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都市小说 > 金银岛 > 第9章 火药和武器
最快更新金银岛 !

    “我明白你的意思,”医生说,“你希望我们在暗中进行一切,并且在船艉用我们自己的人建立一支警备力量,全面掌控船上的武器和火药。也就是说,你担心船上会发生暴乱。”

     “伊斯帕尼奥拉”号停泊的位置距离岸边比较远,我们坐着小船绕来绕去,一会儿从一些船只的船头雕饰下面钻过去,一会儿划到某艘船的船艉;那些大船的缆绳有时自我们的船底擦过,有时在我们头顶晃荡。经过一番折腾,我们终于靠到了“伊斯帕尼奥拉”号的旁边。在船上迎接我们的是大副埃罗先生,他面色棕黑,耳朵上戴着耳环,是一个斜眼老水手。他和特里劳尼先生很谈得来,两人十分友好,但是很快我就察觉到,特里劳尼先生和船长之间,关系并非如此融洽。

     船长是一个严肃的人,似乎跟船上的每个人都在生气,并且恨不得立即让我们知道到底为何如此,因为我们刚刚下到舱内,就有一个水手跟进来报告说:“先生,斯莫利特船长要求同你谈谈。”

     乡绅回答:“我随时听候船长的命令。请他进来。”

     实际上,船长正紧随在他的听差身后,听到这话立刻就走了进来,并随手把门关上。

     “斯莫利特船长,你好,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呢?我希望一切顺利,现在是否准备停当,随时可以起航?”

     “你好,先生,”船长说道,“我想我还是开门见山比较好,即使冒着触犯你的危险。说实话,我不喜欢这次航行,不喜欢这些水手,更不喜欢我的大副。这就是我要对你说的。”

     “先生,我想你还不喜欢这艘船,是不是?”乡绅说。看得出来,他很不高兴,甚至想要发火。

     “在尚未试航之前,我不能下此结论,先生。”船长说,“我只能说,这艘船造得还算精巧。”

     “先生,恐怕你也不喜欢你的雇主吧?”乡绅说道。

     见此情景,利夫西医生插话了。

     “等一下,”他说,“你们等一下。这样的对话除了引发争吵之外毫无用处。船长的话不是说得夸张了些,就是说得还不够,所以,我必须要求你对此进行一番清楚的解释。你刚才说你不喜欢这次航行,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先生,我受聘到此,接到保密任务,要将船开到这位先生命令我开到的地方,”船长说,“实际上目的地是哪里,我并不在乎。可是现在,我发现船上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得比我多。我认为这不公平,而且不是件好事,你认为呢?”

     “的确如此,”利夫西医生说,“是的,我的看法与你相同。”

     “还有,”船长说道,“我知道你们此次是去寻找宝藏的—请注意,这个消息我是从手下人那里得到的。探寻宝藏是件冒险事,我对于探宝之行没有任何兴趣,更何况,既然说要保守秘密—特里劳尼先生,请原谅我讲话直截了当—而现在这个秘密,恐怕连鹦鹉都晓得了。”

     “是西尔弗的鹦鹉吗?”乡绅问。

     “先生,我只是打个比方,”船长说道,“我的意思是秘密早已被泄露了。我相信两位绅士对目前的状况并不十分清楚,那我就说出我的看法:恐怕一场生死搏斗是避免不了了,而且形势对我们极其不利。”

     听了船长的话,利夫西医生答道:“你说得很有道理,我们的确是在冒着生命危险,可是我认为我们并不像你说的那样糊涂。还有,你说你不喜欢船上的这些船员,他们不都是很能干、富有经验的水手吗?”

     “我确实不喜欢他们,先生,”斯莫利特船长回答,“既然如此,索性直说了吧,我认为我的手下应该是由我来亲自挑选。”

     “也许的确应该如此,”医生说,“我的朋友特里劳尼先生本应当跟你一起商量的。这件事做得有失妥当,但也绝不是故意。你还不喜欢埃罗先生?”

     “是的,先生。我承认埃罗先生是个好水手,但他对于自己的手下太过放任,管教不严,从这一点来看,他并不能够成为一个好长官。身为大副,就必须记住自己的身份,无论如何都不该同水手们一起饮酒作乐!”

     “你说他酗酒?”乡绅嚷了起来。

     “不,先生,”船长答道,“他只是太过随意了。”

     “那么,现在就言简意赅地说清楚,船长,你对我们有什么要求?”医生问。

     “先生们,你们是否执意要进行此次航行?”

     “是的,铁了心了。”乡绅说。

     “很好,”船长说,“我说了这么多无法证实的事,你们既然愿意将它听完,那么不妨再听我说几句。第一件事是他们已经把火药和武器放到了靠近船头的前舱中,而你们的房舱下面有很好的地方,为什么不放在那里?还有,你们带了三个仆人,听手下人说,他们被安置在前舱。为什么不在你们住的房舱旁边安排几个铺位,把他们四个安置过来呢?这是第二件事。”

     “还有别的吗?”特里劳尼先生问。

     “还有一点,”船长说,“寻宝的秘密已经泄露太多了。”

     利夫西医生表示同意:“确实太多了。”

     “我把我听到的内容全部告诉你们。”斯莫利特船长说道,“据说你们有一张藏宝图,是关于某座小岛的,在地图上有几个“×”明确地标注了宝藏所在的地点,而那座小岛的位置是—”接着,船长准确地说出了本应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的纬度和经度。

     “我可从来没有跟人说过那个,”乡绅连忙辩解,“对任何人都没说过!”

