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16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几秒后,  厉哲终于回过神,  表情扭曲“她不是”
     不等他说完,商彦已经抱着瑟瑟的女孩儿从喷泉池里走出来。
     一步跨出,  湿淋淋的水顺着裤腿洒在空地上。
     周边死寂。
     学生们没有一个敢在此时开口。
     打横抱着女孩儿的男生站在那儿,眸若寒潭,只刮过的目光都让学生们在这夏末的太阳地里,  觉着通体生凉。
     而另一个让他们无法出声的,  就是被商彦抱在怀里的女孩儿的那张脸了。
     精致,艶丽,无可挑剔。
     和所有人已经预想过的,或者刀疤、或者毁容、或者胎记
     全不沾边。
     所有学生在看见的第一瞬,  都是大脑空白。
     除了惊艳,别无他感。
     等回过神,低低的议论声已经不可压抑地在周围窸窣响起来。
     “卧槽”
     “谁之前说她是丑八怪”
     “瞎了瞎了。”
     “她要是算丑,  那全校没有能看的女生了。”
     “早知道刚刚我进去捞她了操操操这也太好看了吧”
     “跟彦哥抢人,  兄弟你很有想法啊”
     “额。”
     “”
     余音传来,商彦的眼神更冷。
     他侧过身,  单腿踩上喷泉池的边台,  当着所有学生的面,  怀里的女孩儿被抱着侧坐到他平直踩着石阶的大腿上。
     原本被抱起来而下意识地攥紧了他的衬衫,苏邈邈此时感觉身周热源忽然远离,不由地仰起脸看向他。
     “师师父”
     尾音轻软,  带着一点从水里捞出来的无助抖意和努力压着的哭腔。
     商彦的眼神蓦地深了深。
     这一刹那,他心底不知道掠过多少不为人知的晦暗心思。
     最后只压成了眼底两潭浓墨似的颜色。
     男生侧过视线,  看向旁边还呆滞着的齐文悦。
     “外套给我。”
     “啊哦哦,好。”
     齐文悦这才被叫回了神,连忙将手里之前商彦扔给她的外套递了过去。
     商彦单手接过。
     跟着他身形一顿,微垂下眼,眸色暗沉地望着坐在自己腿上有些不安地想动作的女孩儿。
     “坐稳。”
     “”
     那嗓音沙哑又沉得厉害,把苏邈邈唬在了那儿。
     扶在女孩儿薄肩上的手臂于是也退离,转而拎起外套,披在她已经湿透的卫衣外面。
     男生的指腹温热,带一点灼,将衣领拢住时,不经意地从女孩儿白皙漂亮的锁骨上拂了过去,引得苏邈邈抬眼看向他。
     却正撞进一双黑漆漆的眸子里。
     黑得像是要把她吸进去。
     苏邈邈呆滞几秒。
     然后她遵循本能,慢吞吞地哆嗦了下,将脑袋重新低回去了。
     她看不懂商彦那个眼神。
     但是直觉告诉她,不能试图探究,不然会出大事的。
     而商彦垂眸站了片刻。
     那张冷白清隽的侧颜上仍不见惯常的笑色,须臾后,他改变主意,手里已经拢好的外套向上一扯。
     “刷”
     苏邈邈眼前突然黑了下来。
     “”
     被外套兜头笼住的那颗小脑袋茫然地抬起来,还迟疑地转了转,似乎并不理解为什么突然就被人捂了个严严实实。
     而围观了全过程
     厉哲“”
     其他学生“”
     商彦没有再犹豫,将搁在腿上兜好了的小孩儿往怀里一拢,抱起来便往包围圈外走。
     厉哲连忙就要追着自己心爱的小美人一起走,只可惜脚刚跨出两步,就被商彦发冷的声音钉在后面。
     “送她们去教务处。”
     厉哲一愣。
     随即反应过来,他目光不善地扭头看向乔欣艺这几个已经呆在旁边的女生。
     乔欣艺几人回过神,目光惊乱地对视了眼,都下意识地往后退。
     厉哲冷笑,“早干吗了,现在才想起跑”
     他声音压低,“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彦哥只说送你们去教务处,已经是从轻了。还是说你们想走那个更惨的前车之鉴的路子”
