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42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尽管没有随车医生,救护车还是个尽职的救护车。一下高速就开上鸣笛,第一时间把商彦送到了c城最好的一家私立三甲医院里。
     接诊医院的急诊科早就接到学校那边的通知,急诊科准备轮休的主任也专程回了办公室。
     两个年轻医师被耳提面命地嘱咐过,给商彦细致检查了番
     但灼伤除了创面部位稍有些容易牵拉、对恢复不利以外程度确实还算不上急诊室里的大事。
     其中一个写诊断,另一个去给主任做汇报了
     “情况不严重”
     真没多大事儿,年轻医师无奈地说:“而且我看紧急处理做得特别漂亮,剩下别说我们医院,送小诊所也能给处理了。
     办公桌后主任把眼一瞪,不轻不重地拍桌,“这叫什么话,病人无小事
     年轻医师被训得低着头,没敢说话。
     这年轻医师算是科主任的关门弟子了,科主任冷声没一会儿,便也缓和了神色。
     “你啊,哪儿都好,就是心性太浮躁一一你以为闲着没事,我会放下假期不休,跑回医院里,还专门压着你去给一个程度不重的灼伤看诊”
     年轻医生愣了一会儿,眨了眨眼,有所猜测地问:“难不成,这个病人还有什么来头吗不应该啊,看起来就是两个学生。哦,倒是长得都跟那小明星似的,咱科里现在一半护士都在那病人床前一直路过呢。
     科主任听到一半就脸色发黑,到最后更忍无可忍,“待会儿下去让她们务点正业,别净给我整些幺蛾子
     噢。”年轻医师白挨了一句训,垂头丧气的,“主任,那这个病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啊”
     科主任顿了顿,“这你别管,好好看你的病就是了
     年轻医师若有所思地应下,转身出去了。
     这边年轻医师一离开,主任脸色变了变,迟疑许久,他还是拿出自己的手机,顺着之前打进来的一个电话,回拔过去。
     电话一接通,办公桌上的方镜子里,中年主任露出个谄媚的笑容。
     “葛院长,病人接到了,灼伤程度很轻,没什么大问题,下面人已经给处理了。
     哦我没什么事了,就是我听说是个学生啊,这怎么还劳驾院长您亲自给我打电话
     “嗨海,我不是打听他的意思,院长您别误会。
     “哎哎,我一定让他们做好本职工作,您放心。
     半晌后,通话挂断。
     科主任对着手机一阵迷茫,自己嘀咕起来:“这到底是哪家的小祖宗,还藏得这么严实的
     急诊室内。
     病床周围的帘子拉上以后,站在病床旁的苏邈邈才终于松了口气。
     急诊室人流量本来就大,来来往往扫向他们的目光多得让她有些承受不住。
     尤其是这间医院里热情的护士小姐姐们,恨不能一分钟趟地过来询问病人状况。
     苏邈邈实在有些受不住了。
     看出女孩儿的不安,病床上,商彦倚着摇起来的床头坐着不禁笑起来。
     “不喜欢这里的环境
     苏邈邈想了想,慢吞吞地摇了摇头。“不喜欢。
     商彦:“我之前说不需要来,是你一定要来的。
     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你受伤了,就不该耽搁,一定要来医院的。“可你不是不喜欢么
     你的伤比我的不喜欢重要
     到末尾,女孩儿似乎因为他的“无理取闹”有些恼了
     声量稍提地说完之后,苏邈邈才后知后觉地回过神,脸颊一热,不自在地转开眼。
     商彦愣过,莞尔失笑。
     你怎么总能给我惊喜,小孩儿”
     苏邈邈闷闷地哼了
     明明是他一直不肯配合,总是逗她,还和她唱反调
     苏邈邈正在心里小声控诉谴责,她随身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苏邈邈一怔,有些不解是谁会在这个时间联系她一一而且
     拿出来一看,还是个没有备注的陌生号码。
     苏邈邈犹豫了下,还是接通了电话。
     电话对面是个陌生的男声,听见她的声音以后,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噎了一下。
     “嗯你是苏邈邈吗
     苏邈邈迟疑地应下,“我是,您是哪位
     “我是商彦的姐    咳,朋友,商彦是不是在你旁边,能不能麻烦你让他接一下电话
     苏邈邈沉默两秒,乌黑漂亮的瞳仁深里露出一点细微的警惕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商彦在我旁边”
     对面这次噎得时间更久了点。
     过了好一会儿,他似乎十分无奈地笑了,“你跟商彦说,我是薄屹。”
     苏邈邈听对方这样坦然,对对方的话也就信了大半,她心里松口气。
     苏邈邈转向病床上的男生,“师父,有人给我打电话找你他介绍自己叫薄屹。
     商彦轻眯了下眼。“不认识,挂了吧。
     苏邈邈
     电话对面的薄屹:
     薄屹:“你们商家的儿子这狗比性格是遗传吗
     传声筒几乎传出电话外放的效果了,足以彰显对面的人有多愤怒。
     商彦示意苏邈邈开了免提,自己懒懒一笑。
     “录音了。”
     “明天我就传给商骁,你看他以后能不能放你过商家的
     薄屹    你大爷
     商彦油盐不进:“我爸独生子,这你都不知道那这段传给商娴。
