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神你人设又崩了 > 第一重真相揭秘 (重要!)
最快更新大神你人设又崩了 !

    折磨?

     左凌风缓缓勾起唇角,嘲讽一笑,这的确是一种折磨,折磨他,也折磨自己。

     一切,都源于七年前。

     那时,他还在为安全部服务,某一日,他被上级领导告知,他的姐姐死于意外车祸,可因为他的身份特殊,不能回去参加葬礼,不得与任何家人见面,连联络都不行,他强忍悲痛,继续从事着自己的秘密工作。

     车祸发生半年后,也就是六年多前,司令员把他送进了特种大队,当时C军区的特种大队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前一批军人因为年龄和体力还有伤病的问题而陆续退役,所以急缺人手,他到了特种大队后,三年如一日,没有休息过一天,所以也一直没有机会回去看望家人。

     而楼犀,跟他差不多时间进入特种大队的,也是当做重要补给人才引进的,他们连同其他战士,没日没夜地苦练,飞车捕俘,攀登绝壁,擒拿格斗,无人区生存,伞降、泅渡、驾驶坦克和掌握各种武器等技能训练,累得快要死去,却仍旧是必须坚持,因为他们身上肩负着前所未有的重大责任,那就是——去参加“爱尔纳突击”国际特种部队侦察兵竞赛。

     那是一项本世纪规模最大,影响最广的军队战斗力的实兵实战竞赛,被各**方称为“没有死亡的死亡竞赛”,从建军建国以来,中国陆军第一次受邀参加,他们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太久太久,可偏偏赶上他们青黄不接的时候,中国的特种部队发展本就比国外晚,没钱、没技术、又没人才,可他们接到了邀请函,就必须将中**人的风采展示向全世界!

     所以他们以新人、新队伍、新姿态准备着,那无疑是艰难的,他们几十个人身上承载着中**人几十年来的希望,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精挑细选的,楼犀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经过三年魔鬼式训练,C军区的特种大队成功完成了新老交替,以崭新的姿态去了爱沙尼亚,参加“爱尔纳突击”国际特种侦察兵大赛,比赛中他们以绝对优势勇夺参赛队团体总分第一名和比赛课目中的9个单项第一,他和楼犀还勇夺最高荣誉“卡列夫勇士”奖,让世界特种部队刮目相看,中国陆军特种兵的名字第一次传向了世界!

     从爱沙尼亚回来后,他们都可以稍稍喘口气,于是他提出请假的要求,想回家去看看家人,假条都已经批了,他正准备动身,回北京去找星辰,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又接到了打击伊迪领导的国际贩毒集团的任务,然后就发生了后面的一切,他在第一次行动中误服了毒品,然后去找司令员,司令员又交给了他更为重要的卧底任务等等。

     本来一切都很正常,直到那一日,他因为预感到自己毒瘾发作,而他手上没有药品了,一直暗中帮助他的司令员又军务缠身,于是他找了借口,主动去了司令员那里,司令员当时正在开会,便叫他进办公室等,而在司令员的办公室里,意外发现了楼犀的档案,得知了关于车祸的事情。

     楼犀竟然是那场车祸的肇事者!

     他撞死了他的姐姐!

     他一下子懵了,不明白为什么一个肇事者可以不受法律制裁,可随即他就明白了,一来是因为楼家的背景,二来,也是更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当时楼犀进入特种大队时,是特种大队最为艰难、最为缺人的时候,而他足够优秀,优秀到几乎无法取代,他肩膀上肩负着去爱沙尼亚的重任,他得继续为国效力!

     他也是军人,他懂顾全大局的道理,可是那死去的人毕竟是他的姐姐,是从小就疼爱他的人!

     他从大义上可以理解,可是从情感上他不能接受,不能接受自己朝夕相处的战友,其实是害死自己姐姐的凶手!

     于是他存心报复。

     三年前他蓄意离开特种大队,在整个队里,他随便找个人来,让其发现自己吸毒的事情都可以达到被举报、被开除的目的,可他故意选了楼犀,因为他们关系最好,他们互相最为欣赏,越是这样,楼犀就会越挣扎,越是挣扎,就越是痛苦,而让他痛苦,就是他的目的!他无法为姐姐报仇,唯一能做的,就是这样折磨楼犀,用战友之间的情义折磨他!