     “”
     想起商彦在三中那没人敢提的名号的由来,几个女生脸色刷白。
     须臾后,她们便灰败着神色,嘴唇微哆嗦地点头,认命又后怕地跟着厉哲往教务处去了。
     另一边。
     商彦抱着怀里的女孩儿,走在去往科技楼的林荫道上。
     他本来就是近几届学生里最为风云的一个,三中几乎没有人不知道他的长相和传闻。
     再加上此时两人有些狼狈的模样,相偎着的亲密动作
     尽管外套挡住了商彦怀里的女孩儿,让他们无从看清对方的长相,但并不耽搁经过的学生们惊讶而议论纷纷地望着。
     似乎是感受到了这些隔着外套都炽烈的目光,女孩儿愈紧地缩起了肩,本能地将脸颊往里贴靠。
     躲在外套里,细软的呼吸从男生修长的颈旁拂过,最后贴在一小块领口的皮肤上。
     那呼吸像是被放大了。
     起初尚凉,须臾后微灼,再过片刻已是炙热
     像块烙铁似的,烫得商彦抱着女孩儿的指尖和手臂都一点点麻上去。
     男生垂眼,眸子里沉得像滴了墨。
     薄唇也抿出凌厉的弧线。
     他看了不知道有多久,突然听见一个闷闷的软声从外套下传出
     “你是不是在偷看我”
     商彦一怔。
     随即想起之前自己也是这样问她的,商彦莞尔。
     “是又怎么了”
     “”
     男生应得坦荡,尽管嗓音带点没来由的哑。
     苏邈邈有些气闷地皱了皱鼻尖。
     下次她也要这么理直气壮的。
     女孩儿心里微恼,更紧地把薄肩往回缩,呼吸也贴得愈发近了。
     外套下的昏暗里,女孩儿的唇无意地擦过男生衬衫下的锁骨。
     “”
     修长的颈线上,喉结轻滚了下。
     商彦额角跳了跳,侧过眼。
     “别贴这么近。”
     声音突然哑了,哑得近乎凶。
     怀里的苏邈邈一僵。
     须臾后,她慢吞吞地低下眼。
     商彦未察,心底却松了口气。
     他自嘲地笑。
     这哪儿是走学校的林荫道
     简直是过刀山火海阿鼻地狱还差不多。
     商彦抱着苏邈邈进了科技楼。
     来路上,绕着两人身周那些眼神和议论也终于消停了。
     上楼梯时,沉默很久的女孩儿微微仰起脸。
     迟疑几秒,她终于开口。
     软声里带上一点情绪低落的鼻音。
     “你是不是讨厌我了”
     迈上台阶的长腿一停。
     商彦垂眼。
     “为什么这么问”
     “”女孩儿没有回答。
     稍微回忆了一下,苏邈邈的沉默是从他哪一句话开始的,商彦便了然。
     “让你别贴那么近,是为你好。”
     苏邈邈懵了懵。
     “为什么”
     “”
     商彦舌尖抵了抵上颚,须臾后他哑声笑起来。
     “小孩儿,你应该叫我什么。”
     苏邈邈迟疑两秒,试探而小声地“师父”
     “再喊一次。”
     “师父。”
     苏邈邈听话地重复,但更不解了。
     商彦终于抱着她上了三楼,转身进长廊的时候,他似笑地叹了声。
     “你记得,以后要经常这么喊我。”
     “为什么”
     “用来提醒我。”
     “”
     苏邈邈心里的疑惑没有再问出口的机会,培训组办公室的门便被商彦用脚抵开了。
     “贴吧已经无法访问了。”
     “老栾,下次你手别这么快,我还没来得及看情况呢”
     “文泽,记得把开的后门痕迹清掉,万一顺着后台摸到培训组来,彦爹不收拾我们才怪。”
     “对对对,这个最重要。不过这一黑,也不知道小苏那边怎么样了”
     激烈的讨论声,在门开时戛然停住。
     各台电脑后面一颗颗脑袋探出来
     “彦哥,你额,这是”
     看见商彦那一身狼狈水渍,还有他怀里被他那件外套盖得严严实实的小小一只,组里几个男生都有点懵。
     “小孩儿掉水里了。”
     商彦脚下未停,抱着怀里的女孩儿往里间走。
     “卧槽”
     “人没事吧”
     “马丹这是哪个不怕死的连我们小苏都敢动”
