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神你人设又崩了 > 到底我欠了你什么
最快更新大神你人设又崩了 !

    接下来的一切,都顺理成章,楼犀和左凌风仿佛又回到了从前,他们一起流过血,一起熬过死,他们是最佳搭档,他们的默契好得像是一个人。

     楼犀因为刚刚跨过瀑布,浑身都湿透了,脸上甚至还滴着水,那瀑布刺骨得凉,他甚至觉得自己会被冻僵,而左凌风因为中了枪,子弹深深地嵌进了肩峰,鲜血染红了衣衫,那股灼痛仿佛能把他烧起来,他们是冰火两重天,可他们都咬牙坚持,宁死不屈!

     他们像是从前那样,楼犀负责正面进攻,而左凌风负责为他扫清其他障碍,这一刻,他们没有恩怨,他们的脑子里都是一片空白,他们什么也不想,唯一的信念是,为了我的兄弟们!

     很快,其他战士解决了外面的人,也冲进了仓库,他们同样是很冷,可他们身体里流动的血液却几欲燃烧,他们以寡敌众,但他们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砰砰砰,枪声不断,震耳欲聋,一场恶战!

     眼前,巍峨的仓库里已经是硝烟弥漫,之前的气派,已成了过往,枪声不绝,顿时沦为地狱。

     伊迪的保镖们次第倒下,有两名重要的心腹掩护他后退,楼犀和左凌风同时发现情况,一起举枪追了上去,伊迪一把抓过左侧的那名保镖为自己挡了枪眼,右侧的那名保镖忽然一愣,而就在他迟疑的那一秒,左凌风举枪射中他的眉心。

     伊迪孤立无援了,必然要孤注一掷,他忽然侧身,从逃跑的路线转回来,恨极了左凌风,举枪就射向了他,左凌风是狙击手出身,更善于瞄准射击,对于突如其来的近身进攻反应稍慢了一拍。

     “小心——”楼犀转过头,忽然呵斥一声。

     话音未落,他看到伊迪已经扣动扳机,而同一时间,他也扣动了扳机,两人的枪声同时响起,他的子弹射穿了伊迪的右手,而伊迪的子弹偏转,擦着左凌风的腋下而过。

     左凌风感觉到身上一疼,苍白的脸上却是浮现一抹笑意,若不是偏了这么一下,这一枪定会射中他的心脏,要了他的命!

     子弹划破皮肤,又是一股又辣又热的疼,他咬着牙,望向楼犀的目光中却是带着矛盾,“即便这样,我也不会谢你!”

     楼犀紧凝着眉,冷哼一声,“你以为我愿意救你?只是你现在还不能死!”

     说完,又眯起双眸,枪口对准了伊迪,手指勾动扳机,想要一枪结果了他,可是——没子弹了!

     他豁得一惊,想要后退,却是来不及,伊迪左手里还有一把枪,瞬间已经瞄准了他,他看到伊迪的手指扣向扳机,瞳孔瞬间放大,仿佛看到死神在朝着自己走来。

     左凌风也瞬间瞪大了眼眸,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甚至连“小心”都来不及喊,就直接举起已经疼得快要抬不起来的肩膀,砰砰砰,连续射击,伊迪踉跄了几下,头破血流,倒地身亡。

     楼犀也同样是倒在了地上,因为左凌风的出手,伊迪的子弹没有射中他的心脏,但还是擦着胸膛而过,他感觉到左胸一疼,同时听到子弹摩擦金属的声音,很锐利,他身上的衣服也被磨破了,有一股烧焦了的味道,他一摸左胸,掌心一片血的潮湿,再一摸,口袋里的那枚戒指被打变了形,戒圈上明显残留着子弹划过的痕迹。

     他虚弱地笑笑,眼睛里却是闪耀着愉悦的光芒,嘴角也衔着一丝满足的笑,多亏了这枚戒指,否则他就死定了,是星辰救了他!

     左凌风手中的枪“咚”的一声掉在地上,整个人也倒在了地上,胳膊几乎是废掉了,鲜血湿透了衣服,血顺着布料淌。

     两个人经过浴血奋战后,都已经是精疲力尽,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他们仰躺在地上,如沉睡的婴儿般,安静地躺着,不言不语,以血为床,以枪为枕,望着仓库的屋顶,仿佛看到了苍穹,仿佛看到了曾经的战友,多杰、陈舟……他们依旧存在着,这世上所有看似伟大、会留下名字的人都终将死去,只有他们会永远活着,永垂不朽。

     真正的特种兵,从来不是为了荣誉而战,他们从来也没露过脸,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他们做为战场上的杀手锏存在,在必要时刻力挽狂澜,甚至是为国捐躯,以换取决定性的胜利。

