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29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开水房内。
     热水器的开关刚刚打开,商彦便听见一串脚步声,从正对的长廊传了过来。
     他目光不经意地一抬
     在走近的人身上淡淡瞥过,眼帘一垂,重遮了漆黑的眸子
     从头到尾,男生那张冷白清隽的脸上,连一点细微的表情变化都没有过。
     门外走近的舒薇神情僵住。
     她攥紧了手,掌心的纸巾包都被她捏得发出难听的呻吟。“商彦
     迟疑了很久,她还是缓声开口。
     伴着话声,舒薇停到了开水房的门外。
     热水器的水阅被修长的指节轻一拔,水流蓦地收住。
     商彦抬起杯子看了一眼,便直身,取了搁在热水器上面的保温杯盖。
     他转身。
     边拧上保温杯盖,一边迈开腿往门外走。
     到门前,商彦步伐一停。
     让开。
     男生的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像是遇上个挡路的陌生人样
     也正是这点一一没有情绪亦没有反应,让舒薇最后一丝伪装的从容终于维持不下。
     她伸手就要去拉商彦的衣袖
     “商彦,我
     那人拿着杯盖的手一拾,轻易避过了她的动作。而与此同时,凌厉的目光扫落,不耐地盯在她的脸上
     “有完没完。
     那人声音如浸了冰雪似的凉。
     舒薇眼眶红了起来。
     “你不喜欢我哪点我可以改一一昨天是我错了、你别不理我彦
     商彦气得失笑,转开目光。
     等重新落回时,他眸冷得像冰,一字一句地低声
     “你有病吧
     说完,商彦转开女生的肩,忍无可忍地往长廊外走。
     还没来得及拧上盖子的保温杯里,溅出了几滴滚烫的水,落到了手掌上。
     灼得皮肤都发麻。
     商彦微皱了眉,重新往杯子上拧盖。
     而就在此时,他身后突然响起个很低的声音。“你是不是喜欢苏邈邈。
     商彦的脚步蓦地停住。意识恍惚了下。
     他的身后,舒薇抬起头还想说什么,却突然看到走廊尽头
     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儿落在地上的投影。
     舒薇瞳孔微缩。
     想也不想,她快步上前,正趁着商彦失神这一刹那,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他。
     商彦被这动作拽回了意识。
     眉眼一冷。
     手里捏着的保温杯差点忍不住摔到地上去。
     放开
     白皙指背上青筋绽起,商彦目光沉冷。
     他刚欲动作,视线一抬,却望见了长廊入口,看着他们呆在原地的女孩儿。
     与此同时,舒薇强做笑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一
     “你不想看看你的小徒弟,对你是什么样的感情吗”
     身前沉黑
     舒薇心底泛起苦涩又得逞的情绪,只是须臾后,她突然听见“嘎吱”一声。
     非常刺耳。
     以一种近乎暴力的力量,把那只不听话的保温杯盖子终于拧合的声音。
     妈的
     身前一身低郁戾意的冷嗤。
     舒薇感觉自己手腕突然一疼,被什么铁箍钳住了似的。她本能地惊叫了声,松开手想往后退。
     而身前紧捏着她手腕,商彦目光沉冷地望着长廊尽头转过身去的女孩儿。
     他眼帘一扫,垂下,遮住眸里漆黑的冷光。
     上身一拧,保温杯在空中换到左手,右手张开,握住,猛地后压
     砰
     声撞击的闷响,引得走廊入口背身站着的女孩儿忍不住回头看过去。
     见清不远处那一幕,女孩儿瞳孔轻缩了下。
     长廊尽头。
     商彦捏着舒薇的颈子,把人狠狠地掼在了墙上。他俯身下去,眸里冷冽。
