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4.第 4 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第4章
     文素素屏息了几秒,才把已经到嘴边那句“你怎么会在这儿”的质问压了下去。
     但她还是不可置信地看着那里。
     ——
     忐忑不安一整个上午,她都没有等到苏邈邈被转入班里。
     来之前,她还松了一口气,以为是因为某些情况,而使得父母改变了让苏邈邈转进自己所在班级的决定。
     可她怎么也想不到,竟然会在这里看到苏邈邈!
     并且……似乎对方还是从商彦所在的那个计算机培训组的办公室里出来的。
     一想到商彦和苏邈邈已经在一个办公室里待了整个上午,文素素就感觉自己心里像是被猫挠似的。
     她的表情控制不住地难看起来。
     只是商彦此时已经侧过身,看向斜后方的培训组办公室,并没有注意到文素素的神色变化。
     “小孩儿?”
     他眉一扬,语气轻谑,“你跑什么?”
     “……”
     已经被发现,苏邈邈只得默然地收回了推开门的手。
     她转身,并不看两人,只安静地往对面的藏书室走。
     没一会儿,那娇小的背影就消失在藏书室门口。
     商彦收回视线,正见文素素目光复杂地看着他。
     眼底笑意淡了淡,商彦懒散地皱了眉。
     “还有事?”
     文素素低下头,“……刚刚那个,是你们组里的新组员吗?”
     被这一问,商彦才想起自己方才的混账话。
     他不由莞尔。
     “她不算,只是个小孩儿而已。”
     这话让文素素眼里亮起一点希望。
     她压着语气低低地试探:“你们这个新组员有点奇怪……她一直这样戴着帽子吗?”
     “……”
     半晌没有回应,文素素不解地抬头看过去,却见男生插着裤袋站在原地,垂眼睨着她。
     深邃而俊美的五官被窗外落进来的薄光镀上一层淡金,挺拔的鼻骨在冷白的皮肤上拓下淡淡的阴翳,薄唇微抿起极淡的一点弧度,分不出是笑,或者只是嘲弄。
     见文素素仰头望过来,那双漆黑的眸子里波澜泛凉,薄唇微启。
     ——
     “我们组的人,跟你有关系?”
     “……”
     文素素脸色刷白。
     几秒后,站在原地攥紧了手,她眼里蓄泪地用力瞪了商彦一眼,转身跑下楼梯。
     看着那道背影消失,男生五官间本就淡薄的情绪更散了几分。
     他面无表情地转身往回走。
     到了门前,那双长腿一顿。
     门后不知道谁嘀咕了句“好像回来了”,跟着便是一串慌乱的脚步和杂声。
     商彦拿脚尖抵开了门,垂眼一扫。
     地上横倒着只椅子。
     而各个角落的电脑桌前,一个个人模狗样,全是心无旁骛的用功模样。
     商彦抬腿进门,眼皮都没抬。
     “谁弄倒的,自己扶起来。”
     他走回电脑前。
     组里其他四个男生竖着耳朵,听了好一会儿,没见商彦发火,吴泓博便觍着脸拖着滑行椅子凑过去——
     “彦哥,那小孔雀走了啊?”
     “嗯。”
     电脑前的人十指翻飞,懒散地应了声,连停顿都不见。
     吴泓博:“哎,那你们……谈出个结果来了吗?”
     “什么结果?”
     商彦终于稍停了敲键盘的速度,懒洋洋地侧过眼。
     “小孔雀不是专程来找彦哥你表白的吗?……熬了一个暑假,人家都忍不到你下午去上课,就先跑来培训组了——彦哥你就没给人家点什么表示?”
     吴泓博冲他挤了挤眉。
     商彦默然两秒,倏尔撇唇一笑。
     吴泓博都被这笑晃了一下的时候,就听见耳边磁性的声线像是冻了冰碴子——
     “既然你那脚本bug找不出来,那我索性帮你黑了,免得你自己不舍得删。”
     吴泓博:“……??”
     “最晚今天下午,你就可以开始重写了。”
     吴泓博懵了几秒,瞬间腿软:
     “别别别——彦爹我错了,那可是我忙活了一个暑假的东西——求彦爹键盘下留我狗命!”