     他们都有死的觉悟,他们的任务是非常艰难的,甚至是无法想象的恐怖。

     他们立了功无人知,救了人无人晓,甚至牺牲了也没有任何荣誉。

     他们默默无闻地为国奉献,不求回报。

     他们把自己的鲜血洒进了土地,那地上开出了鲜艳的花。

     男儿有泪不轻弹,可这一刻,楼犀和左凌风都忍不住泪意,咬破了嘴唇,血往舌根下咽。

     三年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他们幻想和期盼了这一刻无数无数次,他们又想起了当年宣誓时的情形,想起那段豪言壮语——

     我宣誓,我是中国陆军特种兵,中国人民解放军海陆空三军最精锐的战士!我将勇敢的面对一切艰苦和危险,无论来自实训练还是实战!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危险,我都将保持冷静,并且勇敢杀敌!无论发生什么情况,我都将牢记自己的誓言,甘做军人表率,绝不屈服!如果需要我将为国捐躯!如果必要最后一颗子弹给我!

     数不清的伤,流不尽的血,这便是他们的责任。

     枪在,人在,枪落,人亡。

     可能很多人都不能理解他们,可是他们永远不会忘记,初入特种大队的那一天,刚毅不羁的大队长用饱含柔情的语调对他们说:我们穿上军装,拿起枪,往死里拼,决不是因为我们的脑袋被门夹了,而是因为我们不想看到某一天,自己的亲人、爱人、孩子在早上醒来的时候,是被敌人的枪声惊醒的!

     听起来很虚幻,可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血淌满了地,他们喘了许久,然后强撑着站起,傲然立于仓库内,环顾四周,那些难以计数的毒品已经被打得七零八落,那些洒落出来的白粉,铺了满地,就像是白雪,看起来那么干净,可却是那么脏污,而这一刻,他们用血,还了世界一片干净,真正的干净。

     战士们处理着仓库内的残余毒品,楼犀虽然受伤,但脚步依旧沉稳,他抚着左胸走出仓库,外面的阳光格外灿烂,真正的温暖,嘴角一扬,真正的愉悦。

     左凌风亦是抚着肩膀走出仓库,另一手捡回了他的两把枪。

     他的这两把枪,是三年前他离开特种大队时带走的,按照规定当然是不允许的,是司令员特准的,暗中把枪给了他,同时给他的,还有卧底的任务。

     他其实不叫左凌风,他的真名叫凌少堂,他最初服务于国家安全部,那是一个掌握着国家机密却完全没有自由的地方,就连名字都不属于自己,连家人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工作,在那里,他有很高的待遇,但没有固定的工作岗位,有很多的人服从于他,但他唯一能做的事情也只剩下了服从,那是一个光荣,但却永远见不得光的身份。

     七年前在一次任务中,他结识了C军区的司令员,司令员看上了他的身手,当时特种大队正需要那样的狙击手,于是将他送进了特种大队,在那里,他认识了楼犀,认识了多杰、陈舟等人,那里的训练很苦很累,不过他认为很值得,他和那些战士们并肩战斗,出生入死,肝胆相照。

     尤其,他和楼犀成为了最佳搭档,他们每一次的配合都堪称完美,他们被誉为黄金组合,他们在战斗中,互相取长补短,默契得就像是一个人,他们曾经一起进行过斩首行动、护卫行动、反恐及救援等等,他们曾一起参加过“爱尔纳突击”国际特种部队侦察兵竞赛,那是一项本世纪规模最大,影响最广的军队战斗力的实兵实战竞赛,他们一起拿过最高荣誉“卡列夫勇士”奖,他们有信心还能再干十年甚至十五年。

     然而,所有的一切,都终结于三年前。

     三年前,他们与其他几个国家的陆战队一起合作,想要打掉伊迪的跨国犯罪集团,但是在行动中,他意外打碎了一箱喷雾剂毒品,整整一箱的剂量发挥到空气中,他来不及屏息,那些毒品更是透过皮肤侵入体内,那次的行动很重要,几个国家一起合作,每一个国家,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任务,一个人掉链子,整个行动就会失败,他不敢出错,所以他偷藏了一些毒品在身上,坚持不住的时候就吃一些,咬牙挺过了那次任务。

     他知道吸毒意味着什么,回来之后他没敢声张,而是直接找到了司令员,司令员却给了他一个比戒毒更为艰巨的任务——继续吸毒!

