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54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苏邈邈踮起脚尖吻上去的一瞬间,就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
     不然她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捏在商彥衣襟上的左手慢慢收紧,她指尖泛白,唇前那艳红色刺青的温度灼人。
     被烫了一下似的,她慌忙落回脚跟,
     眼神也慌乱。
     不等她理智回醒,耳边突然炸响一声惊“你们在做什么
     苏邈邈被那声音吓得往后一缩,目光惊慌地望过去。
     在这片路灯灯光的尽头,与下一片路灯光影的交错处,似乎从外散步回来的文程洲夫妇正目瞪口呆地望着两人。
     而他们身旁,文素素在那声惊叫之后,脸色煞白得近乎于发青。
     因为那一个轻若无物的吻,商彦身形都僵滞原地,被这声惊醒后才回神。
     他深吸了口气。
     商彦侧身,将苏邈邈揽在身后,伸手护住。
     文素素神色几乎有些扭曲了。
     她甚至怀疑刚刚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然而此时再看到商彦这样的动作之后,一切都完全明了。
     她看到的是事实。
     如果说在这之前,即便舒薇那样说,她可以不相信,即便在图书馆里看到那样交叠的背影,她可以只以为是误会,那么刚
     文素素攥紧了手,指甲无意识地扣进掌心的肉里。刚刚她亲眼看见了
     女孩儿伸手拎着商彦的衣襟,踮脚吻在男生的锁骨上。
     而那个在学校里,被其他女生碰一下都根本没可能的商彦,却全程只站在那里,双手插着裤袋,全程低笑私语,任女孩儿为所欲为。
     文素素嫉妒得快发疯了。
     整颗心都像是被无数的虫子啃噬撕咬。
     那是她喜欢了已经一年多的男生。
     对她和其他所有女生永远爱答不理、却和苏邈邈认识了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就已经一副情根深种非苏邈邈不可的模样了
     这让她怎么能接受
     “苏邈邈文素素气愤得快要发疯,一种被抢走了喜欢的男生的怒意,让她几乎失去了理智,“你怎么能
     商彦冷眼。
     不等他开口,旁边的文程洲夫妇回过神,高婌雯脸色微变连忙一把拉回要冲上前的文素素,低斥了声
     你怎么这样跟邈邈妹妹说话
     “妈,明明是她
     “闭嘴
     高婌雯懊恼地打断了她的话声。
     文素素气得几乎要哭了,她用力甩开了母亲拉着自己的手,红着眼眶狠狠地瞪了被商彦护在身后的女孩儿一眼,然后才头也不回地跑进了别墅里。
     高婌雯脸色十分不悦,但此时也只得从文素素的背影上收回目光。
     她尴尬地与文程洲对视了眼,才慢慢走上前,试探地开口问道:“邈邈,这位是你的同学吗”
     到近处的路灯下,高婌雯原本不以为然地望向商彦的目光里,多了一点惊艳的情绪。
     方才没有看清楚,事实上也是太惊讶之下而没顾得上注意,此时到了近前,她才发现这个似乎和苏邈邈有早恋迹象的男生,生得是一副挑不出任何瑕疵的俊美皮相。
     单论外表和气质,她似乎还没见过哪个他们这个年纪的少年,能与他相提并论。
     收起了心里轻视的意思,高婌雯的笑容也变得真诚了几分
     “邈說”
     她看向苏邈邈,似乎在等着她的答案
     站在文程洲夫妻面前,女孩儿抿唇不语,又恢复到了那种安静到极致的状态。
     商彦不喜眼前这女人盯着苏邈邈看,不由皱了眉。
     他主动开口。
     “我是苏邈邈的同桌,商彦。
     高婌雯的眼神闪了闪。
     “商彦”这个名字,她不是第一次听文素素提起了。
     而按照文素素的说法,这个男生似乎是有着非常了不起的家庭背景,个人能力也卓越到了相当变态的地步。
     再联想到文素素方才的反应,高婌雯心里了然,回头与文程洲交流了一下目光。
     再转回头时,她面上已经挂上和善的笑容。
     “既然和邈邈是同学,那跟我们家素素也应该同班有一年多了吧”
     商彦冷淡地应声。
     高婌雯微微皱眉,但很快便抹平,她笑着问:“那你们这是从哪儿回来啊
     她目光落向苏邈邈。
     商彦却在女孩儿身前一拦,主动开口。
     “培训组,自习提前结束,所以今晚我提前送她回来。”
     异样的情绪在高婌雯眼底一闪,随即她不着痕迹地带过去,淡淡一笑,“啊,原来之前素素说邈邈要上自习,晚些归家就是和你一起吗”
