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48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你要出国么。
     培训组办公室里安静寂然。
     吴泓博和栾文泽对视一眼,看见了各自眼底的不安。
     “彦哥,我们先,额,出去看看。”
     说着,两人便慌忙从这气氛诡异的办公室里躲出去,追向离开的那两个男生了。
     商彦回神。
     他的视线从门外收回,落到女孩儿身上。
     苏邈邈与他对视两秒,蓦地反应过来,低下目光。“我没有别的意思是问一下。
     “只是问一下”却听商彦低笑了声,“那可不行,我还准备解释给你听。
     身体很诚实地顺着他的话,苏邈邈仰起脸看向商彦。
     商彦嘴角轻勾了下。
     以前确实没有决定过其实也哪个都无所谓
     苏邈邈听得一怔,“怎么会无所谓呢
     商彦眼底情绪闪了闪,但没有解释,只伸手轻揉了下女孩儿的头发。
     “这个以后说给你听。
     苏邈邈点头,“那现在决定好了么
     “哦商彦一挑眉,“就完了”苏邈邈
     对上女孩儿那副“不然呢”的无辜眼神,商彦气得失笑。“刚刚不是你问的么,我要不要出国,怎么一转眼就忘了
     邈邈沉默两秒,低下头,语气认真地说:“可是你说得对,那是自己的路,不要听别人的
     商彦难得也有被绕进去的时候,听女孩儿说完更一头雾水了,要听别人的
     苏邈邈憋了憋气,“不要听别人的,别人也就不该说的可是如果你告诉我你的决定是什么了,那我可能会忍不住。
     终于从女孩儿的逻辑里绕出来,商彦莞尔。
     趁着办公室没人,他也懒得维持为人师的假模假样了商彦向前一低身,单手恰好撑到了女孩儿身后的桌上,把人往桌边迫近。
     “忍不住什么”
     苏邈邈轻抿起唇,低着眼不肯说话了。
     商彦轻笑,侧过头去看她。“怕自己会说影响我的话么。
     沉默几秒,女孩儿慢吞吞地点下头。
     商彦垂眼笑
     “那我会听你的。
     苏邈邈一愣,随即皱眉,“你刚刚还说,是自己的路,所以别听别人的。”
     商彦:“我骗他们的。
     苏邈邈
     商彦:“而且,你也算别人”苏邈邈一噎。
     商彦到底还是没忍心继续逗她。他莞尔,直起身
     “放心吧。我不出国。”
     听见这个答案,苏邈邈意外地抬头看向他。“为什么
     商彦深看她一眼。
     “你觉得是为什么。
     被女孩儿澄澈干净的目光瞧着,商彦神色难得有点不自在,他轻咳了声,侧身走开,“不是你说要追上我么,我总要在国内,才能给你那个机会。
     苏邈邈噎了一下似的,看向商彦。就因为这个”
     你好像有点失望”商彦回身看她,清隽面庞上带着点似笑非笑,“那小孩儿,你还想听什么理由
     临了,似乎生怕她不多想。
     这人故意将嗓音压得低哑而引人遐思,谆谆善诱
     “只要你想,师父都说给你听,好不好
     苏邈邈脸颊微微烫红,呼吸憋了几秒。
     她刚要开口,身后培训组办公室的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小心翼翼地叩响了。
     在门外确定里面好久没动静,吴泓博放心地走进来,结果刚推开门迈出第一步,就感觉到商彦那边不善的目光瞥了过来
     吴泓博心里一抖,身形跟着僵在原地。
     “额,要不我他表情尴尬,伸手往门外指,“再出去走走
     商彦收敛神色,眼底笑意重新变得薄淡疏懒。“追上他们了
     吴泓博神色微动,不自在地点了点头。
     “劝得动”
