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15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跟着黄旗晟老师一起吃完午饭,  苏邈邈便回到了教室里。
     商彦不在座位上。
     走到桌旁的苏邈邈发现这点,  偷偷地松了一口气。
     苏邈邈坐下没多久,教室中央,  文素素站起身。
     “下午第一节体育课照常,准备去体育场集合。”
     班里后排零星几个男生欢呼了声,三三两两抱着球往外跑。
     原本安静的教室,  也在文素素的话声后稍起了波澜。
     苏邈邈却怔在了位置上。
     体育课的话,  那她
     “苏邈邈。”
     就在此时,课桌侧旁响起了文素素的声音。
     文素素压着眼底复杂的情绪,皱着眉看着面前的女孩儿
     “班里更新的花名册已经加上你的名字了,而且这是换名单后的第一节体育课,  所以你也要一起去上课。你身体的情况,我会跟体育老师说。”
     苏邈邈迟疑了下,慢慢点头。
     “体育场是在哪”
     然而文素素并没有听见她的话声在她开口之前,  文素素就已经转身往教室外走去。
     苏邈邈刚开了个头的问句停在中间。
     正在她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  身后的桌位传来好奇的询问
     “你是还不知道我们学校的体育场在哪儿吗”
     苏邈邈怔了怔。
     几秒后,她才反应过来,  对方确实是在主动跟她搭话。
     女孩儿侧过身,  犹豫了下,  便轻轻点头,“你能告诉我么”
     看到兜帽下刚刚因为点头的动作而晃了晃的一截雪白的下颌,苏邈邈后座的女生愣住两秒,  随即莞尔笑道“我也要去的,我带你去就好了。”
     说着,  她从座位起身,绕出来。
     “我叫齐文悦,你叫苏邈邈对吧”
     鲜少在同龄人那里感受到的初次见面便有的善意,让苏邈邈再次呆了一会儿才回过神。
     然后她站起身,低声说“嗯,你好我叫苏邈邈。”
     迟疑了下,想起第一次被某人问名字时的事情,她又轻声重复了一遍,“iao是表示遥远的那个邈。”
     “我知道,走之旁加貌,对吧”
     苏邈邈这次很快地点了点头。
     这才是正常的反应才对么。
     才不是苏喵喵
     看出女孩儿被认同后的小反应,齐文悦笑声悦耳,“你真可爱,我已经有点喜欢你了。”
     “”
     苏邈邈一怔。
     过了须臾,藏在兜帽里的粉白的耳垂后知后觉地红了起来。
     齐文悦哪知道新同学这么不经逗,此时也没注意到,伸手去拉苏邈邈的袖子。
     “那我们去体育场吧”
     “好。”
     三中的校区面积很大,体育场也占地很广。
     除了标准的塑胶跑道足球场和一片篮球场区之外,在体育场的最东边入口位置,还划分了一片类似小公园的建造绿植。
     绿植都是低矮的灌木,被学校的园艺师修剪出漂亮的形状,弯弯绕绕地簇拥着进入体育场正场的砾石路。
     而整片绿植区的最北侧,还装点着一片假山喷泉池。
     夏天的正午正是喷泉开放的时间,花型的水柱从假山里隐秘的出水口洒向高空,在阳光下拉出漂亮的小彩虹。
     苏邈邈正出神看着。
     她跟身旁的齐文悦绕过一段围在树周的灌木丛,就突然听见前方传回来几个声音
     “素素,你别生气啦。”
     “是啊,商彦那话一定只是说着玩的,他怎么可能会喜欢一个连脸都不敢露的丑八怪呢”
     “那个苏邈邈也是狗屎运,竟然能跟商彦坐同桌”
     “不过我听厉哲说,她也是计算机培训组的哎”
     “啊那她和商彦在一起的时间岂不是比舒薇跟商彦都长”
     “好了”
     一个猝然的女声打断了她们的议论。
     那个声音苏邈邈很熟悉。
     是文素素的。
     只不过因为带上气恼,而失了惯常的准线。
     “我不想再听见她了,别提了。”
     几个女生都讪讪地沉默下来,过了几秒,才有人拉开话题,谈起了别的。
     苏邈邈停在原地,一声都没有出。