     因为他们刚刚结束的那场战斗,表面上看起来是胜利了,可原来不是,伊迪的贩毒集团与国际几大军火商都有勾结,更有几个大财团鼎力支持,他们打掉的只是伊迪的贩毒集团在南半球的一个重要分支,他们的大本营还没有攻下。

     他们出动了那么多人,几国合作,都还是不彻底,这显然是不正常的,司令员告诉他,最新情报显示,伊迪的贩毒集团有某国政府在背后暗暗支持。

     如此,这问题就严重了,牵扯到国与国之间的利益,尤其伊迪的贩毒集团还雇佣了许多华人员工,所以他们必须改变策略,司令员决定要他去当卧底,想办法与伊迪合作,引他上钩。

     与贩毒集团做生意,不碰毒品显然是不行的,所以他开始偷偷地尝试毒品,尝试之后再痛苦地戒掉,戒掉之后再继续尝试,反反复复,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找到自己的身体所能接受的那个度,习惯了之后,他就不会再失控,这样将来在与贩毒集团打交道的时候,不但能让对方相信自己,他自己也更有了把握。

     就这样,他在军营里展开了自我实验,特种大队的管理很严格,他想吸毒藏毒显然是很困难,所以每次都是司令员帮他打点一切,不过司令员日理万机,总是有时间和精力不允许的时候。

     某次,他感觉到自己的毒瘾快要发作,于是自己去找了司令员,到的时候司令员正在开会,便让他去办公室等,他虚弱地进了空无一人的办公室,然后毒瘾发作,便四处寻找着解药,因为他不能呆太久,否则会引人怀疑,而且他最近一段日子,似乎已经找到了一些技巧,知道大约是多少的剂量自己能够承受,一旦这个规律被打破,又要重头再来,所以他急匆匆地翻着抽屉、书架各种地方,可是毒品没有找到,却找到了一份绝密档案,档案袋上写着楼犀的名字。

     明明知道自己不该看,可他那一刻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鬼迷心窍一般就打开了,然后看到了楼犀的档案,他的出身、他的背景、他所有所有的经历……不过那些他都不关心,他只对其中一张纸上的文字感到震惊,关于——车祸!

     想起“车祸”两个字,左凌风握着枪的手,下意识地捏紧。

     楼犀微微凝眸,似乎察觉到他情绪的波动,望了望左凌风手中的枪,目光不自觉地凝沉,左凌风跟他不一样,他是随便拿起一把枪都可以用,而左凌风只喜欢用他自己的枪,他对自己的枪有一种近乎痴迷的感觉,他每天晚上都会坐在枪房里,坐在大毛毡上,把枪一点点拆散,然后将每一个细碎的部件一个个擦拭,擦到纤尘不染,擦到光可鉴人,然后再闭上眼睛,一个个组装起来,然后下一次用的时候,他的准度就更会更上一层楼,堪称人枪合一。

     有一些新来的战士经验尚浅,他们经常会以为左凌风只会用自己的枪才能打出最高精度,所以不如他,可是时间长了,大家才知道,左凌风那是一种执着,更是一种专一,做到了这一点的狙击手,其实已经进入了一种超绝的境界,就好像是古龙笔下的西门吹雪,每一次杀人之前,都会斋戒,熏香,沐浴,因为他尊重他的剑,而左凌风,尊重他的枪,诚心正意,乃枪之精义所在。

     他和左凌风第一次合作出任务时,彼此还不是很熟悉,不过他已经见识到了左凌风的实力,他心静手准,百发百中,而且全部是正中敌人眉心。

     他们执行完了任务后,回去关禁闭,两个人一起坐在黑漆漆的小屋子里,那么是他们第一次合作,第一次完成任务后沟通,他问左凌风有什么感觉,左凌风的回答是,没感觉,必须要有吗?

     他顿时就笑了,他从来都不是一个爱笑的人,但那一次,他发自肺腑地笑了出来,左凌风天生就该是干这一行的。

     “营长,全都处理好了,我们该撤了!”李毅的声音打断了楼犀和左凌风的思绪。

     楼犀蓦地回神,看了看战士们的状况,没有人受太严重的伤,11个人当中,受伤最重的就是他和左凌风了。

     “你还可以吗?”他沉声问向左凌风。

     左凌风虚弱地笑笑,“你都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

     楼犀冷哼一声,“死了我可不负责背你回去!”

     “彼此彼此!”

     两个人互不相让,撤离的过程中依然在较劲,可正是这样的较劲,让他们彼此都变得更为勇敢,忍受着常人无法忍受的疼痛,咬牙坚持。

     不过,在这种痛彻心扉的时候,楼犀也不忘一些事情,他现在已经能够理解,三年前左凌风是故意想被特助大队开除的,只有这样他才能出去塑造新的身份,所以他是故意让自己发现他吸毒的,可是部队里那么多人,他为什么偏偏选他?他知不知道那件事让他痛苦了多久?他给了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可是却间接害死了多杰和陈舟等人,直到现在,甚至是一辈子都无法释怀!

     他徐徐望向左凌风,虚弱地说道,“到底我欠了你什么,你要这么折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