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都市小说 > 金银岛 > 第四部 寨子
最快更新金银岛 !

    第16章 弃船的经过

     这时已经开始退潮,“伊斯帕尼奥拉”号绕着铁锚开始摇晃起来。从岸上那两只舢板停靠的方向隐约传来了一阵互相呼喊的声音。尽管我们并不担心乔伊斯和亨特,因为他们在离得很远的东面,但是这一阵呼喊也在警告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了。

     (由利夫西医生叙述)

     那两只小船离开“伊斯帕尼奥拉”号前往岸上时大约是一点半—用航海术语来讲叫作钟敲三下25。船长、特里劳尼先生和我三个人坐在房舱里商议对策,假如稍有一点儿风的话,我们就可以发动突然袭击,将留在船上的六个反叛分子打个措手不及,然后迅速起锚出海。可是,一丝风都没有,尤其使我们绝望的是,亨特下来报告说,吉姆·霍金斯偷偷溜进了一只舢板,和其他人一起向岸边进发了。

     对于吉姆·霍金斯,我们从来没有起过任何疑心,只是十分担忧他的安全。尤其是那帮家伙当时的那股暴躁劲儿和一触即发的情势,我们十分担心再也看不到他了。于是我们跑上了甲板。烈日下的沥青在船板的缝隙中冒着泡,这地方一股刺鼻的恶臭熏得我忍不住想呕吐。倘若有谁染上了热病或者痢疾,那么源头一定是这可恶的锚地附近。奉命留守在这里的六个坏蛋正坐在帆下的水手舱里大声发着牢骚。我们看到有两只小船系在岸边,靠近小河的入海口,每只小船上都坐着一个人,其中一个正在用口哨吹奏着《勒里不利罗》的调子。

     束手无策的等待令人烦躁不安,于是,大家商议决定,由我和亨特乘着小船上岸去侦察一番。

     两只舢板是靠右停的,而我和亨特则毫不犹豫地径直朝着地图上标注的寨子的方向划去。看到我们,那两个留下来看守舢板的人显得有些慌乱,《勒里不利罗》戛然而止。我看了一眼,瞧见这两个家伙正在低声商议该怎么办。假如他们立即跑去向西尔弗报告,那么一切就大为不同了;但看他们的举动,我猜测他们应该早已得到指示,仍旧老老实实地坐在原地,那首《勒里不利罗》在短暂的停顿后,又应声而起。

     沿岸有一处突起的小尖角,我故意划过去,让这个尖角介于我们和对方之间,将我们遮挡住。这样,在上岸之前,他们便无法监视我们了。为了降暑,我在帽子下面衬了一块大绸巾,同时为安全起见,我还提前将两把手枪都装好弹药。小船一靠岸,我就一跃而出,撒腿狂奔。

     还没跑上一百码,我就来到了寨子前的栅栏旁。

     这个围着栅栏的寨子是这个样子的:在小山丘的顶上有一股清泉汩汩涌出,在这座小山丘上,有人用原木围着泉水造了一间十分结实的木屋,大小可以容得下四十个人。木屋的每一面墙上都有供防御用的射击孔。围绕着木屋,有一片不知由谁整理出来的开阔的空地,并用大约六英尺高的栅栏将这片空地和木屋围了起来。奇特的是,这圈栅栏没有设任何入口或出口,而且十分牢固,若想要拆毁它,着实需要费些时间和力气。栅栏的四面十分开阔,进攻者没有任何地方可以隐蔽。木屋里的人则恰恰相反,他们可以踞守在屋内,从任何一个方向像打鹧鸪似的向进攻者开枪。对于坚守木屋的一方来说,他们所需要的只是得力的岗哨和充足的食物。除非是偷袭,打他个措手不及,否则一个团的兵力都攻不下这个据点。

     那股泉水令我十分高兴。因为“伊斯帕尼奥拉”号上尽管有着舒适的房舱,还备有充足的武器和弹药,以及丰富的食物和上好的朗姆酒,但我们忽略了一件事—我们没有淡水。我正在聚精会神地考虑这件事时,一个人临死前凄厉的惨叫声突然响彻小岛上空。对于暴力杀害我并不陌生,因为我曾在坎伯兰公爵麾下服役,在丰特努瓦一役中我还负过伤。26这声突如其来的惨叫令我心跳加速,当时,我脑中出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吉姆·霍金斯完了。”

     一个老兵自然不容小觑,更何况我还是个医生。干我们这一行向来没有时间供你磨磨蹭蹭、犹犹豫豫,因此我当机立断,毫不迟疑地返回岸边,跳上了小船。

     幸亏亨特是个得力的桨手。我们用尽全力,划得水花四溅,很快便回到了大船旁边。我们随即登上了“伊斯帕尼奥拉”号。

     我发现他们每一个人都很震惊,想来这也是很正常的反应。乡绅沉默地坐在那里,脸色苍白得如同一张白纸,思量着他连累我们遭遇此种危险,这个老好人!在那六个人当中,其中有一个明显感到很不轻松。

     “就是那个人,”斯莫利特船长朝着他的方向扬了扬下巴,“对这种肮脏的勾当还不习惯。当他听到那声惨叫时,简直快要晕厥过去了。医生,只要好好劝说一下,他就会站到我们这一边。”