     商彦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回过身去看被自己藏到后面的苏邈邈
     女孩儿始终微垂着一颗小脑袋,看不清神情。
     商彦轻皱起眉。
     正在这时,他听见身后高婌雯笑着问:“既然都是同学,时间也还早,不如商彦同学你进家里来坐一坐吧”
     商彦身形一顿。
     而与此同时,苏邈邈也微愕地抬头,正撞上他的目光里。
     女孩儿眼底的情绪果然还是有些慌乱的。
     商彦也不在意身后文桯洲夫妇二人的目光,他抬手轻揉了揉女孩儿的长发,微俯下身,低声
     “记得我说过的么,有我在,别怕麻烦,我会解决。”
     说完,商彦转回身,薄薄的唇角勾起一点浅淡的笑。
     黑眸里薄光微熠。
     “多谢。叨扰了。
     高婌雯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有想到商彦会这么轻易就答应了自己的邀请。
     旦她回过神便迅速调整了自己的表情,满面笑容地把商彦和苏邈邈带回了家中。
     进正门,坐在客厅沙发上生闷气的文素素撇过目光来,跟着便不可置信地愣在了那里。
     背对玄关,旁边站着的家里的帮佣正脸色尴尬,边往回转身边开口说道:“先生,夫人,素素一回来就坐着生闷气,我怎么劝也没用
     在高婌雯拼命的目光示意下,帮佣话声戛然一上。
     她望着商彦怔了下。
     “这位是”
     高婌雯表情发僵地笑。
     “这是商彦,素素和邈邈班里的同学。
     说着,她给帮佣使眼色,“你去沏一壶茶,别怠慢了客人。
     “哦哦,好的夫人
     帮佣阿姨转身走向一楼的厨房。
     高婌雯这才转回身去招呼两人,“商彦同学,还有邈邈,来,我们到沙发上坐
     苏邈邈没有说话,商彦却出口拒了一半:“我陪叔叔阿姨坐会儿,邈邈今天累了,让她先回房间休息吧。”
     这话一落,不只是文程洲和高婌雯愣了一下,连苏邈邈都意外地望向商彦。
     女孩儿乌黑的瞳仁里盈着藏不住的担忧和不安
     “听话。
     商彦抬手摸了摸女孩儿的额发,漆黑的眸子里笑色柔缓微熠
     “回去休息吧。
     从他的一言一行里都感觉得到维护,苏邈邈心里不安的冷度慢慢被驱散了,被甜丝丝的棉花糖一样的触感裏住,变得柔软而泥泞。
     苏邈邈慢慢点下头。
     她轻声:“那师父晚安。
     “嗯,晚安。
     目送着女孩儿一路走进楼梯间,背影渐渐消失在楼梯上商彦才垂下眼,转回身。
     他面上笑色薄了许多。
     旁边文素素再次全程目睹了商彦对苏邈邈独有的温柔举止,眼睛都快气红了,她嗖地一下站起身
     “我也回去了。
     声音板得僵硬,文素素抬腿就要往楼梯上走。
     她几乎要走出整片沙发区的时候,听见商彦语气不疾不徐,平静地追了一句。
     “别去打扰她。
     文素素步伐戛然一停。
     她终于再也忍不住了,猛地拧回身
     “你干嘛那么维护她你们才认识了多久
     文程洲和高婌雯都被吓了一跳,
     客厅里死寂了两三秒,文程洲彻底沉下了脸色“文素素,你怎么回事,今晚闹够了没有”
     文素素脸色一白。
     和高婌雯的呵斥不同,文程洲很少发脾气,如果冷着脸说句话,那她往往半声都不敢再吭。
     文素素只能憋屈地低回头去,唇紧紧抿着,手掌心也快被自己的指甲掐的出血了。
     在这安静里,商彦突然声音很轻地笑了一句。
     文素素本能抬头,正撞进侧身望过来的那双漆黑的眸子里
     “我喜欢她,我有什么理由不维护她”
     文素素的脸上,最后一丝血色被这句话直接震散了。
     商彦侧回身,似乎不愿意再多看她一眼。
     “文素素,我请你一不要去打扰她。
     随着一字一句的话声,男生的笑意一点点凉了下去“有任何问题,你来找我。
     文素素脸上火辣辣的,气急败坏的眼泪涌了出来,她头也不回地跑上了楼梯。
     高婌雯的脸色一变。
     她气闷地瞪了文程洲一眼,不满这人方才那种时候还训斥女儿,心里却也更痛恨无论家世、样貌,如今就连男朋友都压自己女儿一头的苏邈邈了。
     但此时当着这个来历神秘的男生的面,高婌雯自然不会把那些情绪表露岀来,她只转回身,挂着温和慈善的笑容。
     “商彦同学,你别介意,素素被我们惯坏了,如果有什么她做得不好的地方
     叔叔阿姨也一样。
     啊什么一样
     在文素素跑开后,商彦已经没事人一样地坐到了沙发上。
     此时听高婌雯开口,他似笑非笑地一掀眼帘,眸光清冷。
