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61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不等商彦开口,吴泓博已经表情扭曲地进入自我催眠状态
     定是我看错了
     “对,一定是我看错了,我这个人思想怎么能这么不纯洁,我需要反省
     “彦哥怎么可能是那种人,是吧。
     对,他们还是师徒呢,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眼见着自己再不开口,组里的吴泓博选手可能会就此崩溃继而影响比赛,并且在人格分裂的路上一去不回头
     商彦决定大发慈悲。
     他淡定地随手掀了一只座椅里的轻枕,不紧不慢地走了过去
     “你刚刚看见什么了
     另一边的蛋形椅里,栾文泽始终挂着耳机,窝在椅子里听编程教程,此时见商彦出现在余光里,才不由好奇地摘了耳机。
     看着走近的商彦,吴泓博表情拧巴了下,干笑,“我我看错了
     商彦一挑眉,似笑非笑的。“看错什么了
     吴泓博迟疑地看向栾文泽。
     栾文泽全然茫然
     吴泓博求救无门,扭回头:“我看见彦哥你低下头去像是要要要亲我们小苏
     旁观的栾文泽:
     停顿两秒,栾文泽默默地把手里耳机重新塞了回去,自己也转回去,目光聚精会神地盯在屏幕上。
     就好像他刚刚只是梦游一场一样。
     吴泓博:“
     吴泓博:“同生共死的兄弟情分呢
     栾文泽充耳未闻。
     吴泓博表情扭曲地转回头,看着越来越近、快走到自己面前的商彦,只得吞了口唾沫,继续干笑:“彦、彦爹,我知道是我看错了,小苏是你徒弟嘛我这玩笑开得太过分了,我下次绝对绝对绝对不会了,真的,我发誓
     吴泓博高高竖起来三根手指。
     商彦停到他身前。
     男生低下头,眉眼间笑色极薄,眉尾压下去,他轻嗤了声
     “你没看错。
     吴泓博
     商彦:“我刚刚是想要亲她。
     吴泓博:”
     商彦:“而且我早就想这么做了。你看见的只是无数次里的次罢了。”
     吴泓博:
     吴泓博的脸色越涨越红,终于到了一种快要青紫的地步之前,他张口
     彦爹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们小一一唔唔唔
     剩下的话音,被商彦早有准备的轻枕捂了回去,直接压进了吴泓博的单人蛋形椅里。
     商彦:“别吵。
     商彦:“她还在睡。
     吴泓博:“唔唔唔
     商彦松开手,轻枕滚到一旁去。
     吴泓博长吸了一口气,脸都快憋紫了,说:“彦爹你这是要杀人口
     商彦轻嗤,撇开眼懒得搭理他。
     泓博揉着嗓子,“而且我们小苏可是你徒弟,你怎么能对自己徒弟下手呢
     在吴泓博控诉的目光里,商彦撑着蛋形椅外壳,躬下身,轻眯起眼。
     “我养的小徒弟,怎么就成了你们的小苏
     吴泓博
     吴泓博憋屈地说:“那、就算是是彦爹你的小徒弟,你们可是师徒,做师父的,怎么能惦记徒弟呢
     商彦嘴角一勾。
     他笑得懒散,漫不经心。
     “你不觉得,师徒禁忌恋听起来更刺激么。”
     吴泓博:
     不再理会吴泓博那被雷劈了似的模样,商彦优哉游哉地站直身。
     吴泓博哀嚎:“彦哥你不是人啊
     “你发现得太晚了。”商彦头也不回,走了。
     四人到达a城时,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
     从a城最大的火车站出站口走出来,夜幕漆黑广阔,飞机拉着红色的闪灯尾翼从天边划过。弧线之下,黑暗里钢铁高楼林立,灯火成城,圆月与碎星都被掩映黯淡。整座城市犹如只蛰伏的巨兽嶙峋的背脊,起伏寥廓。
     踏出出站口的时候,四人不约而同地停住了步伐。
     吴泓博感慨发声:“这可是我最想来的城市了,真没想到竟然能这么快实现。哎,老栾,我记得你最想考的学校也在这儿吧
     “嗯。”栾文泽重重地应了一声,显然也有些激动。
     吴泓博扭头看向商彦和苏邈邈。
     “彦爹,之后怎么安排
     大赛主办方已经提前给我们预定了酒店,叫个车过去
     商彦淡淡地道。
     看出商彦兴致不高,吴泓博之前想出口的提议还是咽了回去
     四人坐上一辆计程车,开往酒店。
     吴泓博这吨位最重的被扔在了副驾驶座。商彦和栾文泽在后排每人贴着一道车门,苏邈邈则坐在最宽敞的中间。
     看着左手边男生那双委委屈屈的大长腿,苏邈邈犹豫了下开口。
     “师父,你往这里坐一点,没关系的。
     有关系
     前面副驾驶座,吴泓博一嗓子把计程车司机都吓得一哆嗦
