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19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小孩儿,  你想试试么”
     问出这个问题时,男生俯得很近,  近到苏邈邈几乎可以一根一根数清楚他细密纤长的眼睫。
     而其下,那双眼眸漆黑,  光像是被压抑在最深处,  或明或暗地晃动着,  格外意味深长。
     苏邈邈慢吞吞地眨了下眼。
     女孩儿勾在一起的手心里,  指尖不安地轻挠了挠。
     犹豫几秒,她微微向后,缩了下细白的颈子。
     “你要凶我了吗”
     那眼神模样,大有“你要是凶我,  我就要跑了”的意思。
     商彦盯她两秒,蓦地失笑。
     他伸手极轻地在苏邈邈头顶按了下,起身坐回位置。
     “不凶你。”
     所以别跑。
     野兽的天性里喜欢追逐逃跑的猎物。扑住呜咽恐慌的猎物,咬住它的后颈、将它叼回巢穴慢慢享用
     那种本能,  最压抑不住。
     所以千万别跑。
     商彦眸里情绪搅成了浓墨,游神物外地翻过手里的课本。
     却根本没入眼。
     旁边苏邈邈看得小心翼翼。
     师父好像有点生气了。
     不然怎么盯着物理书的眼神,  像是要把书吃了似的
     真凶。
     女孩儿皱了皱小脸转回去,  心想。
     下午第三节是物理课。
     苏邈邈之前在疗养院,  有苏家专门聘请的私人家教,  每天都会上门辅导。
     但她的课程也只学完高一学年。
     这学期新转入三中,私人家教课没有再上,  又耽误了前两周的课程,苏邈邈听起课来便有些费劲了。
     故而下课铃打响了半分钟,  女孩儿还苦恼地窝在崭新的物理书前,对着课上老师讲的一道题苦思冥想。
     另一边,睡了大半节课后,商彦从座位上撑起身时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身旁轻咬着笔头的苏邈邈。
     女孩儿的唇色有些淡,是一种接近樱花瓣的嫣色。
     唇形秀气漂亮,莹润的唇瓣间轻咬着一段笔头,随着呼吸微微翕张,隐约还能看到整齐又漂亮的贝齿,以及思考间隙里偶尔擦过贝齿的粉舌。
     商彦蓦地顿住。
     眼底倦色,几秒间便被墨似的情绪席卷一空。
     “彦哥,最后一节自习课,你去培训组不”
     厉哲的声音从后排追来。
     踩着话声,几人走到第一排前面
     “不去的话,我们翻去学校外呗”
     “”
     商彦终于缓收了目光。
     冷白清隽的俊颜上不知为何一点情绪都不见,覆了层薄薄的寒冰似的。
     格外沉戾。
     “培训组。”
     旁边厉哲几人面面相觑,互相口型无声交流,猜测是什么人惹着商彦了。
     商彦收拾好自己原本就没几本书的背包,单手一拎,往座位外走。
     厉哲见状,迟疑了下,小心地看向旁边
     女孩儿闷着小脑袋,还在对着物理书苦思冥想。
     厉哲清了清嗓子。
     “小苏,我们下节自习课出去玩,你一起不嗷”
     尾音被一巴掌拍了下去。
     “谁打”
     厉哲捂着脑袋直起身,质疑的声音戛然而止
     商彦去而复返,此时正嘴角微勾着,眼神凉飕飕地笑。
     “拐我小徒弟逃学,你皮痒”
     厉哲捂着脑袋委屈,“我就问问嘛”
     “问也不行。”
     商彦目光斜扫下去,刚抬起头的女孩儿完全不懂发生了什么,正眼神懵然地仰脸看着他们。
     笔头捏在手里,唇瓣上还沾着点水光。
     商彦眼里一深,拂落视线。
     “更何况,小孩儿这小短腿,怎么翻墙顺着墙这头扔过去么。”
     厉哲“”
     苏邈邈“”
     尽管没有完全听懂,但她已经感觉到“小短腿”这三个字里透出来的“恶意”了。
     她气恼地睖着商彦。
     商彦被那双乌黑湿漉的瞳仁盯了几秒,哑然失笑。
     “好好学习,不准乱跑。”
     他转身欲离开,又停下。
     苏邈邈还愣着,便忽然觉得手里一空。
     商彦直回身,将指节间的笔转过半圈,顺势拿住,晃了晃。
     “不准咬笔脏不脏”
     苏邈邈抿住嘴巴,当众被师父教育小习惯,让她有点赧然。
     “不咬了”
     软声应下,女孩儿伸手去够男生的手,想拿回自己的笔。
     “”