     “可船上的水手都知道,先生。”船长说。

     “利夫西,一定是你或小霍金斯走漏了风声。”乡绅嚷道。

     “是谁泄露的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医生说。我发现无论是医生还是船长,都不愿理会特里劳尼先生的辩解。其实我也如此,因为他的口风实在太不严了。不过在这件事上,我相信他说的是实话,我们谁也没有把那座岛的位置说出去。

     “先生们,”船长继续说道,“我不知道那张地图到底在谁手里,但是我要指出一点,对我和埃罗先生也必须保密。否则我将提请辞去船长的职务。”

     “我明白你的意思,”医生说,“你希望我们在暗中进行一切,并且在船艉用我们自己的人建立一支警备力量,全面掌控船上的武器和火药。也就是说,你担心船上会发生暴乱。”

     “先生,”斯莫利特船长说道,“我无意冒犯两位,但你也不能把我没有说过的话安到我身上。先生,若是有哪位船长在掌握了确凿的证据的情况下,讲了上述那番话,再继续出海远行,那可实在太离谱了。至于埃罗先生,我相信他是一个诚实、忠诚的人,有一部分水手也是如此,甚至可能所有的人都很忠诚,这都是说不定的事。但是,作为船长,我就要负责船只的安全和船上每一个人的生命安全。而我现在认为有些事情不同寻常,甚至很不对头,因此,我要求你们采取一定的预防措施,否则请允许我辞职。我要说的就是这些。”

     “斯莫利特船长,”利夫西医生开始微笑,“有一个关于大山和老鼠的寓言19,不知你是否听过?请原谅我的不敬,你刚刚让我想起了这个寓言。我以我的性命起誓,你刚踏进门时,想说的肯定不只这些。”

     “医生,”船长说,“你是一个睿智的人。说实话,我本来是打算辞职的。我没指望特里劳尼先生会听进去一个字。”

     “现在多一个字我都不想听了,”乡绅气冲冲地说,“若不是利夫西医生让你说下去,我早就把你赶出去了。既然我已经听了这么多,我就会按照你的要求行事,但你给我留下的印象更糟糕了。”

     “悉听尊便,先生,”船长回答说,“总有一天你会发现,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尽职尽责。”

     说完,他便告辞离去了。

     “特里劳尼,”医生对乡绅说道,“与我的估计完全相反,现在我相信你已集合了两个值得信赖的人一同开始此次航程—一个是约翰·西尔弗,另一个就是这位正直的船长。”

     “你对西尔弗的评价我表示赞同,”乡绅嚷道,“至于这个危言耸听、故意吓人的船长,我认为他的行为缺乏大丈夫的气概,并且根本没有英国人英勇无畏的气派。”

     医生说:“那我们走着瞧好了。”

     当我们来到甲板上时,水手们已经开始行动,正一边喊着号子,一边往外搬武器和火药。船长和埃罗先生则站在一旁指挥和监督。

     新的安排很合我意。整艘船在布局上进行了一次大调整:新的六个铺位被安置在了船艉,这组房舱只通过舷窗旁的走廊连接厨房与水手舱。本来,这六个铺位是为船长、埃罗先生、亨特、乔伊斯、利夫西医生和特里劳尼先生准备的。现在,其中的两个铺位安排给了雷德拉斯和我,而船长和埃罗先生转移到甲板上升降口的里面去睡。那个升降口已经从两侧加宽了,现在几乎可以把它称为一个后甲板房舱。尽管它还是略为低矮,但已经足够安置两张吊床了。看起来,大副埃罗先生对这样的安排也十分满意。也许他对船员们也有所怀疑,但这仅仅是一种猜测,因为他的看法究竟如何,不久就同我们毫无关系,读者以后自然明白。

     当船上所有的人正在努力工作,忙于搬运火药以及挪动铺位的时候,高个儿约翰和最后几名水手坐着小船一起到达了“伊斯帕尼奥拉”号。

     厨子像猴子一样,灵活地越过船舷,几下就爬到了大船上。他一看到忙忙碌碌的大伙儿,便开口问道:“怎么,伙计们,你们在干什么?”

     “我们正在搬运火药,约翰。”有一个人答道。

     “老天!搬它干什么?”高个儿约翰惊呼道,“要是这么忙下去,我们会错过早潮的!”

     “是我的命令!”船长简短地说,“朋友,你可以到下面的厨房里去了,过会儿船员们就要吃晚饭了。”

     “是的,是的,先生。”厨子答应着,并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发,立刻转身消失在厨房方向。

     “那是个值得信赖的人,船长。”医生说道。

     “有那个可能,先生,”斯莫利特船长答道,“别急,伙计们,小心一点儿!”说着,他向那些正抬着火药的水手跑去。突然,他注意到我正在观察那门被安置在甲板中央的铜铸回旋炮,立即开口对我喝道:“喂,那个侍应生,离那儿远一些!到厨房去帮些忙!”

     紧接着,当我跑开的时候,我听见他很大声地对医生说:“我可不允许我的船上有宠儿。”

     此刻,我和乡绅的看法完全一致,心里对这个船长恨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