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都市小说 > 金银岛 > 最后一夜
最快更新金银岛 !

    “先生,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我只来得及瞥上他一眼,可是我的汗毛却像刺猬一般竖了起来。先生,如果那个人是我的主人,他为什么在家里要戴着面具?如果是我的主人,又怎么会一看见我就像受惊的老鼠一样尖叫着跑掉?”

     一天晚饭后,厄特森正坐在壁炉旁,普尔非常意外地走了进来。

     “我的上帝,是普尔,你怎么来了?”他惊讶地大声说,并上下打量着普尔,“你为什么看上去这么苦恼?是不是杰基尔博士病了?”

     “事情很不妙,厄特森先生。”普尔说。

     “你先坐下,把这杯酒喝了,”律师说,“别着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请慢慢告诉我。”

     “先生,你了解博士,”普尔答道,“他经常会把自己封闭起来,你也是知道的。可是最近他又躲在工作室里不出来,我非常担心,厄特森先生,我感到事情不大对头。倘若有人告诉我他一切正常,我死都不相信。先生,我很害怕。”

     “别着急,我的老好人,”律师说,“说得明白一点儿,你害怕什么?”

     “先生,这一个星期以来,我都感到十分恐惧,”普尔固执地答非所问,“我快要疯掉了。”

     普尔慌张无措的神色证明了他所说的话,他的种种举动也显得很不正常,除了第一次说害怕时他看了律师一眼,之后就再也没有抬过头。

     现在,他只是呆呆地坐在那儿,眼睛死死盯着墙角,膝盖上放着一杯未沾唇的酒。“我快要疯了。”他重复道。

     律师说:“普尔,看得出你似乎有什么事情想要说出来,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定定神,然后告诉我。”

     “恐怕是出了人命案子。”普尔嗓音嘶哑地说。

     “命案?”律师先是惊呼一声,之后又显得有点儿生气,“是什么命案?你到底想说什么?”

     “先生,我不敢说,”他说,“但是你可不可以跟我一块儿去看看?”

     厄特森二话不说,马上站起来穿戴好外套和帽子。他注意到这位老仆人脸上带着宽慰的神情,同时还奇怪地注意到,老仆人滴酒未沾,放下酒杯就跟着他一起出去了。

     时值三月,晚间的空气依然有些冰凉,这天晚上冷风袭人,月亮发出惨淡的白光。半空中的月亮像是被大风掀翻了,可怜地斜卧在一边。白云则像是最轻薄的丝巾或者被撕碎了的麻布,丝丝缕缕地飘在空中。

     冷风大得令人觉得连交谈都是件痛苦的事,脸被吹得红一块白一块的。厄特森从未见过伦敦如此凄凉的场景,平时人满为患的街上,此时行人仿佛都被风吹走了。他发自内心地盼望路上能够多遇到一些熟人,他从来不曾像此刻这般急切地想看见更多的人。尽管他竭力控制自己,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压下自心底升起的沉重的、不祥的预感。他们走到广场的时候,一阵大风吹来,飞沙走石,花园里的树枝啪嗒啪嗒地敲着栅栏,好像在不断地折磨自己。一直走在前面带路的普尔,突然在马路中间停了下来,他在凛冽的寒风中摘下帽子,取出一块红色的手帕拭去了额头的汗水。虽然走得很急,但他并不是在擦因赶路而出的热汗,而是在擦置身于某种令人窒息的痛苦之中而生出的冷汗。他惨白的脸上毫无血色,声音嘶哑地说着前言不搭后语的句子。

     “先生,”他说,“我们到了,愿上帝保佑平安无事。”

     “我也希望如此,普尔。”律师说。

     老仆人轻轻地敲了几下门。扣住链条搭钩的门开了一道缝,有人在里面小声问道:“是你吗,普尔?”