     吴泓博的鬼哭狼嚎里,培训组的门被人推开,抱着一本书的女孩儿安静地走进来。
     商彦正被烦得起身,顺势便走到女孩儿身旁。
     他垂下眼打量。
     “小孩儿,去拿的什么书?”
     苏邈邈默默地看着伸到眼睛下面那只手:骨节修长而分明,覆着薄薄的肌理,即便虚张着,看起来也白皙而有力。
     她抿了抿唇,没动。
     “你现在得算是我的徒弟,我的话你都得听。”
     商彦诱哄。
     “……”
     苏邈邈迟疑了两秒,才慢慢把书放了上去。
     动作小心翼翼的,怕压着他似的。
     商彦情不自禁地勾起唇角。
     目光落到书封上。
     “《c语言——从入门到精通》?”
     尾音微微扬起,嗓子里压着一点沙哑的笑意。
     商彦的声音质地干净而清冽,读一句书名都格外好听。
     苏邈邈正有些失神,就听那个声音转向一旁——
     “你们谁给她找一本更适合的?”
     几个人面面相觑。
     组里的栾文泽开口,“彦哥,这本给新人打基础应该还可以吧?”
     对着商彦这足以比肩黄老师的“权威”,栾文泽质疑都提得小心翼翼。
     商彦哑声一笑。
     “给她换本。”
     吴泓博也好奇了:“……换什么?”
     “c语言——从入门到放弃。”
     吴泓博:“……”
     吴泓博:“噗嗤。”
     苏邈邈:“…………”
     安静两秒,女孩儿抬起手,从商彦手里用力拽回了书,便头也不回地进了里屋。
     吴泓博憋不住笑,起身走过来,“彦爹,你可以,把脾气这么乖的小新人都气着了。”
     “……确实生气了啊。”
     商彦笑着收回视线,垂下眼,看了掌侧拇指内沿。
     被书页划出的一条白痕慢慢渗出血滴。
     旁边吴泓博跟着低头,看见商彦手上的伤后吓了一跳。
     “你手怎么破了?”
     愣了一下他才回过神,想起学校里关于商彦的那些传闻,他尾音一哆嗦——
     “新、新人干的?”
     ……他们组的小新人不会因为这,进组第一天就要血溅培训组吧……
     然而商彦却像是心情很好的模样,只低眼笑了声。
     他抬手,漫不经心地吮掉了血迹,便转身回了电脑前。
     吴泓博更愣:“彦爹,这你都不生气啊?……难不成这几天吃斋?”
     商彦睖他一眼。
     吴泓博一缩脖子,坐回座位窝了半分钟,还是忍不住探回头——
     “彦爹,要是你这手是我划破的,你会怎么样?”
     “……”
     敲代码的人懒洋洋地笑了声。
     莫名的凉。
     “我不会怎么样,但你不一定。”
     吴泓博:“………………”
     前一晚被厉哲几人拉去网咖熬了夜,商彦敲完一段程序,便伏桌睡了过去。
     醒来时已是正午,培训组里没人敢打扰他,此时房间里也已经走得没人了。
     他揉着趴得发酸的肩颈起身,刚准备离开,便瞥见搁在桌角的东西——
     一只卡通图案的创可贴。
     ——
     棕色的小毛猴抱着自己团成球的尾巴,眼珠乌黑滑溜地瞧着他。
     商彦微微扬眉,觉着心尖像是被那小尾巴搔了一下。
     而旁边桌角处,还有一张小小的便利签,上面用娟幼的字迹写着“对不起”。
     商彦轻嗤了声,抬腿往外走。
     临到门前,有些鬼使神差的,他侧眸看了一眼敞着门的里间。
     自然已经没人。
     男生在原地停了片刻,回桌前拿起创可贴,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窗外。
     正午的树叶躺在阳光里,夏日的风拨得它晃了晃,将安静的影儿拓进窗内,摇曳在那张桌角的便签上。
     吃过晚饭,离了饭桌,苏邈邈早早地便回了房。
     客房的新床具还没有摆置好,所以今晚她仍要和文素素睡在同一间。
     文家的别墅隔音效果很好。
     但即便房门也紧闭,苏邈邈还是听到一楼的餐厅里,隐约传来了文素素和父母争吵的声音。
     只是内容听不真切。
     坐在小书桌前的女孩儿伸出细白的手,拢了拢卫衣的帽子,那些声音便隔得更远了一点。
     模糊而绰约。
     像是从另一个世界里传过来的。
     在苏邈邈手里的《从入门到精通》翻过第42页的时候,她身后,房间的门被人用力打开。
     文素素表情难看地走了进来。
     进来之后,文素素脚步一停。她目光复杂,望了一眼书桌前那道身影,然后有些负气地走到房间另一侧。
     房间里安安静静。
     书桌前的女孩儿更是连呼吸都轻得不闻,像是完全不存在。
     文素素在几次欲言又止之后,还是忍不住第一个打破沉默。
     “邈邈,”她压着自己声音里的情绪,“你怎么会进到我们学校计算机组里的?”
