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55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但是,狼已经被你放进来了怎么办
     昏暗的只有月光的房间里,耳边吹拂的热度,给静谧的气息平添了几分暧昧。
     苏邈邈没忍住,很轻地哆嗦了下。
     换来耳边一声忍俊不禁的低哑笑声
     “小孩儿,师父在你心里,就这么禽兽不如么。
     苏邈邈:“没、没有。
     “那你抖什么”
     听岀这人语气里不掩饰的谑弄,苏邈邈闭上嘴巴,不肯再吱声了。
     时间、地点和昏暗度都有些危险,商彦如今对自己的人性和底线,又一贯没有什么信任度,所以他自觉地退了半步。
     但并没有松开女孩儿的手腕。
     苏邈邈显然也察觉到了,轻拽动了下,然后不解地仰头看向他。
     “你还不走吗
     商彦把女孩儿拉到落地窗前的月华下,闻言侧回身。“我好不容易偷偷溜上来的,你这就赶我走
     苏邈邈没跟他耍嘴皮子,扯出了自己的手腕。女孩儿转身迈着白净的脚丫子,跑到衣柜旁边,又拿出了一只圆圆的软垫跟地上这个似乎是一对。
     看女孩儿红着脸儿拎过来,递给自己的时候,商彦难得对文家生出了一丁点好感。
     虽然只是因为它家的一对垫子。
     商彦接过来。
     两人并肩,在落地窗前坐下。
     窗外的枝桠被夜色染上浓郁的黑,天空的圆月被薄薄的云层遮住时,房间里仅存的那点光亮便也暗了下去。
     商彦侧眸,一直望着身旁的女孩儿。
     而苏邈邈从窗外收回目光,慢慢枕着自己放在膝盖上的手臂,侧埋下脸,低声咕哝:“很神奇
     嗯
     商彦垂在身侧的指节轻动了下,最后还是没有忍住,他抬手女孩儿的小脑袋,莞尔地笑,“什么神奇
     苏邈邈抬眸,“就是只有我和师父两个人,不说话,很安静,但好像一点都不尴尬。
     商彦低声笑起来。“这就很神奇了”
     苏邈邈看着他。
     商彦手掌下那颗小脑袋顿了顿,轻点下头。
     商彦心里一动
     他倾身斜靠过去,在女孩儿耳旁轻笑,“那以后,师父带你做更多很神奇的事情,好不好
     苏邈邈:
     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的商彦给她的感觉,像是那个在童话书里圆木门外,拄着拐杖披着斗篷敲门的狼外婆
     苏邈邈沉默两秒。
     “不好。
     啪嗒,小白兔警惕地把门关上了。
     商彦哑然失笑。
     他退回身,不再逗女孩儿,“你经常一个人这样坐着”
     “嗯。苏邈邈轻声应。
     商彦眼神微动,“不会无聊么。
     苏邈邈想了想,摇头,“习惯就好了
     商彦眸光微沉。
     “习惯就好。
     可她才只有十六岁,身患那样的病,这么多年,是怎样个人习惯过来的
     苏家
     商彦垂在外侧的手慢慢攥紧了,目光偏到一旁,没有再与女孩儿对视,更怕自己此时的情绪会吓到她。
     “我喜欢星星。
     女孩儿突然轻声说。
     商彦侧眸看向她,而苏邈邈正微仰起脸,下巴尖尖的,看着窗外的夜空,还有那些零碎的、斑驳的、像是被人随手撒了把碎光的星星。
     她的眼角弯下来。
     他们会听我说话,也会一直陪着我,他们之中的很多我都能叫得上名字,是院长嬷嬷教给我
     女孩儿话声蓦地一停。
     而商彦也敏锐地察觉了出现在她话里的那个人院长嬤嬷,是谁
     苏邈邈目光闪烁了下,迟疑而不安地埋下脸。
     商彦若有所察。
     他眼神微深,面上却只露一个薄淡的笑,“现在不想说,那就以后再说。”
     女孩儿兀自趴在那里,一个字都不肯再出口了
     等了许久,商彦心里无声一叹。
     他站起身,摸了摸女孩儿的脑袋,“今晚好好休息,师父先走了,嗯”
     回应他的只有安静
     商彦没有强求,转身向房门处走去。而就在他刚刚握上房门门柄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很轻的声音
     “最多一年。
     商彦蓦地转回身。
     女孩儿背对着他,娇小的身形在地板上缩成一团小小的影
     空气里最细的颗粒都像是被这声音轻轻震颤。
     “一年以内,我什么都会告诉师父的
     “所以,师父能等等我吗
     商彦这一次的沉默尤为地久。
