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53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等在不远处的路灯下,矞娴并没有看清楚打开的车门遮掩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只发觉,走过来的女孩儿似乎浑身都僵着,脸颊红扑扑的,眼神也满写着“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干什么的失魂落魄。
     商娴轻眯起眼。
     尽管不知道她那个好弟弟做了什么,但他那不想让自己和苏邈邈的会谈好好达成的目的,是不能再明显。
     而且看结果,还被他得逞了。
     商娴气极又无奈
     商彦是一心扎在这个叫苏邈邈的女孩儿身上了。可如果苏邈邈真的就是苏毅清的女儿,那也就意味着,她真的得了让苏家都觉得棘手的先天性心脏病
     商娴慢慢地、无声地叹出一口气。
     秋夜凉了。
     她轻抱紧手臂,目光越过女孩儿的薄肩,落到不远处停着的车身上。
     那是先天性心脏病啊商彦,
     你真的想好了吗。
     商娴失神间,苏邈邈已经走到她面前。
     “娴姐把这个不太熟悉的称呼叫出口,苏邈邈小心地问你找我出来,是有什么事情要说吗
     女孩儿声音轻软,在凉夜听起来尤为空灵,像是叫风一吹就能散了。
     商娴目光一抖,回过神。她视线的焦点也定回近处。
     红唇自然地勾起一抹笑意。
     “你不用紧张,没什么要紧的事情只当是唠唠闲话,随便说说。”
     苏邈邈心里松了口气,面上却不显。她微微点头,“嗯。
     商娴目光闪了闪,突然笑着问:“你觉得,商彦这个人怎么样
     苏邈邈一怔。
     “你不用顾忌什么,随便直说就好。商娴沖冲她眨眨眼睛,你也看得出来,我们姐弟的关系可不那么和谐。我巴不得从你这儿听到点他的糗事和坏话呢。”
     苏邈邈低下头,眉心也紧紧地蹙了起来。
     苦思冥想了许久,女孩儿才想到了什么,抬起头
     “他不喜欢学语文。”
     商娴
     苏邈邈:“这个算吗”
     商娴
     苏邈邈:“其实我觉得不太算为我也不喜欢物理化学生物。
     商娴:除了这之外呢,没别的了
     苏邈邈摇了摇头。
     商娴目不瞬地盯住女孩儿的眼睛。对视十秒,她败下阵来。
     苏邈邈没有骗她。苏邈邈就是发自内心地认为,她那个乖戾不驯的弟弟,除了“不喜欢语文这个不算缺点的事情以外没有任何毛病。
     天生一对啊。
     商娴无奈得简直想给这两人鼓掌了。
     似乎是看岀商姻的情绪变化,苏邈邈认真地看着她。“他真的很好。
     商娴顺着她的话,问下去:“比如哪些方面呢
     苏邈邈被问得一怔,但还是本能地回答:“很多方面。”
     这次不等商娴再引导,她主动说下去,“他学习很厉害,期中考试在语文没有及格的情况下,物化生全部满分,拿到了全年级第四名他体育也很棒,可以在操场跑四圈都不岀汘,篮球玩得很好,大家都很喜欢他他的计算机技术最厉害了,培训组里大家说外校很多人都很崇拜他他对人也很温柔,教东西的时候从来不会不耐烦,而且
     “嗯差不多了。
     商娴头疼地喊了停。
     她算是看懂了,让女孩儿说商彦一句坏话,要憋半天才能来一句不喜欢语文,可如果让她说他的好,这个看起来一点都不喜欢说话的小姑娘,大概能跟她说上一天一夜。
     商娴心里无奈,又忍不住笑。
     “那你喜欢他吗”
     前一秒还满腹说辞的女孩儿突然怔在原地。
     她无声地眨了眨眼,过了几秒才开口,声音和目光一齐低下去。
     “喜欢啊。
     他是我的师父,我当然喜欢他
     商娴之前从薄屹那里听说了这段师徒情分,闻言无可奈何地瞟了停着的轿车一眼。
     而此时她才突然发现,商彦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车,外套都没带,只穿着单薄的黑衬衫,烦躁地咬着根没点起的烟,皱着眉头,漆黑的眼望着这里。
     商娴想再追问的话在嘴巴里转了两圈,最后还是咽了回去
     她转回眸,目光落到女孩儿身上。
