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33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看着商彦起身离开的瞬间,苏邈邈呼吸滞住,心口跟着蓦地一疼。
     她脸色刷地白了下来。
     脑海里迅速回忆起齐文悦之前描述的场景救护车、地上的血、被染红的担架
     有那么一刻,苏邈邈只觉得脑内一片空白。她几乎想都没想,便撑着长凳要起身去拦
     “商彦
     女孩儿带着哭腔的声音像是一把重锁,瞬间拉住了男生的身形。
     商彦回身
     而不远处长凳边,苏邈邈腿上疼得根本撑不住身,刚站起就往旁边摔。
     商彦瞳孔微缩。
     他本能地箭步上前,伸手直接拉住女孩儿的手,把人捞了回来。
     重新扶稳,商彦脸色阴沉。“你不想要腿了
     苏邈邈被这一凶,本来就压不住疼得厉害的生理性眼泪立刻在眼眶里打了个转。
     乌黑的瞳仁委屈又忿闷地向男生。
     商彦被女孩儿湿漉漉的眸子一盯,身上八米一的气场瞬间掉到底。
     扶着女孩儿后腰的手都不由地松了力道。
     沉默地对峙两秒。
     商彦薄唇微动,再开口时眼底戾意褪尽,语气满浸无奈。
     “小孩儿,你干脆气死师父好了,嗯
     苏邈邈哽了一下。
     几秒后,她微垂下眼睫,声音轻得发软。“我想回去。
     商彦依言,小心翼翼地托着女孩儿的后腰把人搁到了长凳
     他刚起身,就感觉上衣的尾摆被轻拽了下。商彦低头。
     只细白的小手紧紧地抓着他的深黑背心的下边沿,而手的主人低着头,栗色微卷的长发松散下来,垂在女孩儿白皙的脸庞两侧。
     花瓣似的唇抿得有些泛白。
     不知是不是疼得厉害。
     商彦无奈,只得伸手握松了她的手,然后重新屈膝,半蹲跪到女孩儿低垂着的眼前。
     黑色微卷的眼睫压在白晳的眼睑上,已经被强忍的泪沾湿
     商彦呼吸滞了下。
     像是被人在气管里塞上了一团棉花,那窒息感让他闷得心肺都跟着撕疼。
     刚压下去的戾意又翻上来。
     只是这一次,女孩儿似乎格外敏感,甚至不待商彦有什么神情上的变化,她就伸手按在了男生的手肘上。
     “你别
     女孩儿的声音有些惊慌,漂亮的鹿眼抬起来瞳仁乌黑潮
     商彦深吸口气,压下所有暴躁的负面情绪。然后他低声说:“我什么也不做。”
     苏邈邈不安地看着他。
     商彦抬高手,蹲在女孩儿面前摸了摸她的长发。“我只陪着你。
     四目相对,持续须臾后,女孩儿似乎终于从对视里得到了足够取信她的东西
     她慢慢松下那一小口气,重新低下眼。
     目光掠过半跪在身前的商彦,黑色的长裤上印着一只娇小的鞋印。
     苏邈邈憋了憋气,小声:“踩脏了你的裤子对不起。
     说着,她微微躬下身,努力想伸岀指尖去帮他蹭掉黑色长裤上的浮灰。
     细细的手指尖被人一把攥住,拉回去了。
     商彦叹气。
     “只要你现在别乱动,等你腿没事了,让你踩着玩都行。
     苏邈邈怔了怔。
     小腿上一直绵绵不断传来的麻木痛感,似乎就在这几句话间,便轻了许多。
     而两人之外,其余围观的学生此时已经是目瞪口呆了。
     亲眼见证着商彦从沉默到爆发,又从爆发刹那间重归沉默
     像是比360度的过山车上,头朝地的最顶端都来得恐怖。
     毕竟方才商彦走向褚铭两人的瞬间,所有人都以为,传闻里那件再可怕不过的血腥场景,就要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重演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那样状态的商彦,竟然只被女孩儿句话,就能硬是从疯狂的边缘拽回来。
     而不少人复杂目光的落点位置,站在褚铭身后的新队员脸色惨白。
