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24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苏邈邈被商彦遮着眼睛从包厢里带离。
     出了那大包厢的门,她眼前的昏暗才终于褪去一一商彦的手垂回身侧。
     他低眼望着面前的女孩儿,而苏邈邈也正仰起小脸,不解地看着他。
     目光茫然。
     半晌后,商彦轻笑了声。“知道刚刚发生什么了”
     苏邈邈此时的意识已经从方才昏睡初醒的状态里剥离出来,她回想了下,然后迟疑地看向商彦
     “舒薇,是不是亲了别的男生
     商彦瞥着女孩儿,目光有些意外。
     他本以为,女孩儿就算看到了,也会是羞于启齿的。
     然而与苏邈邈澄澈千净的眼瞳对视几秒,商彦不由莞尔。他侧开目光。
     是他想当然了。
     他以为“白纸一张”该是羞于启齿,但事实是,正因为从未被涂抹过什么颜色,女孩儿反而并不懂也不会去联想,“亲吻之后所能代表的更深层的欲望。
     商彦不及开口,却又听女孩儿声音轻软地安慰他
     “师父,你不要太难过了。
     商彦身形微停。
     须臾后,他唇角一勾,似笑非笑地转回来
     而女孩儿纠结着眉心,漂亮的眼睛微微垂着,似乎还在思考怎么继续组织措辞
     “舒薇应该是喜欢师父的别的男生,嗯,可能是因为她喝酒了。”
     感觉到自己找补了一个绝佳的理由,苏邈邈眼睛微亮。
     她仰起头,“喝完真的很晕的,和书上说得一样,会控制不住自己。我刚刚我刚刚喝完就有那种感觉。
     商彦原本听得饶有兴趣。
     到这儿时,他眸色却微沉了下。
     眼底笑意不变,商彦眉一扬。
     “什么感觉你喝完酒会想去亲别的男生
     苏邈邈犹豫。
     正在她纠结于该不该顺着自己之前的找补说下去,便听见头顶男声微微俯下来,语气沉哑地威胁
     “敢这样,腿打断。”
     苏邈邈:“
     又来了。
     两人单独相处的局面,被再次推开的包厢门打破
     吴泓博几人表情难看地走了出来,到商彦身后一段距离处
     放慢脚步。
     为首的吴泓博最先忍不住,“舒薇是不是有毛病,她今天干的这叫什么事
     “确实剧毒。
     “明天上学,这事情还不知道要被传成什么样子呢。”
     组里另两个男生出声附和,连素来比较沉默的栾文泽都目光不善地点头。
     吴泓博慢步上前,小心地去观察商彦的神情。
     见商彦眸色微沉的模样,吴泓博以为是商彦在为之前包厢里的事情来气。他给其他三个男生使了手势,然后才出声宽慰
     “彦哥,你别太生气啊,为这样一个女的不值得。
     商彦懒散一抬眸。
     为谁”
     吴泓博被问得一愣,过了两秒才反应:“舒、舒薇啊
     商彦轻嗤了声,漆黑的眸子里掠过轻蔑的情绪。“她亲所有人一遍我也不在乎。
     吴泓博
     吴泓博:“那彦哥你为什么看起来点生气的样子
     商彦没有接话。
     他微狭起眼瞳,垂眸看向身前的女孩儿。
     苏邈邈被他盯得一僵
     呆站了两秒,女孩儿慢吞吞地往后挪了一步。
     顺着商彦的目光看过去,吴泓博愈发不解,小声地问:“小苏,你觉得你师父生气了没”
     苏邈邈躲过商彦的目光,点头。艷丽的小脸上表情严肃。
     “生气了,他还说要打断我的腿。
     计算机组众人:
     以吴泓博为代表,眼睛都瞪圆了,率先大着胆子反抗
     “彦爹,你可不能这样迁怒小苏啊小苏是无辜的,她什么都没做
     苏邈邈站在吴泓博身后,跟着吴泓博的话声微微点头。
     商彦轻眯起眼。
     盯了女孩儿两秒,他嗤笑了声。
     他在计算机组,甚至包括整个三中内没人敢顶撞的势态,看来在小孩儿出现后,用不了多久就会完全改变。
     商彦垂眼。
     “小孩儿,你过来。
     男生这副似笑非笑的神态,看得吴泓博心里发毛。吴泓博张口还想说什么。
     商彦目光一瞥。
     唇角笑意也凉下来。
     小孩儿的腿我舍不得打断,你的就未必了
     吴泓博
     吴泓博败退,苏邈邈只得乖乖地走回商彦的身旁。
     商彦垂眼,眸里情绪沉浮不定地看着女孩儿。过了半晌,他舌尖抵着上颚哑笑了声
     小孩儿,你只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但你不知道。
     刚刚差点发生了什么。
