有人将其压在上面的银钱给扒拉走了。

     “草,怎么会又开大,这不可能........再给我点钱,我一定等翻本。”刘三儿红着眼睛将手伸向身旁的人。

     旁边赌坊的人却是一直在旁边等着,见他伸手,嘴角露出一丝讥笑,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份契约,粗暴的拉着刘三儿在上面按了一个手印,刘三儿也不抵抗,这个过程进行的非常之顺利,赌坊的人见刘三儿按了手印也是很爽快的从怀里摸出一把银子拍在刘三儿的手上。

     “来来来,买好离手.......等等,我压小.......好咧,三五二六,大........”刘三儿刚拿到钱就听到赌官吆喝着要开骰盅了赶紧将刚得到的钱给压上去了,然后再次输了个精光。

     “啊,我擦,雾草,你.......”刘三儿大骂着又向身后的人再次借了一笔钱,赌场负者借贷的人讥笑着看着刘三儿,并在心底计算着借出去的钱,赌场负者借贷的人心中对那些经常来赌的赌徒的家产都有一笔账,知道该借多少,过了线了就不会再借了,再借也收不回来了。

     刘三儿早已输红了眼,对自己输了多少钱已然没了一个清楚的认知,只是知道很多,很多,而且还越输越多,然后就更加不愿意去想找个问题了,毕竟这是非常痛苦的事情,直到他再次伸手去要钱的时候迎接他的不再是那个总是很轻易就将钱借给他的小胡子,而是两个一身煞气的赌场打手。

     刘三儿见到两个赌场的打手马上就意识到将要生的事情了,脑袋马上就清醒过来了,然后一个转身,弯腰,就打算从其他赌徒胯下钻过去,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仿佛经过千百次锻炼一般,显得是那么的熟练,那么的流畅。

     看着宛如变成一条泥鳅般往别人胯下钻的刘三儿两个打手也是一愣,不过他们随即便反应过来了,然后两条腿宛若两条鞭影一般在空中划出道道残影向刘三儿还未钻过去的大腿甩了过去,看哪个力道刘三儿要是被这两下打实了,这腿就直接得废掉。

     不过这种事情显然是在刘三儿意料之中的,待手着地之后双腿便陡然一缩,双手力像狗一样在一众赌徒的胯下钻了过去。

     两个打手的腿没打到刘三儿腿上,重重的跺在地上出一声闷响,然后在青石地板上留下了两个脚印。

     刘三儿见没被逮住,当下就头也不回的四脚着地在一众赌徒的胯下迅的向着赌场的后门爬去,前门有赌场的护卫,他出不去的,后门当然只是一个好听的说法,赌坊之内哪里会留什么后门,其实那就是一个狗洞,不知道什么时候破开的,赌坊的人显然也是没功夫也没有心思去将其堵上,便一直留在那里了,刘三儿是这个赌坊的常客了,别人或许会不知道那里有狗洞,他自然是知道的。

     因为刘三儿的变故让原本喧闹的赌坊一下就混乱起来了,但是混乱也没有持续多久,那两个打手找不着刘三儿的踪影了,出手将一个想趁乱浑水摸鱼的家伙一拳给打的半死,几声历喝下来,混乱的赌坊迅便安静下来了。

     “刘三儿,出来,不想死就乖乖的滚出来。”待赌坊安静下来了,一个看起来是赌坊主事的家伙出来了,了解情况后,站在赌台上用阴狠的眼睛扫视着下面蹲了一地的赌徒。

     历喝几声没人出来,那个主事的扫视了几圈也没有见着那个刘三儿,刘三儿他是认识的,上一次欠了赌坊的钱,最后还是他下手把他的手指头给剁掉的,当着赌坊内所有人的面剁的,可以说现在赌坊内的人很少有不认识刘三儿的。

     “有人跑出去没?”主事的皱着眉头对一旁的打手问道。

     “绝对没有,门口有两个三级武士在看着,绝对不可能会有人能从他们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的跑出去的。”打手很笃定的回答道。

     能做到这一步的少说也是六级武士的存在了,不过这种级别的武士是不可能来他们这种黑赌坊的。

     没人跑出去?主事的皱着眉头又扫视了一遍赌场内战战兢兢的一众赌徒,那刘三儿确实不在。

     “赌坊内有没有其他的出口。”主事的皱着眉头问道。

     “恩,倒是有一个狗洞........”打手回到。

     “对了,大人,那个刘三儿当初就是靠着像狗一样在别人胯下钻才从我们手中跑出去的。”当初出手抓刘三儿的那个打手上前禀报到。

     “哼,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胡三,你带着几号人拿着欠条去他家等他,他不回来就直接将他家的田产给夺了。”主事的眼中冷光一闪,对身旁的一个打手吩咐到,然后一甩大袖就走了,接下来自然会有人来收拾残局。

     “各位,想必大家也是知道生什么事情了,现在事情解决了,大家随意吧。”那个主事的走了之后,一个山羊胡子钻了出来,对蹲了一地的赌徒招呼了几句也离开了。

     不过很显然出了这么事情那些人也没胆子再继续赌下去了,没多大功夫赌坊内的人就跑光了,连那个被打的半死的也不知道是被好友还是被什么居心不良的家伙给背走了。

     对此赌坊内的人也是不在意的,这些家伙狗改不了****,过几天他们还是会回来的。

     而侥幸逃出来的刘三儿却是没有过多的犹豫,扭头便往流光镇外跑,北山村是回不去了,那些家业这一次算是被其一次给败光了,不过没什么,留的小命在一切都好说,要是被那群家伙抓住了,刘三儿估计自己这条小命能不能保住都还是一回事。

     上次是剁手指,这次就是双手双脚都要给剁掉,他也不指望家里的那点田地能够将这些家伙的胃口填满,上次那群家伙就是想坑掉他家的田产,还想将他自己也给搭进去,这些家伙的心子有多黑他是知道的,那些赌场的家伙不把自己最后一丝骨髓榨出来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北山村是回不去了,刘三儿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但是尽量远离流光镇和北山村是肯定的.........

     .........

     .........

     刘三儿极为狼狈的在街道上钻行着,刚买的稠衣上东一块西一抹的污痕,神色倒是很镇定,目标也很明确,坚定不移的往流光镇的城门走去,路过一家酒店的时候很是自然,很淡定的将一匹不知道是谁系在酒店外的一匹马给解下来了,然后架着马就出了城,随意寻了个和北山村相反的方向策马狂奔。

     这辈子都可能回不来了,刘三儿在心中想着,但是心中却是没感觉到多少悲伤,我果然是个没心肺的人,爹死了不心痛,娘死了也不心痛,老婆跑了就是觉得有些可惜,可惜他还没有睡过,就这样跑了,话说回来那个小娘子想着其实长得还是挺好看的,当时怎么就鬼迷了心窍,顾着和老汉斗气,碰都没碰一下。

     眼看着就要背井离乡了,刘三儿心中想着的竟是这个,果然四个没心肝的人,这一去就不知是福还是祸。

     ........

     ........

     (日常凑字数,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