     站在她身旁的齐文悦有些无奈,挽着女孩儿转身往回走了一段。
     等确定那边听不到两人的声音了,齐文悦才开口“文素素喜欢商彦,在年级里没几个人不知道的而且你不知道,在你之前,商彦从来不让人跟自己同桌。”
     苏邈邈正有些游弋的神思,被这句话拉了回来。
     她有些好奇地稍稍抬了下头。
     “为什么啊”
     “商彦肯定是那种家境很好的,跟人很有距离感。现在他还好,你没见我们高一刚开学那时候几乎没人能近他身。”
     齐文悦“而且他还有点洁癖吧,几乎不碰别人的东西,也不让别人碰他的东西。”
     “”
     想起上次在食堂,那人一边用新筷子给她夹菜,一边嘲笑她“一米五”
     苏邈邈
     她对洁癖这个说法持怀疑态度。
     “然后班里男生,你懂的,打个球回来一身臭汗厉哲因为打完球回来直接去他那桌,被商彦踹出去好几次。”
     “那女生”
     “女生就更了啊,谁跟他坐同桌,那估计一天24小时不干别的,只盯着他就够了。”
     齐文悦笑着说“你是刚来,不知道商彦在学校里什么行情长得帅爆,学习巨好,背景神秘,计算机方面更是神学校里喜欢他的女生,能从北门排到南门,再绕半个圈排回来。而且我跟你说。”
     齐文悦在停顿间笑出了声。
     “彦哥高一下学期,刚拿了计算机赛金奖那会儿,还收到过男生写的匿名情书呢哈哈哈哈”
     苏邈邈呆了呆,然后没忍住,也轻声笑了起来。
     “所以啊,高一整学年,彦哥可都没同桌结果你一来。”
     齐文悦耸了耸肩。
     “”
     兜帽下,女孩儿停住微翘的唇角,有点纠结地皱起细眉。
     齐文悦“文素素她会对你有敌意,实在再正常不过了。因为大家都说舒薇是商彦的女朋友,所以除了文素素有些不服气,其他女生都没自信敢明面对商彦示好的。但暗地里,还不知道有多少女生嫉妒你呢。”
     苏邈邈有点不安地轻抿住唇。
     两人之间安静了片刻。
     齐文悦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
     “离着上课还有一会儿,我感觉今天天气挺热,先去商店买两瓶水。”
     “嗯,好。”苏邈邈轻声应。
     齐文悦笑着往体育场东入口走。
     苏邈邈在原地站了片刻。
     只是随着时间推移,外面林荫道上进场的学生似乎越来越多。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感觉有好多学生在盯着她议论些什么。
     上次升旗仪式险些发病的后怕还未散,苏邈邈在树荫下挪了几步,还是决定先离开这入场的砾石路。
     她顺着树另一侧的岔道,往这片灌木区的北侧走去。
     而苏邈邈不知道的是。
     在她离开之后,那些盯着她议论纷纷的学生们中,有人嫉恨地打开学校的贴吧,往上面发了点什么东西。
     苏邈邈独自慢慢地散步,来到了整片灌木区的最北侧,在那座假山喷泉池前停了下来。
     这里鲜有人迹,安静而惬意。
     夏光明媚地荡漾在很浅的水面上,泛着有点眩目晃眼的薄光。
     从喷泉口洒到空气中的水花带着潮湿的水雾笼下来,在水里跳起层次有致的涟漪舞,空气中都弥漫着水雾浸透了花草的清香。
     苏邈邈轻轻地合上眼。
     去捕捉那些细微的水声,风声,叶动,虫鸣
     从小她就习惯了这样一个人的安静。
     在疗养院也有这样一个小假山池子,那个池子要深一些,里面还养了几尾鱼。
     在那里没有人愿意跟她一起玩,于是她时常会去池子旁,一待就是一下午。
     回想起那段时间,女孩儿的眼睫轻颤了下。
     须臾后,她睁开眼,重新审视着浅水面上映着的自己的倒影。
     以为藏起来就不会被人讨厌
     但好像,还是失败了啊。
     正在苏邈邈这样遗憾着的时候,她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串脚步声。
     “确定是往这里走了”
     “确定,有人看着的。”
     “哎你们看,那丑八怪不就在前面吗”
     “呵呵,还真是。”
