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都市小说 > 金银岛 > 第8章 在望远镜酒店
最快更新金银岛 !

    就在这时,坐在远处的一位顾客突然站起身,夺门而出。他的位置离门很近,一下子就蹿到街上去了。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一眼便认出了他—正是那个缺了两根手指的人,就是他第一个到本葆将军旅店来找船长的。

     吃过早饭后,乡绅给了我一张便条,让我捎给望远镜酒店的约翰·西尔弗先生。他告诉我,那个地方很好找,只要顺着码头一直向前走,看见一个画着巨大的黄铜望远镜的招牌便是了。我很愿意接受这个差事,因为又有机会可以看到更多的船和船员了。现在是码头上最繁忙的时候,我穿过拥挤的人群,从双轮马车和成捆的货物中间挤过去,终于找到了乡绅所说的那家酒店。

     那是一个小型的消遣场所,气氛活跃而舒适。招牌刚刚油漆过,窗上挂着干净整洁的红色帘子,门前的地上铺着干净的细沙。酒店两面临街,各开了一扇门面向马路,这使得人们在外面可以将这个低矮但宽敞的大房间里的一切一览无余,尽管里面烟雾缭绕。

     到这里来的顾客差不多都是在海上讨生活的,他们的调门儿很高,扯着嗓子说话,这令我有些害怕,几乎不敢迈步走进去。

     我正在犹豫,一个人从旁边一间屋子里走了出来。我看了一眼就立刻肯定,他就是那个高个儿约翰。他的左腿齐根部整个儿锯掉了,左腋下夹着一根拐杖,他使用起拐杖来出奇地灵巧,简直令人赞叹,像灵活的小鸟一样蹦来蹦去。他果然个子很高,十分强壮,脸盘大得像火腿一般,面色有些苍白,但笑容可掬,露出机智的神色。的确是这样,他看上去极为活泼风趣,吹着口哨在不同的桌子间周旋,时不时对客人讲一句逗趣的话,或者拍一拍某位顾客的肩膀以示亲昵。

     说句心里话,自从特里劳尼先生在信中提到高个儿约翰起,我就暗自担心这个一只脚的家伙可能就是船长在本葆将军旅店让我留心的独腿水手,但是,在见过这个人之后,我便完完全全打消了这个念头。关于可怕凶狠的海盗的模样,我已经看到过船长,看到过“黑狗”,也看到过瞎眼乞丐皮尤—现在看来,这个衣着整洁考究、和和气气的店主绝对不是那号人。

     我立刻鼓起勇气,跨过门槛,径直向拄着拐杖、正同顾客攀谈的店主走去。

     “请问阁下是西尔弗先生吗?”我问,同时将便条递了上去。

     “正是,孩子,”他说,“这是我的名字,一点儿不错,可是你是谁呢?”接着,他看到了乡绅写给他的便条,看得出他似乎有些吃惊。

     “哦,我知道了!”他大声说着,向我伸出一只手,“你是我们船上新来的那个侍应生,见到你真高兴,小伙子。”

     接着,他用他那宽大结实的手掌使劲儿同我握了握手。

     就在这时,坐在远处的一位顾客突然站起身,夺门而出。他的位置离门很近,一下子就蹿到街上去了。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一眼便认出了他—正是那个缺了两根手指的人,就是他第一个到本葆将军旅店来找船长的。

     “啊,”我叫道,“快点儿抓住他!他是‘黑狗’!”

     “我才不管他是谁,”西尔弗叫道,“我只关心他没有付账,哈里,你快追上去抓住他!”

     离门最近的那个人立即跳了起来,拔腿去追。

     “就算他是大名鼎鼎的霍克将军,他也得付账,是不是?”西尔弗说。然后,他松开了一直握着的我的手,问道:“刚才你说他是谁?黑什么?”

     “他叫‘黑狗’,先生,”我说,“特里劳尼先生怎么没有告诉你关于那帮海盗的事?这个家伙就是他们当中的一个。”

     “竟然是这样!”西尔弗叫道,“在我的店里?!本杰明,你快去帮哈里一把。他是那些可恶的家伙中的一员?摩根,你不是一直在同他喝酒吗?快过来!”

     摩根是个头发灰白、脸孔被晒得红通通的老水手,他顺从地走过来,嘴里还嚼着烟草块。

     “现在,摩根,”高个儿约翰严厉地问道,“你以前见过那个黑—‘黑狗’吗?见过吗?”

     “从来没有,先生。”摩根行了个礼,答道。

     “那么,你听过他的名字吗?”

     “也没有,先生。”

     “我的上帝,汤姆·摩根,算你走运!”店主大惊小怪地叫道,“要是你和那帮人一起厮混,以后就甭想踏进我的房子一步,你可要明白这一点。那么,他刚才在跟你讲些什么?”

     “我有些记不清楚了,先生。”摩根答道。

     “你肩膀上扛的究竟是脑袋还是木瓜?”高个儿约翰气愤地叫道,“‘记不清楚’,是不是你连跟谁说话都弄不清楚,是不是?快说,刚才他在那儿说了些什么胡话?—航行、船长、船?好好想一想!他到底说了些什么?”

     “我们正在谈论拖龙骨17。”摩根终于回答。

     “你们在谈论这个?确实,你们的确应该尝尝它的滋味。回到你的位子上去,你这个愚蠢的家伙!”

