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44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计算机组疯了半个组
     吴泓博带头,嗷嗷地挂了电话,翘了自习和培训课就往校门外跑。
     学校传达室对这个计算机组的学生最为宽容,也清楚他们和普通学生的学业方向走的比较远,所以此时见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把几人放出去了。
     上学期因为科技楼临时被借调,计算机组有一段时间,每逢周末只能移步到商彦家里上培训课。
     故而几人对于商彦家的位置都是熟稔于心。
     连大门外的安保都对他们几个有印象,挥了挥手就把今天的第二辆计程车放进去了。
     回到保安亭,那人拿了水杯喝口水,与同事玩笑
     “来这儿这么久了,这还是第一次见这么接地气的贵人们吧
     “还真是。”那同事也摸不着脑袋好一会儿了,“这商少爷是哪家的,我印象里怎么c城没这么个大户呢”
     嗨,进来这安保放下水杯,笑,“c城就一个小池塘,还是浅水的,游得了金鲤鱼还能游得了龙么一人家可不是我们这小地方出来的。
     背景这么厉害
     行啦,别打听了,具体我也不知道,但以后见着那位小少爷,你心里有数就成。
     另一边。
     陈婉芳收到了保安亭的内线电话通知,转而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商彦。
     商彦闻言,嗤笑了声,语气轻蔑:
     “真沉不住气。
     旁边苏邈邈偷偷地陵了他一眼。
     如果不是这人先沉不住气,那吴泓博他们怎么可能会跑来
     商彦目光一转,落到苏邈邈身上。盯了两秒,他轻眯起眼。
     “小孩儿,你是不是在腹诽我”
     苏邈邈眼睛睁圆了一圈。
     商彦莞尔失笑,解气地伸手揉乱了女孩儿柔软的长发。“骗人都不会。”
     苏邈邈想躲来着,但没能躲开,被揉完脑袋,不由气闷。“就师父你最会骗人
     商彦眼神一闪,便想通她是在指自己在书房里开的那个玩笑
     他愉悦地低笑了声。
     趁陈婉芳去迎吴泓博等人而背对着他们向外走,商彦向前倾身,从后压到女孩儿耳边
     “想学么师父可以慢慢教你。
     最后半句里,每个字都被他咬得低沉又骚气。
     苏邈邈耳边微微烫起来,心里泛无力的恼意。
     那种想咬这人一口或者踢他一脚的冲动又翻上来了,只不过考虑到这人手臂上的伤,才被苏邈邈勉力压了下去。
     惹不起但躲得起一一苏邈邈躲过商彦,闪到旁边去了。
     不多时,吴泓博几人跟在陈婉芳身后走了进来。
     几个人都静悄悄的,完全没有了电话里吵吵嚷嚷的样子
     看起来更像是几只安安静静的小鸡崽。
     见商彦和苏邈邈之间隔了有一米的距离,吴泓博长长地松了口气。
     “看来彦爹还是有最后一点良知的,并没有对我们小苏做什么。
     旁边栾文泽迟疑了下。
     “看起来更像是,做了什么,小苏在躲彦哥呢。
     吴泓博
     吴泓博:″
     在吴泓博一路控诉的目光下,几人进到书房里一一之前计算机组来,他们也是把这儿作为根据地的。
     “我去给你们准备点果汁。
     陈婉芳说完,关上书房的门,下楼离开了。
     吴泓博立刻带头,把控诉由目光转为实际话语
     “彦爹,刚刚在电话里,你到底对我们小苏做什么了”
     商彦轻嗤了声,懒洋洋地笑,“你猜呢。
     吴泓博:“
     吴泓博:“我不猜
     苏邈邈站在旁边听不下去,偷偷睦了商彦一眼,才撇开脸
     低声说:“他亲了自己手背一下
     计算机组众人一懵。
     死寂几秒。
     吴泓博:“骚还是彦爹你骚
     其他人非常赞同地点头,将不乏控诉和指责的目光落向商彦
     商彦视若无睹,单腿支地,侧坐在书房里的实木桌桌边上手里把玩着个沉甸甸的金属魔方。
     嘴角也似有若无地翘着,清隽冷白的侧颜上,笑意松懒无
     吴泓博长长地松了口气,苦口婆心地上前劝诫”。
     “彦爹,俗话说得好,兔子不吃窝边草,更何况小苏还是你徒弟呢一一而且彦爹你都祸害了全校女生了,还是把这颗纯净的独苗一直留在我们计算机组内,多好