     “”
     苏邈邈身形一僵。
     她看起来安静,但反应并不慢,脑子里很快就明白几人说的是自己。
     女孩儿身一侧,想要往旁边走。
     却还是没能来得及。
     那几个穿着有些流里流气的女生见她想走,互相看了一眼,冷笑几声,同时围了上来。
     苏邈邈本就站在喷泉池边上,被人围了一圈,立时便没了退路。
     其中一个将黑色头发挑染了几缕咖色的女生上前,嚼着口香糖嬉笑了声。
     眼神里不掩恶意
     “你就是高二一班新来的那个苏邈邈啊”
     嘴里的口香糖被女生嚼得哒哒响。
     见被堵得无路可走,苏邈邈只能停下。
     感受到那话里话外毫不掩饰的寻衅,她捏了捏藏在袖子里的指尖,没有说话。
     “嗬,长得不敢见人,脾气倒是不小啊我说话都敢不理”
     “丑人多作怪呗。”旁边围堵苏邈邈的其他女生讥讽地帮腔。
     嚼着口香糖的那个女生轻啐了声,上前一步,伸手在面前的女孩儿肩上一推。
     “我听说你死皮赖脸地跟彦哥坐了一张桌丑得都不敢露相,你说说你哪儿那么大的脸呢”
     苏邈邈被她推得往后踉跄了步,小腿抵到了喷泉池的边沿台子上。
     “也不知道这丑八怪用了什么法子,还让彦哥说了那样的话”
     “嗨,你还真信啊”
     “一班说的嘛。”
     “我看商彦肯定是嘲讽她呢。”
     “也是,有舒薇那样的大校花做女朋友,谁看得上这种丑八怪”
     旁边围堵的女生你一句我一句的冷嘲热讽,他们围起来的圈子也越来越小。
     苏邈邈退无可退,只能慢慢缩紧身体。
     “我不知道那是他的位置”
     “你说什么”
     为首那嚼着口香糖的女生往前贴了贴,不怀好意地笑
     “你他妈学蚊子叫呢,人丑也就算了,声音还这么小”
     “”
     苏邈邈攥紧了指尖。
     耳边的嘈杂声音愈演愈烈,在她兜帽挡住的地方,显然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学生聚集过来,看热闹似的指指点点。
     那些低声议论和隐约掺杂的恶意的用词,让女孩儿本就雪白的小脸更失了血色。
     不能情绪激动
     不能
     苏邈邈紧紧捏着手指,一遍又一遍地在心底告诫自己。
     她用力地闭了闭眼。
     似乎是听到了女孩儿略微急促的呼吸,几个女生对视了眼,嘲讽地笑起来。
     “哎哟卧槽,好像还真是个病秧子啊也不知道得的什么病,这么不经吓”
     “乔姐,差不多得了吧,可别把这丑八怪吓出问题来了,到时候还得赖我们。”
     “也行。”
     嚼着口香糖的女生勾了勾唇角,笑得不无恶意
     “那我们就不干别的,专门来揭露一下这个丑八怪的嘴脸省得她还痴心妄想地去勾引别的男生”
     “可以,我都开了直播贴了给她拍照片,帮这丑八怪在三中火起来”
     说着话,一个女生拿出手机,调了相机模式,先对着躲闪的苏邈邈“咔嚓咔嚓”一顿连排。
     “哎,你们按着她,别让她乱动啊配合点,我们这是好心好意帮你出名呢丑八怪”
     几个女生笑声刺耳地应和起来。
     她们纷纷围上前,伸手就要去掀苏邈邈的帽子。
     苏邈邈慌忙伸手压住帽檐,想躲开那几个女生的纠缠。
     然而站在无路可退的喷泉边上,她躲无可躲,帽子也被其中一个女生用力地扯了下去
     刺眼的阳光晃进眼底的瞬间,女孩儿哀哀地低喑了一声,惊慌地往后一退。
     小腿后的喷泉池边沿将她绊住,那些防止她挣扎而推阻上来的手也成了最后的帮凶。
     围观的学生们惊呼。
     就在他们的视线里,那个娇小的女孩儿被直接推进了喷泉池里。
     “哗啦”一声
     喷泉池平静的水面被落进池子里的女孩儿打破。
     她狼狈地倒在了约有半米深的池子里。
     冰冷的池水瞬间没过了她跌坐进池子里的大半的身体。
     而从上浇落的喷泉,也将她披肩微卷的淡栗色长发,湿了彻底。
     学生们被这突变惊呆了。
     没等她们回过神去看那从兜帽下露出来的脸儿,池子里跌倒的女孩儿慌忙地抱起膝盖别过脸。
     被水完全浸湿的大卫衣再也不能掩盖女孩儿的身形,紧紧顺着她薄窄的肩线贴合下来。