     “……”
     捏着中性笔的指尖顿了顿。
     “李老师安排的。”
     文素素想了几秒,才想通苏邈邈说的是她们高二一班的班主任李师杰。
     她有些不甘心,却只能皱着眉。
     “那今天在学校,商彦有看到过你的……我是说你有摘过帽子吗?”
     “没。”
     女孩儿轻轻地翻过一页书。
     目光扫到书页角上的“从入门到精通”,苏邈邈不期然地想起那声清冽带笑的嘲弄。
     女孩儿抚在书边的指尖停住,在光下白得像要透明。
     “……他没有注意过我。”
     她垂下眼睫,声音很轻地说。
     “……”
     文素素长松了口气。像是死灰一样的心里又翻起希望的火星,眼神也跟着活泛起来。
     她已经在考虑,明天该怎样为自己今天的冲动,跟那人道歉了。
     沉浸在这样的悸动里,文素素也就忘了注意,方才她只遮遮掩掩地问了一句,女孩儿却已经把她心里最想听的话说了出来。
     ……
     微醺的灯盏下,苏邈邈合上书。
     身后大床上的文素素已经睡下,房间里安静得落针可闻。
     苏邈邈抬起头,看向数字闹钟。
     已经临近深夜。
     今天会睡得很晚了。
     ……院长嬷嬷知道的话,又该说她了吧。
     苏邈邈无声地站起身。
     从衣橱里拿出菲佣洗叠好的灰色卫衣和换洗内衣,女孩儿轻手轻脚地走出房间,往客房的浴室走去。
     几步远外便是主卧。
     里面已经熄了灯,料想文程洲夫妻也睡下了,女孩儿更轻地放慢脚步。
     而就在她要走过主卧的那扇门时,一声被隔音墙压到最低的歇斯底里的女声,从门缝间传了出来——
     “文程洲,我是苏家的保姆吗!”
     “婌雯……”
     “苏家的孩子自己不管,凭什么扔我们家?当这儿是收容所还是回收站??”
     “……邈邈不过就是在家里暂住两年,你不要说得太过分了。”
     “两年?说得轻巧——就苏家那个老太太的性子,能容她回去才怪!”
     “苏家当初帮了我们那么多,你就当是报恩吧。”
     “可她是个有病的!万一哪天,她死在我们家——”
     “啪!”
     “……文程洲!你居然为了苏家的一个小杂种打我——她亲奶奶都不愿意看见她一眼,你干吗要宝贝成这样,她是你的女儿吗!?”
     “够了!……我不想听你这些疯话。”
     文程洲黑着脸摔门出来。
     到门外时,他耳朵一动,警觉地扭头看向身旁——
     空荡荡的长廊尽头,只有月色透过玻璃窗,淌下一地银晖。
     没什么发现,文程洲皱了下眉,扭头到阳台上抽烟去了。
     几米外的客房,只留下一条细窄缝隙的门缓缓合拢。
     女孩儿慢吞吞地坐到冰凉的地板上。
     她抱着膝盖,下巴垫在身前的衣服浴巾里,安静地看着落地窗外的天空。
     枯黑的枝桠伸出手,像是要去够天上的星星和月亮。
     “……你够不到的。”
     黑暗的房间里,女孩儿轻声地说。
     就像那些对于文素素来说唾手可得的喜爱一样。
     但对她来说……
     够不到的。
     所以她不想去奢望。
     三中是白日封闭制学校。
     按照规定,只要没有请假,所有学生中午一律在学校食堂用餐。
     “——阴谋!这一定是学校食堂的阴谋!”