     我把我的计划向船长讲述了一遍,于是我们俩就开始讨论实施这个计划的细节。

     我们让老雷德拉斯带上三四支装好弹药的火枪,把守在房舱和水手舱之间的过道里,还给了他一张垫子做掩蔽。亨特负责把舢板划到大船左侧的后舷窗下,乔伊斯和我则负责把火药桶、火枪、干粮袋、几小桶腌肉以及一桶白兰地等物资装到小船上去。当然,我那宝贵的医药箱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落下的。

     与此同时,乡绅和船长留在甲板上。船长将留在船上的那帮强盗的头目也就是副水手长叫了过来。

     “汉兹先生,”船长说,“我和特里劳尼先生站在这里,每个人都有两把火枪,要是你们有谁胆敢向岸上发出信号,我们就立即要了他的命!”

     他们大吃一惊,交头接耳商量了一会儿之后,一起从前升降口向下冲,毫无疑问,他们是想抄我们的后路。但是,雷德拉斯正端着火枪,虎视眈眈地站在过道里等候着他们,他们一见就缩了回去。过了一会儿,一个水手又伸出脑袋,探头探脑地向甲板上张望。

     “给我下去,狗东西!”船长吼道。

     那个脑袋便立刻缩了回去。此后的一段时间,这六个被吓破了胆的水手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这时,我和乔伊斯已经将小船装得满满的了。我们上了小船,拼命向岸上划去。

     岸边的两个守望者第二次见到我们,显然大惊失色,更加紧张了。《勒里不利罗》的调子再次戛然而止。然而,就在我们准备再次绕过岸上凸起的小尖角,逃出他们的视线范围的时候,他们中的一个突然拔腿向陆地方向跑去,一眨眼就不见了踪影。看到这种情景,我很想改变计划,趁机将他们的小船砸毁,但又担心过于贪心会坏事,因为西尔弗他们很可能就在附近。

     我们在上次那个地方上了岸,开始迅速地把食物、弹药等往木屋里搬。第一趟我们三个人全都背了很重的东西,到寨子前把它们从栅栏上方扔过去。然后,留下乔伊斯看守这些物资—虽然只留下一个人看守,但是他带着半打火枪—亨特和我则又返回舢板上,准备搬运第二趟。就这样,我们一秒钟都不休息,一口气搬运完所有的物资。最后,安排两个仆人在木屋踞守,我独自一人拼尽全力划着小船返回“伊斯帕尼奥拉”号。

     我们决定再运一趟物资过去。的确,这个决定看起来十分冒险,实际上并不尽然。尽管那些坏蛋在人数上占优势,但我们拥有更多武器。在岸上的那帮家伙一支枪都没有,所以,只要他们步入射程之内,我们至少可以干掉五六个。

     当我返回的时候,乡绅正在船艉的舷窗那里等候,这时,他先前的沮丧已一扫而光。他紧紧抓住我抛过去的缆绳,把小船牢牢固定住,我们便开始拼命装船。这一次主要装的是猪肉、火药和面包干。此外,为乡绅、我、雷德拉斯以及船长每人各配了一支火枪和一柄弯刀,船上其余的武器弹药全部被我们扔进了有两英寻深的海水中。把多余的武器毁掉后,我们清楚地看到在下面清澈的沙底那些雪亮的铁器在太阳的照射下发出刺眼的光。

     这时已经开始退潮,“伊斯帕尼奥拉”号绕着铁锚开始摇晃起来。从岸上那两只舢板停靠的方向隐约传来了一阵互相呼喊的声音。尽管我们并不担心乔伊斯和亨特,因为他们在离得很远的东面,但是这一阵呼喊也在警告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了。

     雷德拉斯从过道上撤离,跳上了舢板。紧接着,我们划着舢板绕到大船的另一侧去接斯莫利特船长。

     “喂,你们那帮家伙,”斯莫利特船长喊道,“听得到我讲话吗?”

     水手舱里没有任何声音。

     “亚伯拉罕·葛雷,你听着,我现在是对你讲话。”

     还是没有任何声音。

     “葛雷,你听着,”斯莫利特船长略微提高了声音,继续说道,“我马上就要离开这艘大船,现在,我命令你跟我一起走。我知道你本质善良,是个老实人,而且我还敢断定,你们当中的一些人也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可恶、坏心眼儿。现在,我正拿着我的表,给你三十秒钟的时间加入我们这边。”

     接着是一阵短暂的沉默。

     “过来吧,我的朋友,”船长接着说,“已经没有时间了。在这里等候你的每一秒钟,我和那些好心的先生都是在冒着生命危险呢。”

     突然,一阵打斗声从水手舱里传来,紧接着,亚伯拉罕·葛雷像一条狗听到哨声一般飞速跑到船长身边,一侧的面颊上还带着刀伤。

     “先生,我跟你走。”他说。

     他和船长一起迅速地跳进了我们的小船,我们当即出发,向岸边划去。

     至此,我们算是安全地从“伊斯帕尼奥拉”号上脱了身,但是还没有安全地进入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