     “褚褚者队长这失手的新队员的声音都有些打颤,“怎么、怎么办彦他是不是不会放过我了
     禇铭眉头深锁,没有急着说话,只沉默地盯着篮球场边长凳前后一坐一跪的两道身影。
     在今天之前,他早便听说过高二一班那位学弟的威名
     只不过对于传闻这种没人见过真相的东西,他从来都是不相信的。
     直到刚刚。
     在那望过来的像是已经剥离了人性情绪的眼眸里,他第次对自己过去的不相信感到怀疑。
     “三中商阎罗,原来真的可能不是一句玩笑或者谑语。
     真的可能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现在不要招惹他。
     禇铭稍侧过身,低声对已经惊慌得六神无主的新队员说等确定被你砸伤的学妺没事了,我领你去给人家赔礼道歉。
     “好的好的褚队
     褚铭:“你先回去吧,我留下来看看那个女孩儿的情况。
     “嗯谢褚队。”
     两人说完,那个新队员就迫不及待地跑掉了。
     褚铭转回身,目光有些忧虑地看向长凳上的女孩儿。
     很快,三中医务室的老校医就拎着出诊的药箱子赶过来了
     检查了一遍之后,校医松了口气,摘掉了眼镜“没什么大问题,放心吧也没伤到骨头。”
     商彦显然不太相信他的话。
     目光可及的地方,女孩儿的小腿脚踝位置已经青紫地肿起来,和腿上的纤细白晳相较,更是衬得无比糟糕。
     老校医似乎读懂了商彦那个发冷的眼神,无奈地站起身。
     “这个小姑娘身体条件比较差,我看又是敏感体质,用力大些都能在身上留下红印子。一所以现在这伤处才会看起来这么恐怖。
     老校医顿了顿,又有些不赞同地开口一一
     “你这个学生也是了,总这样瞪我干嘛,检查会疼这是多正常的事情,这伤又不是我给她弄出来的对不对”
     旁边请来老校医的队员,刚好也是之前听见师徒两人“亲密”交流过的人,此时闻言尴尬地打了个哈哈
     “不好意思啊医生,这女孩儿是我们彦哥的宝贝徒弟,他那是心疼得厉害。
     老校医眉毛抖了抖。
     盯了商彦几秒,他转回头问:“这是商彦”
     “哎哦,是。”队员忙应下。
     老校医闻言,二话不说,从出诊药箱里拿出了消肿止痛、跌打损伤的外用药,连着无菌棉花棒什么的,一起搁到了长凳旁边。
     “你们自己上药哈,没问题别再找我了。
     说着,老校医拎着药箱子,离开的速度比来时还快。走出几米去,还听得到他嘴里念念叨叨的
     “得亏问了问,不然待会儿上药真弄疼了,还不得把我这身老骨头拆喽
     噗
     请老校医来的队员没忍住笑出声,只不过立刻回过神,又自己捂嘴憋了回去。
     商彦扫了他一眼,俯下身去,撑住女孩儿坐着的长凳。“我送你回教室,还是回培训组”
     女孩儿想了想,仰起脸儿看他,“节英语课有默写,我们回教室吧”
     嗯
     商彦应声,撑在长凳边沿的手往女孩儿腿弯下一勾,另只手从后绕过,将女孩儿打横抱了起来。
     苏邈邈惊得低呼了声,下意识地伸手勾住了商彦的脖颈。
     带着炙热温度的皮肤相触,女孩儿白晳的面颊迅速地染上嫣红。
     “我自己以
     “可以什么”
     商彦低垂下眼,黑眸里带着不容辩驳的沉冷。
     苏邈邈
     又来了。真凶
     见女孩儿蔫蔫地低下了小脑袋,商彦唇角无意识地轻弯了
     “把药带回班里。”
     商彦跟队里其他人说过,便抱着女孩儿径直往体育场外走去
     围观的学生们面面相觑,看得表情反应都不受控制了。两分钟后。
     下课铃声打响,体育场里还剩的学生也纷纷散去
     褚铭站在原地,神情有些莫名地盯着之前两人离开的方向
     队里的老队员跑过来,见褚铭无恙,也长长地松了口气
     “刚刚听说你们差点和商彦打起来,吓我一跳啊。我还真以为要出大事了呢。”
     那老队员说着,奇怪地顺着褚铭的目光看向前方。
     褚队,你看什么呢,这么入迷