     “舒薇,有病吃药一一别来我这儿找死。
     他手上一用力,迫得舒薇叫都叫不出来,惊恐地看着他。
     “还有,一用你试苏邈邈”
     男生垂眼,低声笑,嗓音里透着点微沉的戾意。还有轻蔑到极致的不屑。
     你算什么东西。
     舒薇脸色煞白。
     商彦冷着眼甩手把人推开,转身走了出去。
     直到他停在身前,女孩儿仍没回过神似的,怔然地站在长廊入口。
     她仰起脸看他。
     商彦抬手,捏了捏额角太阳穴,落下时也抹掉了面上的薄戾
     他嘴角轻勾。
     语出却是“威胁
     “我和她没关系。不许胡思乱想,不许质疑。
     苏邈邈回过神,慢吞吞地说:“可她刚刚抱你了哎”
     这个轻轻软软的腔调,撩搔得商彦微微沉眸。
     他低下身。
     “小孩儿,你胆子变大了,敢质疑师父的话了之前告没告诉你,再让我重复会怎么样
     苏邈邈犹豫了下,脚尖往前,带着点不自知的小挑衅,碰了碰男生的鞋
     “腿打断。
     商彦视线一落。
     小短腿都伸到他眼皮子底下来了。
     他哑然失笑。
     须臾后转回来,佯作威胁的低声“信不信真给你打断
     不信。
     女孩儿鼓了鼓脸颊。
     沉默两秒,她小声接了后半句
     “师父不舍得。
     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砰地撞了一下,撞得商彦神智恍惚,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想不管不顾地
     商彦紧紧攥了手,指背上青筋再一次绽起。
     和方才不同,眼底沉沉浮浮的情绪被他一次又一次地压下又带着不甘和近乎疯狂的情绪涌上来。
     耳边呼吸声似乎突然加重了些,苏邈邈不解地抬头,“师父
     话刚起,面前的人却蓦地直身,走过她的身旁
     “回去做题。
     苏邈邈顿时蔫了。
     闷闷不乐地,哦。
     上午最后一堂数学课结束,苏邈邈和齐文悦、廖兰馨三人起往食堂走。
     高二一班所在的三号教学楼距离学校食堂很远,几乎要跨过大半座校园的距离。
     路上,齐文悦走在中间,一左一右地挽着苏邈邈和廖兰馨
     “邈邈,你师父是不是有新女朋友了啊
     苏邈邈一怔
     齐文悦扭头,看女孩儿一脸懵然的模样,“看来你也不知道啊真奇怪,不该能藏得这么严实才对吧,怎么之前就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苏邈邈终于消化了这个消息带来的惊讶,迟疑地问:“为什么突然这样说”
     齐文悦晃了晃手里拿着的手机。
     学校贴吧不是恢复了吗今天贴吧里,有个我们学校的学生说,上午在学校里撞见商彦和一个女孩儿接吻了
     苏邈邈
     连旁边的廖兰馨似乎都很意外,扭过头看了完全懵然的苏邈邈一眼,随即才皱着眉问齐文悦:“消息属实么,确定不是造谣
     “真的。
     齐文悦用力点了点头,“而且据说当时情况还挺嗯,激
     廖兰馨:“跟什么人,在什么地方
     “哎,同桌,你今天怎么难得也这么八卦了”齐文悦笑着说。“地方没说,那个被亲的女孩儿的脸好像也没看见说是商彦特强势,整个把那女孩儿压在墙上亲的,完全挡得严严实实
     齐文悦后面的话声,苏邈邈已经听不进去了。
     她脸颊不可遏制地发起烫,藏在衣袖里的指尖也不安地攥在一起,掌心渗出点汗意,被风一吹,有些发凉。
     明明只是挡了一下。
     怎么会被传谣是在
     想到是在贴吧里传开的,苏邈邈更不安了,低声小心地问:“那后来呢
     齐文悦遗憾地说:“没有来得及有后来,就被看见的这两个女生给打断了啊。”
     苏邈邈脸颊更烫,无力地辩驳:“我不是说那件事,我是说贴吧里
     “哦哦,你问这个啊。”
     齐文悦遗憾地耸了耸肩。
     “后来这个帖子的发帖人说到一半,突然消失不见了。追着进她主页一看,所有资料清空,帖子删除,账号也注销了
