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神你人设又崩了 > 睡衣有双排纽扣
最快更新大神你人设又崩了 !

    叶星辰不是傻子,自然听得懂他的意思,脸上蓦地一红,怯声说道,“我只是……怕吵醒思思……”

     “你再继续磨蹭,才真的会吵醒她。”楼犀冷睨她一眼,沉声说道。

     叶星辰连忙迈步进门,弯腰换上拖鞋,楼犀随即将门关上,轻轻的一声,却震得她心湖一颤。

     “我先去看看思思。”她局促地说道。

     说完快步走向主卧。

     因为向阳的关系,楼犀把这个房间让给了思思,他搬到了客房,而这里显然已经变成了儿童房,大大小小的玩具堆了不少。

     橘黄的小台灯亮着,光线晕成一团迷茫,些微笼罩在床边,床上的小人儿睡得香甜,卡通的小被子,同色系的小枕头,思思睡在一片温馨里,小脸蛋粉嫩嫩的,小嘴微微张着,嘴角有一点点小口水,十足可爱。

     叶星辰从床头抽了一张纸巾,轻轻为思思擦了下嘴角,紧绷的神经忽然放松下来,看着这可爱的小丫头,她的心情不自禁地软成一片。

     楼犀也走至床边,冷酷的俊容上,坚毅的线条不自觉地缓和了几分。

     不知道是不是心灵感应,床上的小人儿就像是察觉到了“爸爸妈妈”在身边似的,忽然眼皮动了动,小嘴也咕哝两声,却不是惊醒,翻了个身,面朝向他们。

     “啊呜,啊呜……”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声音软软的,像是梦呓。

     叶星辰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然后想把她挪回原来的姿势,却力不从心,挪回去小丫头就翻过来,再挪回去又翻回来。

     固执的小丫头!

     叶星辰忍不住叹气,楼犀也不由得皱眉,听说小孩子这样的姿势睡觉容易做梦,虽然他不理解这么小的娃娃能梦到什么,可听着小丫头模模糊糊的梦呓,他又不得不叹服。

     “爸爸……马麻……呵呵……”小丫头做起了美梦。

     叶星辰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刺中,之前思思叫她“妈妈”的时候,她只觉得心疼,现在却十分尴尬,从法律的角度来说,楼犀是收养她的父亲,而她也真的变成思思的妈妈了,她不介意有思思这样一个女儿,可是一想到自己和楼犀的关系,她就又忍不住忐忑。

     沉默了片刻,床头的闹钟忽然发出“咯噔”一声,11点了!

     “不早了,睡吧。”低沉的男声蔓延至耳畔。

     叶星辰一个激灵,楼犀已经率先走进浴室,哗哗的水流声随即响起。

     他的速度很快,有着部队里军人一贯利落的作风,片刻后就出来了,身上围着浴袍,头发上还滴着水,他却恍若不在意,沉声告诉她,“到你了。”

     他的身上,沐浴后的味道慵懒迷人,仿佛引人沉沦,叶星辰的心猛然一跳,拔腿奔进浴室。

     门关上后却又忽然一恼,想起了什么。

     她又快速把门打开,低头走出来,鸵鸟一般地嗫喏道,“我忘拿衣服了。”

     楼犀黝黑的眼眸沉了沉,没有说话。

     叶星辰拿过着自己的包,从里面翻出睡衣和洗漱用品,尴尬地又进了浴室,然后开始磨磨蹭蹭。

     她紧张地捂着胸口,想要按耐住那剧烈的怦然,却总是起相反的作用,哗哗的水声,却掩盖不了她砰砰的心跳。

     洗了许久,直到身上仿佛脱了一层皮,她终于不得不关了水管,然后又开始慢吞吞地擦着头发。

     直到头发也梳了三遍,她终于再也无事可做,心里隐隐有些后悔,之前怎么不听舒娆的话,多买点保养品,做个面膜什么的,好歹也能拖延一点时间。

     穿好了睡衣,她从镜子里看到自己,氤氲的镜面里映出一张紧绷到不行的容颜。

     轻轻打开浴室的门,冷空气蓦地袭来,她打了一个寒颤,心脏跳得飞快,洗澡之前她取下了隐形眼镜,视线变得有些模糊,朦朦胧胧中竟有一种感觉,彷佛自己是即将献祭的祭品,正等待着命运的降临。

     “洗好了?”他低沉的嗓音。

     听见那独特的磁性音调,叶星辰不禁一震,纤细的颈后微微泛起麻意。

     “嗯。”她轻轻点头,带着些许鼻音。

     楼犀正在客厅整理今晚买来的那些东西,修长的手指放下物品,抬头望向她。

     “过来。”简单的命令,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力量。

     叶星辰暗自深呼吸,缓缓移动脚步,行进中发现他的目光瞬也不瞬地打量着她。

     他的注视彷佛带着热力,像是隔着空气灼烧着她。

     他的眼神锐利,叶星辰被那样的注视看得头皮发麻,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一时之间,竟觉得自己像是掉进陷阱、被夺去自由的小动物,注定只能成为猎人的俘虏。

     楼犀眯起一双黑眸,目光顺着她的五官往下移动,在看到那米白色的睡衣前襟上,竟有两排纽扣时,他豁得起身,长腿轻轻一晃,走向她,嘴角的弧度变得耐人寻味。

     屋子里安静下来,静得让她几乎能够听见灯管里细细流动的电流声,还有她狂乱的心跳声。

     此刻,她心里翻腾得已经分不清楚究竟是紧张还是害怕,抑或者,是两者都有吧!

     随着他越走越近,她的一颗心就像被提到了嗓子眼,眸光低敛,看见了他伫足在她面前的一双长腿。

     “呵……”低低的笑声响起。

     叶星辰被他突如其来的笑声怔慑住,呆呆地望着他,脸蛋苍白,眼神有些无辜。

     身体忽然一轻,她整个人被他抱了起来。

     客房的门被他用脚轻轻踢上,夜色凄迷,她一下子被他放到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