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神你人设又崩了 > 赌场风云
最快更新大神你人设又崩了 !

    左凌风委婉的拒绝,让对面的混血男子有些不悦,不过他还是笑容可掬地点了点头,说道,“那我们就再玩玩?”

     左凌风淡笑不语,黑西服,白衬衫,黑发黑眸,英俊潇洒,从容不迫地打开了密码箱,取出一根金条,下注,100万美金,跟之前一样。

     混血男子忽然就笑了,似乎是嫌少,左凌风表情不变,心里却是“咯噔”一下,感到情况不妙,似乎对方已经没有耐心了。确实,拖延了数日,连他都已经快周旋不下去了,除了每天故意输钱,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可是他要等的人还没来,他不能单枪匹马一个人行动。

     “左先生,我们这样玩了好几天了,没什么新意了,我们今天不如玩大一点?”混血男子提议说道。

     左凌风微微挑眉,“伊迪先生想怎么玩?”

     混血男子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拿起烟盒,抽了一根香烟出来,叼在嘴里,一旁的拉丁美女随即拿起打火机帮他点燃,混血男子轻轻吸了一口,而后白色的烟雾徐徐吐出,左凌风微微屏息,却还是闻到了那股特殊的味道,那是——毒品的气味。

     “左先生,来一根?”混血男人笑着递过一根香烟给他。

     左凌风黑眸一紧,却是不动声色,笑纳接过,服务生帮他点燃,他轻轻吸了一口,心里顿时觉得恶心,脸上却是一片从容,薄唇缓缓勾起,称赞道,“味道不错!”

     混血男子笑意更深,“这是我们的新货,还没上市,准备推到北美市场。”

     左凌风想顺势往下打探,却没有着急,而是又慢条斯理地抽了一口,像是沉迷一般,顿了顿,才又开口,“伊迪先生的货源充足吗?”

     “当然,我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混血男子自信满满地说道。

     左凌风暗暗沉吟,要的就是你的准备!

     眼前这个混血男子,叫做伊迪,是国际贩毒集团的老大,42岁,有犹太血统,为人十分狡猾,智商也极高,他早年是某国的特工,因一次任务与自己所服务的国家闹翻之后,便被举国通缉,而后他逃往了金三角地区,凭借着利落的身手与超高的头脑,迅速加入了当地的贩毒组织,并成为核心领导人之一,而后便开始了他的贩毒生涯,而且生意越做越大,从金三角出货,贩卖到全世界,最近几年更是将触角伸向了其他领域,与世界几大军火商都有合作,用贩毒赚来的钱倒卖军火,每单生意都以亿来计。

     近年来,伊迪的动作越来越大,军火贩卖到中东等,严重破坏世界和地区和平,国际刑警组织曾多次试图打击犯罪,却都无功而返,伊迪是特工出身,所以具备很强的侦察与反侦察能力,他的防备意识很强,不相信任何人,他的贩毒集团内部有很严格的等级划分,像是金字塔那样,而他无疑是金字塔的塔尖,他做事十分小心,每次与人交易都会改变地点,存放毒品的仓库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因此想要一网打尽十分困难。

     除此之外,他的贩毒集团还有某国政府有关联,这背后产生的巨大利益链条,不可想象,所以他在一定程度上更是有了靠山,想要端掉这个犯罪集团更是难上加难。

     三年前的那次行动,他和楼犀等人差一点就成功了,但最后还是功亏一篑,更是牺牲了五个人,而伊迪的贩毒集团,在那次遭受重创后,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重新崛起,而且比之前更强,不过也有所顾及了,他们不再单纯地赚贩毒和倒卖军火的钱,而是用这些脏钱去做正经生意,但一切都只是掩人耳目,只是为了洗钱。

     而这一次,他投资五十亿来哥伦比亚开发绿宝石矿藏,就是为了引他上钩,哥伦比亚的绿宝石矿藏居世界第一,提到贵重宝石,人们脱口而出的往往是“钻石”,但其实,一粒大小相等、质量上乘的祖母绿的价格要比钻石高出很多,祖母绿不仅是最美丽的宝石,也是最有价值的,优质祖母绿产量远远低于同等品质钻石或者红、蓝宝石的产量,要知道,每100万颗绿柱石矿物中仅有一颗是祖母绿,物以稀为贵,能达到1克拉以上甚至大于2克拉的祖母绿,就会显得非常珍贵,售价也会高得惊人,所以伊迪早已经盯上了这块肥肉,所以很有心跟他合作,以达到洗钱的目的。

     当然,伊迪不会这么容易就相信他,他的来历伊迪早已经掌握,所以他也不加隐瞒,干脆和盘托出,他说自己曾经是特种兵,但却因任务失败,而被部队开除了,后来转而经商,这种经历与伊迪早年的经历差不多,伊迪是个智商和情商都很高的人,性格自然桀骜不驯,所以对于他的这种经历很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所以合作的心思也就更大了。

     不过,他要的可是什么合作,他要的是伊迪毒品的储藏地,他还要跟他现场交易,到时候人赃并获,伊迪的犯罪集团就再也无处可逃了,他背后的某国政府也再也没办法干涉了,唯有如此,贩毒集团才能真正被剿灭,他那几个死去的战友也才能真正的安息!

