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都市小说 > 金银岛 > 第21章 敌人发动强攻
最快更新金银岛 !

    突然,一小群海盗一边呐喊,一边从北面的树林里蹿出来,朝着寨子狂奔。紧接着,其他三个方向也有人向我们开火。一发子弹从门外飞进来,击中了医生的火枪,枪立即成了碎片。

     西尔弗刚消失在树丛中,一直紧盯着他背影的船长便反身走进屋内。突然,船长发现除了葛雷以外,其他的人全都不在自己的岗位上。船长勃然大怒—这是我们第一次见他冲我们发火。

     “各就各位!”他大吼。等我们小心地溜回到自己的位置之后,他接着说:“葛雷,我要把你的名字写进航海日志:你是一名真正的水手,自始至终忠于职守。而特里劳尼先生,你的行为令我吃惊。利夫西医生,据我所知,你是穿过军装的!如果你当年在丰特努瓦服役时就是如此的话,先生,那你最好回到你的铺位去躺好。”

     医生那一班的人都回到了自己看守的射击孔旁,其余的人给备用枪支上好弹药。说实话,我们每个人都面红耳赤,耳朵火辣辣地发烧。

     船长默默地看了我们片刻,开口说道:“诸位朋友,”他说,“西尔弗被我狠狠抢白了一顿,我故意使劲儿地挖苦他,就是想把他激怒。就如同他刚刚所说的,不出一个钟头,他们就要发动进攻。我们在人数上处于劣势,这一点我想大家都十分清楚,但是,我们是在木屋里面作战,这个寨子就相当于我们的防御工事。而且,就在不久前,我还会说我们是一支有纪律的队伍,并且骁勇善战。只要大家愿意,我确信一定能够给他们一次迎头痛击。”

     接着,他又巡查了好几遍,直到认为达到如他所说的万事俱备才作罢。

     在木屋稍窄的那两面墙上—也就是东面和西面—各有两个射击孔;在门廊所在的南面墙壁上,也有两个射击孔;而北面的墙壁上则有五个。我们七个人共有二十支火枪。我们把柴火整整齐齐堆成四堆,弄成四个“柴火桌子”。四个“柴火桌子”分别位于四面墙壁的中间位置,然后在上面分别摆放了四支装好弹药的火枪和一些弹药,以供守卫者取用。在屋子正中间的地方,则放置了一排弯刀。

     “把炉火熄灭,”船长说,“寒气已经消散了,我们不能被炉子里的烟熏得睁不开眼睛。”

     于是那只装着烧柴的铁篓子被特里劳尼先生整个儿拎了出去,木炭的余烬在沙子里灭掉了。

     “霍金斯还没有吃早饭。霍金斯,你自己去拿早饭,回到你的岗位上去吃。”斯莫利特船长继续说,“动作快一点儿,我的孩子,待会儿就没有时间吃饭了。亨特,你来给大家每人倒一小杯白兰地。”

     在这段时间里,船长一直在脑子里构想着最周密的防守计划。

     “医生,你来负责守住门,”他说,“注意一定不要让自己暴露在外面。身子要尽量在里面,从门廊里往外射击。亨特,你来负责东面。乔伊斯,我的朋友,你到西面去。特里劳尼先生,因为你的枪法最好,所以由你和葛雷一起来负责北面,那里有五个射击孔,一定要小心,这里也是最危险的地方。假如他们迫近这一面,通过我们的射击孔从外向里开枪,那就大事不妙了。霍金斯,我们两个的枪法都不怎么样,就站在一边为大家装弹药,协助他们。”

     寒气已经慢慢消散,就像船长所说的那样。太阳刚刚爬到树梢的高度,就不遗余力地将它的热力倾泻到地面上,雾气消散得干干净净。没过多久,地上的沙子便开始发烫,木屋房架上木头里的树脂也被太阳烤化了。我们把外套和上衣扔到一旁,解开了衬衫领口,坚守在各自的岗位上。炎热的天气和焦灼的内心,两者内外夹攻,一起折磨着我们。

     一个钟头过去了。

     “该死的家伙!”船长说,“简直快把人闷死了。葛雷,你吹吹口哨招来一点儿风吧。”

     然而就在这时,出现了敌人即将开始进攻的信号。

     “先生,请问,”乔伊斯突然说,“如果有什么人出现,我就应当立即开枪,是不是?”