     商彦冷淡地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你是来给我上课的
     从这一眼里感觉到了生命威胁,吴泓博停顿三秒,麻溜地摇头。
     他举起怀里抱着的笔记本电脑,表情瞬间转为满脸的诚恳
     “我们是来求被上课的。”
     12月初,会有一场含金量很高的计算机赛的省级预选赛计算机组全体一一除去商彥一一都从10月底,就摩拳擦掌地开始准备了。
     商彦自然清楚他们来这儿的目的。
     他稍作思索,便从实木书桌上下来,他走到苏邈邈身旁,
     下午我给他们做培训,你去书房里间上自习
     苏邈邈之前就注意到几人各自带着笔记本电脑了,间言眼巴巴地看向商彦。
     “我能留下来听么”
     对上那无辜又讨人怜爱的眼神,是个人都没办法拒绝。
     商彦:“不能苏邈邈
     商彦垂眼一笑。
     “他们要准备的比赛,培训点更侧重的是多种编程语言的实现以及算法优化,而你还没有到这里一一除了c和c以外,java、  kot和  ython你都一窍不通一一留下来也是无用功。
     苏邈邈失望地低下头。
     商彦:“最重要的是一一期中考试还有一个周就要来了,你不是说想要追上我吗”
     苏邈邈沉默几秒,点头,“那我用什么书
     商彦送她进到书房里间。
     “高一到高三的所有教科书和教辅材料都在左手边的立柜里,已经分门别类做好了标识,你自己取用。”
     书房里间是一片很大的落地窗,窗外似乎是花房那样的地方,漂亮而细碎的花开在窗外的枝头上,粉色红色淡紫色,或深或浅,斑驳得让人眼晕。
     苏邈邈不由地停了步伐,看着窗外无意识地惊叹了声。“真漂亮
     商彦无奈,“好好学习
     苏邈邈收回目光乖乖点头,走到书房里间正中,白色的简欧式书桌后面。
     商彦斜倚在门旁看她。
     “你知道,我可能会进来检查的吧”
     苏邈邈呆了下。
     会吗
     商彦轻眯起眼,眸里黢黑。
     哦
     苏邈邈遗憾地低下头。
     女孩儿只差在额头写上“我本来想偷偷看花的”。商彦气笑了。
     他直起身,走进房间,一直到书桌后才停住。
     站在桌旁的女孩儿被他一俯身,两手在她身体两侧一搭,便给困在了书桌和他的胸膛之间。
     商彦低下头去。
     苏邈邈吓得一怔,不安地侧了侧视线,看向还敞着的通往外间的门。
     吴泓博等人正经讨论算法的声音还隐隐约约地往里传。
     商彦眼瞳微狭。停了几秒
     他低头,在女孩儿鬓角轻吹了口气。
     还在看门的苏邈邈身影蓦地僵住了。
     过了好几秒,她才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转回来
     收到满意成效,商彦无声地笑了。
     他眼帘半垂下来,笑意松懒,漆黑的眸子里却又像是藏着别样危险的微光。
     “知道如果被我逮到你没有认真自习,会发生什么
     苏邈邈小心地吞了口口水。
     大脑空白,被吹过的耳垂后知后觉地泛起酥麻的烫意。最后她只能慢吞吞地摇了摇头。
     商彦慢条斯理地抬起右手,在女孩儿额头上轻点了下。“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
     他收回手,重新站直回身,目光瞥向旁边立柜。“好好学习”
     “知、知道了。
     苏邈邈从方才的惊吓里回过神,连忙撑住身体一一她方才都快被这人压到书桌上面去了。
     商彦这才离开。
     出了房间,他保持神色平静地将里间的门合上。
     最后一条缝隙关合之后,男生的手并没有离开淡金色的门柄
     他停了下,慢慢放松了紧绷的肩背,将额头抵在了门上。
     商彦闷闷地低笑了声。有些无可奈何。
     差一点
     差一点就没能忍住了。
     果然,有些危险距离最好不要轻易尝试一一尤其是,某些做个人的底线都要被忘掉了以后。
     陈婉芳进到书房里间,给苏邈邈送水果切盘时,书房外间里正是最“热闹”的时候。
     房间的隔音效果太好了。
     所以陈婉芳一推门进来,认认真真坐在桌前自习的女孩儿反而是被门外突然放大的声音惊了一跳。