     “哦对,你刚刚说什么,我家遗传是吧那这段再复制一份给你未来岳丈。
     薄屹:    我错了,彦爹。
     商彦低笑了声。“岔辈了,儿子。
     薄屹差点气得原地升天。
     闹腾完,薄屹自觉反省:“我是打扰你这禽兽和你家小徒弟二人世
     话声到一半,商彦眼明手快地关了免提。
     在苏邈邈茫然的目光里,他伸手勾过了手机。
     界
     最后一个字拋了出来,薄屹听见那明显消了大半的背景音不由为扳回一城而得意。
     “千嘛关免提啊彦爹,做贼心虚
     商彦哼出了一声薄笑“你少带坏我徒弟。
     薄屹:都被你惦记上了,还能有被我带坏的余地
     商彦轻眯起眼:“我可以,你不行。
     薄屹:
     薄屹:“行行行,你就别当人。我刚刚可听见了,你徒弟那声音一听就是未成年
     “她本来也没成年。
     商彦说着,偏开电话,问苏邈邈,“你几月份的生日
     苏邈邈怔了一下,还是诚实回答:“7月。
     商彦算了算,遗憾地坐回去。“嗯,还有一年零八个月。”
     薄屹:“我为什么从你的语气里听出一种迫不及待的情绪
     商彦嘴角一勾,毫无诚意。“你听错了。
     “那你问人家还有多久成年,一一你想干嘛”
     商彦咬着薄唇内侧,压出一声不当人的低笑。
     他眼帘一掀,黑瞳焦点定格在茫然出神的女孩儿身上。
     停了两秒,他眼睫遮了回去。声线压得又低哑又骚气。
     唔、吞、活、剥”
     薄屹:“
     薄屹:“你他妈是怎么把这么恐怖一个词表达得这么色情
     商彦哑然失笑。
     他伸手扶着额头遮住眼,压不住地乐起来。
     站在床旁,苏邈邈只能听见商彦单向说的话。
     所以她更完全没有了听懂这之间的玄机的可能,只是看着这样的商彦,更茫然了。
     薄屹:想那么一个妙龄小姑娘,天天跟在你这个披着人皮的禽兽身旁,还一心无害地喊你师父”
     薄屹痛心疾首“你怎么忍心对人家下手
     商彦笑叹。
     “你以为我现在面对的问题,是忍不忍心”
     “不然呢”
     “是忍不忍得住。”
     薄屹:
     薄屹:“你再这样劳资要报警了
     商彦暂时尝够了不当人的乐趣,笑着压回眼底情绪。他神色重归散漫,倚进床头里
     声调也变得懒洋洋的了。
     “说吧,你打电话过来,总不会只为了听听我徒弟什么声
     薄屹也微微正色。
     “我听说你受伤了啊。”
     商彦笑意一停。
     片刻后,他眼瞳微微狭起,目光侧落到手里拿着的女孩儿的手机上。
     听出呼吸远离,薄屹叹了口气,“放心吧,不至于监听到你家小徒弟的手机上一她的身份我还替你瞒着你姐和商家那边呢,够兄弟了吧娴娴要是知道了,还不得扒我一层皮
     商彦:“那你怎么知道我受伤的事情
     只心念一转,商彦便猜到了答案。
     清隽冷白的俊脸上笑意一淡,他微皱起眉“学校那边通知商娴了”
     “不然呢你受伤这么大的事情,你们学校还能敢瞒着商家的人
     商彦眸色阴沉下来。
     “不过你放心,娴娴最近在忙一个大项目,这几天应该是没工夫去折腾你。
     商彦:“这几天
     薄屹:“不然,你还指望她能一直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啊娴娴可不是你大哥那性子,她能压过这几天已经不容易了。你尔
     做好准备吧。
     薄屹叹了口气,挑明。
     “把你家小徒弟藏一藏啊。
     商彦没说话,唇角扯了下,轻嗤一声。嘲弄又轻蔑,眼神里还带着点冷意。
     薄屹拍了拍脑袋
     “哦对,差点忘了一件事,你把声音开小点,别让你徒弟听见
     “就是你前几天不是让我查一下她的家庭背景什么的吗
     薄屹:“我发现你这小徒弟的来历很有点意思啊。
     商彦皱眉,“什么意思。
     薄屹直言:查不到一至少短时间内很难,有人在遮掩她的身份。确实跟你说的文家有关,但文家只是碟小菜。
     商彦轻挑了下眉。
     换而言之,薄屹笑,意味深长,“你这个小徒弟,好像也不是什么一般人啊。
     别废话。
     商彦垂眼。“我一定要知道。也等得起“行吧,我就是通知你一声,别太急。
     电话挂断,手机还了回去。
     商彦垂下眼,听见收起手机的女孩儿好奇地问:
     “你刚刚问完我生日,说还有一年零八个月,那是什么意思
     正思考薄屹这一通电话里透漏给他的几件事,商彦想也没想地回答。
     “距离你成年的时间。
     苏邈邈怔了下。
     而商彦也停住了思维,暗恼自己几秒,抬头望见女孩儿无害模样,又不禁失笑。
     苏邈邈更不解了,“算成年时间,做什么
     唔
     商彦不当人地笑。
     “成年,能做很多事情了。
     作者有话要说:
     彦哥,快停止你危险的想法
     彦哥懒洋洋地笑:我说的是去网吧,别多想。苏喵无害又茫然:
     确认自己“完”了以后,彦哥就彻底不想做人了。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  yricheese、阿喵。、吧唧一口我家三啵、冬来踏雪、小八只有两岁半、  yoonsu、巫妖、喵大人千言1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