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10.第 10 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第10章
     新的一周,从睡不醒的周一开始。
     吃了上一周的亏,苏邈邈今天学得乖多了,凌晨五点半便爬起床,洗漱吃早餐,然后跟文素素一起坐车到了学校。
     到校时还不到六点半,文素素直接去了班里,而苏邈邈则躲着任何一个背影看起来像年级主任郝赫的老师,小心翼翼地进到科技楼里。
     踏进培训组办公室的门,女孩儿最后从门缝里看了一眼身后。
     确定没有郝主任的身影,她松下一只吊着的那口气,往回转身。
     只是刚侧过九十度,苏邈邈就听见头顶后方突然响起个戏谑的声音——
     “小孩儿,一大清早就做贼,挺敬业啊?”
     苏邈邈身形蓦地顿住。
     过了两秒,她才低下头轻喊了一句,“师父……早上好。”
     正从自己的专用电脑前起身的商彦一怔。
     他身后吴泓博先嚎了起来——
     “我突然后悔了彦爹!我也想要个周一一大早就软着声喊我师父的小徒弟!”
     商彦回神,侧身睨了吴泓博一眼。
     “你?”
     “我我我!”
     商彦轻嗤了声,毫不掩饰语气里的嫌弃:“你太菜了,不行。”
     吴泓博:“…………”
     商彦走到里间,往门上斜着一靠。
     “小孩儿。上周给你布置的那几个程序题,做完了?”
     商彦插着兜,低垂着眼,就那样似笑非笑地瞧着桌前慢吞吞地收拾东西的女孩儿。
     “……嗯。”
     那顶圆圆的兜帽幅度很轻地上下晃了晃。
     “……”
     黑漆漆的眸子里浸上点薄薄的笑色。
     “拿上电脑出来,我检查功课。”
     苏邈邈怔了怔,只是开口的人已经转身回去。
     她犹豫两秒,按照商彦所说的,抱起笔记本电脑往外间走。
     吴泓博正在外间哀怨地问:
     “彦爹……你当初教我那会儿,怎么没这么认真负责?”
     倚在椅子里的商彦正懒洋洋地翻着手里的程序书,闻言眼也不抬。
     “没有么?”
     “当然没有,完全没有!”吴泓博斩钉截铁,扭回头,“老栾,你是除了彦爹之外第一个进组的吧,他当时带你的时候有这么好的耐心?”
     “……”
     被点名的栾文泽从电脑前抬头,摇了摇。
     “是吧!”吴泓博扭回身,“彦爹,你再这样下去,我真要怀疑你对我们小苏别有用心了啊!”
     “……”
     商彦翻页的手一停,修长的指节在那页面上屈起来,扣了扣。
     他眼一抬,薄唇微勾,似笑非笑,若有深意——
     “别有用心?……什么用心?”
     尾音被他咬得轻而发飘。
     吴泓博被盯得一哆嗦。
     “彦爹,你别这么笑……骚得跟禽兽似的,我害怕。”
     商彦神色不变,抬手把书拍到了吴泓博脸上。
     在吴泓博“嗷呜”一声的背景音里,商彦淡然地侧过身,冲旁边迟疑的苏邈邈招手。
     “小孩儿,过来。”
     苏邈邈将怀里抱住的笔记本电脑放到商彦身前的桌上,自己拖了个旁边的椅子过去。
     商彦单手拎过笔电,熟练地检查起程序算法和运行结果。
     苏邈邈乖巧安静地坐在旁边。
     又等了几秒,她不安地扭头看了一眼时间。
     “……师父,你不去参加升旗吗?”
     那人眼未抬,修长的十指在键盘上律动——
     “上周帮你救场,我被拉进黑名单,剥夺升旗资格了。”
     “……”
     苏邈邈呼吸一屏,兜帽下的眼瞳微微睁大了。
     办公室里死寂几秒。
     似乎是感受到了女孩儿惊到呆滞的反应,角落里,组内几个男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栾文泽也无奈地笑,“彦爹,你别吓唬小苏了。”
     苏邈邈:“……?”