     苏邈邈怔了下。
     这套干净利落的处理流程,听起来有点耳熟
     很有计算机培训组的风格。
     唉
     齐文悦突然长叹了口气。
     事到如今,只能希望彦哥的新女朋友是个温柔的女生,多照顾一下我们的邈邈小白菜儿。”
     突然晋升“小白菜”的苏邈邈:
     b
     迟疑了下,她心虚地问:“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齐文悦掰着手指头给她算,“你看,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商彦对你那么那么好,几乎完全把你当女儿在养了一一那他以后的女朋友,不就相当于是你的后妈了吗”
     苏邈邈:住口
     齐文悦还在给她魔性洗脑:“而且我们邈邈又长得这么这么漂亮,跟个小仙女似的,再漂亮的后妈也没办法跟你比这就好比白雪公主和她后妈了,万一多出个魔镜挑拔离间,你小心被你后妈喂毒苹果啊
     齐文悦一顿,打了个激灵
     “我去给我自己说得都起鸡皮疙瘩了,这么一想还真是后果严重邈邈,你放心,我一定尽我所能帮你打听出来,你那个准后妈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苏邈邈听得已经目瞪口呆了。
     旁边廖兰馨看了全场,不由地翻了个白眼。
     “你这咸吃萝卜淡操心的,白雪公主哦什么破比喻,你还是快去打菜吧。”
     齐文悦哭丧着脸被廖兰馨推去打菜的窗口了,廖兰馨自己原本要到另一边排队,犹豫了下,她停住脚。
     身旁的女孩儿似乎还呆滞在方才的暗黑版童话故事里回过神。
     廖兰馨无奈地笑了下。“邈邈。
     苏邈邈回过神,侧回头看廖兰馨。
     廖兰馨沉默地打量她。
     女孩儿肤色白皙,五官都精致漂亮,曈仁乌黑透着水光,鼻尖秀挺微翘,唇瓣像含苞的花一样柔嫩,让人看一眼便有点挪不开目光。
     性格也安静得让人心疼,乖巧起来忍不住就想逗逗她,没有半点这样漂亮艷丽的外表下会宠溺出来的娇气或者任性
     千净得像块没有任何杂质的水晶一样。
     剔透又漂亮。
     也难怪那人会喜欢。
     拋开身为同性的羨慕嫉妒,恐怕很难有人不喜欢她。
     廖兰馨皱了皱眉。
     “商彦师父确实各方面都很优秀,但性格上,恐怕不是什么善类我也不知道他适不适合,但你自己要想清楚。
     苏邈邈
     点到即止,廖兰馨不再多言。“去打莱吧,待会儿见。”
     留下这让苏邈邈一头雾水又莫名其妙的话,廖兰馨已经转身走了。
     与此同时,食堂门外。
     厉哲跟在商彦身后,踏上一食堂的台阶。
     “哎,彦哥,你不是最不喜欢一食堂了吗,今天中午怎么来这儿
     非
     商彦的目光在远处打菜的窗口慢慢扫过,微皱着眉。
     须臾后,视线终于“捉到最熟悉的娇小身影,他眸里擦过去点笑色。
     “走吧。”
     “哦。”厉哲连忙跟上去。“对了,彦哥,我听说今天贴吧里又闹幺蛾子了好像是有女生造谣,说你跟一女孩儿在学校里接吻了。
     商彦眸光微闪了下,没接话。
     厉哲还在傻乐,“这人造谣也不先来个真实基础,你今天上午都没离开教室,就第三节课的时候陪我小女神去了一趟图书馆,怎么可能和什么女孩儿接吻啊,还说你把人压墙上亲的哈哈哈哈哈
     商彦步伐一停。他回眸,挑眉
     “你小女神
     厉哲压不住笑,还难能有点不好意思,上次在餐厅里我就对小女神一见钟情了一一彦哥你又不是不知道
     商彦轻嗤了声。眸色冰凉。
     哦
     “今天上午在图书馆,我就是把你小女神压墙上亲了。”
     停了下,他露出个不当人的笑,哑声
     特甜
     作者有话要说
     厉哲:彦哥:这人我今天还就不做了:
     有请土拨鼠尖叫,为彦哥的骚气新纪录刷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