     商彦余音未竟,摸了摸女孩儿的发顶。他转身率先往楼下走。
     苏邈邈被摸得一怔,不解地看着男生修长的背影。
     师父最后看她的那个眼神为什么好像很有深意呢。
     在商彦的“淫威之下,计算机培训组全组,被迫提前结束周末。
     从会所出来,几人坐上计程车,一路直奔三中。
     他们是通过学校保安室顺利进入校园正门的。
     显然学校的保安们已经习惯了培训组这几个男生在假期里出入学校。倒是看到了其中的苏邈邈,那值守的保安还奇怪了会儿:“这是你们谁家的小妹妹吗”
     商彦莞尔,苏邈邈哑然,其余人无奈。
     最后还是吴泓博解释:“大叔,这是我们组新人,未来栋梁
     “噢哟,大叔惊叹地看了一眼女孩儿,心里再次感慨了造物主对这张脸蛋的厚爱,“那可真是了不得的。小姑娘,加油哇
     苏邈邈鲜少与陌生人接触,也就鲜少从他们那里感受善意
     此时被保安大叔突然的鼓励搞得一怔,女孩儿站在原地呆了两秒,才慢慢点了点头。
     不好意思的情绪很快蔓延,白嫩的细颈和耳廓都映上了点点淡粉。
     商彦瞥见,目光微动。
     他似乎漫不经心地走上前,伸手在女孩儿薄肩上轻慢一搭
     “我徒弟,商彦冲着保安笑,“劳您以后照顾。
     九月未的微风里,夹着夏未的躁意,男生的声音清冽干净带一点微哑的磁性,满是恣肆又张扬的气息。
     树上蝉鸣忽起。
     吱吱哑哑的,叫得苏邈邈心慌意乱。
     后面一路浑浑噩噩,苏邈邈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科技楼
     苏邈邈上周新转入班里,一周没来培训组报到。而商彦几人则是去邻省参加比赛,同样也没回过组内办公室。
     推门而入,满目熟悉,桌椅板凳都是上次离开前的模样。苏邈邈站在门外,怔了怔。
     这大概是第一次,她对某个地方,产生了一种类似“久别重逢”的归属感。
     像是想象中的“家”一样。
     而记忆里,无论是她甚至不确定是否只是幻想自己曾去过的苏家,还是疗养院,也或者文家
     哪一个地方都不是她的“家。
     哪一个地方也不曾让她有过“家的这种感觉。
     这里是第一次。
     女孩儿眼神恍惚,心思在这一瞬间也复杂得无法言喻。
     说不出是开心还是难过更多,那些情绪沉甸甸的,压得她垂低了眼。
     吴泓博几人进到外间。
     “哎,这两个还没拆箱啊。
     刚从商彦那儿收到断腿”威胁不久,吴泓博此时显得十分狗腿
     “彦爹,我帮你和小苏拆了啊。
     里间安静了几秒,传出极淡的一声“嗯”
     苏邈邈也回过神,走进组内。
     她看着那两只大箱子,“这是什么”
     栾文泽在旁边解释,上周彦哥,椅子坏了,他让人送来了两只。
     苏邈邈想起吴泓博刚刚的话,好奇问:“还有我的一只么
     栾文泽刚要作答,就听房间里,拆箱拆到一半的吴泓博突
     然笑出了声
     “哈哈哈卧槽有毒这是个什么颜色
     这下苏邈邈彻底按捺不住了。
     她一直走到那两只箱子前,扒在打开的箱体上探头往里看
     两只椅子的形状和设计都完全相同。
     椅子外包面,看起来也是极其舒适的柔软真皮材质。唯独两只椅子的颜色
     十分具有少女感。
     只粉红,一只粉蓝。
     苏邈邈:“
     被笑声从里间勾出来,商彦迈着长腿懒洋洋地走过来。
     他低头,把那椅子盯了两秒。
     然后男生轻眯起眼。
     他走到办公室的电话旁,拿起话筒拔了个号。
     几秒后,电话接通。
     那椅子什么鬼颜色。”
     对面一愣,薄屹笑起来,“哎,你竟然才打开看啊,我说怎么都没反应,枉我白期待了那么久。
     商彦轻眯了眼,“商娴手机号多少来着
     薄屹笑声噎住。
     “我错了哎祖宗一一不过这也不能怪我,是你说要一对的这是我这儿唯一对情侣椅,所以就这么给你送过去了啊。”
     商彦眸里光色微停。
     须臾后,他微侧了身,看向箱子里露在外面那两个椅子的角
     颜色确实相称。
     情侣椅么
     点晦暗心思从商彦心里浮掠过去,他沉默几秒,抬眼问
     “小孩儿,你喜欢么
     哎
     苏邈邈不解地抬头,迎上商彦的目光,迟疑须臾,她轻点头
     欢
     商彦薄唇轻勾了下。
     那极其骚包的两个颜色,在他这儿顿时都顺眼了许多
     电话对面,薄屹还在压着笑问:“那给你换成什么样的,你说吧,我让人去
     “不用了
     嘎