     久到女孩儿似乎开始有些不安了,他才开口问:
     “为什么是一年”
     那些不安的情绪顺着四肢百骸爬上来,无声地撕咬着他的
     苏邈邈安静地回答:“因为在十八岁之前,我需要做一个很重要的决定。在做下那个决定之前,我想我可能需要师父告诉我,该怎么选。
     男生的身影在黑暗里僵伫许久。半晌后,
     他垂目,低声。
     “我等你。”
     房门打开又关上。
     挂在树梢的圆月,悄悄地藏到了云彩后面。
     从文家别墅中走出来,路上更为安静。
     商彦面无表情,清隽的侧颜在月色下更透出几分凌厉的冷白
     他走回自家的车旁,管司机要来手机,到一旁拨出个电话
     对面不多时便接起。
     薄屹的声音在电话对面响起
     “大哥,我喊你大哥行不行这都快九点了,而我是个身心健康的成年人,我是有我的夜生活的一一当然我知道你不懂,但你得体谅我啊。”
     商彦皱了皱眉,此时却没有与他玩笑的心思。“苏邈邈的来历,我已经确定了。
     对面呼吸一顿。
     几秒后,窸窣的声音传来,似乎又换了个房间以后,才听进薄屹重新开口。
     这一次,他语气带着点严肃。
     “我这边也隐约查到了一点迹象,因为不能确定,又事关所以我还没有告诉你。
     “如果你查到的也是苏家,那可以继续往下查了。
     薄屹沉声:她真是苏家的人年传闻里苏毅清那个已经早天的女儿”
     商彦垂眼。
     半晌后,他才低“嗯”了一声。
     薄屹:“真是没想到啊要说你们商家和苏家,也未免太有缘分了,这样戏剧化的事情都能发生在你们身上
     商彦却冷下眼,声线一般地薄凉。“是不是孽缘还未可知。
     薄屹自然知道他的意思,犹豫了下才开口:“苏毅清和他的夫人,在我印象里都算是圈里的良善之辈了,倒是苏家那个老太太出了名的难对付,我看这件事多半有隐情。
     商彦听出薄屹口中的支吾,眉一皱。“你是不是还听说什么了”
     薄屹沉默几秒,咬了咬牙,直言:“这件事我没有求证过也无从求证,所以你就听听,别尽信。
     你说
     “苏毅清这个小女儿,是有先天性心脏病的,这你应该知道了吧
     商彦微微沉眸,“嗯
     “我听当初在苏家做过工的老人说,其实在这个孩子生下来以前,就已经确诊了。”
     商彦的呼吸蓦地一滞。
     攥着手机的指节都下意识地收紧了。
     而电话对面的话也如他此时心里猜测的那样走了下去
     “苏老太太当时要求堕胎,是苏毅清的夫人,也就是当时怀胎的江如诗,执意要把孩子生下来。”
     “苏老太太非常着恼,听说江如诗最后是以死相逼,才把这个孩子留了下来是苏老太太此后就对她极其不待见,甚至包括预产期到临产,她一眼都没有去看过自己这个二儿媳和小孙女。
     “直到好些年后,江如诗又生下了苏家唯一的孙子,苏宴她们之间的婆媳关系这才勉强解冻。
     商彦沉默,侧颜线条清冷凌厉,薄唇也紧绷。
     “所以,你的意思是,苏邈邈至今流落在外无法归家,主要原因就是苏家那个老太太。
     听出商彦声音里的冷意,薄屹心里一抖,严肃否认:“我没这么说过,我只是告诉了你我的听闻,而且我也告诉你了这段听闻未必一定是真的。
     “没有八成以上的把握,你会开口么。商彦冷声问。
     薄屹:“不会。
     商彦:“我知道了。
     说着,他就要挂断电话。
     “卧槽别别别一一别挂电话啊
     对面薄屹急了
     “我怎么听着你要直接提刀北上,替你家小孩儿出气,一刀挥了那老太太的感觉呢
     商彦笑了声。
     调短平,尾音冰冷。
     薄屹
     薄屹:冷静。
     商彦深吸了一口气,压平了心底那些躁怒的暴戾情绪。然后他缓缓吐出,声线低沉微哑。
     “我不会。
     “至少在你查明苏家驱逐她的真相之前,我什么都不会做
     薄屹小心翼翼地试探:“那如果我是说万一,万一真是我说的那样,这苏老太太就是这么个死心眼子,那你是准备
     商彦又笑。更冷了。
     薄屹咽了口水,我查,我一定査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但在那之前,答应我,你真的什么什么都不要做。
     “你要是真出了什么事,你姐会活刮了我你信不信
     商彦垂眸,遮了眼底阴翳。
     放心
     “就算是为了苏邈邈,我也什么都不会做。”
     得了这个保证,薄屹这才长松了一口气