     她茫然地抬头看过去,便见陈婉芳走过来,将手里的托盘放到书桌角落。
     水果切盘和一杯温热的牛奶,被端到了苏邈邈手边。
     谢谢陈姨。
     苏邈邈惊讶地看了一眼房门,为门外传进来的动静有些不
     陈婉芳笑了下,“别客气。小少爷不说,我还不知道,原来他那每天早上一壶的热牛奶,就是为你准备的呀”
     提到这个,苏邈邈有点不好意思。
     她点了点头,才从袖子里探出指尖,慢吞吞地勾着牛奶杯子挪过来。
     两手合拢,捧进掌心,温热的触感一直穿到心庶去。
     苏邈邈眼角垂软下去。
     旁边陈婉艻也看得感慨一一这么漂亮乖巧又听话的小姑娘实在是太讨人喜欢了点。
     “这个是小少爷特地告诉我要给你准备的。
     苏邈邈实在不好意思再谈这个了,她索性随着心思指了指
     “他们经常来这里吗
     也不算太经常,上学期更多一点。陈婉芳想了想,“但估计加起来也有十几次了。
     苏邈邈点头。
     “不过,你是小少爷第一个领回来的小姑娘啊。陈婉芳笑着低头看苏邈邈。
     苏邈邈脸颊微热。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陈婉芳的目光里带着点打趣的味道
     里间安静,反衬之下,门外的声量似乎又拔高了几个分贝
     苏邈邈不安地看过去。“那他们每次都这样吗”
     提到这个,陈婉芳有点无奈。
     “不至于每一次都是,但也常见。我第一次还真被他们吓了跳,还总怕他们打起来呢一后来习惯了,也就好了。
     苏邈邈听得表情都呆了下。
     这种争吵竟然也会被习惯吗
     陈婉芳注意到了她的神情变化,不由地笑了。
     “他们都是各吵各的,彼此之间互不影响一吵完之后立刻就勾肩搭背了。”
     陈婉艻说着,冲苏邈邈温和地道:走,我蒂你去瞧瞧。
     苏邈邈迟疑了下。
     但最后她还是按捺不住心底的好奇,跟着陈婉芳轻手轻脚地往外间走。
     两人经过两间的隔门,进到了外间里。
     此时时间原本就不早了。
     而外间落地窗前,厚重的窗帘被拉上,光线被遮掩得几乎丝不透,屋子里更显得黯淡无光。
     只有投影仪开着,放出一点微弱的暗芒。
     最近处。
     吴泓博和栾文泽因为一个算法优化的问题争执起来。
     苏邈邈见惯了平素文静少言的栾文泽,对方连大声说话都少有,这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跟别人争吵得有些面红耳赤的趋势
     而另一边。
     黑底白字的程序行,被投影仪密密麻麻地拓在墙上。
     商彦斜坐在实木书桌上,单腿撑地,右手按在书桌的本子上,随意地写。同时他的左手捏着一支激光笔,红色的激光点在投影的墙壁上飄。随着激光笔一动,他语气严肃地跟旁边的两个男生分析着什么。
     暗淡的光线下,坐在书桌上的男生侧颜的剪影被修饰得愈发立体,鼻梁高挺,眼睫半垂,薄唇微抿。
     轮廓凌厉而漂亮。
     更有意态从容,声音沉稳有力,措辞清晣逻辑表达快速而流畅
     透着一种张扬又让人移不开眼的吸引力。
     苏邈邈看得有点出神。
     “怎么样,是不是认真状态下,看起来更有魅力了”陈婉芳站在旁边,含笑问道。
     嗯
     苏邈邈慢半拍地回过神,反应过陈婉芳话里若有若无的暗示,她有些不自在起来。
     “陈姨你别别误会商彦是我的师父,我也是计算机组里的
     话越到尾音,苏邈邈越是觉着心虚,声音也不自觉地小下来
     心底像是有个声音在悄悄地反驳:不是的,你骗人,才不是那样。
     苏邈邈要被这声音吓坏了
     陈婉芳听得岀她越到话尾越消下去的声音,只笑着打趣她」“我是说他们,又没有跟你特定指哪一个人,对不对
     苏邈邈:
     这家里的人,都这样擅长给人挖坑么
     苏邈邈按捺下情绪变化,小声说:“陈姨,我继续回去自习
     说完,她冲陈婉芳一欠身,就连忙跑回了里间,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架势。
     陈婉芳笑着摇了摇头。
     下午的加急培训结束。
     吴泓博几人走出别墅时,外面天已经擦黑了
     陈婉芳提前让司机等在别墅外。