     眼下,伊迪很有心思跟他合作,经过反复周旋,他们也基本达成了一致,他投资开采绿宝石矿藏,而伊迪给他毒品,只不过在交易之前,他得看货,掌握仓库的具体位置,然后通知特种大队的人前来,一举剿灭贩毒集团,可是等了好几天了,他们还没来,而狡猾的伊迪似乎已经没有了耐心,对他产生了怀疑,他的拖延策略似乎已经进行不下去了。

     左凌风微微敛眸,藏起深深的心思,以不变应万变,静候伊迪的下文。

     混血男子果然步步紧逼,眯起蓝色的眼睛瞅着左凌风,吐了一口烟圈,说道,“我们玩大一点,一局定胜负,如果我赢了,我要你剩下的所有金条,然后我们去看货;如果你赢了,我就陪左先生再玩一天,我们明天再谈生意。”

     左凌风不动声色,心里面却是知道,伊迪这是给他最后的期限了,他最多等到明天,如果他还不交易,那么他就直接走人了,所以这一场赌局,他必须赢,只有这样才能再拖延一天,可是这样的话,他会激怒伊迪,他们玩的很大,生意人没有谁希望自己在交易之前输钱,可是他也不能输,输了的话他的金条就没了,那么密码箱就带不走了,里面的枪也就拿不到了,这真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稍作思索,左凌风心里有了决定,他要赢!

     就算这样会害伊迪输钱,而且还一直拖延他的交易时间,这样很可能会激怒他,他身上肯定有枪,可能他下一秒就拔枪杀了自己,可是他没有别的选择,他已经等了三年了,三年来他别的都没学会,只学会了等待,这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在特种大队的人到来之前,他不能有任何冒失的行动,否则就会前功尽弃,现在只希望,他们能快点来,最剩下最后一天了!

     “好!”左凌风一口承诺,将密码箱往前轻轻一推,全部压上。

     赌桌上另外两人,抽身离开座位,站到一旁,赌桌上就只剩下了伊迪和他两人。

     混血男子也压上了自己的全部筹码。

     服务生点清了两人的筹码,开始洗牌,然后发牌。

     双方的第一张牌没有掀开,各自压在自己的掌下。

     左凌风微微敛眸,视线不经意地扫过对面的人,混血男子的嘴角噙着一抹玩味,看起来沉稳自信。

     左凌风表情不变,继续等第二张牌,混血男子的是黑桃10,而他的是黑桃2,明显处于下风。

     混血男子微微眯起眼睛,虽然没有得意忘形,但却抽了一口香烟,姿态略微放松。

     左凌风淡笑不语,轻轻垂眸,额前的发丝略微挡住了眸光,掩去了全部的心思,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服务生开始发第三张牌。

     混血男子是一张黑桃J,而他是一张黑桃3,这样一来,两人台面上的牌就有些许类似了,混血男子是10和J,而左凌风是2和3,都是黑桃,都可能会出现同花顺,所以暂时打成平手,但因为左凌风的牌比较小,所以还是处于劣势。

     混血男子又抽了一口烟,似乎笃定了自己会赢。

     而左凌风轻抿着唇,没有太大的表情变化,一手压着第一张始终没有翻开的牌,另外一手轻抚着桌沿,继续等待第四张牌。

     侍应生又发第四张牌,这一次混血男子是一张黑桃Q,如此,他手里已经是10、J、Q连起来了,而左凌风的这张牌也还是黑桃,只不过是4,这样三张牌依次是2、3、4,也连起来了。

     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观看赌局的人都有些神色紧绷,而混血男子却还是随意地扯着一抹笑,胜券在握的样子。

     左凌风微微凝眸,他的劣势愈加明显。

     服务生准备发第五张牌,也是最后一张,服务生很有经验,知道这一张牌至关重要,因此要询问一下双方,确认无误后才能发牌。

     混血男子要了一杯红酒,而左凌风要了一杯白水。

     两人都端着杯子,轻轻晃了下,然后举高,隔空轻碰了一下,各自敛眸喝下。

     彼此都勾唇一笑,像是有某种默契,如此的牌面当然是不正常的,肯定是被动过手脚,赌场里出老千的事情防不胜防,但没有证据,谁也不能说什么。

     服务生开始发最后一张牌,混血男子的是一张黑桃K,而左凌风的是一张黑桃5,如此,两人分别是黑桃10、J、Q、K和黑桃2、3、4、5。

     全都是距离同花顺一步之遥!

