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32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苏邈邈满眼都写着茫然。
     旁边过来找商彦的厉哲却僵在了两米外。
     空气安静几秒后。
     厉哲的声音听起来快哭了
     “彦哥,你你你你不能这样啊彦哥
     从女孩儿那不解的神情间收回目光,商彦略有遗憾地轻“啧了声
     “你怎么就什么也不懂,小孩儿。苏邈邈
     厉哲
     妈的禽兽
     不对
     是禽兽不如
     但这话厉哲充其量也只敢在心底说说,面上他只能痛苦地看着他的美人小女神全程懵然地听着。
     而商彦遗憾过,此时也站起身,懒洋洋地插着裤袋,垂眼睨着厉哲。
     他似笑非笑地问:“你说说看,我不能怎样”
     厉哲憋憋屈屈地看向苏邈邈。
     然后才转回来,“彦哥小苏还小呢,你不能
     “十七岁,不小了。
     商彦嘴角一勾,笑得很不当人。
     “她、她才一米五
     商彦哑声笑了句,侧过身,“小孩儿,告诉他你多高。
     虽然前面都没听懂,但身高一贯是苏邈邈的原则问题,她亳不犹豫地不满地睃了厉哲一眼。
     “一米五八。
     厉哲:
     他这么单纯的小女神,以后被彦哥离兽不如地拐到被窝里可能还天真地懵懂着
     想想厉哲觉得自己就要气得原地升天。
     商彦瞥向厉哲,嘴角微勾着。“听到了么。
     厉哲绝望地抹了一把脸,丧气地低头,“彦哥,我们和三班的友谊赛该开始了。
     “走吧。
     商彦抬了长腿往台阶上迈,跨出第一步前他停了下,目光
     苏邈邈
     之后比赛,我不会是在校篮球队那边的观众席看到你吧嗯
     听出那明显带有威胁意味的尾声。苏邈邈皱了下鼻尖
     不会的
     “违反怎么办”
     女孩儿伸出小短腿,踢了踢男生的鞋尖。她闷闷的,声软。
     “腿打断。
     商彦被这轻轻一下,晃得眼眸里跟闹了地震似的,压不住的情绪涌起来又翻下去,搅得一颗心里全软下来,近乎泥泞。
     在原地停了好几秒后,他才眼帘一阖,低声笑
     说完,他擦肩上了台阶。
     厉哲痛苦地看了苏邈邈一眼,也跟上去了。
     等两人离开后,原本拉着廖兰馨待在远处的齐文悦,重新又拽着被两圈慢跑折磨得面无人色的同桌上前。
     她一脸狐疑地停到苏邈邈面前。
     两人对视,顿了顿,齐文悦伸脚踢了踢苏邈邈的小白鞋。
     苏邈邈:齐文悦:
     苏邈邈
     齐文悦终于按捺不住了,凑上去,神秘兮兮地问:“这是你和你师父的什么交头暗号吗,我怎么有点看不懂
     苏邈邈噎了下。
     回过神,她忍不住垂眼笑,“不是只是他总威胁我,不听话就要腿打断。”
     齐文悦听得悚然一惊。
     “不愧是商阎咳,不愧是彦哥,教徒弟而已,竟然都玩这
     么大的吗”
     她转了转脑子,更迷糊了,“那你踢他鞋尖干嘛
     苏邈邈眼神无辜又干净。
     她抬了抬小白鞋,也在齐文悦鞋前碰了碰。“就是腿给你,不听话你就打断吧
     看着坐在石阶上,晃着小短腿仰着漂亮的脸儿看自己的女孩儿
     齐文悦:
     这一下碰得她,怎么突然感觉要弯
     在原地僵了几秒,齐文悦逐渐面无表情地扭过头,看向廖
     “同桌,我明明以为自己在听恐怖故事,可为什么听着听着却突然酸了”
     廖兰馨虽然跑得面无人色,但丝毫不耽误她嫌弃地看向齐文悦。
     “大概因为你反应迟钝。”
     齐文悦:“
     齐文悦:“我不要吃柠檬了,我们还是去看篮球比赛吧。