     “当然!你必须开枪!”船长大声回答。

     “谢谢你,先生。”乔伊斯一如往日那般彬彬有礼。

     半天没有声响。但是刚刚那句话使我们都紧张起来,警惕地竖起耳朵、睁大眼睛—枪手们将手中的火枪端得稳稳的;船长如指挥官一般伫立在屋子的中央,嘴巴紧闭,双眉紧锁。

     木屋里落针可闻,又是几秒钟过去了。乔伊斯突然举起枪开了火。这一枪余音未落,回敬的枪声便接踵而至,从寨子的四面八方飞来,一枪接着一枪。有几发子弹打在了木屋的墙上,所幸没有穿透。过了一会儿,硝烟逐渐散去,寨子及其周围的树林又恢复了安静,显得空荡荡的。阳光下,没有一根树枝有一丝一毫的晃动,也没有任何一支闪光的枪管暴露敌人的踪迹。

     “你看见的那个人,打中他了吗?”船长问。

     “没有,先生,”乔伊斯答道,“应该是没有打中,先生。”

     “无论如何,讲实话总是一种美德。”斯莫利特船长咕哝着,“霍金斯,给他的枪装上弹药。医生,你那边放了几枪?”

     “我看得很清楚,”利夫西医生说道,“这边是三枪。因为我看到三次火光,其中两次距离很近,另外一次距离稍远,方向是西边。”

     “三个人!”船长计算着,“那么,特里劳尼先生,你那边总共有多少呢?”

     这边的情况就不太容易回答了。从北面打来了很多枪—乡绅认为是七枪,葛雷则觉得有八九枪。东面和西面只各打了一枪。显而易见,敌人进攻的主要方向是北面,他们对其他三个方向只是进行了一些虚张声势的骚扰。鉴于此种情况,斯莫利特船长并没有改变原来的部署。他认为,如果那群海盗成功地翻过栅栏的话,他们就会占领任何一个无人防守的射击孔。到那时,我们就会像老鼠一样被他们堵在堡垒里一只只打死。

     实际上,我们也没有多少时间考虑。突然,一小群海盗一边呐喊,一边从北面的树林里蹿出来,朝着寨子狂奔。紧接着,其他三个方向也有人向我们开火。一发子弹从门外飞进来,击中了医生的火枪,枪立即成了碎片。

     海盗们敏捷地爬上了栅栏,如同灵巧的猴子。乡绅和葛雷一次接一次地射击—有三个海盗被击中,一个向前扑倒在寨子里面,另外两个朝后倒在栅栏外面。但是,倒在外面的两个并不是全部被击中,其中一个显然只是受了惊吓,因为他又一骨碌爬起来,拼命跑进了树林里。

     两个海盗当场毙命,一个逃跑了,四个成功地翻过了栅栏。另外,还有七八个人隐蔽在树林里,不断地向木屋进行猛烈却没有杀伤力的射击—显然,每个人都配备了好几支枪。

     翻过栅栏的四个海盗颇为勇猛,他们呐喊着直奔木屋而来。躲在树林里的同伴见状,也跟着呐喊,为他们助威。我们的几位枪手连续开了好几枪,但是由于过于慌乱,似乎一个都没有击中。一眨眼,四个海盗已经冲上小丘,向我们扑来。

     水手长约伯·安德森的脑袋出现在中间的一个射击孔中。

     “杀了他们,一个活口都不留—一个不留!”他恶狠狠地大声咆哮着。

     几乎就在同时,另一个海盗抓住了亨特的枪管,猛地一拉,把亨特的枪从他手中夺过去了,然后又用枪托狠狠地将这个可怜的人打昏在地。紧接着,第三个海盗毫发无伤地绕过屋角,突然出现在门口,举着弯刀向医生砍去。