     下面就要看两人的第一张底牌是什么了,按照现在这个情形,如果混血男子的底牌是黑桃A,那么他不仅是赢,而且赢得漂亮,以最大的同花顺来结束这一局,而左凌风,要想连成同花顺,就必须有一张A或是6,可不管是哪一个,都比对方的小,所以必输无疑。

     只是……他不能输!

     嘴角微微勾起,徐徐推动压在掌心下的那张牌。

     混血男子也跟他做一样的动作,即将翻开底牌。

     气氛十分紧张,房间里每个人的呼吸都紧绷着,左凌风也很紧张,甚至紧张地将手边的水杯碰倒,当然,他是故意的。

     服务生连忙擦拭,左凌风很是抱歉地说,“对不起。”

     一边道歉,一边顺手帮忙将剩下的牌推离水渍,动作之间,有意无意地掀开了一张,黑桃9。

     混血男子的眼珠动了动,却是没有说话,黑桃9对他而言,不是很重要,因为他的底牌是黑桃A!

     不过赌场有赌场的规矩,在发牌的服务生叫人之前,双方都不准掀开底牌,否则就是无效。

     服务生擦干了桌面,礼貌地看向左凌风,“左先生……”

     意思是他还有没有什么问题,左凌风却故意会错意,当做是服务生叫他掀牌,于是手指一翻,直接翻开了手中的底牌,一张黑桃A!

     混血男子的脸色顿时一变,他手里也是一张黑桃A,但一副扑克牌里不可能有两张黑桃A,所以他不可能再拿出来,而他台面上的四张牌是黑桃10、J、Q、K,如果再有一张黑桃9,那也是同花顺,而且比左凌风的大,可是黑桃9刚刚已经曝光了,他不可能再弄出一张黑桃9出来!

     左凌风那张俊逸的脸上闪过一抹微笑,只是那笑意却不达眼底,同样是出老千,就看谁出的快了,伊迪是老手,他只能投机取巧了。

     服务生宣布结果,“这一句左先生赢!”

     说着,同时将伊迪的筹码全部推向左凌风。

     混血男子微微眯眸,眼神犀利地望向左凌风,若有深意地说道,“左先生今天手气不错,转运了!”

     左凌风淡淡摇头,扯了下嘴角,轻描淡写地谦虚说道,“侥幸而已。”

     混血男子微微一笑,那笑容却是危险,钱他有的是,输就输了,但他的时间很宝贵,如果左凌风再这么磨磨蹭蹭的,他就真的不客气了!

     左凌风也知道自己快要触及了对方的底线,于是很有技巧地说道,“伊迪先生,明天一早我们就直接去看货吧,我在酒店等你,车子由你安排。”

     混血男子抽了一口香烟,由他安排车子,那么左凌风就失去了主动权,如此看来,他还是比较有诚意的。

     “一言为定!”混血男子站起身,连手都没握,就直接走了。

     左凌风淡笑不语,看起来从容不迫,心里面却是忐忑,如果明天早上特种大队的人还不来,他该怎么办?他只有一个人,两把枪,估计会被死无葬身之地吧?他死不足惜,可是任务怎么办?他潜伏了三年,就是等这一天。

     ◎    ◎    ◎

     夜幕降临,十个身材高大的战士神不知鬼不觉地抵达哥伦比亚,荷枪实弹地全副武装,行动如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兄弟们,这一次的任务,不用我多说,大家都很清楚!”楼犀目光坚毅,声音故意压低,却依旧是那么果决,“我们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明白!”另外九个人异口同声,他们等这一刻,都等得太久了!

     楼犀做了个手势,出发!

     他们进入荒郊的一座废弃仓库里,两人先进去,确认安全无虞后,后面六人跟上,还有两人殿后,负责警卫。

     进入仓库的六人,迅速卸下背包,取出专用通信设备,手指飞快地敲打键盘,有人负责发出他们已经抵达的信号,有人负责获取遥感卫星上传来的数据,行动有素,各司其职。

     楼犀则负责联系他们的接应人员,或者说是卧底,他直到出发前一刻才知道还有这么一号人的存在,这人直接受军区司令员一人领导,其他任何人都不知道,身份十分诡秘,司令员告诉他,这个人叫凌少堂,从没听说过的名字,可他却隐隐觉得不对劲,这名字让他联想起一个人——左凌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