     想起商彦刚刚的威胁”,苏邈邈点了点头。廖兰馨自然也没什么异议。
     人顺着旁边的小楼梯,上到篮球场去了。
     三班那边热身结束得早,场地也是他们来选的
     不知道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理,他们选的两个班级的友谊赛场地,和校篮球队的新队员训练赛场地正相邻。
     注意到两个班的男生入场时,旁边篮球场两边,加油呐喊的声音都骤然歇了一个八度。
     往常来说,为了防止干扰,又有空余场地的情况下,两支比赛怎么也不会在相邻的场地里进行。
     注意到这一幕,校篮球队的训练赛里,刚运球到三分线位置,褚铭对面的新队员就撤了防御姿势,直起身皱着眉开口:褚队,这是有人要抢我们的擂台啊
     褚铭回头看了一眼。
     顿住两秒,他转回来,运球跳起,托球的手掌一抬。
     砰
     篮球入筐,一个漂亮的三分。
     场边安静瞬间,然后蓦地掀起一阵欢呼和尖叫
     “褚队最帅
     “啊阿啊啊褚铭一
     褚铭落地,笑着看面前呆住的新队员,“专心比赛。
     进球后,攻守互换,褚铭转身往自家半场跑,队里的老队员却也有忍不住跑到他身旁的。
     “褚队长,高二那个商彦这是什么意思,来踢你场子啊
     褚铭无奈。
     “未必是他定的。”
     “得了吧,谁不知道你们有摩擦啊。
     褚铭
     “我自己就真不知道。去年校篮球队招人,是副队长负责的这学弟面我都没照过,哪来的摩擦机会
     说完,他真诚地叹了口气,去追球了。
     留老队友在身后一脸懵。“哎真的假的啊
     与此同时,隔壁场地。
     厉哲拧着眉抱怨,“三班是不是脑子有坑,明知道你和褚铭不对付,还选在校篮球队旁边”
     厉哲接过班里人递来的球衣,蒙头套上
     “彦哥,你不换
     “不用。
     厉哲习以为常,问的时候手都没伸过去,显然也只是走个过场。
     班里常看他们打球的同学都知道,商彦上场玩球便少而即使上了,也从来没见他露过臂膀
     那夏天不会热吗
     场边,听齐文悦给自己介绍情况,苏邈邈好奇地发问。
     齐文悦闻言不禁捧腹,“夏天你忘了我之前跟你说过,彦哥有点洁癖了啊夏天那些男生挥汗如雨的,他才不会上场和他们玩球呢。
     苏邈邈
     嗯,好一个“冰清玉洁的师父啊。
     廖兰馨始终沉默地站在旁边,此时听到这里也难得插话。
     “确实。商彦每场比赛最多打第一节,之后就会下场。
     齐文悦嬉笑:“所以高一刚开学那段时间,我们班里都猜彦哥是民国那会儿穿越过来的世家公子,不然现代哪有这样的家庭教育环境的”
     廖兰馨:“只是你没见过。
     齐文悦气到噘嘴。
     苏邈邈软下眼角,轻笑,“你们脑洞真大,那后来怎么打消这个想法的
     人之间突然沉默。
     廖兰馨和齐文悦对视一眼。
     还是我来说吧。
     齐文悦压低声量,表情上难得小心又谨慎的模样。“其实邈邈你应该也听说过,就是彦哥那个额,外号的由来
     齐文悦顿了顿,目光里闪过一丝后怕的情绪。
     “我当时就在茡校门口,亲眼看着那人被用担架抬上救护车的。血顺着手往下滴,我都以为那人挂了那一幕到现在我都觉得在脑海里栩栩如生,简直心理阴影了。
     苏邈邈一默
     旁边廖兰馨突然开口,“没有人看见是商彦做的,但大家传的时候,他也不曾否认过。”
     苏邈邈迟疑地抬眼,望向篮球场中。
     穿着一身黑色运动服的男生极为扎眼,此时和其他人一起站在场边做关节热身,只是看起来懒洋洋的,没什么精神。
     只从那张冷白又线条漂亮的侧颜看,没人想得到他会有这样可怖的传闻吧
     气氛莫名地有些尴尬。