     商彦微狭起眼。
     下一秒,他手里的笔往回一收,人迈着那双长腿往外走了
     “没收。”
     细细的中性笔,还被男生夹在修长的指节间,背身向女孩儿晃了晃。
     苏邈邈“”
     气哭。
     厉哲几人跟着灰溜溜地走了。
     等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门外,苏邈邈后座,早就按捺不住的齐文悦撑着桌凑过去
     “哇,邈邈,商彦对你也就太不一般了吧”
     “”
     苏邈邈还在哀怨着自己可能再也回不来的笔,闻言慢吞吞地转了回去。
     “你刚来学校不知道,商阎罗这个名号,背地里说说也就算了,敢当着商彦面提的”
     齐文悦做了个夸张的歪吐舌头的表情
     “都嗝屁了。”
     苏邈邈被她逗笑,眼角轻弯下来。
     齐文悦“上节课间真的吓死我,我都怕他收拾你,没想到他竟然还笑了。啧,有徒弟的人果然不一样。”
     苏邈邈想了想,“他不是常常笑着么”
     “那哪一样。”齐文悦,“他在女生面前很少露笑,最冷淡了跟他同班一年多了,我还从没见他对哪个女生像对你一样呢。还有为你出头这事也是”
     齐文悦说着,玩笑地冲女孩儿眨眨眼
     “怎么样,抱着彦哥大腿,做小徒弟的感觉是不是特别爽”
     一个身影从苏邈邈脑海里晃过去。
     女孩儿犹豫了下,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那舒薇呢”
     齐文悦被这问题噎住。
     随即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这我还真不清楚,舒薇毕竟是高三的嘛,不过”
     “不过什么”苏邈邈好奇地问。
     齐文悦神秘兮兮地凑过去,压低了声音
     “舒薇这人,长相漂亮身材又好还会打扮,听说家境也不一般,好像还是哪个杂志的签约ode呢你可得小心她一点。”
     苏邈邈怔了下,“我为什么要小心她”
     齐文悦叹气。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单纯”
     苏邈邈“”
     齐文悦“这也就是三中这个贴吧不靠谱,莫名其妙就进不去了不然你信不信,现在贴吧里肯定全是讨论你和她的。”
     “”
     “在你之前,三中校花的位置被她牢牢占了两年多,没人能撼动。文素素人气够高了吧,照样没法跟舒薇比。”
     齐文悦一摊手。
     “但现在你来了,情况立刻就不一样了。这才多长时间,学校里都传开了我初中同桌上节课还从别的班跑来问我你的事情大家现在都等着看,这个校花的位置到底花落谁家呢。”
     苏邈邈慢慢皱起眉。
     “可我不想争这个校花的位置”
     “但这由不得你呀,全校这么多双眼睛雪亮着呢。”
     齐文悦伸手,安抚地拍了拍女孩儿的肩。
     “所以,你说舒薇现在看你能顺眼吗要我说,她肯定会想方设法找你的茬。”
     齐文悦话声刚落,她的同桌,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女生抬起头。
     “嗯,她会。”
     说完,女生还扶了扶自己的眼镜。
     苏邈邈怔然地抬眼望过去。
     齐文悦却乐了,伸手给苏邈邈介绍,“这是我同桌,咱班里总成绩永远第一的高智商学霸,廖兰馨我同桌都这么说了,那肯定是真的了”
     介绍完,齐文悦自己先好奇地转过去,“不过同桌,你为什么这么确定啊”
     廖兰馨神色平淡。
     “他们不是说了,她是商彦小徒弟的事情,是舒薇传出来的。”
     齐文悦“然后呢”
     廖兰馨极轻地皱了下眉,略带嫌弃地看了齐文悦一眼,“你就没从这里面感觉到什么情绪”
     齐文悦虚心求教
     “什么情绪”
     廖兰馨“”
     廖兰馨“迫不及待,如鲠在喉。”说完,学霸就伏桌学习了。
     齐文悦想了想,恍然大悟地点头,冲同桌竖起个大拇指。
     她自己则转向前座的女孩儿。
     “这下你懂了吧保重啊,苏邈邈同学。”
     “”
     “不过等校花评选开始了,我一定会投你一票的”
     “”
     第二天。
     乔欣艺几人果然没有出现在学校里了。
     有好事的专程去教务处打探情况,几人已经办理转学的消息彻底确定下来。