     “是我,”普尔说,“快开门。”

     他们走进了明亮的客厅,看到全体男女仆人围在炉边,像山羊似的挤成一堆。厄特森一出现,一个女仆竟然大哭了起来。紧接着厨子大叫:“感谢上帝,是厄特森先生来了!”他甚至还迎了上来,像是要和厄特森拥抱。

     “怎么回事?你们为什么全聚在一起?”律师有些愠怒,“这样很不像话,你们的主人会生气的。”

     “他们都害怕。”普尔说。

     没有一个人说话,谁都不否认普尔的话。沉默中,只有那个女仆提高了嗓门儿,哭声越发响亮了。

     “闭嘴!”普尔突然生出一股怒气,恶狠狠地叫道。那凶狠的口气,表明他也处于极度紧张的状态。确实,在那个女仆猛然提高嗓门儿的时候,大家都被吓了一跳,惊恐地朝着通向内院的门看去,好像十分害怕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出现。“喂,”普尔对清洗刀叉的小厮说,“去取一支蜡烛来,我们这就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接着,他请厄特森跟在他后面,一起向后花园走去。

     “先生,”他说,“请你尽量放轻脚步,你一定要留神听,得小心点儿别出声,免得被他发觉了。先生,万一他请你进去,你可千万不能进去。”

     这种意想不到的交代让厄特森吓了一大跳,他几乎要失去控制,但他立即重新鼓起勇气,随着普尔一起走过实验室,走过那乱扔着板条箱和瓶子的实习讲堂,来到楼梯旁边。普尔停下脚步,示意他就在门边好好听着。他自己却放下烛台,显然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踏上楼梯,举起手叩了叩包裹着厚绒布的房门,说:“先生,厄特森先生来拜访你了。”他说话的同时,还拼命向厄特森做着手势,让他仔细倾听。

     一个声音说:“跟他说,我任何人都不能见。”语气满是抱怨。

     “好的,先生。”普尔说话的口气里带着几分被证实的得意。他走下台阶,重新端起烛台,带着厄特森按原路返回大客厅。那里的炉火已经熄了,几只甲虫在地上蹦蹦跳跳。

     “先生,”他盯着厄特森的眼睛说,“你觉得那是我主人说话的声音吗?”

     “不大像,变化很大。”律师也紧盯着普尔的眼睛,脸色十分苍白。

     “是的,我也认为变化很大。”普尔说,“我在这里当了二十年的差,怎么会听不出来主人的声音?先生,主人在八天前被人杀死了,那天他在里面大声地呼唤上帝。可是,里面的人会是谁呢?他为什么要留在这里?天哪,厄特森先生!”

     “这件事太离谱儿了,普尔,简直是个让人无法相信的离奇故事。”厄特森咬着指甲说,“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你的猜测是正确的,就算杰基尔博士已经被人杀掉了,那么这个凶手为什么还不离开此地呢?所以这种猜测存在漏洞,是有违常情的。”

     “好,厄特森先生,你一向都不肯轻易相信别人的话,不过我还是要尽力说服你。”普尔说,“这一个星期以来,住在里面的那个人—或者称他为怪物,或其他什么东西,总之,他每天都嚷嚷着要一种药,可是买回来他又不满意。杰基尔博士经常把自己封闭起来,所以他经常采用一种方法吩咐我们做事:他会把他的指令写在字条上,然后把字条扔在楼梯上。最近一段时间,我们除了纸片之外,连个人影都见不到。我们把饭放在楼梯上,他就会趁着没有人看见时偷偷拿进去。先生,他每天会扔出两三次字条,上面写着他的命令和一些抱怨的话。为了买到他要的药,我不得不跑遍全城所有的化学药品商店,可是每一次他都嫌成色不够纯,又让我把东西退回去。先生,这种药他无论如何都要买到,无论出多少价钱。”

     “你这里有没有写有他指令的字条?”厄特森问。

     普尔在口袋里摸索了一阵,掏出一张揉皱了的纸。律师弯腰凑近蜡烛,仔细阅读上面的文字,内容是:“杰基尔博士向莫氏公司诸位致意。他已经确定贵公司最近提供的某种货样纯度不够,不符合他的需要。一八一一年贵公司曾卖给杰基尔博士大量此种药品,博士现在急需此药,烦请贵公司尽心帮助寻找,如果还有同质量的剩余药品,不论多少都请马上送到他府上,费用悉听尊便。这对杰基尔博士十分重要。”信件的措辞到这里还很正常,可是后面笔锋一转,写信人的情绪开始失控,他又加上了一句:“看在上帝的分儿上,就找找那批老药品给我送来吧!”