     苏邈邈看了一会儿,绕过了之前的话题,回到原处。“他一直都没穿过球衣啊
     “哪止是不换球衣,齐文悦偷偷松了口气,恢复笑脸,“你回忆一下,从认识到现在,你见过彦哥穿短袖”
     苏邈邈想了想,须臾后,艷丽的脸上露出一点惊讶。
     竟然真的没有
     在她的印象里,那人至多挽起过白衬衫的袖子,也只到手肘
     其余时间均是长衣长裤
     看出苏邈邈的答案,齐文悦打趣地笑,故作严肃,重复遍
     “民国、世家、贵公子。
     这一次,苏邈邈不禁莞尔。
     廖兰馨:“比赛要开始了。
     苏邈邈和齐文悦望过去,果然听裁判一声哨响。篮球落下。
     场边,呐喊和尖叫声蓦地掀了起来。
     苏邈邈脸色微变。
     疗养院里从未有过这样的集体活动,她最多也只从电视上偶尔见过几场篮球比赛。
     所以也从没想到,现场、尤其是站在观众里,会是如此的嘈杂和刺耳。
     被那一声声尖叫和呐喊助威刺激得心跳都乱了节拍,苏邈邈低下头,轻抿住唇皱起眉。
     要不要
     苏邈邈正迟疑时,听见旁边齐文悦停了加油,奇怪地问:彦哥怎么不动啊好像还在看我们这边”
     不只是齐文悦,其他人很快也发现了不对。
     质疑的低声越来越多,场边的尖叫呐喊没一会儿便转为低声的议论。
     跟着,裁判又一声哨响。
     “我去怎么刚开场就叫暂停啊”
     苏邈邈忍着不适抬头。
     面前是两个身量挺高的男生,给她的视野遮得严严实实,半点场内的情况都看不到。
     不等苏邈邈应变,前面两个不满讨论着的男生突然沉默了下来。
     连带周围都安静了半圈。
     “让开。
     隔着两堵人墙,耳边传来的声音低沉寒戾。
     苏邈邈眼前的两个男生僵了下之后,不约而同地往两边避开
     阳光落下来。
     那道修长的影儿也落下来
     苏邈邈被突然没了遮挡的阳光晃得眼前一花,她下意识地轻眯起眼,抬起手臂往视线前遮。
     只是刚抬到半空,她手腕上一紧。
     拉力传了过来。
     苏邈邈被面前沉着眼神的男生扯向前,一直带到场边队员的休息长凳旁边。
     堆了大半张长凳的衣服背包,被商彦清出一块空地。
     他手里使力,直接把懵着跟在身后的女孩儿拽到面前,按到了长凳上。
     到此时,苏邈邈才蓦地回过神。她惊慌地抬眼,“师父
     商彦冷着一张面无表情的俊脸。
     他垂眼睨着女孩儿。
     “不能在嘈杂的环境下待,为什么还站在人群中间”
     苏邈邈被凶得一呆。
     反应过来,她委屈地垂低了一双漂亮的鹿眼。“我不知道会那么吵
     商彦目光扫过半场。
     厉哲和另外三个上场的队员快步跑过来。
     “彦哥,怎么了小苏不舒服吗
     看见坐在长凳边上的女孩儿与平常相较多了两分苍白的
     脸色,厉哲也没了惯常的嬉笑,担心地皱着眉问。
     商彦敷衍地应了声。
     随后他俯下身,蹙眉看着面前的女孩儿“我让人送你回教室
     苏邈邈摇头,“坐在这里应该没关系了。
     商彦不语
     黢黑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女孩儿。停了几秒,他垂下眼。
     苏邈邈总觉得男生好像无声地叹了气。
     “自己捂耳朵。
     哦。
     顶着那么多如芒在背的目光,苏邈邈慢吞吞地抬起手,不很情愿地压到了耳朵上。
     商彦看了她两秒,直起身。
     男生单手拎上衣领,另只手扯着运动服拉链往下一撕。
     他面无表情地脱了外套。
     黑色的运动外套在空中划过漂亮的弧线,最后披在了女孩儿的头顶。
     场边哗然。
     而商彦半蹲下身,扯着外套领襟向前拉合,能看清么