     “颜色不错,我很喜欢。
     薄屹:“
     薄屹:
     薄屹:“商彦你丫是真要变态了你知道吗
     商彦轻嗤了声。“我乐意。
     说着,他就要挂断电话。
     “哎哎你先别掐薄屹连忙叫停。
     商彦
     你姐给你买了块手机,让我给你送过去,你看什么时候合适”
     商彦面上笑意不变,眼底情绪却凉了几分。他沉默须臾,薄唇微动。
     “不要。
     薄屹哂笑,“你也不能直让他们联系不上啊
     “联系不上
     商彦嗤笑,“那我现在跟你是在用脑电波通话么。
     “这座机多不方便啊
     “手机方便,商彦冷眼,“方便他们一天24小时给我定位”
     薄屹哑然。
     辩驳的话无从出口一一他和商彦都很清楚,商家就是有这个意思的。
     沉默僵持几秒,薄屹恨声,“行吧,你就别要一一我看你能不能一直不用手机。
     商彦低低哼笑了声,以示轻蔑。
     电话挂断,商彦转身。
     吴泓博犹自呆滞:“彦爹,你真要用这椅奇子啊”
     商彦眼一抬,神色松懒。“我不能用
     “不是
     吴泓博心情复杂地看了一眼那极其骚包的粉蓝色“只是彦爹你在我心目中英伟的形象快要崩塌了
     商彦轻捏指节,懒洋洋地挑眉笑。“我帮你重新树立一下
     吴泓博一哆嗦,千笑。“不、不用了。
     商彦收回目光,转落向苏邈邈。
     小孩儿,你拿笔记本过来。上周说的那个循环问题,我给你理一遍。”
     哦。
     女孩儿乖巧地抱着笔电,跟商彦暂用了黄老师的办公桌。
     她坐在桌后的椅子上,男生则站在她身旁,单手撑着桌面俯着身,另只手在显示屏上给她指点讲解。
     直到遇上一个知识点,商彦走到立柜里翻了翻,没找到自己要的书。
     “我去藏书室给你拿一本,循环这部分必须吃透
     商彦回身看向桌后,声音蓦地一停。
     此时已临近傍晚,夏末夕阳的余晖从窗外拓了进来,给女孩儿瓷白的肤色镀上一层浅浅的薄光,原本就精致艷丽的五官在此时更被勾勒得近乎绝美。
     她安静而乖巧的看着他,眼瞳圆润乌黑,那里面像是只有他一人的影儿。
     而他也只希望有他一人。
     如果她这样看着别人
     商彦目光微沉。他别开了眼。
     方才心底里在那一瞬间涌上来的情绪,让他自己都觉得十分危险。
     师父”
     苏邈邈见男生失神,不由奇怪地岀声提醒。
     商彦眸色微顿,转身“我去给你拿书。”
     嗯
     商彦一离开房间,努力装作辛勤用功的几个男生立刻松懈下来。
     吴泓博跳起身,原地拉抻腰腿,哭丧着脸
     我的妈耶,小苏啊,你得赶紧出师彦爹这么个教法,我们都大气不敢喘呐
     苏邈邈看其他几人也是同样表情,不由轻笑。“你们为什么那么怕他
     吴泓博叹气,“是只有你不怕他。”
     看着女孩儿模样,吴泓博又开口:“不过,彦爹对你确实是
     啧啧,我估计他把自己在其他所有人那儿省下来的温柔绅士风范,全都留给你了。
     旁边有个高三的男生也跟着笑。
     真的是。今天  arty最后那儿,我都吓一跳,以为彦哥要去亲咳。
     话没说完,但组里除了苏邈邈,其他人已经了然
     吴泓博感慨,“可不是么,当时那情况,舒薇搞那么一出所有人又都在起哄哥这得多有原则,才能忍得住”
     话声刚落,办公室门重新被推开。
     手里拿着书的商彦走进来。目光微凉地扫过他们。
     吴泓博几人心虚地站直了身。须臾后,他们对视几眼一一
     “哎这两个箱子太占地方,彦哥我们先送下去了啊
     说着,四个人争先恐后地抢抬着两个空箱,冲了出去。
     眨眼,房间里就只剩两人。
     苏邈邈怔然。
     她伸手接过商彦递来的书,刚拿起来翻了几页,就听见头顶俯下个声音
     “他们告诉你,我很有原则”
     苏邈邈一怔,抬头。
     望下来的眼眸漆黑,微熠着某种深沉的情绪。
     别信。
     他哑然低笑,舌尖轻抵住上颚,眯眼。
     “我是肉食动物。”
     作者有话要说
     苏喵:  e他为什么要看着我说话。
     喵崽你要机警点,肉食动物一口吞、连喵毛都不会给你留下的qa
     明天似乎就要有作收满21000的加更了
     感谢以下宝贝们的霸王票:喵仔的乐园扔了一颗地雷小太阳扔了一颗地雷
     很想很想你扔了一颗地雷恩喜啊扔了一颗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