     “这封信有点儿奇怪。”厄特森质问普尔,“但是,你怎么能拆开他要你送出去的信?!”

     普尔急忙分辩道:“先生,莫氏公司的一位职员看后大发脾气,一怒之下把它扔还给我,就像扔垃圾一样。”

     “这封信难道不是博士的笔迹吗?”律师说。

     “从笔迹上看的确非常像。”普尔忧郁地说,可是突然又换了一种语气,“可是笔迹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呢?我已经见到那个人了!”

     “你见过那个人?”厄特森大吃一惊,又疑惑不解,“是真的吗?”

     “是的,先生。”普尔说,“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突然从花园走到实习讲堂去,看见博士的工作室的门敞开着,他正在讲堂另一端的箱子里翻找,大概是溜出来找药品或者其他的东西。听到我的声音,他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就怪叫一声飞快地跑进去了。先生,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我只来得及瞥上他一眼,可是我的汗毛却像刺猬一般竖了起来。先生,如果那个人是我的主人,他为什么在家里要戴着面具?如果是我的主人,又怎么会一看见我就像受惊的老鼠一样尖叫着跑掉?我服侍了他这么多年……”普尔说不下去了,抬起手抹了抹自己的眼睛。

     “这事过于蹊跷。”厄特森先生说,“不过在听了你的话之后,我觉得事情似乎已经有点儿眉目了。普尔,你的主人很可能是得了一种很严重并且非常奇怪的病,这种病不仅使人身心饱受折磨,身体也极有可能变得畸形,导致他的声音和面貌都起了变化,所以他才戴上面具,把自己完全封闭起来。他一心只想找到那种药物,应该也是这个原因。这个不幸的人以为这种药会让他恢复健康。可见,在他的心中,始终还抱有一线希望—愿上帝保佑他的希望不要落空。普尔,我是这样认为的。这简直算得上悲惨,哦,普尔,我认为这就是合情合理的解释。我们就不要过于敏感,并为此胡思乱想了。”

     “先生,”普尔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可是那个家伙不是我的主人!千真万确!我的主人—”说到这里,他张望了一下四周,才压低声音说,“我的主人身材高大魁梧,可是里面那个家伙那么矮小。”厄特森正想表示异议,普尔控制不住地激动起来:“先生!难道你认为我服侍了主人二十年,还认不出自己的主人吗?这么多年来,他每天早晨都在工作室的门口出现,难道他的头同门上哪个地方相齐我会不知道吗?先生!里面的那个人绝对不是杰基尔博士,鬼才知道他是谁,我相信一定是出了人命案子。”

     “普尔,”律师说,“既然你这样说,那么我觉得我有责任把这件事弄清楚,尽管这件事会令你的主人感到尴尬和难堪。实际上,这封信使我很为难,因为这好像能够证明你的主人还没死—但是,无论如何,我认为我们应该破门而入查看一下。”

     “啊,厄特森先生,这话才像你说的。”普尔说。

     “那么,现在第二个问题是,”厄特森说道,“谁来干这件事呢?”

     “当然是你和我,先生。”普尔用大无畏的语气坚定地说。

     “好,”律师说,“不管出现什么麻烦,都由我来承担。”

     “讲堂里面有一把斧头,”普尔说,“你可以用厨房里的拨火棒防身。”

     律师掂了掂那根原始而笨重的武器,抬起头说:“普尔,你要明白,我们两个正在冒着某种风险,关于这一点,你想清楚了吗?”

     “先生,没错儿,我十分清楚。”

     “那好,我们就开诚布公好了。”律师说,“我们都十分清楚,实际上,我们所想到的比说出来的要多,我们索性就把还没有说的话挑明:你看见的那个戴着面具的家伙,你认不认识他?”

     “先生,他跑得飞快,还弯着腰,我不敢说我看得十分清楚。”普尔答道,“但是,如果你的意思是问,那个家伙是不是海德先生,那么,我想是的!那个人的身材同他一样,敏捷的身手也同他一样,更何况,除了他,还有谁能从实验室的门进出?先生,也许你还记得,在发生卡鲁爵士的那起凶杀案时,他的身上就有钥匙。还不仅仅是这些,先生,你碰到过那位海德先生吗?”