     褚铭收回视线。
     顿了顿,他还是索性直言问道:“之前你跟我说的那个苏邈邈,和商彦是什么关系
     老队员表情杲了一瞬间,继而夸张地捂嘴低呼:不是吧禇队,您这干年老和尚的磐石心终于动了啊真惦记上高二新来的那小姑娘了
     褚铭无奈地看了他一眼。
     “刚刚被球砸伤的,就是苏邈邈。
     “噢,我说呢商彦怎么会发这么大火老队员说。“褚队你放心,他俩不是那种关系,之前咱年级里传得可开了你不知道啊”
     褚铭:“别卖关子
     老队员讪讪地说:“就是这小姑娘一进校就去了计算机培训组,商彦是组长,计算机方面又牛得不行,他们老师就让他带新人,一来二去就成了师父徒弟了。
     “师徒
     褚铭重复了一遍。
     转头望向两人离开的体育场门,褚铭无意识地皱了下眉
     真的只是师徒吗
     商彦把苏邈邈抱回教室的时候,下午第一节课的下课铃刚
     免了一路被人围观,苏邈邈心安不少。
     进教室时,班里没人。
     商彦把怀里的女孩儿放到了他们课桌后的座位上,受伤的那条小腿被他轻托在掌心里,搁上自己的椅子。
     牛仔裤被重新卷了上去。
     即便早有预期,看到那狰狞可怖的青紫淤伤之后,商彦的眉仍是本能地皱了一下。
     “还疼得厉害么。
     他拧着眉头抬眼,看向女孩儿。
     苏邈邈犹豫了下,慢吞吞地摇了摇头。
     商彦皱眉更深,“不许撒谎。”
     苏邈邈乖乖地改为点头。
     “有一点,她伸手,用纤细的拇指和食指比了个很短的小距离,“疼。”
     商彦无奈地垂下眼看她。待会儿上药可能会更疼。
     女孩儿脸色都跟着这句话白了一下。
     她似乎给自己做了很久的心理疏导后,才绷着脸儿看向商彦
     “我能忍住的,我不哭。
     商彦皱着眉莞尔,又心疼又好笑。
     没一会儿,班里的篮球队员已经把老校医给的药拿回教室
     商彦接过来,看了一遍保质期和出产厂家,眼神变得有些不虞
     旁边男生察言观色,小心翼翼地开口:“我之前还问了,医务室只有这点备货不知道是哪个小药厂出的,名字是第一次听说。
     商彦目光微沉。
     过了几秒,他俯下身对女孩儿轻声说
     我去校外的药店重新给你买一份。在我回来之前,不要乱动,知道么
     苏邈邈想说什么,但还是咽回去了。她轻点头。
     商彦眼神一松,转身快步出了教室。
     于是齐文悦等人回到班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第一排的女孩儿翘着一只小短腿,乖巧安静地等在座位上的模样。
     齐文悦目光四下一扫,见商彦不在座位上,她大松了一口气,连忙快步地跑到了苏邈邈面前
     “我的邈邈宝贝,你跟我们班里的体育课八字犯冲吧
     她说着,小心地扶着桌沿,也不敢碰女孩儿的腿,低下头去看了两秒。
     不行,看着都疼死了。
     齐文悦直起腰,“彦哥呢,他怎么不在,也没把伤药给你吗
     苏邈邈见齐文悦五官都快皱到一起去的模样,心里软乎乎
     她轻弯下眼角,“商彦说,要去校外重新买一份伤药。
     “也对我们学校医务室那些破药,都不知道放了多长时
     间,药效肯定不好
     齐文悦自己嘀咕完,仍忍不住去看苏邈邈的伤处,看一眼又吓得赶紧转开视线。
     苏邈邈不由弯起嘴角轻笑“没那么疼了。
     “是吗齐文悦苦着脸,“那就好”
     苏邈邈目光轻闪了下,奇怪地问:“你同桌怎么没回来
     她呀,她去洗手一一啊,这不回来了。
     齐文悦转过身,朝着从教室前门走进来的廖兰馨用力地挥了挥手
     同桌你快来,你看我们邈邈被校篮球队那新人砸得我好想去找他们理论啊
     廖兰馨没说话,走到桌旁。
     她把手里拎着的塑料袋往苏邈邈面前一放。
     齐文悦:“这是什么