     回过神,司机没好气地说:“我说你这个小伙子啊,怎么这么咋呼呢知道叔叔手底下着方向盘里攥着多少条命吗你万给我吓出事了怎么办你说”
     吴泓博被训得头都抬不起来,还得承受来自后座某个方向的、掺着阴沉沉的笑意的目光。
     等好不容易挨完训,吴泓博才转回去,小声又苦口婆心地劝
     “小苏,出门在外,不能警惕心这么差,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他低声嘀咕,“你怎么知道坐在你旁边的,到底是个人还是个禽
     最后一句话到底没能说完,在旁边那让人扛不住的目光威压下,中途天折。
     吴泓博脖子发凉,僵着身转回去。
     苏邈邈全程懵然,等了一会儿才不解地转向商彦    币父
     商彦低垂下眼,“不用理他。”
     哦我
     吴泓博在前座痛心疾首。
     a城的夜景很漂亮,也繁华,像一座用灯火织起来的城,靓丽绚烂,也光怪陆离。看着车窗外那些水火交融似的光亮掠过苏邈邈的瞳孔里也点映上斑驳的光色。
     只是同样的夜景,如果停滞在一段,半晌都不得寸进那再美也无用了。
     苏邈邈看着对面那个在几分钟内,也只从自己的视线左边移到了视线正中的大广告牌,有些憋闷地低声
     还要多久才能到啊
     商彦单手倚着车窗,半垂着头休息。
     闻言他眼皮一掀,瞥过车外光景。
     “五六分钟的路程,但现在要堵二十分钟以上。
     男生声线懒散而寡淡,但在此时密闭的车厢里多旋上了分磁性,听来别有回味。
     苏邈邈正怔着的时候,前座司机却惊奇地搭腔:“这个小伙子可以啊,很熟路嘛,我还以为你们是从外地来的呢。
     旁边吴泓博终于捞了个话头,偷偷瞟一眼后座的商彦。
     见男生眼半阖着,便冲司机笑:“我们几个都是外地的,但您后座这位,确实是a城人
     闻言,苏邈邈惊讶地看向商彦。“你也是a城的吗”
     商彦一撩眼皮,拿漆黑的眸子望她,却不说话。
     吴泓博已经在前面眉飞色舞地解释开了
     “小苏,你竟然不知道啊你师父可是地地道道的a城出身的公子哥,还经历过几年西方资本主义的精神污染,回国后也不知道怎么脑子一抽,就跑咱们那小二线去念高
     吴泓博的话声戛然一停。
     须臾后,他慢半拍地趴在座椅上回过头,满脑门子问号。
     “不是,你刚刚说也是a城,这个也字,“也的是谁啊
     苏邈邈
     她刚刚只是过于惊讶,一不小心就把从出站以来一直小心藏着的复杂心思给漏出来了。
     正在苏邈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时候,身边那把懒洋洋的嗓音替她解了围
     别吵吵了,头疼。”
     吴泓博委屈巴巴地转了回去。
     计程车果真是在将近二十分钟后才到酒店楼下的
     酒店是家规模中等的私人酒店,主办方的金主爸爸十分豪气,在这a城市中心的地段,直接包了一周的场。
     进楼内,苏邈邈四人就先看到了拉起来的条幅和n大赛宣传牌。
     而酒店的前台人员显然也都练就了察言观色的能力。注意到苏邈邈四人的模样,其中一个便露出明亮的笑容
     “几位是nf大赛的参赛学生吧”
     嗯
     商彦从苏邈邈那里拿回女孩儿执意要自己背的背包,闻言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抬起头。
     两个前台小姐被狠狠地惊艳了一下,男生从几米外走到前台桌前的那几秒,大堂的空气都是安静的。
     也可能是安静且冒着粉红泡泡的。
     在看到两个前台小姐回神后,陡然明艳了许多的笑脸时泓博不由地与栾文泽对视了一眼。
     两人在彼此的目光中看到了相同的、不意外的无奈。
     “请在这边登记一下几位的学校、姓名与联系方式。”前台小姐突然就有点细声细气的。
     苏邈邈皱着眉想。
     可能是嗓子不太好吧。
     核对确定过信息,前台小姐恋恋不舍地将两张房卡递给了商彦。
     “每个参赛队伍只有两间”
     商彦手里将房卡一拈,挑眉问。
     负责接待的这个前台小姐脸都红了,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这个是主办方的安排,按照人数分配房间床位不过看到您几位中有女性,所以我已经将其中一间给您换做套房了呢。
     前台小姐说完,还有点不好意思地看了商彦一眼。
     “那还有额外空房没有定出吗
     “抱歉,已经分配满额了呢
     商彦微皱起眉,随即转身道:“先把行李放上去吧。
     四人这才离开。
     前台小姐温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一
     “请慢走。
     进到电梯间里,吴泓博终于憋不住,噗嗤一声笑岀来了
     旁边栾文泽也有点忍俊不禁。