     三中的周年校庆活动,在11月底正式结束。
     原本以为这件事如水中浮萍,很快便会随着时间冲刷消失无痕,然而从校庆活动结束后的第二天开始,学校里突然有些奇奇怪怪的流言传了起来。
     而这些流言全部都指向了同一个人
     高二一班,苏邈邈。
     这天周一,上午最后一节课结束,苏邈邈照例,和齐文悦廖兰馨同桌两人,一起去了三中的一食堂。
     路上,苏邈邈神色愈发古怪。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一一总觉得周围许多路过的陌生人,都时不时地将目光投到她身上,偶尔还夹杂着几声窃窃私语
     只不过因为相貌和知名度,苏邈邈已经习惯了在三中被人瞩目的生活,思考了一个来回没找到痕迹,便没有再去想
     三人在一食堂打好了饭菜,就近找了张有四张空位的长桌起坐了下去。
     长桌另一头,原本在交谈的几个女生一顿。其中两个人脑袋凑到一起
     “她就是苏邈邈吧
     “是相太好认了。
     “那传闻里是真的吗她真有病啊,看起来不像哎
     “那谁知道,不过我们还是小心点好,反正我不敢在这桌吃饭了
     “我跟你一起。
     两个女生带头,端起吃到一半的餐盘,便起身离开了而同一张长桌的其余人,互相看了看,也都纷纷默不作声地站起来,四散到旁处去了。
     刚坐下的苏邈邈怔住,茫然地回头看过去。
     食堂里学生密集。
     无数落过来的视线与她的相撞,又纷纷躲了开去。
     那几秒的空隙里,在那无数双眼睛中,苏邈邈真切地看见了许多复杂的情绪:害怕,探究,忌讳,好奇,躲避,同情,恶意
     苏邈邈心里一紧。
     她下意识地捏住了餐盘,心里掠过不祥的预感去。
     齐文悦和廖兰馨同样不解。
     直到忍无可忍的齐文悦抓了个初中相识的学生,到一旁嘀嘀咕咕了很久,才脸色难看地走回来。
     “怎么回事廖兰馨难得主动开口询问。
     齐文悦神色复杂地看了苏邈邈一眼,“邈邈我说了你别生气。
     嗯。苏邈邈慢慢点头。
     齐文悦:“不知道哪个傻叉在外面传谣,说我们邈邈落选周年校庆主持人,是因为她    齐文悦避讳地看了苏邈邈一眼低声,“是因为她身体
     来了。
     苏邈邈拿着筷子的手轻抖了下。
     纸包不住火,
     她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齐文悦还在旁边气愤不已:“这群智障真的是人说什么他们都信还有说我们邈邈有传染病的,脑子里是不是进shit了如果真是那样,那学校疯了会让邈邈来念书吗”
     齐文悦这几句话的声音丝毫没有压低音量,反而还提高了不少,临近好几张桌的学生们都听见了。那些窃窃的私语和偷偷望来的目光,都在这话之后尴尬地停滞住。
     然后他们纷纷低头,把脸往餐盘里埋。
     苏邈邈却轻摇了摇头。
     “别生气,没关系的,齐齐。”
     齐文悦震惊地看她:“你都不生气吗他们这样造谣你
     苏邈邈沉默很久,抬眸,蓦地轻笑,“可是,我确实有病呀。
     女孩儿的声音很轻,那笑容宛如一朵踩着第一抹春光伸展腰肢缓缓绽开的花朵,漂亮得让齐文悦都丢了神。
     廖兰馨在旁边皱起眉。
     “但你绝不是传染病,他们不该这样,这已经属于言语暴力
     苏邈邈垂下眼。
     过了半晌,女孩儿嘴角轻勾起来,笑意柔软,只是眼底的情绪看不分明。
     “其实没什么差别忌讳疾病,是很正常的事情,没有人愿意接近医院的,代入个体也一样。
     而如果知道了她真正的病,那些目光只会更激烈吧。
     无论是其中的好奇或者探究,同情或者避讳那些情绪都会加倍。
     他们会日复一日又每时每刻地提醒她
     她与正常人之间,可以被这些目光划下多遥不可及的鸿沟
     齐文悦回过神,也听岀了女孩儿声音里深藏的苦楚。
     她皱起眉,没有胃口地戳了戳餐盘里的食物,然后又低声抱怨:彦哥呢,这种时候他怎么能不在我们邈邈身边啊”
     苏邈邈回神,连忙抬头。“你不要告诉他这件事。
     “那怎么行”齐文悦本能反驳,“必须要告诉他啊一一他如果放话了,我不信学校里还有谁敢这样当面议论你。
     “真的不要。
     苏邈邈难得声音都有点急了。
     齐文悦更不解地看她:“为什么啊额你怕他追问你的病吗
     苏邈邈摇头,“计算机培训组在12月有一项非常非常重要的竞赛,他们从10月就已经开始准备了。