     商彦薄唇一勾。
     “逗你玩的,还真信。”
     苏邈邈:“……”
     吴泓博也乐:“要真有那样一个黑名单,我哪还用这么费劲地跑组里来逃升旗?”
     扫完最后一行代码,商彦伸手勾起旁边的校服外套,起身往外走——
     “有一个循环上的小问题。第三节课一班自习,我来教你。”
     不等苏邈邈答应,吴泓博觍着脸追问——
     “我能旁听吗彦爹?”
     “梦里有,去听吧。”
     门外传回的声音毫无犹豫。
     吴泓博:“…………”
     过了两秒,他扭回头,奇道:“所以彦爹今早是来干嘛的?他好像坐下连十分钟没有就走了吧?”
     “嗯,我也奇怪,彦爹自己的电脑都没开。”
     “……”
     低声的讨论里,只有栾文泽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目光古怪地看了一眼苏邈邈走进里间的背影。
     上午第二节课下课铃打响,课间操时间随之到来。
     等窗外的跑步声逐渐消停的时候,吴泓博和栾文泽一齐来到了培训组里。
     两人边推门边议论着走进来。
     “……你说厉哲说的能是真的吗?”
     “应该吧?”
     “不过也是,要是没见那样一个小美人,彦爹肯定会否认的。”
     “嗯。”
     “太羡慕了卧槽,比舒薇都好看,那得长成什么模样啊——彦爹太不仗义了,过生日也不拉我一起!”
     “…………”
     两人说着话,已经走到培训组的电脑桌旁。
     吴泓博目光一转,正见穿着大卫衣的女孩儿坐在商彦的电脑桌角位置,腿上还放着她的笔记本电脑。
     “小苏?”
     “……”
     “小苏??”
     “啊……?”
     苏邈邈被叫回意识,连忙应下。
     吴泓博笑道:“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苏邈邈迟疑了下,低声问:“你们刚刚说的……”
     “嗨,就是厉哲刚刚跑操的时候说,他们这周末在一家餐厅里见了个小美人,比舒薇都漂亮!”
     “……哦。”
     苏邈邈微绷着兜帽下尖尖的下颌,不安地捏着手指。
     吴泓博又问:“你是在这儿等彦爹呢?”
     “嗯。”
     “那估计得一会儿了。我看刚刚跑操结束的时候,舒薇往他们班去了。”吴泓博说:“反正下节课彦爹他们班自习,两人手拉手逃课到校外也没人管。”
     栾文泽无奈地示意了下苏邈邈的方向一眼,做口型。
     “你不怕彦爹回来抽你?”
     吴泓博脑袋一缩,消音。
     苏邈邈安静地坐着。
     她不太理解吴泓博的话意,但手拉手她还是懂的。
     只是不等她做什么思考,卫衣口袋里的手机就突然震动起来。
     苏邈邈把笔电放到一旁,拿出手机,到门外接起了电话。
     “喂?邈邈吗?我是李师杰老师啊。”
     “……老师?”
     “你妈妈上周跟主任通过电话了,今天开始带你正式入班,你现在在科技楼吧?”
     “嗯。”
     “那你能来3号教学楼楼下吗?或者我过去接你?”
     “……”
     苏邈邈沉默两秒,慢慢摇了摇头。
     在想到李师杰看不到后,她才轻声开口:“我自己可以过去。”
     “好,那你尽快哦,老师在3号楼的南门等你。”
     “……嗯。”
     苏邈邈回到办公室里间,收拾好自己不大的书包,往外走。
     经过外间时,看到吴泓博和栾文泽都聚精会神地对着各自电脑,她犹豫地站了几秒,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转身离开了。
     ……
     苏邈邈跟着李师杰,上到高二一班所在的四楼时,第三节课的上课铃恰好打响。
     第三节是自习,一班的学生原本还有几个不着急地逗留在走廊上。
     不知道谁先注意到了李师杰的身影,压着嗓子喊了一句。
     “老班来了!”