     “砰。”
     里间的门砸断了话音。
     商彦冒着冷气的声从门缝里传出
     “贴吧那边收尾做好,被摸过来你们就扛着电脑主机跪门外吧。”
     “”
     门口几个男生面面相觑。
     培训组办公室的里间本来就是个小储物室加休息间,最里头就搁着一张单人的窄床。
     商彦进来之后没往旁处走,直接将怀里抱着的小孩儿搁到了床上。
     他顺手拉上了窗帘。
     打开灯。
     转过身的时候,床上坐着的小孩儿已经把他那件给人兜头套上的外套扒拉下来了。
     半干半湿的栗色长发打着卷贴在小巧的耳垂旁,淋透的衣服勾出藏了很久的纤细身形,手脚都乖巧地搭在床边。
     她也不说话,就那样恬然一张艶丽的小脸,乌黑湿漉的瞳仁安静地看着他。
     不说话也要命似的。
     商彦眼眸漆黑地转开。
     他走到一旁挂衣柜前,从里面取出一件还未拆袋的休闲白衬衫,想了想,又拎出一件。
     “没有浴巾,拿一件擦。”
     将两件衬衫搁到女孩儿坐着的单人床旁,商彦撑着床边,垂眼望着小孩儿。
     盯了两秒,他莞尔。
     “你还真一点都不怕我”
     女孩儿眨了眨眼,目光澄澈,像干净的湖泊。
     “不怕谢谢师父。”
     倒是还记着他进门前的提醒。
     商彦低笑,眼帘一垂,漆黑的眸子遮下去。
     他直起身。
     “待会让人给你买条运动裤。湿衣服全换下来,免得感冒。”
     “嗯。”
     女孩儿低着头,轻声应。
     商彦刚侧过身,似乎想起什么,又停住了。
     “里面的,等你回家再换。”
     苏邈邈懵然地抬眼“什么里”
     商彦侧回眸,似笑非笑。
     目光拂落。
     顺着那人视线往自己身上望,在瞥见淋湿的大卫衣再遮不住的小胸脯时,女孩儿的身形蓦地滞住。
     一秒,两秒。
     女孩儿粉雕玉琢似的雪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攀上晕染开的嫣红。
     连耳垂都泛了粉。
     商彦眼神一深。
     须臾后他回过神,轻咳了声,挪开视线。他转身走出两步,听见身后传来个细如蚊蚋的声音。
     “我昨天上网了”
     商彦收住脚。
     他站在原地,垂着眼哑声笑。
     “上网这种事,不需要和师父汇报。”
     一转身,却对上女孩儿粉颊微红地仰起脸,一双湿漉的瞳子黑得灵动。
     苏邈邈轻皱了下鼻尖。
     “c语言里,没有一种叫36d的函数名。”
     “”
     商彦仍笑,盛着女孩儿身影的黑眸却微狭起。
     “师父,”苏邈邈未察,仍执迷于求解,“36d就会有很多人喜欢了么”
     最后一点笑从男生冷白的侧颜上淡去。
     几步走到床边,商彦俯下,手掌往女孩儿双腿两侧一撑。
     凭着身高优势,他轻松将女孩儿拦在床与身体之间。
     呼吸相闻里,商彦狭起瞳。
     “小孩儿,你想招多少人喜欢”
     “”
     苏邈邈被他突然贴近的动作惊在那儿,连低头躲闪都忘了。
     她怔然地看着面前的人。
     这人生着一副极好看的骨相,即便是离着这样近,都让人挑不出瑕疵。
     眉骨立体,眼窝微陷,瞳仁漆黑,鼻梁也是最挺直而漂亮的弧线,还有笑都透着凌厉的薄唇
     耳边哑声忽作。
     “你想做什么”
     “”
     苏邈邈被叫回了神。
     她目光一低,才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无意识地抬起手。
     如果不是商彦开口,她指尖几乎要摸到男生的下颌上了。
     苏邈邈被自己吓了一跳。
     此时慢半拍地回了神,她眼瞳一缩,身体本能往后躲。
     却是忘了自己还坐在床边,重心来不及拉回,便往后仰倒了。
     单人床很窄,离墙也近。
     商彦想都没想,伸手去护女孩儿的头顶,跟着向前压身。
     两声闷响。