     “校篮球队送过来的。廖兰馨淡定地说。她看向苏邈邈,他们说今天你肯定不方便,所以就等改天你腿好些了,他们再上门来赔礼道歉。
     苏邈邈怔了下,有点意外。
     她伸手拿过那个塑料袋,往里面看了看
     所有消肿止痛的药水、纱布、绷带等等一应俱全。
     齐文悦也看到了,撇了撇嘴。“反省态度倒是还不错。”
     廖兰馨瞥了她一眼。
     面上浮要笑不笑的模样来。
     “哦你不是要找他们理论吗现在追上去应该还来得及
     齐文悦噎了一下,临时犯怂,“他们一一他们反省态度这么好,就得饶人处且饶人呗。”
     廖兰馨浑不在意地点了点头,往后一排的自己的座位走。“你自己说的,别后悔就行。”
     什么意思
     “没什么。廖兰馨淡定地坐下,“就是这些东西,是校篮球队的褚大队长专程送过来的。
     齐文悦:“
     二话不顾得说,齐文悦转头撒腿就往教室外跑。
     苏邈邈还没反应过来,门口已经没了齐文悦的影儿。
     她犹豫了下,转回身去,好奇地问廖兰馨。“这些是褚铭送来的”
     廖兰馨点了点头。
     “他说是校篮球队里常备的跌打损伤的专业药物,所以很快就给你找了一份好像还给你写了一张注意事项的纸条
     苏邈邈转身去翻了翻药袋,还真在里面找到了一张普通的白色纸张,似乎是从什么本子上直接撕下来的。
     只不过上面的黑色字迹却清秀好看。
     内容便是详细罗列了不同恢复阶段的注意事项,事无巨细地一一誊列在上
     苏邈邈在看纸上的注意事项,而她后位的廖兰馨则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几秒后,廖兰馨低下头。
     她面前展开的书本翻了两页过去,才似乎无意地问
     “邈邈,你之前和褚铭认识吗我看他好像挺担心你的伤
     嗯
     苏邈邈从那些需要避忌的事情里回过意识,想了想才摇头道:“不认识。今天体育课上是第一次见面。
     廖兰馨眼底掠过点疑惑。
     苏邈邈又皱了下眉,有些无奈地小声说:“不过,我以后定要离校篮球队远远的。
     “嗯廖兰馨奇怪地问:“为什么
     苏邈邈憋了憋,今天你们跑操的时候,我坐在篮球场下的台阶上时,就差点被他们的球砸到。那颗篮球还滚到我脚边了”
     苏邈邈颓蔫,“也不知道后来是不是就是它砸的我。
     廖兰馨目光一动。
     “这种事常有的,你以后确实得小心不过,谁下去捡的球啊
     苏邈邈不做旁想,直言:“应该是褚铭。我看到他篮球衣上有这个拼音。
     难怪
     苏邈邈一懵,抬头,“什么难怪
     廖兰馨笑了笑,“没什么。
     她刚准备低下头去,又拿笔头顶着下巴抬起头。“对了,商彦怎么不在”
     苏邈邈迟疑地看向桌上的药袋。“他去买新药了。
     廖兰馨眼底掠过一点看戏的笑意。
     思考几秒,她淡淡地说:“那我给你一个友情建议。
     “褚铭写给你的那张注意事项的纸,你看完之后最好收起来,别让商彦看到
     苏邈邈想了想,随即恍然。
     是他们说的,师父和校篮球队有过节吗”
     廖兰馨微微一笑。
     就算以前没有,我猜以后也很快就会有了。”
     只不过不是和篮球队,是和篮球队的褚大队长的个人过节
     想到之前课上,商彦面对褚铭两人时,那有点可怕的反应苏邈邈心有余悸地点了点头
     她转回身,把那张写满了注意事项的纸收起来,随手抽了本教科书,夹到里面去了。
     对着那袋子药犹豫了一会儿,尽管有点心虚,但苏邈邈还是把它们给了廖兰馨。
     “这个,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扔掉”
     廖兰馨有点意外。“怎么了”
     “商彦去校外买药了,应该很麻烦的。”苏邈邈小声,“我不想让他觉得自己白跑了一趟。”
     廖兰馨愣了几秒,才回过神。她盯着苏邈邈看。
     苏邈邈被她看的有点不自在。