     “我这个弟弟,我还算了解。母胎o十八年,多少追他的女孩儿他都没正眼看过一一这让我和我爸妈一度十分担心,怕他会不会有点自恋症或者同性恋之类的
     商娴玩笑过,又轻叹了声。
     “邈邈。在你之前,我从来没看他对哪个女孩儿这样上心过
     苏邈邈懵了许久,才隐隐约约又似是而非地明白过商娴的意思,她一时噎在了那里,张口想解释什么,却又无从说起。
     看出了女孩儿的困窘,商娴体贴地笑了,“你别紧张,我说了,只是闲聊而已。”
     商娴抬眸瞥一眼远处路灯下的少年,不由垂眼无声地笑。
     我们把他惯坏了,邈邈,从他生下来,全家就把他捧到了云端上,他这一路顺风顺水从无挫折,唯一不幸大概就是太孤单了可你知道么。
     商娴叹气,抬眼,若有深意和担忧地看着她。
     “如果依我,我宁可他永远在云端上孤单着,也不想有一天他为哪个人摔下来,头破血流伤筋动骨满身狼狈、被折磨得再没了意气与不驯我真不想看到有那样一天啊
     苏邈邈已经完全听得一头雾水了,她茫然地看着商娴,许久后才摇了摇头。
     “不会的,师父那么骄傲,才不会狼狈呢。
     商娴苦笑。
     “是吗”
     可她怎么看,她的弟弟已经义无反顾地跳下去了
     商娴慢慢地叹气,伸手摸了摸女孩儿的头顶“邈邈,我这个弟弟,就交给你了呀。
     苏邈邈:“哎女孩儿有点慌,不好意思地摆了摆手,不知道想到什么,又突然把指尖攥回去。
     她脸颊微微泛起漂亮的嫣色,“我不会照顾人
     你不需要照顾他,商娴垂下手,眼睛弯弯地笑,“只要你能照顾好自己,别让他我就能最大程度地放心了。
     苏邈邈听得似懂非懂。
     商娴却已经沖她摆了摆手,“回去吧,商彦应该是等急了。
     苏邈邈迟疑了下,还是慢吞吞地点过头,然后转回身,走向车边。
     男生修长的影儿被拓在地上的落叶间。听见脚步声时,那影儿一动,皱着眉咬着烟的男生抬了漆黑的眼,先把女孩儿上上下下观察了一番,随即才松了口气似的。
     又略带警告,商彦抬头瞥了商娴一眼。
     商娴又好气又好笑。
     白眼狼弟弟。
     在姐姐和心上人之间,偏颇得没有一点犹豫啊。
     她刚要转身,就见前一秒还眼神不驯的男生,下一刻便低垂下眼。
     没有刻意压低的声音,顺着安静的夜色和清朗的月风飘过来一
     “差三十秒你就要出事了,小孩儿。男生俯下身,压近了威胁。
     哦
     女孩儿闷闷地低着头应声。
     商彦的目光在女孩儿身上一扫,眉便皱了起来“只穿这么点还耽搁么,上车。”
     “师父穿得明明比我还:苏邈邈抬到一半的视线停住,落在男生摘下来拿在手边的香烟上。
     沉默两秒,女孩儿抬起乌黑湿漉的眼瞳,小脸儿也微微绷紧了,艷丽的脸蛋上看起来面无表情。
     “你在抽烟吗
     商彦被这一盯,莫名地心虚。“没点上。
     沉默几秒。商彦轻咳了声,垂眼看着女孩儿,怎么不说话
     苏邈邈仍是沉默。
     商彦皱眉,伸手捏了捏女孩儿尖尖的小下巴,轻眯起眼,说话,苏邈邈。”语气都有点危险。
     女孩儿却也不甘示弱。
     她伸手微恼地拽开男生的手,语气不满又失望“商彦,你怎么能抽烟呢。
     她刚刚还在商娴面前那样夸他呢。
     商彦无奈,以后不会碰了。
     如果他记得不错,先天性心脏病的忌讳之一就是香烟里的刺激成分。
     只是苏邈邈并不知道他的心理活动,此时看向男生的目光还将信将疑。
     “真的吗”
     嗯
     “那我下次又看到怎么办
     商彦沉默两秒,俯身在女孩儿面前,撑着膝盖,对视着女孩儿澄澈干净的眼眸,哑声笑。
     “随便你,怎么办我都行。
     苏邈邈
     感觉怪怪的。
     不等苏邈邈明白过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来,身后跟上个声
     “商彦,你这个脸都不要了的架势,我真想给你拍下来传给爸妈看啊。”
     商彦不耐地皱了眉,往旁边一偏头,望到女孩儿身后的商娴身上。
     他嫌弃地看着她。
     “你怎么还不回去
     商娴:“我只是在刚刚,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还没有跟邈邈说呢。
     苏邈邈好奇地转回身。
     而商娴走到近前,伸手冲她勾了勾。
     苏邈邈迟疑了下,走过去。