     似乎不放心,苏邈递认真地看着齐文悦,几乎要一字一句地嘱托了
     “你干万不要在这个时候让他分心。
     哦
     齐文悦不情愿地答应了。
     廖兰馨难得插了一句话。
     “我知道那个比赛,三年一度,国际级别的,12月份是他们在亚洲赛区的预选赛,是吧说完,她看向苏邈邈。
     “嗯。苏邈邈应声。
     廖兰馨:“而且我听说,高三那边两个组内的男生已经要退组了。而那个比赛,我记得不错的话,应该是多人一组参加的团体赛,人数骤减还没有及时候补的话,对他们会非常不利。
     是,苏邈邈目露担忧,“他最近为这件事烦很久了,所以我更不想在这种时候让这点小事打扰他。”
     廖兰馨点了点头,显然还是赞同她的做法的。
     只不过坐在苏邈邈对面,她刚不经意地抬起视线,手里的筷子就在半空中停滞了下。
     须臾后,廖兰馨少有地笑了声。
     她端起餐盘,站起身。“看来,倒是我们瞎操心
     齐文悦在旁边一瞧见,急了,“同桌,你不会这么不仗义吧
     廖兰馨被她突然打断话音,翻了一记白眼过去,然后下巴冲苏邈邈身后的过道方向抬了抬。
     “你自己睁眼看看,谁来了。”
     齐文悦回头一看,喜笑颜开,“彦哥
     不等那男生走到近前,齐文悦扯着廖兰馨跑到这空出来的长桌另一头。走之前她还不忘笑嘻嘻地冲着愣住的苏邈邈回头
     “不打扰,独自发光,是我们身为电灯泡的自觉。”
     苏邈邈:“
     不等她辩驳什么,两人已经落座到长桌的最远处了。而与此同时,一道修长的身影也停在了她的身旁。似乎还有点低气压。
     苏邈邈:
     女孩儿慢吞吞地仰起脸,露出一点柔软的笑。“师父,中午好。”
     那双漆黑的眸子里情绪黑压压的,一张清隽俊美的面庞也微微绷着,面无表情。
     “不好。
     男生一拧身,在大半食堂偷偷望来的目光里,直接坐到了女孩儿的对面。
     他薄薄的唇角很轻地勾了下,一点淡得几乎称不上笑的弧度掠过去
     “我家小孩儿都快被人欺负死了,还一声不吭地不肯跟我提一一你告诉我,我哪儿能好得了
     苏邈邈心虚地低下头,“我不是看你们准备竞赛预选赛,实在太忙了这才没敢打扰你
     “别找借口。
     商彦冷垂着眼。
     “我之前告没告诉过你,我不怕麻烦,所以那些麻烦来的时候,我会站在你前面的
     苏邈邈默不作声。
     商彦盯了她几秒,轻眯起眼,“你现在是完全把师父的话当耳旁风了啊”
     苏邈邈摇了摇头,把吃了没几口菜的筷子放下,眼神乖乖巧巧的。
     “我没有。
     “下次如果还有这样的事情,那我一定会提前告诉师父的。
     商彦这才满意。
     他侧过视线,在女孩儿身旁一扫,已经撞开了无数偷望过来的目光。
     商彦皱起了眉。
     “他们说你什么,传染病
     苏邈邈鼓了鼓嘴巴,没说话。
     商彦轻嗤了声。
     须臾后,他转回头,撑着桌子向前倾身,薄唇微启
     “喂我
     苏邈邈
     商彦耐心地重复
     “用你的筷子,喂我。”
     作者有话要说
     苏喵    怀疑喵生彦哥:我骚么没觉得。
     今天的加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御折子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35971553、方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  yricheese、南梨、愛上琳琳、520练练、29063390、喵大人、33642344、iss周筱彤、kay、29338247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35849374126瓶天天天蓝80瓶3364234451瓶木乜野50瓶醉璇16瓶uz、kay12瓶:愛上琳琳、123、雨丫头肉丸、iss周筱彤10瓶超级帝王攻男神大帅比、粟粟6瓶草莓  hyukkk、九烨、35455001、狐狸家的胡胡、九阑、  uent5瓶290531864瓶j0j0j0j000xx、紫璇玑、g、南风吹北巷、然然酱、妈妈不喜欢我的微博名、293382472瓶  seeg、不想被发现的小透明、四月、小池妈、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