     “无论有什么事情一一比如今晚你们看到的,请你们一个字都不要到她面前提。一一有什么想问的,只来找我就够了。
     在比自己小了几十岁的小辈面前,碰了这么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即便是高婌雯也有些维系不住笑脸了。
     她微微板起腰,面上笑容也淡了一些。
     “这位彦同学是吧,你可能不太了解,邈邈虽然说是暂住在我们家,但我们视她如亲生女儿一样一一而且既然她的父母把她托付给我们了,那我们就有义务尽到父母的责任,像今晚
     高婌雯话声戛然一停
     她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扭头看向旁边沙发
     方才,在她言语间,轻嗤了声的商彦此时正不疾不徐地落过眼眸。
     前一秒那个还勉强维系晚辈的礼数的模样已经消失不见,他慢慢冋前躬身,双手撑到膝盖上,嘴角懒散地勾了起来。
     商彦眸子漆黑。
     似笑非笑,又满眼嘲弄,
     “我可能比你以为的,要清楚那么一点。
     “什、什么
     “譬如商彦撑在膝盖上的双手扣住,抵着额头,压出声低笑。
     他抬眼,嘴角勾着嘲弄的弧度,譬如,苏家是什么位置你们文家又是什么位置再如
     商彦一侧头,看向旁边沉默打量着他的文程洲,笑容更深
     “文叔叔如今的公司,最大股份的所有人,刚好就姓苏。
     欣赏着高婌雯那打翻了调色盘一样的神情,商彦低笑了声仰回身,倚到沙发靠背上去。
     “所以,什么父母责任“视如亲生女儿,这类虚话,阿姨您完全不需要跟我提一一说了也是白费口舌。
     当面被揭了老底,高婌雯此时不止脸色难看,心里更是慌得没了主意。
     “你怎么一一你怎么会知道苏家
     像是想到了什么,高婌雯脸色
     “是不是苏邈邈告诉你的
     商彦嘴角的弧度萼地压平。
     他冷然抬眼。
     文夫人,我再说最后一次。别提她,也别在她面前多问
     高婌雯被那眼神一慑,身体本能地僵住,好半天她才醒过神,手心里已经一片冷汗。
     这几乎让她感觉到耻辱。
     被一个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竟然用一个眼神就吓回去了
     她刚要开口,就听耳边那男生懒散一笑。
     “至于我为什么会知道
     商彦偏了下头,看向文程洲
     “文先生应该已经猜到了
     高婌雯猛地扭回头,看向自己的丈夫。
     文程洲却没有看她,而是目光复杂地盯着自家沙发上这个少年。
     从在门外开始,他就在观察对方。
     在这个少年的身上,他没有找到哪怕一点怯意或是不安从头到尾,这个少年就如同进了自家的后花园一样,谈笑举止都随心所欲。
     而且丝毫没有刻意展现,只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从容散漫
     高婌雯刚刚说错了。
     文素素算什么“被惯坏”,面前这个少年才是真正从小到大都被金玉琉璃似的捧了起来
     而这种性野不驯的少爷,根本不是他们这样的家庭能出身
     程洲,怎么回事高婌雯压低了声音问他,“你认识他
     文程洲无声一叹。
     我不认识。不过姓商,还能在知道那些事情的同时这样说话的,我想”
     文程洲抬头,看向商彦
     “我至少猜得到,你是从哪走出来的。
     商彦仍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模样,半点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有所变化。
     文程洲轻皱起眉。
     “看来,之前有风间,传商家和苏家秘密联姻一一并不是空穴来风
     商彦难得一梗。
     商骁和苏荷联姻,因为两家切身利益的关系,至今尚未公布
     文程洲看到他和苏邈邈走得这样近,多半是误会了,才把这顶帽子扣到了他们的头上。
     旦商彦此时自然不可能解释
     心里咬了咬牙,商彦满腹怨气地替商骁接了这口锅,面上滴水不漏,连一点眼角眉梢的情绪变化都没有。
     文程洲却已经把这当做是默认了。
     “既然这样,那你和邈邈的事情,我们自然无权插手。”文程洲心情复杂地扫了自己的妻子一眼,然后才收回目光,“你也放心,邈邈那里,我们谁都不会开口,只当这件事没有发生。
     商彦拿到了自己满意的结果,便从沙发上起身。“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叨扰
     话说到一半,商彦突然有点后悔。