     商娴趴到女孩儿耳边,轻问了一句什么。
     女孩儿愣了愣,点头。
     商娴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目光十分复杂地看了商彦眼,然后她又俯身下去,在女孩儿耳边嘀嘀咕咕地说了些什么
     这局交谈结束后,商娴便支起身,懒散又应付地跟商彦挥了下手,便转身回了自己的住处。
     商彦刚开口想问,便见女孩儿低着头,一声不吭地从他面前走过去,爬进了车里。
     商彦
     他目光危险地瞥了一眼商娴离开的方向,才带着眼底那点不甘的情绪,转身跟回了车里。
     车里,习惯了接送两人的司机从后视镜里望了一眼,“小少爷,还要去学校吗
     商彦抬起手腕看了看腕表。
     七点刚过半。
     如果是在今晚之前,他一定告诉司机直接回三中,然而商彦看向旁边沉默了一路的苏邈邈,“累了么,小孩儿”
     苏邈邈慢半拍地回过神,摇了摇头,“我没事。
     商彦皱了下眉,还是开口,“直接去文家别墅吧。
     “好的,小少爷。
     苏邈邈不解地看向他,“才七点多,不去培训组了吗”
     “嗯,今晚不去了。商彦垂眼,“我累了
     苏邈邈轻“嗯”了声。
     轿车于是一路开进别墅区,到临近文家别墅的拐角小路言停住。
     苏邈邈拿起车里的背包,“那我先
     “我送你下去。
     苏邈邈怔了怔。
     “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么,送到这里就可以了。
     商彦已经推开门。
     闻言,漆黑的眸子望向她“从今天起,那个约定作废。
     苏邈邈:“
     没有给她挽回的机会,男生已经转身下车了。苏邈邈无奈,只能跟了下去。
     这片别墅区里更加安静。
     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只有风吹过的树影儿在地上轻轻地晃,荡起水面一样漂亮的涟漪。
     从拐角到文家别墅,统共不过几十步路的距离,苏邈邈和商彦走得很慢,也很安静。
     直到站到了文家别墅的正院前。两人停下了步伐。
     “商彦
     两人不约而同,一起开了口看向对方。
     商彦眼底染上一点笑色,嘴角也轻勾起来。“说吧。
     苏邈邈犹豫了下。
     商娴在临别之前,趴到她耳边问得那个问题,像是又一次响了起来一一
     你是不是,咬过商彦一次,在锁骨的位置
     苏邈邈很清晰地记得自己当时那种复杂的心情。
     慌张、赧然、又有被抓包了似的尴尬和担忧,以及更多的不解
     到此刻也能轻易回顾的心情。
     再想到之后商娴的那番话,苏邈邈就更不安了。
     女孩儿白晳的面颊微微透上嫣红。
     不知道憋了几秒,她终于鼓足勇气,仰起脸儿看向男生
     “我之前咬得你锁骨上的伤好了吗
     商彦一怔。
     旋即低笑了声,嗯,早就好了。”他微俯下身,似笑非笑的。
     “怎么,你还想再补一口么”
     苏邈邈却眼都不眨地回视着他,目光澄澈。“我能看看吗”
     商彦身形顿住。
     须臾后,他轻眯起眼。“商娴跟你说什么了
     听到这个问题,女孩儿似乎是确定了一点什么信息,又好像因为这确定而愣在那儿了。
     过了不知有几秒的时间,她回过神,慢慢咬住下唇,眼睛里漾起水一样的情绪。
     我要看。
     她用鲜少有过的、带着恼然的情绪近乎命令地说
     商彦停了下。
     又过片刻,他无奈地笑。
     眀明想故作强硬,偏还一双眼睛湿漉漉的,像是随时都要哭出来一样。
     这么不软不硬的威胁啊。
     他好像还最扛不住。
     “一定要看
     啧
     商彦直起身,薄薄的黑色衬衫被扯动。
     他单臂抬起,右手到系得一丝不苟的领口前,解开了最上面的第一颗扣子
     黑色的衬衫松开,露岀藏起的一截线条流畅的颈项。
     他垂眼。
     漆黑的眸子撞上女孩儿始终紧盯着他指节的目光,商彦轻舔了下牙齿,蓦地低笑了声。
     他放下手,懒懒笑着问。
     “小孩儿,明明是你想看,为什么要我自己动手
     苏邈邈一懵。
     商彦躬身,双手撑到膝盖上,只解了一颗的扣子下,仍然什么都看不到。