     进了车里,吴泓博还在恋恋不舍地往车窗外探头
     彦爹,我们小苏呢,她怎么不走啊她家住那么远,回去的路上一定很无聊吧,不如干脆跟我们一起,我们送她回家呀
     结束了几个小时的授课,商彦此时比谁都惫懒。闻言,他也只懒洋洋地撩了下眼皮。
     似笑非笑地瞥了车窗一眼
     “关你屁事。
     吴泓博
     吴泓博:“彦爹天都黑了你快放我们小苏回家吧再不回家该晚了唔唔唔
     话没说完,车里面伸岀只手,捂住了吴泓博的嘴巴把人拖回去。
     然后栾文泽神色淡定地按上车窗,同时跟商彦挥手告别
     “彦哥,再见。陈姨,今天打扰您了,改天见。
     商彦满意地点了点头。
     车窗关上。
     司机驱车上路。
     直到车开出去几十米,栾文泽才松开了手
     吴泓博委屈:“老栾你这是私报公仇啊
     脱离计算机培训课状态,栾文泽像是封印了那种暴脾气,闻言好脾气地叹了一声。
     “我这是救
     吴泓博:“最需要救的明明是小苏,都深陷魔爪了
     旁边有个男生忍不住笑出声,“你要是再多哔哔两句,我看彦哥那眼神,当场给你剁了,放别墅外面当花肥都不是不可能
     吴泓博后知后觉地哆嗦了下。“这么恐怖吗”
     “嗯,特别恐怖。”
     副驾驶座上的组内男生也笑着帮腔。
     吴泓博:这么说我是捡回来一条命啊可我们小苏怎么办,落在彦爹那禽兽一啊不,司机叔叔你什么都没听见”
     他压低了声音,“落在彦爹手里,小苏怎么办”
     司机被他逗笑了,没搭话。
     栾文泽也笑,“彦哥什么本性,你又不是不清楚一一当初在舒薇的生日ary上,被逼到那个份数,他都什么也没做,你还不相信他的人品吗”
     吴泓博想了想,将信将疑。“这么说也是,不过我总觉得
     “觉得什么
     吴泓博扭回头,坐回身去嘀咕。“就是总觉得彦爹最近变化有点大,不囗口心一一他不会不放我们小苏回家吧
     “想太多了你
     旁边男生笑着捶他。
     “但愿是吧
     与此同时,别墅内。
     商彦看着收拾桌面书本的女孩儿,轻一挑眉“真要回去
     苏邈邈郑重地点头。“当然要回。
     之前不是已经通知过他们,秋游要耽搁一天一夜么。”
     “可是现在我又没有在秋游苏邈邈抬头看向商彦,小表情有点认真,“撒谎是不好的,因为以后填补起来会很累
     见女孩儿一脸认真地给他传授人生哲学的模样,商彦莞尔侧开视线。
     “啧,真遗憾。
     “遗憾什么”
     商彦轻舔了下牙齿,低声笑,“还想终于带小徒弟回家,可以有人给我暖被窝了。
     苏邈邈
     她气鼓鼓地睦了他一眼,收拾完东西,转而拿起手机通讯录里存了文程洲的电话,苏邈邈拨了过去。
     几秒后。
     苏邈邈茫然地看了一遍被自动挂断的通话。
     “关关机了”
     过于惊讶之下,女孩儿表情都有点呆了。
     商彦间言,侧回眸。
     书桌后的女孩儿不死心地又拨了一遍。
     还是关机。
     苏邈邈:
     商彦愉悦地笑出了声。
     “小孩儿,今晚记得来给师父暖被窝。
     作者有话要说:
     苏喵:气哭jg
     评论满11500的加更到辽
     来得及的话,今晚可能会有作收满22000的第三更加更,来不及就明天再加了qq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nna2个三朗、  yoonsu1个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酸奶味婧妹88瓶难言50瓶年年有我30瓶是你的馨馨嘛
     、一只小多米、呦呦20瓶  okie、芘烻方、三朗、东朏、放养的猪、肉丸、  aurora10瓶为滢呐、一只兔子凶8瓶醉璇、kukuku6瓶橙子味很浪、    隔空打兔子、不热心市民袁某小猪快跑5瓶25131544、婷婷儿啊、妯3瓶左初夏蕊、阿卷卷卷卷、平静的心、  chhhhris、很想很想你、紫璇玑、南风吹北巷2瓶好锡奇、35781195、呀、一叶倾城、27646867梁大大、我男神女神是同一人、哈哈哈哈哈士奇、橘子汽水山神大人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