     “碰到过,”律师说,“我还同他说过话。”

     “那么,先生,想必你也应该同我们一样,觉得这位先生的身上带有某种奇怪的、无法言说的东西。我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这个人,他令人发自内心地感到一股凉意,甚至凉到骨子里。”

     “的确,就像你说的那样,我也有类似的感觉。”厄特森先生说。

     “正是如此,先生。”普尔说,“当那个戴着面具的家伙在我眼前出现,像个猴子似的从一堆化学药品中钻出来,一下子逃进屋子里时,我顿时脊背发凉,就好像有一桶冰水顺着我的后背流了下去。确实,我明白这些都算不上什么证据,厄特森先生,我也读过一些书,这些道理还是懂得的。但是,人是有感觉的,我敢向上帝发誓,那个家伙就是海德先生。”

     “是的,我同意。”律师说,“我的担忧与此不谋而合。只怕现在罪恶已经铸成,一切都无法挽回了。事实上,我相信你的话,我相信可怜的亨利已经被谋杀了,我也相信那个杀人犯至今还躲在那个房间里。天知道他还留在这里的目的何在。来吧,我们一起去为他复仇!得把布拉德肖叫过来。”

     那个仆人被叫了过来。他面色苍白,紧张不安。

     “镇定一下,布拉德肖。”律师说,“我知道,大家都对这件说不清道不明的事心存疑问,现在,我们下定决心要把这件事弄个水落石出。我和普尔打算冲进去,倘若杰基尔博士一切正常,那么所有的责任由我来承担,我这肩膀还算结实。但是,为了避免发生意外,防止那个家伙从后门逃跑,你得带上一个小伙子,再拿上两根结实的棍子,从那边的拐角绕过去,守住实验室的后门。给你十分钟去到那里站好。”

     布拉德肖离开后,律师看了看表,说:“普尔,现在轮到我们了。”他一边说,一边把拨火棒夹在腋下,带头向院子里走去。这时,月亮被云雾遮住,光线变得晦暗起来。风在深院中游来荡去,停停歇歇,吹得蜡烛的火焰不停地跳动着,摇曳不定。走进实习讲堂之后,两个人无声地坐了下来,开始静静地等待。在他们的周围,整座伦敦城显得庄严肃穆,但是,一阵来来回回踱步的脚步声打破了这份宁静,这脚步声正是从那间工作室里传出的。

     “先生,他就是这样,每天来回不停地踱步。”普尔说,“即使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也这么不停地走来走去。只有当我买回他吩咐的药品时,他才会停下来那么一小会儿。啊,这样整日整夜坐立不安,肯定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所以才得经受这样的煎熬啊!先生,你再听听,这像是博士的脚步声吗?”

     这脚步声很轻,且有一定的节奏,一听就能感觉到走路的人行动十分敏捷。这的确同杰基尔一贯沉重的脚步声不同,他甚至会将地板踩得嘎吱嘎吱直响。厄特森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问:“还有别的不同寻常之处吗?”

     普尔点了点头,说:“有一天,我竟然听到他在屋子里面哭!”

     “哭?是怎样的哭呢?”律师问,顿时感到一阵凉意。

     “像个女人那样,也可以形容为像是一只迷途的羔羊。”普尔说,“我走开时心里难过得也差一点儿哭出来。”

     十分钟过去了。普尔从一堆打包用的麦秸堆下面抽出一把斧头,把蜡烛挪到离他们最近的一张桌子上,为他们即将发动的强攻照明。他们屏住呼吸,慢慢靠近那间诡异、神秘的屋子,里面的脚步声还在来来回回地响着。

     “杰基尔!”厄特森先生大声叫道,“出来让我见见你!”他等待了一会儿,但是没有人回答。“我现在向你发出警告:我们已经对你起了疑心,你必须和我见一面,我必须要见到你!”他接着说,“如果正常手段行不通,那么我们就要采取非常手段,强行闯进去了!”

     “厄特森,”一个声音从里面传出来,“看在上帝的分儿上,请不要那样做!”