     现在,敌我双方的处境完全颠倒过来。就在刚才,我们还躲在木屋里面向暴露在外的敌人射击,可是现在,却将自己完全暴露在敌人面前。

     之前说过,木屋修建得过于粗陋,导致里面的硝烟排不出去,而现在,多亏了这些烟雾,总算多少为我们提供了一些遮蔽。呐喊和骚乱、火光和枪声,还有很大的呻吟声充斥着我的耳朵。

     “冲出去!到外面的开阔地去!跟他们拼刀子!”船长大喊。

     听到指令,我立刻从柴火堆上抓了一把弯刀,另一个人也抓起了一把,刀锋在我的手指关节上划了一下,而我几乎没有感觉到疼。我向门外冲去,冲到了炙热的阳光下。我只感到有人紧跟在我后面,却不知道是谁。在我的前面,医生正在追赶那个攻击他的海盗,就在我看见医生的一瞬间,他已经突破了对方的防守,打掉了对方的武器,在他的脸上狠狠地来了一刀,那个家伙仰面朝天地倒在地上。

     “绕到屋子后面,伙伴们!绕到屋子后面!”船长叫道。我感到他的声音有些异样,尽管当时一片混乱,我还是注意到了这一点。

     我机械地服从命令,向东边跑去,举着弯刀绕过屋角,没想到与安德森面对面地直接遭遇了。他一见到我就大吼一声,把弯刀高高地举过头顶,在阳光下,我只看到刀光一闪。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连害怕都来不及,只是本能地向旁边跳去,脚踩在松软的沙子上,一下没站稳,摔倒在地,一骨碌滚下了斜坡。

     当我从木屋里冲出来的时候,一直隐蔽在外面的那部分海盗正抓紧时机,一窝蜂地往栅栏上爬,企图冲进来将我们全部了结。其中有个戴了一顶红色睡帽的家伙,口里衔着弯刀,几乎就要翻过栅栏,一条腿已经跨了过来。这段时间如此短促,当我从斜坡上滚落,重新站起来的时候,一切看起来还是刚才的样子。那个戴红色睡帽的家伙仍旧一条腿在内一条腿在外,另一个家伙仍然只是在栅栏顶上露出半个脑袋。然而就在这短短的一瞬,战斗结束了,胜利属于我们这一方。

     原来,紧跟在我后面冲出门去的葛雷,趁着大个子水手长劈空愣神儿的空当,一刀结果了他。另外一个冲到射击孔跟前的海盗,还没来得及向里面开枪,自己就吃了枪子儿,这会儿正躺在地上痛苦地挣扎,而他手里的枪还在冒烟。第三个,就像我看到的那样,被医生一刀砍翻。翻过栅栏的这四个人中,只有一个还毫发无损,见到同伴们纷纷倒地,他丢了弯刀,吓得抱头鼠窜,正想翻出栅栏逃命。

     “开枪,从屋里开枪!”医生大喊,“你们两个快回到里面去!”

     但是,没有人注意他的话,一枪也没发。于是,四个海盗中的最后一个便趁机逃脱了,和其他同伴一起消失在林子后头。在短短的几秒钟内,这群进攻者全都逃走了,只留下五个倒在地上的同伴:栅栏里边四个,栅栏外面一个。

     医生、葛雷和我迅速地跑回木屋,因为那些逃走的海盗一定会回去取枪,也许很快就会卷土重来。

     屋内的硝烟已经稍稍散去,我们一下子便看出,为了获得此次胜利,所付出的代价有多大。亨特昏倒在他的射击孔旁,还没有醒来。乔伊斯被射穿了脑袋,一动不动地倒在一旁。而就在屋子正中,乡绅正扶着船长,两个人都面色苍白,全无一丝血色。

     “船长受伤了。”乡绅说。

     “他们跑掉了?”斯莫利特先生有些虚弱地问。

     “有一部分已经跑掉了,”医生回答道,“不过你放心,有五个永远都跑不了了。”

     “五个!”船长叫了起来,“瞧,我们的战绩不错。他们死了五个,我们少了三个,现在,剩下我们四个对他们九个。看来目前的形势要远远好过最初,那时是我们七个对他们十九个。想想那时的处境,可真是够糟糕的。”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