     从打菜窗口转身,厉哲单手托着餐盘,另只手取了筷子在餐盘里翻来搅去了一通。然后他嫌弃地撇开了筷子。
     “要是没这强制规定,这食堂三天就得因为饭菜滞销破产倒闭。”
     隔壁窗口,接过餐盘的商彦瞥了一眼后,同样皱了眉。
     但他没说什么,取了筷子往用餐区走。
     “哎,彦哥,你等等我啊。”
     走出几步去,两人迎面遇见了吴泓博和栾文泽。
     这两个人本来就是同培训组又同班的,这会儿显然也是刚一起下了课,瞧见商彦,吴泓博立马狗腿地往前凑——
     “哟,彦爹,您还亲自出来吃饭呐?”
     “……”
     商彦瞥他一眼,薄唇轻扯了下,要笑不笑的。
     眸子里也漆黑发凉。
     “不‘亲自’出来吃,等你喂?”
     “那我哪敢啊,抢了舒校花的位置,她还不撕了我?”吴泓博左右一瞅,“哎,今天中午怎么不见舒校花跟着了?”
     厉哲:“估计是高三的老师又拖堂了呗。”
     他这边话音没落,商彦已经拔腿往用餐区走了。
     吴泓博和厉哲早有几面之缘,此时也不见外,上前两步小声问:“他心情不好啊?”
     厉哲叹了口气。
     “知道我们最后一节课是什么课吗?”
     吴泓博懵了两秒,恍然大悟:
     “语文。”
     “……”
     厉哲瘪着嘴点了点头,无声一叹,扭头跟上去了。
     其他窗口打饭的几个人也陆续凑齐,有人负责占座,此时正站在用餐区最里边,冲着他们这边挥了挥手臂。
     “彦哥。”
     这一嗓子声量并不高,但听到了的,还是有一个算一个,纷纷好奇或是畏惧地把目光投向了几人中为首的男生。
     有没听说过三中“商阎罗”名号的高一新生,也在那些口口相传的“科普”里,把望着男生的目光由惊艳转为恐惧。
     厉哲表情有点沉了。
     商彦却像是浑然不觉,一张冷白的俊脸懒洋洋的,眼底不见情绪,托着餐盘便向用餐区最内走去。
     见商彦未动怒,厉哲心里松了口气,连忙跟了上去。
     只是刚走出几米,就见前面男生长腿一顿,随即停了下来,目光落向斜旁的一张餐桌。
     厉哲顺着往那儿一看。
     “咦,彦哥,这不是你们那个计算机组的黄老师吗?……他旁边坐的那小矮子是谁,他儿子啊?”
     “……”
     半天没听到回应,厉哲好奇地转回头望去。
     却见站在那儿的男生微狭起眼,薄唇也勾了个弧度。
     像是突然就心情不错了的模样。
     厉哲迟疑地转了转脑袋,往前走两步,停到那桌旁。
     他弯下腰,捧起一副嬉皮笑脸——
     “中午好啊黄老师,带您家孩子吃饭呢?”
     “……”
     一听这没正经的语气,黄旗晟就皱了眉抬起头。
     看见是厉哲,他一点都不意外。
     厉哲笑嘻嘻的,“您别每次一见我,都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啊。”
     “你也知道我是这意思?”
     厉哲眼睛转转,目光落到黄旗晟身侧挡了大半的穿着大卫衣的小人儿身上——
     “旁边这是您儿子?看起来得有十四五岁了吧?”
     黄旗晟转回头,懒得理他了。
     “吃你的饭去。”
     厉哲起身。
     “那黄老师您慢用——”
     尾音未尽,被一张金属餐盘“咔哒”一声,压断在这张饭桌上。
     厉哲愣了两秒,“彦哥,咱们桌在那边。”
     修长的手将餐盘放下,不紧不慢地推到了罩着大卫衣的女孩儿旁边。
     商彦眼尾一垂,轻啧出声笑。
     “见了老师用餐不陪着……懂不懂事?”
     话是奔着厉哲去的。
     但那双黑漆漆的眸子,却一瞬不瞬地盯在黄旗晟旁边的女孩儿身上。
     厉哲:“…………?”
     他都不知道,他们彦哥的字典里,竟然还有“懂事”这个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