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都市小说 > 金银岛 > 第23章 潮水急退
最快更新金银岛 !

    我回头一看,吓得心脏差点儿蹦出胸腔—我的背后就是海盗们通红的篝火。潮水已向右转了个弯,把体积庞大的“伊斯帕尼奥拉”号和弱不禁风的本·冈恩的小船一并带走了。

     对于像我这样体重和身高的人来说,本·冈恩的那只小船是非常安全的,对此我有切身体会。它既轻便又灵活,但划起来又十分别扭,总是偏向一边。无论你怎样努力,它总是比其他船只更容易偏向下风方向,它最常出现的状态是在水中来回打转。本·冈恩自己也认为这只小船不那么好划,说它“不好对付,除非你摸透它的脾气”。

     第一次谋面,我当然还摸不透它的脾气。它能在水面上转向任何一个方向,就是不肯去我指挥的方向。大部分时间,它都是侧向行进的,若不是在潮水的推动下,我想我这辈子都无法靠近“伊斯帕尼奥拉”号。算我运气好,无论我怎样折腾,潮水始终把我往下冲,而“伊斯帕尼奥拉”号恰恰就在航道上,所以我不会走偏了方向。

     一开始,大船在我眼前是黑乎乎的一团。渐渐地,桅杆、帆桁和船体慢慢开始显现。随着退潮水流越来越急,小船很快就靠近了锚索,我立刻伸出手把它紧紧抓住。

     锚索像弓弦一样紧紧绷着,可见船在使用多大的力量想要摆脱锚的控制。夜色中,泛着细浪的潮水在船身周围汩汩作响,就像山间倾泻而下的小股泉水。此刻,我只要用刀把锚索砍断,“伊斯帕尼奥拉”号就会同潮水一起流走。

     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十分顺利,但我忽然想到,如果我冒冒失失地提刀就砍,绷紧的绳索突然断裂,我的小船就会在反作用力的影响下,像被马蹄踢了一样立刻翻倒。

     想到这个后果,我不得不停了下来。假如不是幸运之神再次眷顾我,我很可能会干脆放弃砍断锚索的计划。恰巧就在此时,开始时从东南面、稍后从南面吹来的微风,日落后转成了西南风。在我正迟疑不定的时刻,这样的一阵风吹来,把“伊斯帕尼奥拉”号逆流高高托起。我惊喜地感觉到绷得紧紧的锚索松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我抓住锚索的手浸入水中。

     于是我当机立断,迅速掏出折刀,用牙齿把它拉开,便开始用力一股一股地割断绳索,只剩下最后两小股绳的时候,船身又重新被拉紧了。于是我暂停下来,静静地等候下一阵风吹来,好利用锚索再次松弛的时机把最后两股割断。

     在刚才的这段时间内,一直有高声谈话的声音从房舱里传出来。但是,由于我集中了全部的注意力在锚索上,所以根本没仔细听。而现在我除了等待无事可做,便竖起耳朵,开始留心他们的谈话。

     我听出其中一个声音是副水手长伊斯雷尔·汉兹的,他曾经在弗林特手下做过炮手。另一个声音显然是属于那个戴红色睡帽的家伙。这两个人已烂醉如泥,但还在继续喝酒。因为在我凝神细听的时候,不知是他们两个中的哪个,一把推开尾窗,甩出一件东西来,我猜那是一只空酒瓶。看起来,他们不仅仅是喝醉了酒,还暴跳如雷,互相咒骂,对对方的攻击像雹子一样洒落,还不时跌宕起伏。我总以为他们快要动起手来,却每次都渐渐平息,声音由高至低,最后转为小声嘟囔。不久,危机又会重新爆发,直至再次平息。

     我还可以看到岸上那一大堆熊熊燃烧的篝火,红光透过岸边的树丛,忽明忽暗。有人在唱一首年代久远、调子单一的水手歌谣,唱到尾音时,每一句都要压低、颤抖,没完没了,直到唱歌的人自己不耐烦了才会停止。在航行途中,我曾经听到过几次,记得其中有两句是这样唱的:七十五个汉子驾船出海,