     摩根回到他的座位后,西尔弗用传达机密事件的亲密姿态小声对我说:“汤姆·摩根这个家伙是个老实人,只是有些呆头呆脑。”他说话的语气在我听来颇有些亲昵讨好的味道。接着他又提高嗓门儿说道:“现在,我们来回想一下,他叫‘黑狗’?我保证从未听过这个名字,从未听过。不过—话说回来,我倒是好像曾经见过这个该死的家伙—是的,我曾经见过他,他好像总是同一个瞎了眼的乞丐在一起,到店里来过几次。”

     “那肯定是他,你记得没错儿,”我说,“那个瞎眼乞丐我也认得,他的名字叫皮尤。”

     “那就对了!”西尔弗叫道,这时候他开始激动起来,“皮尤!他就是叫这个名字。这个家伙任谁看都是个坏蛋。如果我们能够把那个‘黑狗’抓住,那么我们就有好消息向特里劳尼船主报告了!放心吧,本杰明是个飞毛腿,几乎没有哪个水手能够跑得过他。他一定会追上他的,嗯,十拿九稳!哼,他刚才在谈论拖龙骨是不是?那我就让他见识一下什么是拖龙骨!”

     他一边发表着这番言论,一边架着拐杖在店里跳来跳去,时不时还激动地用手拍一下桌子,那种气愤的模样,恐怕连伦敦中央刑事法庭的法官或是最高警署的警察都会被他说服。然而,在望远镜酒店见到“黑狗”这件事,使疑团再一次涌上我的心头。我开始留心观察这个厨子,但他是一个如此有城府、深思熟虑、头脑聪明的人,不是我这样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所能摸透的。最后,当那两个出去抓捕的人气喘吁吁地回来,声称“黑狗”混进人群逃走了时,高个儿约翰气急败坏,像训斥小偷一样将他们大骂了一通。当下,对于他的清白,我情愿替他担保做证。

     “瞧,霍金斯,”他说,“现在这桩倒霉事让我很头疼,不是吗?你说,特里劳尼船主会怎么想呢?—这个该死的江洋大盗竟然堂而皇之地坐在我的店里喝朗姆酒,而你来到这里将真相告诉我,我竟然眼睁睁地让他从我的眼皮底下溜走了!啊,霍金斯,你得在特里劳尼船主面前为我说几句公道话,替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虽然年纪小,但是头脑聪明,是个机灵的孩子,这一点在你刚走进来的时候我就瞧出来了。我只是对这根拐杖生气,你说,我架着这个东西能干什么?这件事要是发生在我还是个数一数二的精壮水手时,我肯定一下子就能够抓住他,眼睛都不用眨一下。可是现在—”

     突然,他打住话头,下巴无力地耷拉着,好像猛然想起了什么。

     “酒钱!”他大叫起来,“这该死的家伙喝了我三杯朗姆酒!见鬼,我都把结账的事给忘了!”

     他一屁股跌坐到一张板凳上,哈哈大笑起来,直笑得眼泪横流,淌到了脸上。我也忍不住跟着他一起笑起来,我们笑了一阵又一阵,整个旅店都回荡着我们的声音。

     “我简直是一头再愚蠢不过的驴子!”最后,他擦掉脸上笑出的眼泪,说道,“我们两个倒可以凑成一对儿,霍金斯,我发誓我最适合做侍应生了。现在,我们准备出发吧,公事必须公办,这丝毫不能含糊,伙计们。我得戴上我的旧三角帽,跟你一起到特里劳尼船主那里报告,把这件事详详细细地讲给他听。小霍金斯,可要知道,这可不是件无关紧要的小事。话说回来,必须承认,你我在这件事上都干得不漂亮,我们两个都成了大笨蛋。真可恶,竟然被那个该死的家伙赖了账!”

     说到这里,他又笑得前仰后合。看他兴奋的样子,我不得不附和着凑趣,实际上我并没有觉得有那么好笑。

     于是,我俩一起沿着码头向特里劳尼先生所住的旅店走去,一路上,他简直可以算是最有趣的同伴。他向我介绍沿路经过的不同的船只,将它们的装备、吨位以及国别一一告诉我,还耐心地向我解释正在进行的工作—这艘正在卸货,那艘正在装舱,还有的正准备出海。中间还会穿插着给我讲一些关于船和水手的故事,或是教我一些水手们常用的俚语。慢慢地,我意识到,在船上能够有这样一个伙伴该是多么令人高兴。

     我们到达旅店时,乡绅和利夫西医生正坐在一起。他们就着烤面包喝掉了将近一夸脱18啤酒,随后打算到船上去检查一番。

     高个儿约翰情绪激动,如实、准确地报告了整件事情的经过。“事情就是这样,霍金斯,是不是?”他在报告的间隙不时地插进这句话,而我每次都证明他所言不虚。

     对于没能抓住“黑狗”,两位绅士感到很遗憾,但是我们一致认为这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接受了一番夸奖之后,高个儿约翰拄着拐杖回去了。

     “今天下午四点,所有人都在船上集合!”乡绅冲着他的背影喊道。

     “好的,先生。”厨子在走廊里答道。

     “特里劳尼先生,”高个儿约翰离开后,利夫西医生说道,“其实,对于你所挖掘的人才,我并不十分信任,但是我想说,这个约翰·西尔弗很合我的意。”

     “他可是个完全可以信赖的人。”乡绅宣布道。

     “现在,”医生说,“吉姆是不是可以跟我们一起上船了?”

     “当然可以,”乡绅说,“拿上你的帽子,小霍金斯,我们一起到船上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