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6.第 6 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第6章
     从食堂出来,厉哲几人远远地吊在商彦后面。
     起初还安静。等看到商彦跟着前面走得远远的三个人,拐进通往科技楼的大路时,终于有人忍不住了——
     “哲子。”厉哲旁边的男生伸手捅了捅厉哲后腰,“彦哥不会是……喜欢上他们组里那小姑娘了吧?”
     厉哲眉毛一耸,“瞎扯什么。”
     “那怎么放着舒薇不追,却要跟在这小姑娘身后呢?”
     “昨天舒薇不是跟彦哥撒谎,给他骗去竹林了吗?好像因为那事闹挺凶的吧。”
     “可就算以前没吵架,我看彦哥对舒薇,也从来没跟对这小姑娘似的啊。”
     “……”
     厉哲语塞,随即有点懊恼,“那彦哥也不可能喜欢这小姑娘——整张脸都藏在帽子底下,吃饭都不敢露出来,多怪啊。”
     “那倒是。”
     旁边另几人点点头,“我估计是脸上有胎记什么的,我初中一同学就这样。”
     “彦哥怎么会选上她做徒弟?”
     “还用说,肯定是被黄老师要求的。”
     “……”
     几声附和,让厉哲自己心里那点莫名的心虚也压下去了。
     他摆了摆手让他们各回各班,自己加快步伐追到了商彦身旁。
     “彦哥,我们不回教室吗?”
     “不急。”
     “……”
     那懒散的语调让厉哲一噎,他表情微妙地看了一眼前路上那身影,心里的不安终于冒出个尖儿。
     “……彦哥,你对这个小孩儿,是不是有点太好了啊?”
     “?”
     “舒校花也没有这样的待遇,彦哥你认识这小姑娘才几天啊……”
     “两天。”
     “……啊?”
     “准确说,”商彦看了眼腕表,眼尾轻扬了下,“一天零四个小时。”
     “……”
     厉哲的表情有点扭曲,“彦哥,你不会真对这小孩儿……有什么想法吧……”
     商彦身形一顿。
     停了两秒,他慢慢侧过身,微眯着眼看厉哲:
     “你是做人做够了?”
     厉哲:“——??”
     商彦接了后半句:“所以对着一米五的小孩儿都有想法?”
     那双漆黑的眸子里翻起危险的情绪。
     “…………”
     顾不得质疑这个“一米五”,厉哲先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
     顶着商彦的死亡凝视,他很怀疑自己否认得晚两秒,就会项上狗头不保。
     商彦收回目光。
     厉哲缓了几秒,才小心地再次开口:“那彦哥你为什么要对着小孩儿那么好啊?”
     “她是我徒弟。”
     “……”厉哲,“她承认了?”
     “我承认了。”
     厉哲:“…………”
     行吧。
     “那估计全校女生都很想做一下彦哥你的二徒弟了,要不我宣传一下——”
     “只收一个。”
     厉哲:“……??”
     这次噎了半晌,厉哲悻悻开口:“彦哥,请你务必坚守住自己作为师父的底线。”
     商彦轻嗤了声。
     显然对这“忠告”不屑一顾。
     到了科技楼下,目送苏邈邈跟在栾文泽和吴泓博身后进了楼内,商彦站定两秒,才转身往教学楼走。
     厉哲酸溜溜地跟上去。
     “不过彦哥,要我说,养小徒弟这种事情吧,就是为别人做嫁衣。”
     “嗯?”
     商彦懒洋洋地瞥向他。
     “你想啊,这白菜辛辛苦苦地种进地里,又是浇水又是施肥的,还得挡着风防着雨——等好不容易长成一颗水灵灵的大白菜了,还没等你骄傲呢,一头野猪冲进来把白菜拱了!”
     厉哲觉着自己这番话很有道理,骄傲地把手一摊——
     “那彦哥你能怎么办?”
     “想拱白菜?”
     商彦唇角轻扯,眼微眯起。舌尖抵了抵上颚,他笑得嗓音沉哑——
     “欠阉了吧。”
     厉哲:“………………”
     ojbk。
     当他没说。
     一个周转眼过去。
     周一早上,六点半,轻柔的闹铃声在苏邈邈的新房间里响起。
     三中是早上七点半上课,从文家到学校的车程不到十五分钟,所以时间上还来得及。
     苏邈邈从薄薄的被子下钻出来,拿起枕边的卫衣和牛仔裤换上,然后便坐在床边,望着拉开窗帘后的窗外发呆。
     几分钟后,洗漱完的女孩儿下了楼。
     餐厅里只有文家的帮佣阿姨。
     迈进餐厅前,苏邈邈迟疑了一下。
     许是发现了她的反应,菲佣阿姨说:“素素已经去学校了。”
     苏邈邈微怔,转过身去看对面的工艺钟,“不是……七点半么?”
     女孩儿声音轻软温和,透着一点疑惑。
     “三中每周一都有升旗仪式,要提前一个小时到校。”
     说完,菲佣阿姨奇怪地问:“素素没有跟你说过吗?”
     “……嗯。”
     苏邈邈转回身,很轻地应了。
     “那大概是忘了吧。不过我听素素说,你还没有进班,确实不用急着去。”
     菲佣阿姨说着,将苏邈邈的早餐放好——
     “司机已经回来了,让他待会儿送你去学校啊。”
     ……
     苏邈邈到三中门外时,平日熙熙攘攘的林荫道上,果然已经没有什么学生了。
     从车上下来,她独自往科技楼走去。
     只是路上,她却发现,零星几个来得晚了的学生,似乎都是跟自己相同的方向。
     正在她有些疑惑的时候,一个女生拉着另一个,跑过自己的身旁——
     “你快点呀!”