     这件事一发酵,学校里原本对高二一班的“小美人”蠢蠢欲动的,都各自按捺
     毕竟让商彦这么护着的小徒弟,想惦记,也是一件非常需要胆量的事情。
     只不过周二那天,计算机组多了个去邻省参加比赛的日程。苏邈邈对编程还未上手,便留了下来。
     商彦和吴泓博、栾文泽等人,当天下午离开学校,赶赴邻省参加比赛。
     一个周的时间,眨眼晃过去。
     周日清晨。
     文家。
     用过早餐之后,文程洲夫妻带着文素素赴一场高尔夫球约。
     临走前,文程洲不放心地问“邈邈,你真的不跟我们一起去吗”
     刚从餐厅走出来的女孩儿步伐放慢,她轻点下头。
     站在玄关换鞋的文素素听见了,抬起头,看向餐厅门旁站着的女孩儿。
     在学校曝光了真实样貌以后,女孩儿仍是穿着那套宽大的卫衣,但已经不再用兜帽藏着脸。
     文素素不得不一天十几小时地看着这张精致艶丽的脸。
     偏偏竟然还没有审美疲劳。
     文素素气得心里想跺脚。
     面上她只轻抬了下巴,面无表情地瞥了女孩儿一眼。
     “爸爸,我们该出发了。”
     文程洲应了一声,嘱咐家里菲佣照顾好苏邈邈,这才转身和文素素一同出门。
     三人走后,苏邈邈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
     在乳白色的衣柜前迟疑片刻,苏邈邈最终从里面拿出了那套黑色的修身运动服。
     换好衣服下楼,苏邈邈在餐厅门外踮了踮脚。
     “阿姨,我要去参加一个同学的生日arty。”
     女孩儿的声音细软,带着点小心的试探。
     餐厅里的阿姨刚要应声,就想起了什么,连忙转回来
     “你要出门阿姨送你过去吧”
     苏邈邈摇了摇头,“不麻烦阿姨了。”
     “可你自己一个人能安全吗”
     “有同学在,没关系的。”
     “”
     好一番口舌后,苏邈邈终于被“放”了出来。
     文家的菲佣阿姨还不放心,跟在苏邈邈身后到了别墅外。
     门外很气派地停了一排车。
     四辆锃光瓦亮的计程车。
     菲佣阿姨“”
     这是个什么阵仗
     就在这时。
     最前面一辆,后车窗摇下来,吴泓博兴奋地探出大半个上身,冲苏邈邈摆手
     “来了啊小苏,你上第二辆,后两辆是厉哲他们几个”
     “好。”
     “我们这辆在前开哎哟卧槽等等卡住了,卡住了师傅文泽文泽搭把手啊”
     走到车边的苏邈邈忍不住回过头,莞尔轻笑。
     不等她转回,面前的后车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
     “arty要迟到了,小孩儿。”
     随着低谑的哑笑,车里那张清隽的侧颜转望过来。
     苏邈邈一愣,低下头看过去。
     透过她身旁的薄光,给那人高挺的鼻梁在冷白的肤上拓下淡淡的影,漂亮得像是从古老而经典的放映带里走出来的贵公子,让人很想描边摹刻下这一帧画面收藏。
     “”
     苏邈邈眼睫颤了颤,感觉心跳漏了拍。
     她有些慌乱地避开那人似笑非笑的目光,低头钻进了车里。
     女孩儿无意识地按了一下心口的位置。
     还好带药了。
     苏邈邈轻皱眉,不安地想。
     可最近病情都很稳定,怎么刚刚突然就像要犯病的模样
     苏邈邈坐稳,外面的菲佣阿姨上前,扒着车门嘱托几遍“注意安全”,这才放计程车队离开。
     “走喽”
     第一辆车里,传出来不知道谁的笑闹声。
     “注意安全啊邈邈”
     菲佣阿姨的声音又很努力地追进来。
     苏邈邈坐着的第二辆车终于开了出去。
     司机师傅笑着摇头。
     “你们现在这些学生可真会玩。”
     “”
     司机“不是去参加生日arty吗,怎么搞得跟抢压寨夫人回山一样”
     苏邈邈懵住。
     座旁,商彦莞尔。
     他侧眸,望向身侧,女孩儿目光都有些呆了。
     商彦忍不住起了逗弄的心思。
     他单手撑座,倾身过去,快到女孩耳边才停住。
     “小孩儿。”
     商彦哑声玩笑。
     “大王包你吃香喝辣,衣食无忧,陪你上山打猎,下海捉鱼只要你跟我回寨,做我的压寨小美人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