     女孩儿唯一露在外面的那截颈子,在阳光下白得刺眼,纤细脆弱,像是单手就能折断。
     她用力地藏住脸,身体止不住地颤栗。
     她想屏住呼吸去调节心跳,但方才不慎灌了两口水,女孩儿已经压不住软声呛咳起来。
     淡色的唇都被咳上了艳红的嫣色。
     “乔欣艺你们太过分了”
     在周围鸦雀无声的时候,刚买完水回来的齐文悦从被拨开的围观学生里跑了出来。
     一看清跌倒在池水里的女孩儿的模样,齐文悦瞬间气青了脸。
     她慌忙就要冲上去拉水池里的人。
     而就在这时,变动再现。
     一道修长的身影快步跑进了包围圈里。
     在众人呆滞的目光下,男生步伐蓦地停住。
     他目光四下一扫。
     凌厉清隽的侧颜上,那双漆黑的眸子像是封了冰。
     “商彦”
     “卧槽,彦哥怎么来了”
     围观的学生群里传出齐齐的抽气声和没压住的低呼。
     水池前正还有些犹豫的那些女生闻言,脸色也都微变,她们纷纷转身望过来。
     而她们的动作,也恰好将水池里正抱着膝盖微微发抖的女孩儿的身影露了出来。
     “”
     商彦的瞳孔骤然一缩。
     嚼着口香糖的乔欣艺回过神,僵笑
     “彦、彦哥我们听说这个丑八怪总是缠着你,所以才想帮你”
     她话声未落,便见商彦眸色瞬间沉冷,如同抹了血色的利刃,那刺来的目光几乎割面。
     没等众人反应,男生已经走到了那几个女生中间。
     他步伐一顿,薄薄的眼皮掀起来,睖向乔欣艺几人。
     垂在身侧攥起拳的手臂抽动了下。
     那双浸上血丝的黑眸里落下沉冷森戾的目光。
     几个女生被吓得脸色惨白,瞬间僵在了原地。
     “等、着。”
     男生的声音低沉里透着嘶哑。
     他攥紧了手里的外套,目光横向旁侧。
     原本已经准备下水的齐文悦,被那眼神一扫,也本能地僵住了身体。
     商彦将外套扔给了齐文悦。
     黑瞳沉得发冷。
     “别弄湿。”
     说完之后,在围观学生压抑的低呼声中,商彦直接迈进半米深的水池里。
     突然响起的水声,把池子里面,缩在假山下努力藏着脸的女孩儿吓得轻抖了下。
     商彦像是没感觉那淹到小腿的水。
     他侧颜冷得像是封了冰,薄唇抿着锐利的弧线。
     商彦一步一步走到女孩儿面前,停下。
     “小孩儿。”他嗓音沉哑地喊她,眸里漆黑如长夜,“起来。”
     “”
     女孩儿缩紧的薄肩又是一颤。
     她用力地摇了摇头,出口的拒绝藏不住那一声低软的哽咽。
     到底已是夏末将要入秋,浸在水里浑身湿透,风一吹,女孩儿便身形轻栗。
     阳光里埋首在膝盖上,屈下的那截颈子,白得晃人眼。
     纤细脆弱得可怜。
     商彦眸光一沉。
     原本顾忌着可能引发中伤女孩儿的后续流言,但此时他最后一丝耐性也告罄。
     商彦蓦地俯身下去。
     他伸手勾住女孩儿屈起的腿弯,直接将人打横抱起。
     带起来的哗啦啦的水瞬间沾湿了男生的衬衫长裤。
     商彦却毫不在乎,他只沉着眸色,目光落到女孩儿瞬间起了惊慌苍白的脸上。
     那双如同受了惊的鹿一样的眼,本能慌然地看向他。
     肤色胜雪,唇色点嫣,五官精致得如勾如画,如琢如磨。
     沾湿的长发打着卷儿,贴在尖尖的下巴上。
     衬着如雪的肤色和花瓣似的嫣唇。
     瞳仁乌黑,湿漉。
     这是一张美得近乎艶丽的脸。
     再配上那惊慌而无辜失措的眼神,更是能把人心底埋得最深沉的欲望勾上来。
     商彦怔住。
     须臾后,他近乎狼狈地垂下眼,才勉强遮住眼底瞬间酵成浓墨的情绪。
     “彦哥”
     喷泉池外,闻讯赶来的厉哲等人冲进了场,正在此时停到了池边。
     “你徒弟没事”
     尾音突然扭曲。
     围观的学生被商彦的背影挡住了女孩儿的脸。
     但厉哲此时站在池边,却把苏邈邈的模样看得无比清晰。
     清晰到让他像被雷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