     “啊,这不是杰基尔的声音,是海德的声音!”厄特森失声叫喊,“普尔,快点儿!把门砸开。”

     普尔高高举起斧头,狠狠地劈了下去,整座房子都随之颤抖起来。用红绒布包裹起来的门使劲震动了一下,好像是想要摆脱锁与铁链的拉扯。这时,一声凄厉的尖叫从屋子里传出来,如同一头惊惧异常的野兽。斧头又一次高高举起,门板发出碎裂声,门框也跟着震动起来。就这样,一共劈了四斧。直到斧头第五次重重地落下,这道质地细密、坚固的木门才应声而倒,轰的一声砸在红色的地毯上。

     两个攻击者也被自己粗蛮的行动以及随之而来的沉寂惊呆了,他们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努力向房间里面张望。柔和的灯光照射着整间屋子,炉火在熊熊燃烧,木柴噼啪作响,烧水壶呼哧呼哧地演奏着简单的乐曲;一两只抽屉拉开着,写字台上的文件全部摆放得整整齐齐;在靠近火炉的一侧,摆放着杯碟等茶具。如果只看这间屋子,你会觉得这就是一间平常、宁静的普通民居,除了那放满化学药品的玻璃橱,这种房间在伦敦随处可见。

     在房间的正中央,一个因痛苦而不停地抽搐、扭曲的人正趴在地上。律师和普尔两个人轻手轻脚地走到那个人的身边,把他的身体翻转过来—正是爱德华·海德。他穿了一件极不合身的衣服,比他的身材不知肥大多少倍,那是博士的衣服。他脸上的肌肉还在轻微地抽动,但生命已彻底终结。根据他抓在手中的小药瓶和弥漫在空气中的一股浓烈的杏仁味39,厄特森意识到海德自杀了。

     “我们迟了一步。”厄特森严肃地说,“既来不及救他,也来不及惩罚他。海德现在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去找你主人的尸体。”

     实习讲堂和这间工作室占据了这幢建筑物的大半部分。实习讲堂实际上几乎相当于整个底层,光是从上面照射下来的。工作室占据了楼上的一端,它的窗户朝向外面的院子,讲堂和沿街的门由一道走廊相连,密室与那扇门另有一段楼梯相通。除此之外,这里还有几间储藏室和一个十分宽敞的地窖。律师和普尔找遍了这里所有的地方。储藏室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只需一瞥就可检查完毕。地窖里塞满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大部分都是杰基尔当年做外科医生时使用的物品,很早之前就堆放在那里了。

     他们把地窖门一拉开,就看到了一张厚厚的蜘蛛网横在门口,仿佛在告诉他们不必浪费时间在这里寻找。不论是死是活,哪里都没有亨利·杰基尔的踪影。

     普尔狠狠地跺着铺在长廊上的石板,然后仔细倾听:“一定是把他埋在这里了!”

     “说不定他已经逃走了。”厄特森说着,一边转身去检查那扇通往街道的门—门紧紧锁着。在离门口不远的石板上,他们发现了一把锈迹斑斑的钥匙。

     律师把钥匙拿起来小心地查看:“这把钥匙似乎很长时间都没有使用过了。”

     “使用?先生,”普尔说,“你注意到这把钥匙已经断了吗?好像是被人用蛮力弄断的。”

     “的确是这样。”厄特森接着说,“而且断裂的地方已经生了锈。”

     两个人吃惊地面面相觑。

     “普尔,我实在想象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切都太莫名其妙了。”律师说,“我们再去工作室里看看能有什么发现吧。”

     他们默默地回到楼上,心怀畏惧地望了望那具尸体,便又对这个房间进行了一次更为彻底的搜查。桌子上的物品和使用痕迹表明,有人不久之前曾在这里配制过药剂:已称好的不同分量的白色盐类一小堆一小堆地放在玻璃器皿中,像是正在准备进行一次实验,而那个可怜的人却没能完成它。