     只有一个活着回来。

     我想,对于这群海盗来说,今天早上的交火让他们伤亡惨重,此时唱起这首悲伤的调子的确再合适不过了。可是,接下来我所看到的一切,证明这群海盗同大海一样对此毫无感觉。

     终于又有一阵风吹来了,“伊斯帕尼奥拉”号在黑暗中侧着船身向我挨近了一些,我感觉到手中的锚索又松了一下,就连忙用力割断最后两小股绳索。

     风只是轻轻推了小船一下,我就感到几乎要向“伊斯帕尼奥拉”号的船头撞去。与此同时,大船在水流的作用下开始慢慢转身,首尾掉转了方向。

     我拼命划起桨来,担心自己随时会被大船带翻。过了一会儿,我发现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将小船从大船旁边划开,就撑着它向大船尾部推去,如此才暂时逃离险境。就在我撑罢最后一桨时,我的手忽然碰到一根从后舷樯上垂下来的绳子。我条件反射般一下子把它牢牢抓在手里。

     为什么要抓住这根绳子,我自己也说不清楚。最开始这只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但既然抓住了,就开始研究一番。我发现绳子的另一端是固定住的,好奇心便被激发,我决定冒险张望一下房舱,察看一下里面的情况。

     我两手交替拉住绳子,一点点地往大船上靠。当我觉得靠得足够近时,便冒着被发现的危险抬高了身体,看到了房舱的舱顶和舱内的一个角落。

     这时,大船和小船正以很快的速度顺着水流向下滑,我们的位置已经同岸上的篝火相齐。用水手的行话来说,“大船的嗓门儿大”,意思是溅起的水声很大,哗哗哗不绝于耳。在我的眼睛没有越过窗棂看清里面之前,我始终无法理解为什么留守的人迟迟不向同伙发出警报。但是最后,只看了一眼我就全明白了,在如此不稳当的小船上,我也只敢看上一眼:原来,汉兹和他的伙伴互相用手掐住了对方的脖子,两人扭作一团,正在进行殊死搏斗。

     我及时跳回小船的座板上,差一点儿就栽进了水里。有那么一小段时间,我什么都看不见,只有两张通红的脸面目狰狞地在熏黑了的灯下晃来晃去。我闭上眼睛,让它们重新适应黑暗。

     岸上那没完没了的歌谣终于停了下来。篝火旁为数不多的几个海盗又一齐唱起了那首我早已听了无数遍的调子:十五个汉子扒着死人箱—

     哟嗬嗬,朗姆酒一大瓶,快来尝!

     酒精和魔鬼让其余的人把命丧—哟嗬嗬,朗姆酒一大瓶,快来尝!

     我正在走神儿,想着在“伊斯帕尼奥拉”号的房舱里,酒和魔鬼也正忙得不可开交,没料到小船突然一斜,来了个大幅度的急转弯,似乎要改变方向。这时,我发现水流的速度变得更快了。

     我立刻睁开双眼,周围只有刺耳的流水声和波光粼粼的细浪。我还没有摆脱“伊斯帕尼奥拉”号后面几码的漩涡,而摇摇摆摆的大船好像也在缓慢地转变方向。因为,在漆黑的夜幕中,我看见大船的桅杆颠了一下。我观察了片刻,断定大船也正朝南转弯。

     我回头一看,吓得心脏差点儿蹦出胸腔—我的背后就是海盗们通红的篝火。潮水已向右转了个弯,把体积庞大的“伊斯帕尼奥拉”号和弱不禁风的本·冈恩的小船一并带走了。水流越来越急,浪花越飞越高,潮声越来越响。潮水一路旋转着,冲过了那个狭小的口子,一直向宽阔的海洋退去。

     突然,我前面的大船猛地歪了一下,转了一个大概二十度的弯。就在这时,船上传来两声叫喊。沉重的脚步匆忙登上了升降口的梯子,我听得清清楚楚,于是知道那两个醉鬼终于中断了那场搏斗,意识到灾难已经来临。

     我紧紧贴在小船的底部,把我的灵魂虔诚地交给上帝。我相信,等到了海峡的尽头,我们一定会被汹涌的波涛所吞噬,到了那时,所有的烦恼都将永远消失。我并不害怕死亡,可是,眼睁睁看着厄运临头,着实令人感到饱受折磨。

     我就这样趴了好几个小时,不断地被巨浪抛过来抛过去,衣服早已被浪花溅湿,每一个大浪打来时都担心自己会被抛入海中。渐渐地,疲劳战胜了一切,我在惊恐万状的情况下竟然困得睁不开眼睛,最后终于睡着了。在惊涛骇浪中,我躺在一只小小的船上,梦见了家乡和我的本葆将军旅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