     “没问题,这个我帮你处理。
     廖兰馨叹了口气,把药袋收回到自己课桌抽屉里。
     女孩儿放心地转回去。
     纸上的笔尖顿了顿,廖兰馨还是忍不住自言自语。
     “这不管搁谁遇上,都是命里有一桃花劫吧一一啧,真惨啊
     因为腿伤的缘故,必须减少走动的关节拉扯,所以苏邈邈不得不再次停了培训组那边的事情。
     而培训组似乎也即将有新的参赛项目,全组都忙得厉害,商彦没了自由时间陪苏邈邈上自习,教室里也经常半天见不到他的踪影。
     不过即便再忙一一每天早上的一杯牛奶,还有每天中午份提前让人送到校内的午饭,却从来都没缺席过
     而除此之外,苏邈邈还在这两周内,持续不断地收到了另
     份“关怀”。
     “齐齐
     在齐文悦的强烈要求下,苏邈邈已经开始习惯了这个对她来说有点亲昵的称呼:
     我真的不能再收了。
     齐文悦:“只是一个热敷袋嘛,你的腿可是他们砸伤的,他们负责帮你养好也是应该的事情。如果你不收,那褚铭他们才会觉得过意不去呢。
     苏邈邈无奈。
     “可我已经好了。
     “嗯,我今早拿到的时候跟褚铭说过了,他以后应该不会给你送这些了。
     齐文悦晃了晃手里的热敷袋。
     “这是最后一
     苏邈邈只得接过,放到课桌里。
     齐文悦站起身。
     “完成任务,那我去跑课间操了啊。”
     整个楼道内的学生们都下楼跑步去了,教室里安安静静,只有苏邈邈一个人。
     她有点无聊地撑着额头,望着窗外湛蓝的天空。
     今天好像就是培训组交项目的最后期限了,也不知道商彦他们做完了没有
     苏邈邈正想着,突然听见教室前门传来了“笃笃笃的三声
     她一怔,扭头看过去。
     安静的长廊上,四肢修长的男生站在那儿,面带笑意地看着她。
     “你好,苏邈邈。
     苏邈邈呆了下。
     褚铭
     “你认识我”
     “那天捡球,我看到你球衣上的名字了
     还在愣神里,苏邈邈遵循本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然后她反应过来,“你怎么
     “我去教务处交几份队里的表格,顺便过来一趟。褚铭笑笑,伸手指了下自己。
     “我能进来吗”
     苏邈邈犹豫了下,点头。
     褚铭走到她面前。
     “之前请齐学妹送给你的冷敷袋和热敷袋,效果怎么样”
     我有用过,确实舒服了很多。”苏邈邈点头,谢谢。
     “你这谢意我可不能接受啊。
     褚铭苦笑,语气十分地歉意
     “本来就是我们队里新队员的错,给你造成这样的损伤,我们已经很过意不去了。”
     “不用介意的。
     禇铭:之前说好,是要带他一起来找你赔礼道歉的,不过今天刚好我要来3号楼,所以也顺便过来一趟,当面跟你表示下歉意。
     苏邈邈连忙摆手,“不用这么客气,我已经没事了。
     禇铭点点头,“我也是听齐学妹今早提过,说你基本恢复正常,这才敢来耽搁你的。
     他目光往女孩儿脚踝一落,问道:
     “已经完全好了吗
     “唔看起来已经没事了。
     苏邈邈迟疑了下。
     在褚铭认真审视的目光下,她还是有些不安地实话说:“不过偶尔会有点疼。
     褚铭面上笑容一散。
     他皱了眉。
     “我帮你看一下吧。我们打篮球的,跌打损伤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在这方面也算久病成医了。
     哎
     苏邈邈还愣着神,走到座位旁的褚铭已经蹲下身,伸手去挽她的牛仔裤。
     等
     苏邈邈下意识地把腿往回一缩。
     只是没等她开口,教室前门方向,突然传来了一个低沉微戾的男声
     “你们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