     苏邈邈的目光抬到男生的面上。
     那人只这样瞧着她,似笑非笑。
     漂亮的黑眼珠像是藏着碎星的黑矅石那样熠熠地亮。他似乎是在赌,
     赌她不会好意思伸手给他解开衣领的扣子。
     苏邈邈憋了憋气。
     女孩儿慢慢、慢慢地抬起了双手。
     从袖口探出来的粉白的指尖,还有一点点不自察的抖意。
     商彦嘴角勾了勾。
     他盯着女孩儿的眼,低声笑。害怕就算了。
     苏邈邈咬了咬下唇,心里一横,抬手摸上那人胸膛前的衣襟,微栗而快速地解开了最上面的两颗扣子。
     然后她左手拉住左边那片衣襟,向下轻一拉。
     白皙而凌厉有力的单侧锁骨线条露了出来。
     与之一并露出的,是在当初她咬下的那个地方,覆盖住原本伤疤、贴合得完美的
     红色刺青。
     他把那个咬痕一针一针地刺在了身上白皙上的红色刺得人眼生疼。
     苏邈邈的呼吸一下子就屏住了。
     她的脸色微白。
     不知多久后,她才懊恼地抬起头,红着眼圈凶巴巴地睦向男生
     “商彦,你是不是你是不是有病
     这是女孩儿长这么大,学过的最凶的一句骂人的话了。她气坏了。
     薄薄的肩都在压不住地抖。
     如果眼眶没那么红,眼泪没有在乌黑的瞳仁前打转,那就更好了
     商彦叹了一声
     “嗯,我有病。”他伸手轻捏住女孩儿的鼻尖,“所以别为了个有病的人哭,多不值当
     女孩儿气得躲开他的手。
     她呼吸发颤,左手仍扯着他的衣襟,不甘心又不安地看了眼。
     血红血红的。
     看起来就很疼。
     而且明明刚好了没有多久
     苏邈邈越想越气,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眼眶通红。
     商彦看得更心疼。
     他叹声
     “我自作自受,但也罪不至死,所以你就别哭了,嗯
     苏邈邈噎了一下。
     商彦当初在图书馆说过的那话回了耳边
     或者,你什么时候再也不想看见我了,那你就来我面前哭一哭完三次,你就地挖个坑把我埋了好了。
     酸涩意被这一冲,果然淡了许多
     苏邈邈余恼未消,却又哭笑不得。
     她抬起头看向男生,目光又迟疑地掠过那红色的刺青。
     憋了憋气,她软声,闷闷地问:“为什么要做这个”
     商彦叹气,“商娴告诉你的”
     商娴原本就没有要隐瞒这一点的意思,所以苏邈邈想过之后,便慢吞吞地点了点头。
     “这女魔头
     商彦眼底掠过点不虞。
     “你还没回答我。”女孩儿不满地看着他。
     商彦落回视线。
     停了两秒,他嘴角一勾。
     “不知道。迷心窍了吧。
     苏邈邈被这个答案噎了一下。“那你不疼
     “不疼了。
     商彦毫无犹豫。
     苏邈邈微恼,“骗人,明明还有点肿
     商彦从善如流:“还有一点,疼。
     苏邈邈眼帘一垂,又气又心疼。“那怎么办”
     商彦半垂下眼,懒懒笑。“我教过你方法了。
     苏邈邈
     商彦:“当初在救护车上,我教过你了。
     想起商彦说的那个办法,苏邈邈脸颊一烫,她继而有些恼
     “那次可以,这次不行。
     “为什么
     “这是你自己你自己弄出来的女孩儿恼声。
     商彦哑然失笑。
     原来,你那天肯听我的,只是当做给我英雄救美的奖励
     苏邈邈咬住下唇,没说话,乌黑的眼瞳湿漉漉的,脸颊也被闷得透着嫣色的红。
     商彦轻皱起眉。
     “可是真的有点疼。
     苏邈邈
     商彦:“虽然刺青是我自己做的,但伤疤好像跟我没关系
     攥着他衣襟的手慢慢收紧了,粉白的指尖上,最后一点血色都褪了下去。
     两人之间寂静无声了很久。
     就在商彦决定找回那点人性,不再逗女孩儿的时候,他听见女孩儿声音很闷又很软地开了口。
     “最后一次了。”
     话音刚落,女孩儿拎着他的衣襟,轻一踮脚。
     颗轻吻落在男生的刺青上。
     商彦身形一僵。
     而几乎与此同时,一个不可置信的惊叫响起
     “你们在做什么”
     苏邈邈猛地回头,正看见呆在原地的文家父母,以及文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