     他也不觉得不好意思,停下来想了两秒,就直接坦然且真诚地开口询问:
     “我能到楼上看一眼邈邈吗
     说是询问,但话出口的时候,商彦就没有给这两人留下拒绝的余地了。
     文程洲自然只得点头。
     随意
     商彦回以一欠身,转头上楼。
     等男生修长的背影在楼梯间里消失,压抑了许久的高婌雯终于忍不住了,懊恼地扭头看向文程洲
     她还算有心,不忘把声音压到最低
     “这个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历小小年纪,怎么敢这么跟我们说话
     文程洲目光复东地看向她。
     “你没有听见我说的吗,商家的人。
     高婌雯不耐烦:“我在c城待了多少年,我怎么没听说过有哪个高门大户是姓商的
     井底之蛙
     文程洲忍无可忍地低斥了句。
     高婌雯一愣,随即脸色大变
     “好啊你个文程洲,你是不是觉得攀上苏家这条大腿,就可以把我蹬了你是不是忘了当初我爸有多扶持帮忙你了,啊
     “你闭嘴
     文程洲终于大怒。
     但旋即想起什么忌讳地看了一眼楼梯间的方向
     他压着怒火,倏然起身,指着高婌雯低声呵斥:“你有没有脑子,没听到我刚刚说的什么吗一能和苏家联姻,商家会是什么在c城盘着的小角色吗
     “你是说
     高婌雯话声陡然低下来。
     她脸上情绪调色盘似的变了几遍,最后才压低声音,不安地问:“那个商家,难不成和苏家一样
     文程洲深吸了口气,又慢慢吐出来。
     靠着这些年的涵养,他勉强将怒意暂时压制下去,缓声道“两者圈子不同,但商家的势力根本不亚于苏家。而且在上流里,商家素来是出了名的神秘,我这样的身份,只够知道商家有两个儿子其余一概不知。
     高婌雯虽然冲动且心眼小,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脑子的,此时只听文程洲这样隐隐约约地一说,她也估摸到了楼上那个少年的身份绝不是他们文家招惹得起的。
     高婌雯攥了攥指尖,扭开脸恼声地自言自语:“我还以为苏家早把这个病丫头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呢真没想到,敢情在这儿给她留着这么一道护身符呢
     曲b告
     文程洲同样意外。
     但更多的,他心里又实在不解。
     毕竟这么多年了,他半点没看出苏家对苏邈邈这个小孙女的重视。可如果真是跟商家的少爷联姻,那自然不会轻易糊弄她的身份才对
     文程洲感慨:“看来,苏邈邈终究还是要风风光光地回苏家
     高婌雯不想附和,却在心底也不得不承认。
     夫妻两人自然不知道。
     他们此时,已经把商苏联姻的事情误会错了人。
     与此同时,一楼客房。
     听见叩门声,过来开门的苏邈邈意外地看着门外的人。“你怎么
     商彦垂眼,低笑着望她。
     “我偷偷上来的,不能出声。
     苏邈邈
     苏邈邈当然不信他。但她还是打开了房门,把人放了进来
     房间里没开灯,只有窗帘被完全拉开了。今晚的月色很好,大片冷白的月华被抛在地板上,团簇着斑驳的阴影和落雪似的碎光。
     商彦走进房间。
     “怎么不开灯,这么早就要睡了吗”
     苏邈邈有些不好意思,“没有,只是坐着发呆
     商彦此时也看到了,落地窗的月光斑驳间,地板上搁着只圆圆的软垫。
     他几乎都能想象得到,女孩儿会如何坐在上面,抱着膝盖,淡栗色的长发从肩上垂下来,藏住艷丽娇俏的小脸,拂过漂亮柔嫩的锁骨,垂在睡衣前
     商彦的视线向后一落。果然便见,女孩儿是赤着足的。
     原本就小巧而白嫩的足尖,此时更莹莹得像是羊脂玉一样,粉色的贝甲乖巧地趴在小小的脚趾上。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还不安地轻扣住了。
     “商彦
     只有月色的昏暗房间里,苏邈邈被男生的目光盯得莫名心里发慌。
     她下意识地往后蹭了蹭,“我还是把灯打开吧,你等
     话没说完,她手腕一紧被人拉了回去。脸颊紧贴上好像带着滚烫温度的胸膛。苏邈邈呆住。
     现在才想到要开灯
     那胸膛里传来哑声的笑。
     头顶有人俯下身,一直贴覆到她耳边,滚烫的气息吹拂下来
     “但是,狼已经被你放进来了怎么办”
     作者有话要说
     苏喵:呆住jg
     来人,上刑法
     e不知道下午有没有加更,我尽量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