     “不……不行了——我、我实在是……跑、跑不动了……”
     “就要到了,你再使点劲!今天可有商彦的国旗下讲话呢!”
     “啊……?”
     “啊什么啊,每个学年期末的数理化单科状元,下一学年开头都要讲学习心得,你忘了?”
     “商彦不是计算机最厉害吗,我只听男生那边一提起来,就特崇拜他……”
     “大姐,他上学期物理化学都是单科第一,你不知道啊?”
     “……可他那性子,也不可能上台演讲吧?”
     “你错了,他们班主任是化学组组长,所以化学那心得演讲还真是他的。”
     “哦……”
     “快走啦——”
     等苏邈邈回过神,两个女生早已在她的视野里跑远了。
     苏邈邈步伐无意识地放慢了些。
     兜帽下的小脑袋也轻歪向一侧。
     物理化学单科第一。
     商彦吗……
     当苏邈邈经过科技楼前的小广场的时候,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些学生跟自己走的方向是相同的。
     ——
     科技楼前的广场,就是三中举行升旗仪式的地方。
     穿着校服的学生们按班级列成方阵,整齐地排在主席台下。
     台上除了正在发表学习心得的学生,隐约还站了一排“接力”学生。
     苏邈邈此时在整个学生方阵的大后方,再因为身高的缘故,并不能看清主席台上的情况。
     倒是演讲学生的声音,被扩音器放大,清晰地盘旋在广场的上空。
     那人应该也在后排等着的学生里吧……
     苏邈邈这样想着,脚下却未停,径直往科技楼的正门走去。
     直到——
     “哎,那个学生,你站住!”
     “……”
     这声音离得很近,苏邈邈下意识地停住了脚。
     不等她转身,一个穿着衬衫西服裤子,还有点啤酒肚的中年男人就走到了她侧旁——
     “你是三中的学生吗?”
     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严厉,似乎是学校里的老师。
     苏邈邈想了想自己进三中的事情,犹豫了一秒:“是……?”
     年级主任郝赫,也就是此时站在苏邈邈面前的这个中年男人,闻言差点气歪了鼻子——
     “你是不是三中的学生你自己都不知道啊?”
     苏邈邈被唬得一怔。
     “你校服呢?升旗为什么不穿校服——还戴着帽子!?把帽子给我摘了!”
     “……”
     女孩儿的身影蓦地僵住。
     大大的兜帽下,那张脸儿有些微白。
     须臾后,主席台后排。
     “彦哥!”
     厉哲压着动静,猴急地从台后楼梯上蹿了上来。
     站在一排正紧张准备的接力学生中间,显得神色格外懒散的男生有些困倦地皱了皱眉,抬起一双漆黑的眼——
     “?”
     “彦哥……”厉哲扶着膝盖躬下腰,喘了口粗气,“就上周见的,你那个小徒弟——被郝主任逮着了,现在就在最后面,我听说郝主任正逼她摘帽子呢!”
     话间,商彦眼里的倦色压了下去,他轻拧起眉,嗓音哑得厉害。
     “……最后面?”
     “哎,是,就那儿——”
     “……”
     借着主席台的地理位置和身高的优势,商彦没费什么力气,便看到了小广场的最后方,隐约相对的师生两人。
     ……帽子还没摘。
     不过郝赫那个脾气,即便听出是个女孩儿,最多能多忍半分钟。
     “彦哥,管不管?”厉哲迟疑地问。“要不我——”
     他话声未落,便见商彦捏了捏眉心,从排队的接力学生里走出,方向直指台正中唯一的话筒。
     而此时,主持老师的话声还在半截——
     “下面,有请高二十五班的季芳云同学——哎……商彦?”
     主持老师惊讶之下本能的低呼,从扩音器里直接传开。
     台下原本听得昏昏欲睡的学生们,一听到这突发情况,顿时打了鸡血似的,纷纷抬头,四面八方的汇聚落过来。
     且不说台下起了大片的嘈杂,连台上那些接力学生也懵在原地,背稿子都忘记了。
     主持老师此时回过神,连忙关了话筒,低声说:“商彦同学,还没到你呢!”
     “……”
     商彦抬手,修长白皙的指节扶住话筒,只是话筒杆相对他的身高太低,他只能微微躬下身。
     本就懒散的嗓音更被这动作压出两分磁性的沙哑低沉——
     “抱歉。身体不舒服,插个队。”
     话声刚落,便被广场里自发响起的掌声盖了过去。
     商彦恍若未闻,眸子漆黑清亮地抬眼,视线落到广场的最后方。
     郝主任似乎听见动静,终于停了对女孩儿的训斥和关注,转而扭头看向了主席台这边。
     “……我是高二一班的商彦,下面是我的,化学学习心得。”
     台下学生安静下来。
     须臾后。
     松懒沙哑的声音在广场上空荡开——
     “氢,氦,锂,铍,硼;碳,氮,氧,氟,氖;钠,镁,铝,硅……”
     “………………?”
     全场陷入痴呆式静默。
     台上,商彦不紧不慢地撩起眼。
     学生方阵的正后方,郝赫愣完之后回过神,气得像个河豚似的,抛下身后的女孩儿就大跨步地走向主席台。
     眼帘垂回,遮了漆黑的瞳子。
     商彦的唇角轻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