     吴泓博摇了摇头,苦笑,彦哥你说得对,各人有各人的路,既然他们已经起了那样的心,强留也没用,我知道。
     商彦沉吟片刻,开口。
     “周末喊他们出来,也请上黄老师,一起吃个散伙饭。”
     吴泓博愣了愣,看向商彦的目光有些震动:“彦哥们说的那些话,你不计较啊
     “计较什么。商彦嗤笑了声,眼神很薄,“不是我应得的么
     吴泓博皱起了眉,很快又松下,欲言又止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垂头丧气地闷声道
     “彦哥,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我们就真不算人了我进组也一年多了,这一年你有多不遗余力地帮我们,我们都看得到,要不是我们拖累,以你自己的实力,你也根本不需要两头跑得这么忙还场地、帮我们配备培训用的机子、工学桌椅,好些比赛学校不支持,也是你为了给我们机会和锻炼
     自费带我们去
     说着说着,吴泓博情不自禁地抽了抽鼻子,恨声又失望地恼骂
     “他们是猪油蒙了心,才会那样怪你,我知道你从来没有真的瞧不起我们任何人,我们以前犯得再低级的错误你也会耐心给我们纠正虽然会挨训,但我知道你是为了让我们长记性彦哥你对我们来说就是亦师亦友,我们
     行了
     商彦听得头大。
     “你这是给我念颁奖词还是开追悼会
     吴泓博猛抬头,这才看出他眼圈都隐隐发红:“不是啊彦哥我发自肺腑
     “你等我以后有追悼会,再这么发自肺腑也来得及。
     商彦轻嗤了声。
     “现在,先收起你的鳄鱼泪,练习你的  ython去一一再这么菜,神仙也救不了你。
     吴泓博垂头丧气地应了一声,刚转过身又转了回来
     “彦哥,我今天听说,你把高三两个男生踩进洗手间的小额。吴泓博顾忌地看了旁边的苏邈邈一眼,自动噤声了那个词,转而继续问,“你没事吧
     商彦皱了下眉。
     吴泓博
     “另一个还没来得及,你提醒我了。”商彦面上没表情,只轻扯了下嘴角,眼神发冷,“明天给他补上。
     吴泓博:
     他是不是用一句话就害了什么人。
     没敢再继续叭叭,吴泓博灰头土脸地缩回到自己的电脑桌前面了
     商彦领着一声不吭的女孩儿进到办公室里间。
     桌上的电脑和杂物被他清理到一旁,正在整理的时候,商彦却突然见苏邈邈慢吞吞地走到窗前,把窗关了,又把里间的帘子拉上,最后还确认了一遍门是否关紧。
     商彦手里动作一停
     过了几秒,他嗓间压出一声低笑。
     小孩儿。
     苏邈邈收回手,扭头望过去的时候,正看见男生停下动作转而抱臂斜靠到桌上,清隽冷白的面庞上笑意玩味。
     你这是终于不满足于野心,准备付诸实践、对师父做点什么了”
     苏邈邈:
     几秒内,女孩儿的脸颊两侧就抹上了俏丽的嫣色。她瞳仁乌黑带恼,睦了这个浑没正经的师父一眼。
     又沉默须臾,苏邈邈挪到商彦身前,声音压得轻软:
     “师父,吴泓博刚刚说的事情,是在多功能厅的时候发生的吗
     她思来想去,今天一天商彦几乎没怎么离开过她的视线,而唯一最为反常的,就是在从多功能厅的洗手间出来以后,商彦的那番表现。
     再联想到商彦之前说的
     嗯
     商彦漫不经心地应下。
     他垂手把女孩儿的背包接过来,搁到已经收拾出来的桌面上
     苏邈邈仰起脸儿看他,眉心微微皱着,师父,打架是不好
     语气里带着很认真的要劝他改邪归正的谆谆善诱。
     商彦莞尔,侧身坐到桌边上,抱着手臂似笑非笑的。“怎么不好
     “会被老师点名批评,严重的还可能会在档案里留下记录
     苏邈邈又认真地想了一会儿,下了结论“而且大家都会很怕你,所以很不好。