     走廊上学生顷刻如鸟兽散。
     就连进到教室里,都是安静得落针可闻。
     只不过在有人注意到,李师杰身后还跟娇娇小小一只的女孩儿时,班里又逐渐起了窸窣的议论——
     “那是谁啊?新同学?”
     “不会吧,这么矮?”
     “男女都看不出来。”
     “你瞎么……明显是我们女同胞,肩多窄呀。”
     “……行吧。”
     李师杰走上讲台,敲了敲黑板。
     “这是我们班新来的转学生,苏邈邈同学,大家欢迎一下。”
     “……”
     教室里响起零零落落的掌声。
     苏邈邈抿了抿唇。
     一个封闭空间内突然多了很多人盯着自己的感觉,还是会让她格外不安。
     “老师,她怎么在屋里还戴着帽子啊?”
     李师杰脸色一正,“苏邈邈同学身体状况比较特殊,年级里已经批准她可以不穿校服、不参加集体活动——你们平常也都注意着点,知道吗?”
     也不知道哪个角落玩笑了句:
     “既然要注意,就别塞我们一班来啊……这等彦哥他们回来,还不给玩坏了?”
     班里立刻响起呼应的嬉笑。
     李师杰脸色一冷,伸手往讲桌上啪啪地拍了两下:
     “给我安静!”
     “……”
     学生们集体噤声。
     李师杰看向第三排中间,文素素坐得笔直端挺,唯独眼神时不时复杂地往苏邈邈身上飘。
     “班长。”李师杰喊了她声,“你跟我出来下。”
     李师杰和文素素走到门口,又突然想起来,扭头对台下安静地站在原地的女孩儿说:
     “苏邈邈,你随便找个空位坐下吧。这节上自习。”
     “……”
     女孩儿很轻地点了点头。
     等教室门一关,那些被压住的低声议论立刻又掀起来,各种各样打量的目光前赴后继地往女孩儿的身上落。
     苏邈邈攥紧了手,指尖微白。
     她有些仓皇不安地往教室里挪了两步。
     前方声音更多。
     苏邈邈蓦地停住脚——
     在整个教室的第一排有一张双人空桌。
     和后面第二排起,每一排四张桌子的状况不同,这张桌子独占一排,又躺在最角落,临窗搁着。
     桌面上一本书都不见。
     苏邈邈长长地松了口气。
     她攥紧背包带,快步走到了桌前。
     没等任何人反应过来,女孩儿背对着全班坐到了最里面的位置上。
     教室里突然安静。
     所有人都被掐住了脖子似的。
     一直过去了不知道多久,后方才有窸窸窣窣的低声交流:
     “卧槽,疯了吧……”
     “你们也不拦?”
     “妈哎,等彦哥回来发了火,这新同学可惨了……”
     不等他们议论完,教室门又开了。
     最先走进来的是文素素,表情比出去前还复杂。
     她刚进门,抬眼就看见坐在第一排唯一桌位上的女孩儿。
     文素素顿时脸色一变,“你——”
     “怎么了?”
     李师杰走进来,看到苏邈邈的选位后,不由也是一愣。
     他有点头疼。
     ——
     怎么把商彦这跟没人一样的位置给忘了。
     不过再想到女孩儿那近乎怪胎的安静性子,李师杰倒是不意外她会坐在这儿。
     “文素素,你先回去吧。”
     “可是她……”
     李师杰低声:“等商彦回来,你告诉他,让他自己再搬一张空桌,爱在哪儿在哪儿——他要是乐意,搁讲台上都行。”
     文素素听得出李师杰后半句是玩笑,但惯着苏邈邈来的意思,也更清楚不过了。
     文素素气得脸色都发白,扭头回了位置。
     李师杰扫一眼全班。
     “都给我安静。待会儿我过来看,谁敢扰乱纪律,就去我办公室上单人自习。”
     “……”
     全班噤声。
     也有人幸灾乐祸地看了一眼最前排的女孩儿的背影。
     既然班主任发话,他们省得说。
     ——
     只等着商彦回来,看好戏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