     “先生,这些正是我帮他买来的药品,他每次都吩咐买这一种。”普尔话音刚落,水壶里面的水烧开了,沸腾的声音吓了他们一跳。

     他们又走到壁炉前。一张看起来十分舒适的躺椅被安置在壁炉边上,想必坐在这里会十分暖和。在椅子的一侧,摆放着伸手可及的茶具,杯子里已经放好了糖。旁边的架子上放着几本书,其中有一本翻开书页的书籍正放在茶杯旁边。厄特森无比惊讶地发现,那是一本杰基尔极为推崇的宗教著作,可是现在,这本书的书页上却写满了极端不敬、令人惊骇万分的句子,而且正是杰基尔博士的笔迹。

     再往前,他们又来到了那面大落地镜前。两位搜查者向镜中看去,没来由地感到某种恐惧。镜子的角度令他们只能看到映在天花板上的那些玫瑰色的光,看到不断跳动的炉火在玻璃柜子上映出成百幅图像,还看到了他们自己苍白而惊恐的脸。

     “想必这面镜子见证过不少奇怪的事。”普尔小声说。

     “这面镜子的存在本身就已经非常奇怪了。”律师也小声说道,“杰基尔生前—”厄特森被自己的用词吓了一跳,因为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已把博士归入死者之列。他强压住自己的脆弱和恐慌,继续说道:“杰基尔用这面镜子做什么呢?”

     “你说得有道理,先生。”普尔说。

     然后,他们转向了写字台。在一堆摆放得整整齐齐的文件中,有一个写着厄特森先生名字的大信封被放在了最上面,那是杰基尔博士的笔迹。律师打开大信封,里面掉出了好几封已经密封好的文件。第一份是遗嘱。上面的条款同六个月以前律师还给博士的那一份完全相同:如果杰基尔死亡,此文件就作为继承证明;如果杰基尔失踪,此文件就作为赠予证明。只不过,在这份文件上,律师无比惊讶地发现,之前写有爱德华·海德名字的地方,现在却赫然写着加布里埃尔·约翰·厄特森的名字,正是律师自己!律师不可置信地看了看普尔,又瞧了瞧手中的文件,末了,又看了看躺在地毯上的那个已经死去的凶手。

     “这件事我无法理解,彻底被搞糊涂了。”他说,“这位海德先生既然在这个房间里面待了那么长时间,肯定会发现这份文件,他没有理由喜欢我,当他发现自己的名字被换成另外一个人的名字时,一定会勃然大怒。可是他竟然出人意料地留下了这份文件。”

     厄特森捡起了第二份文件。这是杰基尔博士亲笔所写的一个便条,上面还签有日期。律师一看,激动得叫了起来:“哦,普尔!你的主人他今天还活着,而且就在此地。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他是不可能被谋害的,他一定还活在世上!他一定是成功逃脱了!可是,为什么要躲起来呢?他又是怎么逃出去的呢?既然如此,我们就不能贸然宣布海德先生是自杀,我们必须慎重一些。恐怕你我的鲁莽举动,会把你的主人卷入一场可怕的灾难中。”

     “先生,你怎么不继续读了?”普尔问。

     “因为我很担心。”律师回答,“上帝保佑,希望我的担心是多余的。”说完,他开始阅读那个便条。

     我亲爱的厄特森:

     当你读到这封信时,我想我已经失踪了。至于会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失踪,我实在无法预料。依据我的直觉以及推断,也根据我现在无法形容的处境和遭遇,我知道末日已成定局,再也无法挽回了。而且,恐怕很快就要来临。请你先去读一下拉尼翁曾扬言要交给你的那份文件,如果你还想知道更多的事情,那么就请再读一下我的自白书吧。

     你的不幸的、有辱你的朋友

     亨利·杰基尔

     “还有一封,是吗,普尔?”厄特森问。

     “是的,先生。”普尔把一个好几处用火漆封口的信件递了过来,又厚又沉。

     律师接过来装进了口袋:“对于这个文件,我将绝口不提,普尔。如果你的主人逃走或者是遇害了,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保全他的声誉。现在已经十点了,我必须回去静下心来好好读一读这些文件。今天午夜之前,我会再回到这里来,到那时,我们再一起去找警察。”

     他们走了出去,把实习讲堂的门紧紧锁上。厄特森告别了那些围坐在火炉边的仆人,又一次钻进大风中,步履艰难地返回他的事务所,准备仔细阅读那两份自述。谜底终于要揭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