     商彦轻眯了下眼,就势俯身。“你不是不怕我么。
     “那就够了。商彦轻嗤了声,眼底笑意薄凉,“我管其他人做什么
     苏邈邈怔在了原地。
     她不是第一次听商彦这样说。
     以前苏邈邈一直以为这是商彦的傲气凌人,只是今天,在刚刚发生的那件事之后,她却好像恍然地多了点别的了悟。
     他不计较,但并不是不失望。
     且正相反的,他应该已经失望了太多太多次了吧
     就像她自己一样,习惯了被人不喜欢和讨厌,哪怕最初有那么多藏在心底的渴望,最后全数被那些冷漠冻住了。
     所以她习惯也学会了。
     不期望,就不会失望。
     而他也一样。
     苏邈邈心口的位置突然抽疼了下。
     苏邈邈不知道来由,但隐约却知道缓解的方法。
     女孩儿上前一步,伸手环住了坐在桌边的男生的腰。她轻抱住他。
     商彦的身形蓦地僵住。
     过了须臾,他才晃过神,垂眼看向女孩儿。
     漆黑的眸子里情绪起起伏伏地沉淀着,不知道晃过多少不足为外人道的心思去。
     而安静几秒,他只哑笑了声,移开了目光
     “小孩儿,你知道你这是在对师父意图不轨么”
     苏邈邈不理他的玩笑。
     埋在他身前,女孩儿的声音闷闷的。
     “商彦。
     “为了顺理成章地意图不轨,你连师父的称呼都不要了”
     “商彦。
     “商彦。女孩儿又轻声唤了一遍。
     商彦面上那点散漫的笑意终于淡去。
     他无奈地垂下眼,抬起手轻揉了揉埋在自己身前的女孩儿柔然的长发。
     “嗯。我在。
     苏邈邈慢慢收紧了手臂。
     “我永远不会嫉妒你、不会怀疑你、不会害怕你更不会让你失望。
     女孩儿轻声。
     “我发誓。
     商彦蓦地哑然失语。
     他显然不曾料及,自己所有的心思,会这样轻易地被苏邈邈窥见。
     他垂眼看着女孩儿
     苏邈邈并没有抬头,也就错过了这一瞬间,商彦难得神色近乎狼狈。
     等她想松开手直起身时,跟着脸颊紧贴的胸膛微微震动,男生的声音再传进耳朵里,已经带上了惯常的松懒随意,和漫不经心的笑意
     你是不是忘了,你是我的人,这不是你该做到的”
     苏邈邈:
     心里所有关于这人的心疼和温情,瞬间震荡一空。点都不剩下了。
     苏邈邈嫌弃地绷紧了小脸,松开手往后退。
     只是刚垂到一半,她的手腕又被人扣回去,后颈被温热的手掌压着,更紧地直抵到那人胸膛间。
     脸颊紧贴着的胸腔里声音微微震动。是磁性又低沉的
     “师父是人形玩偶么。想抱就抱,想走就走
     没来由地,被重新揽回来之后,苏邈邈的脸颊便忍不住有些发烫起来。
     她徒劳地挣扎了两下,只被那人抱得更紧了点
     直到那人餍足又恋恋不舍地松开手,放女孩儿跳开半米,恼怒地睦着他。
     商彦轻笑了声,垂眼。
     “小孩儿,你以后可不能这样了。”
     苏邈邈
     商彦:“这样勾引师父,放在以前是要浸猪笼的
     苏邈邈:
     怀不
     刚刚明明是他抱着她不撒手的。
     周年校庆的主持人选定,是高三的舒薇和另一个男生。这消息一放出来,举校震惊。
     商彦已经参选、却不在最终定下的名单里,这件事显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很快,选举当天,多功能厅里的前后转折、个中因果,便被学校里的学生们七嘴八舌地议论开来。
     关于商彦把高三几个男生揍了的消息,也在学生间不胫而走
     而之后几天,商彦陆续多次被喊到教务处,更从侧面佐证了这个消息的真实性
     学生时代的枯燥生活里,最为热衷的事情之一莫过于这类八卦,一时之间各种版本的猜测层出不穷。