     可是他没有想到,楼犀在发现他吸食毒品后,竟然没有立即举报他,那么正义凛然的一个人,竟然会为了他网开一面,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说真的,他当时真的感动了,他觉得自己很卑鄙,很无地自容,可是他仍旧是无能为力,他还是得辜负楼犀对他的信任,继续暗暗吸毒,为他下一步的卧底计划做准备。

     接下来的两个月很平静,楼犀暗暗帮助他戒毒,虽然他没有真的戒,但是有了楼犀的监督,他的自控力变得更强,事半功倍,渐渐掌握了控制自身毒品的能力,然后他们又接到了任务,那一次,仍旧是去哥伦比亚,仍旧是与伊迪的贩毒集团有关的行动,他们的目标是打掉一座毒品生产加工的工厂,并解救工厂里的华人员工,他当时的状态很好,他完全相信自己的战斗力,但他却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时差!

     哥伦比亚与中国有13个小时的时差,他可以掌握自己体内的生物钟,但却抵御不了时差的作用,在哥伦比亚行动时,正好赶上了他在国内毒瘾发作的时间,所以他在行动中严重失手。

     他连累了战友,那一次他们去了十个人,当场死了四个,还有一个在撤退的途中不治身亡。

     他看着自己朝夕相处的兄弟们,一个个倒在血泊里,整个人崩溃了,由此留下了心理阴影,患上了幽闭空间恐惧症。

     任务失败后,楼犀恨透了他,他也恨透了自己,他们就那样决裂了,从兄弟,变成了仇人。

     然后,他离开了特种大队,楼犀亲自压他出去,他没有任何解释,背负所有的罪恶感和仇恨,以及心底的孤独,转身投入商海,为复仇积蓄着能量。

     他想,在复仇之前,他和楼犀都不会再有交集,可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星辰忽然出现了!

     ◎    ◎    ◎

     星辰是姐姐的女儿,比他小7岁,他是她的小舅,他们之前最后一次见面时,他12岁,她5岁。

     他和姐姐是同母异父,母亲在很年轻时,丈夫就因病去世了,她含辛茹苦地把姐姐拉扯大,等到姐姐长到16岁后,她才接受了另外一个男人,也就是他的父亲,父亲照顾母亲和姐姐很多年,终于金诚所至金石为开,感动了母亲,也取得了姐姐的尊敬,最后与母亲结为连理,然后生下了他。

     本以为是苦尽甘来,一家和睦,可是母亲在他12岁那年患上了癌症,没几个月就去世了,父亲触景生情,不想再留在北京,于是带着他,离开了北京,回了老家银川。

     父亲是射击教练,在射击馆当指导老师,所以他从小就对枪有很好的认识,这也就是他最后能够成为特种大队狙击手的原因。

     他和父亲回到银川后,与姐姐的联系不算太多,不是因为感情不好,而是因为姐姐和姐夫都是军人,他们几乎没有什么私人时间,把所有的精力都奉献给了国家。

     他那个时候还小,但却对军人有了崇拜,姐姐是他除了父母之外,最尊敬的人。

     从小姐姐就很疼他,可能是因为年纪差的比较多的原因,姐姐总是把他当儿子那样照顾,而他和星辰小时候的关系,则更像是兄妹。

     十八岁那年,他参了军,同一年,父亲去世,他孑然一身了,世上除了姐姐一家之外,再没有别的亲人。

     当兵第二年,安全部的人到部队去挑人,经过各项考核,他的综合分数最高,于是被挑走了,从此有了无限光荣,却又永远见不得光的身份,直到他遇到C军区的司令员,然后又加入了特种大队,再然后就发生了那一切。

     那一年,他得知姐姐死于车祸意外后,很是悲痛,更惦记孤零零的星辰,可是他当时没有办法,连个电话都不能打。

     车祸发生半年后,他因为C军区司令员的关系,离开了安全局,他本以为有了机会回北京看星辰,可是却赶上了特种大队青黄不接的时候,他三年没有放过一天假,连星辰在哪里都不知道,更别提要去见她,从爱沙尼亚比赛回来后,他的假条都已经批了,正要启程,却又接到了打击伊迪领导的国际贩毒集团的任务,而因为这个任务,他陷入了万劫不复。

     一转眼,就过了好几年,他甚至都不知道星辰长多大了,见到后还能不能认出她来,可一切的想象都终结于那一天,他在军区医院的电梯里遇到了她,只一眼,他就认出她了,因为她跟姐姐年轻时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可当时他的身份是左凌风,在任务圆满完成之前,凌少堂这三个字是禁忌,对任何人都不能说,所以他仍旧是不能跟她相认。

     他见到星辰后很高兴,可是也很无奈,他不知道该怎么照顾她,他是她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却不知道该怎么对她好。

     因为要经营左凌风这个人物的形象,他会故意跟一些明星模特什么的闹一些绯闻,电梯里的那一幕,星辰显然是对他的印象不太好,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就只能顺着心里的指示,默默关心她。

     很快,军区医院里有了一些关于他们的传闻,他又气又笑,气是因为他们胡言乱语,笑是因为终于找到了可以接近星辰的办法,以追求者的姿态,可以多照顾她一些,而且名正言顺。

     本以为他可以继续下去,就那么关心着她,却没有想到那一日他第一次邀请星辰吃饭,就在餐厅遇到了楼犀!