     苏邈邈呆住了。
     而且看得不能再清楚了。
     男生黑色的运动外套下,只穿了一件同样深黑的薄背心。
     于是从修长的脖颈,到锁骨,到臂膀,再到手肘,小臂流畅而漂亮的肌肉线条展露无遗,随冷白的肤色在正午的光下相衬,透出一种凌厉而张扬的美感。
     恍惚里,苏邈邈听见从头顶披下来的外套外,有忘记关声音的“咔嚓”的拍照动静传来。
     半蹲在她身前的商彦显然也听见了,剑眉微皱,他瞥了一眼声音传来的方向。
     黢黑的眼瞳里压抑着愤懑的怒意。
     像只被关在笼子里调戏了的大狮子
     苏邈邈没忍住,轻声笑出来。
     火力点瞬间被拉回。
     商彦面无表情地扯了下唇角。“还笑”
     苏邈邈听话地憋住笑意。
     女孩儿眼神无辜地回视着男生
     场内传来裁判的催促。
     商彦眼帘压下去,遮住眼底真实的情绪。回去跟你算账。
     商彦起身,其余队员跟着返场,比赛正式开始,节奏也恢复正常。
     苏邈邈紧张地盯着场中那道黑色的身影,捂在耳边的手也下意识地扣紧了。
     而事实证明,商彦之前的这个“建议”非常有先见之明。
     围在这片场地周围的学生越来越多,尖叫吶喊和助威也愈演愈烈。
     尤其是每当篮球传到商彦的手下时,女生们的卖命几乎能把篮球架掀得离地。
     到三班在商彦带起来的快节奏进攻下不得不叫了暂停,班的几个男生走回来,苏邈邈还听见为首的两个男生叹气
     “老子当初上衣全脱了,也没见她们这么激动过。
     “别想了啊兄弟,你没听说过那句话吗一一这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你说你多给自己找不自在,才会拿彦哥来作比
     后面的话苏邈邈没来得及听完。商彦走到她面前,眼一垂。
     “没事
     女孩儿的脸色此时已经恢复了正常,听到外套之外的声音终于稍歇,她也放心地放下手。
     “没事了。
     商彦嘴角轻扯了下。
     “彦哥,给。
     旁边扔过来一瓶水。
     商彦单手接了,刚想拧开,突然又停住。
     他似笑非笑地一低身,将水瓶递到女孩儿面前
     帮我打开。
     苏邈邈:
     “师父手酸,拧不开。”
     苏邈邈
     旁边厉哲都觉得没眼看了,咬牙笑着往前凑,“彦哥,我帮你
     “滚蛋。
     商彦头也不回地残忍拒绝。
     他扬了扬手,冲女孩儿晃一下手里的水瓶。
     苏邈邈:气哭。
     无奈之下,女孩儿只能憋着气双手接过来,抱进怀里,用力地开始跟水瓶盖较劲。
     只是不知道是她力气实在有点小,还是这瓶盖格外不配合地紧
     和一瓶矿泉水僵持了足足十秒,她才终于听见“咔哒”一声轻响。
     水瓶递出去,女孩儿默默地伸开右手
     纤细的食指印着瓶盖的竖行纹路,殷红成片。
     苏邈邈委屈又安静地憋着。
     过几秒,她终于忍不住,仰起脸看商彦,气鼓鼓地问:手酸,能拿得住瓶子么”
     商彦哑声笑了。
     “拿不住怎么办”
     “你喂我
     苏邈邈:
     “噗一咳咳咳咳
     旁边休息的队员遭了池鱼之灾,一边呛得撕心裂肺地咳,边惊恐地扭头看向两人。
     全然已经不把自己当人了的商彦淡淡一挑眉,侧眸瞥过去
     队员痛苦地扭开脸:说好的师徒
     oibk。
     这可怕的世界。
     但这点骚动,事实上也只有离得最近的那个队员听见了场边的其余学生都只有些不解又好奇地盯着。
     还有人偷偷在各种角度拿着手机拍照片。
     暂停结束。
     两队所有队员归位。
     比赛继续。
     节奏的主动权仍旧在商彦那里,一切都和暂停前没什么区别,一班的攻势下,三班几乎溃不成军。