     “目前已经有三个了啊。”
     课间,高二一班的教室里,齐文悦扒着手指给苏邈邈数
     第一版本,说彦哥对舒薇旧情复燃,在校礼堂内大彻大悟找回真心。”
     旁边廖兰謦懒洋洋的,“有个屁旧情拿他们脑子里的浆糊复燃吗。
     齐文悦给同桌竖了个大拇指。
     “我也觉得很扯淡。还有第二个,说苏邈邈恃宠生娇,忤逆了我们彦哥,已经失宠,小徒弟的名号也即将不保。各路人士正在摩拳擦掌,准备随时替补上场。
     这次说完,齐文悦不等廖兰馨开口,主动压低了声音吐槽
     “我也觉得小徒弟这个名号不太能保得住一一无论怎么看彦哥最近看我们邈邈宝贝的眼神,都觉得越来越危险一一不过看彦哥最近跟邈邈这几乎形影不离的黏糊程度,她们想替补上场,那估计下下辈子也希望渺茫。”
     苏邈邈:
     廖兰馨:“那第三个呢,是什么”
     “这个据说是知情人士透露的一一好像高三参选的男生里面有几个在洗手间里传我们邈邈宝贝的流言蜚语,还要等邈邈
     上台后拍腿照结果刚好让彦哥听见了,其中一个直接被踹晕了,另外几个后面这两天也遭殃了。
     廖兰馨点头,“这个听起来还算逻辑怡当。”
     齐文悦转向苏邈邈:邈邈宝贝,哪个是真相啊
     苏邈邈却怔然地反问她:什么是腿照
     齐文悦一噎。
     额,这个”
     齐文悦正急得眼珠子乱转,突然就瞥见教室前门一道身影她面色一喜,像是见了救世主似的
     “哎哟,彦哥回来了,不说了不说了。
     说完,齐文悦忙不慌地低下头,对着课本做出一副“我要认真学习”的模样。
     苏邈邈只得转回身。商彦进桌,坐了下来。
     苏邈邈问:“老师找你去教务处,还是因为票选那天的那件事吗
     商彦无意识地皱了眉,目光微闪。
     随即他转过来,揉了揉女孩儿的头顶,别担心,没事了。”
     苏邈邈慢吞吞地点头。
     眼见着离上课只剩一两分钟,教室里逐渐安静下来。
     在这安静里,突然有一串“咔哒、咔哒的不紧不慢的高跟鞋敲地的声音,从长廊里传来。
     学生们好奇地望了过去。
     像是要满足他们的好奇心,一道身影出现在教室前门。
     妆容精致艳丽、身材凹凸有致的女人斜倚上门棱。红唇一勾,在全班死寂里,她冲教室内勾了下手指一
     “商彦,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下午有加更
     感谢为我投岀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  oder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喵大人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oder100瓶  xiaoxiao50瓶希瓦娜30瓶农农的奶浓、este、30235733、bana、日砂叨20瓶呦呦呦15瓶糖糖鸭14瓶34604802、36022752、  caia、覃桑、小仙男呀、废材、  eizeng10瓶kay7瓶北辰、芘烻方、软、34303675、益嘉2332335瓶元元家的华华4瓶浅烟、  kukuku、胡优秀啊、不热心市民袁某3瓶徐肥肥、梦达、小八只有两岁半团团团子、ne2瓶橘子汽水、  seeg、我最爱的小时光啾啾啾一只大酒鸠、辰溪、是00喇、喜歡甜文的書蟲、你头发乱了喔、风镶边城、奶味甜甜、哈哈哈哈哈哈哈、z小猫、羊毛bu、乃翁、星空坠入深海、零零落落、迷失、  gyokooky1瓶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