     苏邈邈倒是在一旁全然不解,好奇地看向商彦,“他们为什么笑
     商彦冷淡地刮了两人一眼。
     然而吴泓博此时笑意上头,完全没有注意到危险磨着锋利的刀刃近停在他脖子旁边。
     他一边捧腹一边笑说:“小苏,你师父这可不容易啊,别人刷卡,他刷脸一一你听出那小姐姐的意思来没有,正常只会给我们两张双人标间的房卡,其实是看在你师父这张脸的面子上
     才把其中一个换成了套房的
     说着,吴泓博不知死活且嬉皮笑脸地凑上去一
     “哎,彦哥,快让我们看看,这次这位看起来比较含蓄一点的前台小姐姐,有没有给你在房卡中间留下一张她几点下班的号码小纸条啊”
     “号码小纸条
     苏邈邈听得更懵了。
     从她身边路过的吴泓博露出颇有深意的笑容。
     “对,我们上次比赛,哎老栾,是在省内那次吧反正也彦哥去拿的房卡,前台小姐姐给他塞了写着号码和时间的小纸条
     苏邈邈:“什么号码
     “那估计,房间号码、手机号码,都有可能吧。最搞笑是什么,彦哥转手就把那张纸条扔了,结果那天晚上,那位前台小姐姐硬是摸到了彦哥房间去了啊哈哈哈哈
     吴泓博乐不可支,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所以啊,小苏,世界很大,尤其像彦哥这样已经成年的人,他们的社会是非常黑暗以及肮脏的,不是你这样纯洁的女孩儿应该沾染的。听吴哥一句劝,远离彦哥,洁身自好,出淤泥而不
     “叮”,电梯门打开。
     吴泓博也没来得及说完,就被商彦一脚踹进了电梯。闭嘴。”
     收到“死亡威胁的吴泓博一哆嗦,突然发现自己今晚兴奋得有点过头,连小命岌岌可危都没注意到。
     在之后安静的梯厢里,吴泓博哆哆嗦嗦地看了一眼商彦的侧颜。
     仍是冷白凌厉的线条,跟被冰覆了一层似的。
     显然是被勾起那一晚不太美妙的鸡飞狗跳的记忆了。
     吴泓博求生欲很强,在电梯重新打开之前,他就很郑重地对苏邈邈解释完
     “不过小苏,彦爹的意志是非常值得敬佩的,真的,他无辜得冰清玉洁,那天晚上除了被闹出心理阴影一夜没休息好,顶着两个黑眼圈上了赛场以外什么都没干,真的,我替他作证
     苏邈邈从好几句话前就有些听不懂了,此时更是被绕得云里雾里,两只眼睛都快成了蚊香。
     不等她给吴泓博一个回应,就被商彦拉着让出梯门。
     双人间的那张房卡,被商彦递给了栾文泽。
     “你们在7楼。行李箱待会儿送到,我让人直接送去你们房
     栾文泽接过房卡的时候,迟疑地看了一眼苏邈邈,但没说什么,低回头去了。
     吴泓博更纠
     等电梯停在七层,临岀电梯前,吴泓博凑到苏邈邈身旁,快速地低声说了一句:“小苏,晚上记得锁好你那间的房门啊,千万记得
     苏邈邈:
     商彦耳尖,一早便听见了,单侧眉一挑,似笑非笑地瞥过
     “套房还不放心”
     想起今天在高铁上回头时撞见的那一幕,吴泓博表情扭曲痛苦地踏出了梯厢。
     目送梯门关合,吴泓博依依不舍地看着懵懂的女孩儿。
     临关门前。
     商彦轻舔了下牙齿,嗓里压出声哑笑,“不然,换一下,我们去双人间”
     吴泓博:“
     吴泓博:“彦爹你今晚一定要把持住唔唔唔
     余音被关上的梯门夹断
     苏邈邈茫然回头。“他说什么”
     商彦垂眸,笑。“不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
     彦爹,请你摸着你的良心说话。
     这是收藏满40000的加更
     给宝贝们推荐一篇文夺妻by江子归
     表赐臻想了一辈子的女人,是别人的。别人的女朋友,别人的妻子。
     他只拥有过一次,一次之后便上了瘾
     董瓷是三流富二代,二流豪门太太,一流女明星。她最懂得如何将一手烂牌打好。
     眼看快要赢光筹码,却被庄家按在了赌桌上。“筹码归你,你归我。
     此后,她升格成一流豪门太太。
     女主家道中落,商业联姻,无夫妻之实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菠萝梗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73、喵大人、25668609、愛上琳琳、打完熊熊好睡觉。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狮子、我要回天庭6、iss周筱彤20瓶紫沐尘18瓶愛上琳琳、虞子、迪0517、雨丫头、  uiuig10瓶向晚9瓶木南、流萤非萤5瓶仙女九月生3瓶270946302瓶元元家的华华、z小猫、梦倾幽、  aaaa、星空坠入深海、小八只有两岁半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