     拿不出像样的防守,也没有漂亮的进攻,比赛的分值迅速拉大。
     眼看着第一节就要和从前没什么不同地收场结束。直到
     小心
     捂着耳朵坐在长凳边,苏邈邈突然听见身后一片骚乱。不等她回神反应,一颗篮球突然出现在她的视野范围内
     猛力弹地,然后砰地一下反磕到苏邈邈的脚踝上。
     麻木之后,一阵钻心的疼袭来。苏邈邈咬住唇闷哼了声。
     场中骤然一寂。
     所有人都惊呆了,没人来得及反应
     商彦手里的球被狠狠砸开。
     他大步跑到女孩儿面前,想都没想直接单膝跪压到地面上
     与冲过来的迅疾不同,商彦托起女孩儿小腿的动作小心得近乎缓慢。
     将女孩儿的鞋搁在平压到地面的腿上,他眉头紧锁,眼神沉得几乎能拧出墨水来。
     鞋底脏庄
     女孩儿的软声带着没压住的哭腔,尾音还有点藏不住的抖
     “别动。
     商彦额角青筋微微绽起。
     他按捺着心底瞬间沸腾的暴戾情绪,小心翼翼地卷起宽大的牛仔裤的裤脚。
     慢慢露岀的小腿白晳如凝脂,而其上那青红发紫的淤伤,就更被反衬得近乎狰狞。
     回过神的其他队员纷纷跑上前,见状也全都惊噎在原地。
     厉哲脸色发狞,对着隔壁球场炸了
     “哪个孙子扔的他妈的会不会打球一一眼瞎啊”
     另一个队员连忙问:“彦哥,看起来有点严重,赶紧送医务室吧
     商彦一动不动,声线压得沉哑。“叫校医来。
     “别啊了,听彦哥的吧。不知道伤没伤到骨头,确实不好往校医那儿搬
     “哦哦,对,我这就去
     苏邈邈忍着剧痛,咬得唇都发白。
     她紧紧攥着手指尖,低下头看面前跪在地上的男生。
     从冲过来到此刻,他一次都没抬眼
     苏邈邈的角度看下去,凌乱的黑色碎发垂下去遮住了男生的眉眼,只露出高挺的鼻梁和紧抿的薄唇。
     下颌那一段的肌肉弧线绷得很紧,颧骨微微抖动。
     苏邈邈隐隐觉着商彦在凶狠地咬着牙。
     只是那张冷白清隽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她心底有些不安。
     她张口想说些什么。
     而就在此时,死寂后重归哄乱的围观学生间打开了一条通路
     从隔壁场地,褚铭领着队里的新人走过来
     “实在抱歉,是我们队里的失误。”
     已经从方才的骚乱里听出砸伤了人,褚铭此时的脸色也难得有些不好看
     “我们一定负全责,砸到的人怎么样了”
     从单膝跪到地面开始,就沉默且一动未动的商彦终于有了反应。
     他松了攥得青筋绽起的拳,动作克制得过重而带着颤栗,缓慢把女孩儿的腿放到地面上。
     他无声起身
     那一瞬间,透过凌乱的发间,苏邈邈看清了商彦的眼睛。
     黑眸里攀上血丝。戾气浓得骇人。
     苏邈邈慌了“师父
     她伸手去拉他,那人却已经错过身。
     离着褚铭两人十几步的距离。
     商彦面无表情地盯着,一语不发,身形紧绷。右手慢慢捏成了拳。
     他走向那里,步速不快,只是场中迅速安静下来。
     众人脸色都变了。
     厉哲僵在原地,想岀口的话被心庶深埋的恐惧死死地压在喉咙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每个人的脑海里这一瞬间晃过同样三个字:
     “商阎罗”。
     没人敢拦。
     褚铭下意识地将身旁新人护到后面,也绷紧了身体。
     望过来的目光可怖得已经不像是人了更像兽类。在这干钧一发的时刻,死寂的场中一声带着哭腔
     “商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