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神你人设又崩了 > 又遇到了
最快更新大神你人设又崩了 !

    叶星辰心里隐隐泛起不安。

     “咦,金氏最近两年的业绩好像没有以前那么好了,左凌风为什么要跟他们合作啊?”

     “就是啊,而且报纸上说,这次合作左凌风出资70%呢!”

     “啊?这不明摆着便宜金氏吗?他图什么啊?”

     “图什么?博佳人一笑呗!”有人意有所指,语气微酸。

     “嘘……你小点声……”

     叶星辰一下子胃口全无,之前有段时间,左凌风日日来找她,医院里早已经有了流言,这下更是说不清了。可若是误会也就罢了,但真的是误会吗?

     不,不可能这么巧的。

     又想起昨晚楼犀忽然挂断的电话,她的心里更是惴惴,难道……真的是左凌风帮了她吗?

     掏出手机,她有打给左凌风的冲动,可又有些犹豫,这样会不会太冒昧了?可如果不打,她就没办法弄清楚真相。

     尽管她不愿意继续跟左凌风有什么牵扯,可是金女士这件事她必须弄个明白,她不能不清不楚地就受人这天大的恩惠。

     纠结了一番,最后她还是咬牙拨号,电话很快就被接起,她深吸了口气,说道,“是左先生吗,我是叶星辰。”

     “我知道是你。”他并不惊讶。

     叶星辰微微咬唇,迟疑地说,“左先生,今晚你有时间吗,我有事情想跟你面谈。”

     “好。”他没有任何犹豫,又道,“下班后我去接你。”

     “不用了左先生!”她连忙打断他,想了下,说道,“我们还去上次的那个北京菜馆好吗,六点钟见。”

     “……”他迟疑了下,像是遗憾,“也好。”

     ◎    ◎    ◎

     下班时间,左凌风没有遵守约定,他还是来医院接她了,兰博基尼停在楼下,十分拉风。

     叶星辰心里微恼,但为了避免引人围观,也只好快速上车。

     而她刚刚坐好,一抬头就看见车窗前吊着饰物,一个很小却很精致的小熊。

     她的目光微微一顿,左凌风也察觉到了,却不在意地说道,“觉得可爱就顺手买了,对了,上次那个小熊你还喜欢吗?”

     叶星辰心里咯噔一下,那个小熊被楼犀丢进后备箱了,然后就不了了之了。

     她尴尬地点了点头,没有做声。

     左凌风也没再多问,径自发动引擎,车子快速驶出。

     渐行渐远,车子平稳向前,小熊吊饰荡来荡去,叶星辰的心也跟着越来越不安,左凌风知道她喜欢吃北京菜,知道她喜欢小熊,知道她陷入了医疗纠纷,他为什么会这么了解她?他特意调查过她?还为了帮她解除医疗纠纷不惜砸下重金?

     她坐立不安,这种被人看透,还有欠下巨大人情债的感觉,让她心中极为忐忑。

     终于抵达餐厅,不顾她的阻拦,左凌风仍强行点了许多菜,都是她爱吃的。

     用餐的过程中,两人都没怎么说话,一直接近尾声,他才开口问道,“这几天你在医院吗?”

     叶星辰点了点头,“在是在,不过很清闲。”

     她的心情左凌风自然是了解,安慰说道,“只是暂时的,等病理解剖的报告出来后,你就可以复职了。”

     叶星辰微微一怔,果然,他什么都知道!

     “左先生,我能问你个问题吗?”她决定摊牌。

     “当然可以。”

     “我在报纸上看到你将和金氏合作,生意上的事情我不太懂,但也依稀知道,凌风集团在这次合作里不占什么便宜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左凌风没有想到她会这么直接,看来她忍了一晚,终于不想再忍了。

     他凝看着她的目光中,多了几分认真,说道,“如果我说,我是为了你,你会不会很生气?”

     叶星辰握着筷子的手倏尔捏紧,“我不生气,但我不懂。”

     事到如今,她没办法再装傻,左凌风对她的“好”实在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的,可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她虽然没有谈过恋爱,可看也看了不少,无论是同学,还是同事,或是朋友,她身边没有哪一个男人是这样“追”女孩的!就连楼犀也曾直接说要跟她处处看,可左凌风竟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出格的话,却无时无刻都在掌控着她的一切,包括她的喜好,更包括她的困难!

     “左先生,恕我冒昧,我不想自作多情的,但你能不能直接点,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这样让你很困扰?”

     “对。”她直言不讳。

     左凌风忽然沉默,看来她的包容与耐心已经用尽了,如果他此刻说他喜欢她什么的,估计她会掉头就走,也许以后连见面都难了。

     他颔首,思忖片刻,说道,“我没有什么意思,我只是想对你好。”

     “可是你的好让我很有压力。”

     “你无需有压力,我不需要你回报什么。”

     一股无奈甚至是无力的感觉袭来,叶星辰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跟人沟通会这么困难,他们非亲非故,他为什么要对她好?她又凭什么心安理得地接受他的付出?从同事的八卦中,她曾有所耳闻,左凌风对历任前女友都很慷慨,可她既不是影后,也不是名模,他究竟是看上她哪一点了?

     她放下筷子,近似虚脱似的无力,问道,“我有什么好的?”

     “就因为你不够好,所以我才想对你好。”

     他的回答几乎是脱口而出,没有经过思索,仿佛是本能一般,惊得叶星辰心脏狂跳,她慌忙去拿酒瓶,想为自己倒一杯来平复心悸,他却忽然伸手过来,他的手碰到她的,如触电一般,她快速一闪,酒瓶“砰”的一声倒下,没有碎,酒液却洒了出来,溅了他一身。

     “对、对不起!”她慌忙起身。

     “没什么……”

     门外,侍应生听到声音后立即冲了进来,“左先生,您没事吧?”

     “没事。”左凌风脱了外套,随手搭在椅背上,然后走向门口,“我去下洗手间。”

     侍应生连忙带路。

     叶星辰僵在原地,紧张又懊恼,目送他们离开,视线却忽然一凝。

     包厢门口蓦地驻足一道人影,走廊内的光线微暗,却掩藏不住楼犀那双锐眸的锋利,他身边还有一人,像是他的朋友,他瞥了她一眼,然后扭头对他的朋友说了什么,那人随即进了对面的包厢。

     楼犀再次转身向她,目光紧凝,叶星辰身体一震,瞧见他大步朝自己走来,“咔嚓”一声,是包厢门反锁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