     由此,三个人的关系变得很诡谲。

     他跟楼犀曾经朝夕相处好几年,又一起出生入死过那么多次,所以他很了解他,他知道楼犀对星辰有感觉,所以更加担心,第一,他不希望星辰找一个军人做男朋友,因为太危险了,第二,就算是找了军人,但那个人也绝对不可以是楼犀,因为他是害她父母出车祸的肇事者!

     所以,他想破坏他们,每一次他都会跟楼犀对着干,存心拆散他们,可是他有任务在身,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守着星辰,而命运弄人,就在他离开的那一段时间里,星辰竟然和楼犀结婚了!

     他听到消息后,十分震惊,震惊之后又是害怕,他不知道星辰知道真相后会怎么样。

     后来更惨,他和楼犀在军区医院门口打了起来,害得星辰流产,他又是恨楼犀,又是恨自己,一切的一切,都像是命运的故意捉弄。

     因为星辰流产的那件事,他不敢再出现在她面前,生怕又会好心办坏事,所以就连过圣诞节,都只能用送快递的办法给她送礼物。

     在这次行动之前,他特意去见了她,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有命回来。

     终于,现在任务结束了,他还活着,他终于可以把一切都说出来了,可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告诉星辰,告诉她,她的丈夫,她孩子的父亲,是害死她父母的凶手。

     深呼吸了口气,左凌风咽下所有的情绪,徐徐望向楼犀,他看到他那枚被打变形了的戒指,那是女戒,是星辰的戒指。

     虽然时间不是很长,但是他和星辰的感情好像已经很深了,如此,他该怎么把这残忍的真相说出来?

     还有,星辰不知道楼犀是肇事者很正常,当年的她只有17岁,又是那么善良的人,肯定是心软得放弃了起诉的机会,可楼犀自己撞了人难道也不知道吗?他到底知不知道星辰是那场车祸中最大的受害者?他娶星辰,动机真的单纯吗?

     他甚至想,楼犀是不是出于什么补偿心理才娶了星辰,可随即一想又不对,娶她算什么补偿,根本是害了她!而且楼犀也不是那种人,他不可能随便拿自己的感情开玩笑,更不可能拿婚姻开玩笑,尤其还是军婚!

     所以,这就更难办了,看起来楼犀是真的喜欢星辰,而星辰都为了怀过孩子了,虽然最后失去了,但那也足以说明,他们两个是想要好好过日子的。

     这样他该怎么办?继续隐瞒真相?继续隐瞒的话,不对。说出真相的话,更不对。拆散星辰和楼犀,每个人都会痛苦。

     想了想,左凌风忽然沉声问道,“楼犀,我问你,如果你做了对不起星辰的事,你会怎么办?”

     什么?

     楼犀倏尔拧眉,坚定地说道,“我不可能做对不起她的事!”

     左凌风也忍不住皱眉,加重了语气,“我说如果!”

     “没有如果!”楼犀的回答掷地有声。

     左凌风暗暗咬牙。

     楼犀也开始愤怒,警告地说道,“左凌风我告诉你,我不管你是凌少堂,还是谁,你都给我记住了——星辰是我老婆!你再对她有什么想法,再送什么破表给她,我对你绝不客气!”

     左凌风怒极反笑,“楼犀你也给我听好了,我就是想对星辰好,我送什么给她,你都管不着!”

     楼犀的脸色更为铁青,一把揪住了左凌风的衣领。

     而左凌风也不遑多让,反手抓住了他的,目光森森。

     ◎    ◎    ◎

     国内,抗震救灾工作依旧在进行当中,不过情况已经好了很多,叶星辰所在的医疗点,伤员已经全部转移,她和医疗小分队的其他成员,也撤出了灾区。

     坐在卡车上,叶星辰遥望着满目疮痍的城市,不禁伤怀,一场地震,死伤了多少人,破碎了多少家庭,可活着的人们,必须坚强。

     离开E市,卡车朝着云川的方向驶去,她不禁又想,楼犀,我已经回来了,你呢?还有几天就过年了,你能回来跟我一起过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