     苏邈邈枕着他的掌心磕到了墙上。
     而商彦勉强撑住身下的床,才差分毫没有摔在女孩儿身上。
     空气沉滞。
     商彦醒神,无奈地垂眼低笑。
     “小孩儿,你”
     话声未落,里间的门被人推开
     “彦哥,舒校花来卧槽”
     “”
     “砰”
     门又被摔上了。
     震天响。
     商彦沉默几秒,哑然失笑。
     他低眼,瞧着怀里眼神无辜的苏邈邈,眸里像是落了点点的碎星。
     “小孩儿你是不是想讹我,嗯”
     苏邈邈抿了下唇,眼神慢吞吞地挪开。
     “我没有。”
     “听话,最好别想。”
     商彦垂眼,撑起身,站到床边。
     临转身前,他想起了什么,侧回眸,眼尾染上的笑意疏懒。
     “而且我确实喜欢36d的,你不行。”
     “”
     商彦说完,便利落地转身出门。
     直到将身后最后一丝门缝拉合,他眼底从容一散,倚到墙上。
     男生垂着眼苦笑了声。
     这个真不行。
     商彦,你可别发疯。
     很是给自己做了一番“心理疏导”,商彦再抬眼,组里其余人正表情诡异地看着他。
     想起方才的闯入,商彦目光落向吴泓博。
     吴泓博脖子一缩,干笑“彦爹,刚刚刚刚那是”
     “是什么”
     商彦轻眯眼。
     “”吴泓博抖了抖,目光闪烁。
     商彦冷笑,“小孩儿才多大你想点人事行不行”
     吴泓博被怼得十分羞愧。
     商彦迈开腿,懒洋洋地走到旁边,用办公桌上的座机打了个电话。
     “送条新运动裤到学校。”
     “不是我,女孩儿穿的。”
     “那就各拿一件,让她自己选。”
     挂断电话,商彦转回身,屋里还是一片安静。
     他挑眉,“还有事”
     几人对视。
     吴泓博举起一只胳膊。
     “说。”
     吴泓博“舒校花在门外。”
     商彦笑里一凉。
     站了片刻,他起身走到门边。
     门一拉开,舒薇果然正站在和门相对的那面墙前。
     “商彦。”
     舒薇眼睛亮起来,目光像是不经意地在商彦身后掠过一圈。
     商彦轻嗤了声,靠上门框,他伸脚一踢,让门敞开
     “找人不如直接进去找”
     男生漆黑的眸子里压着微冷的情绪。
     舒薇委屈地看他,“我听说你徒弟的事情了,可那又不是我让他们做的,你冲我发火做什么”
     商彦沉眸不语。
     舒薇咬了咬唇,“竹林那次跟你撒谎的事情,我已经和你道过一次歉了你就不能不和我生气了吗”
     “生气”男生轻嗤,转开视线,“你想多了。”
     舒薇一咬牙,索性直问“那怎么从那天开始,你就对我越来越冷淡了”
     “”
     长廊一寂。
     连房间里,听见动静的吴泓博等人都立刻竖起了耳朵。
     商彦微狭起眼。
     “舒薇,你是不是忘了,最开始我说过我不会否认,换三年清净。但我也告诉你了,我们不会有什么关”
     压着这截未尽的话声,办公室内,里间的房门被人打开
     披着微卷的栗色长发,五官精致艶丽的女孩儿走出来。
     白皙的赤足踩在地面,她小心翼翼地扫过外间里像被按了暂停键的众人,目光一边找商彦的身影,一边轻声问。
     “师父,我的鞋带断了,能不能”
     望见商彦的瞬间,苏邈邈也看到了门外的舒薇。
     对方正目光震惊地瞪着她。
     苏邈邈慌忙抿住淡色的唇,咽回没说完的话,她低了低头,随后迟疑地去望商彦。
     “师父”
     满屋死寂。
     目光落了一身。
     女孩儿身上只穿了一件比她薄瘦的身形大几个号的白衬衫,尾摆一直垂过雪白的大腿。
     空荡荡的衬衫下,露出来的那双腿纤细匀称,嫩滑莹白。
     带一种视觉上的清香,让人移不开眼。
     门外回过神的舒薇表情僵硬。
     而商彦脸一黑。
     他转身,大步往女孩儿面前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