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63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卧房安静。
     苏邈邈站在单人床边,瞳仁乌黑地瞧着门旁,眼睛一眨不眨的。
     而她视线里的男生也不动,只抱臂倚在门上懒洋洋地垂着眼看她。
     空气又沉默几秒。
     苏邈邈眨了眨眼,低下头去。
     女孩儿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憋闷,还带点委屈,“那我睡这边她伸手指了指那张三人大床临近自己的这一侧。
     商彦意外莞尔,“不再抗争一下了”
     女孩儿垂头丧气的,“我听师父的话。”话这样说,但低垂着的眼帘下,女孩儿漂亮的眼瞳里却偷偷藏起微微的光熠。
     商彦轻眯起眼,半晌后蓦地低声笑起来。
     他长腿一迈,走了过去。
     到女孩儿眼皮子前停下时,他俯下身,手撑着膝盖,声线松懒带笑:
     “跟我玩以退为进,嗯,小孩儿”
     苏邈邈的身影停顿了一秒。
     然后她满眼茫然地抬起头,眼眸里情绪无辜又无害,仍旧是干净澄澈,一眼能望到底的模样。
     嘶斯
     商彦深吸了口气,觉得有点头疼了,他无奈地笑。“你是最开始就这样,还是被他们带坏了
     苏邈邈眼神晃了晃,但很快恢复不动。
     女孩儿漂亮的小脸上满写着,“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的字样
     商彦垂下眼,扔了杀手锏。
     “文素素告诉我,你偷偷录了她的话,还拿来威胁她了。”
     苏邈邈一怔。
     女孩儿的目光里一瞬掠过去一点微芒,约等于看起来无害的草食动物那娇嫩的小毛爪下的肉垫里,突然刺出点尖锐的寒光
     只不过那情绪显然不是冲着商彦来的。而且那小爪尖儿也迅速地往回收。
     只可惜露出的这点马脚,还是被人按住了。
     商彦轻托住女孩儿的下颌。“别藏。”
     苏邈邈梗住。
     过了须臾,她垂下眼,慢吞吞地开口。
     “是我做的。
     商彦挑眉,“你做什么了”
     苏邈邈:“我告诉她,不能再单独和你说话、不能再离你很近不然我就把那份录音,让所有人都知道
     女孩儿说这些的时候,精致的小脸绷得面无表情,唯独在说完以后,她眼睫一抖,然后掀起来。
     乌黑的瞳仁一眨不眨地望着商彦。
     “你会讨厌我吗”
     商彦一怔。
     须臾后,他垂眼失笑,“你怕我讨厌你”
     嗯。”苏邈邈点头,“院长嬷嬷说,大家都喜欢和傻子做朋友,不喜欢和有心思的人做朋友。
     久而久之,迟钝、懵懂就慢慢成了她的习惯和保护。
     这好像还是第一次,很被动地被发现。
     “说的确实有点道理。商彦点头。
     女孩儿眼底情绪黯了黯。
     商彦不忍心再逗她,抬手轻捏了下女孩儿的脸颊,低声笑着问
     “可谁说我要跟你做朋友了,嗯”
     苏邈邈一呆,抬眸看他。
     商彦懒懒地笑。
     “小孩儿,你不用怕我讨厌你,你应该怕点别的。
     苏邈邈:“怕什么
     商彦的视线跳过女孩儿单薄的肩,落到后面柔软的大床上
     他似笑似叹的,收回目光。意味深长
     “怕我太喜欢你。”
     苏邈邈:“
     不等她回神,面前的人已经直起身,掀了单人床上的被子抱,便去开了里间的门。
     见商彦要走岀去,苏邈邈才回过神,迟疑地喊住他:“师父
     苏邈邈:“你今晚不在卧房里睡吗”
     商彦莞尔,侧了一下脸。
     “嗯,你继续问。再问两句,说不定我就改变主意,把你往被窝里带了。
     从这句话里感受到十分危险的威胁,苏邈邈慌忙抿紧了嘴
     商彦笑了声,关门离开。
     第二天一早,六点过半。
     商彦和苏邈邈所在的套房房门,被人从外面轻轻叩响。
     房内安静半晌,并无回应。
     门外,吴泓博担心地看向旁边的栾文泽,“老栾,你怎么点都不紧张啊
     栾文泽没什么表情地看向他,“紧张什么
     吴泓博:“昨晩小苏可是在狼窝里待了一宿就搁在狼嘴边上,舌头一卷就能吞得毛都不剩的那种一一你说紧张什么,我们小苏那么单纯可爱一个小姑娘
     不等吴泓博念叨完,他们面前的房门霍然被人拉开。
     门内。
     只穿着长裤,裸着上半身、露出漂亮的腹肌线条的男生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人。
     他低垂着眼,眸子漆黑,散漫无焦。
     显然是还没睡醒,看起来格外有些凶。
     吴泓博和他没来得及岀口的话音一起,被那眼神钉木桩似的钉在了原地。
     背后汗毛都集体立正敬礼了,吴泓博求救地把眼睛往旁边瞟
     栾文泽收到求救信号,无奈,只能侧转回身,歉意地跟商彦打了个招呼
     “彦哥,我们来找你和小苏下楼吃早餐。
     商彦没表情地扫了两人一眼,松手,放任门敞着,转身回了房里。
     吴泓博和栾文泽对视了一眼,无声地用口型询问:“这是什么情况”
     栾文泽推开门,“进去再说吧。”
     两人走过玄关,进到客厅,第一眼看见的便是长沙发上被蹂躏过的被子,尾端还因为沙发面积实在太小,委委屈屈地窝成一团,塞在沙发一头。
     栾文泽并不意外,倒是吴泓博张大了嘴巴,惊讶地问:“彦哥,你昨晚就在这儿凑合了一晚上啊看着就腰疼。
     洗手间里,水声很快停了下来。
     泼了几把冷水,稍稍清醒的商彦脸也没擦,转身走了岀来
     白的额前几缕黑发打湿了,浑没造型地晃在那儿,却衬得那张没表情的俊脸更有立体随性的美感。
     而锁骨左上方,一个红色的刺青在瓷白的肤色上格外醒目
     转出来后,商彦冷淡地瞥了吴泓博一眼。“不然呢。”
     吴泓博缩了缩脖子,不好意思地说:“我还以为你跟小苏间睡的。
     商彦轻眯起眼。
     “这就是你一大早就跑来吵醒我的理由
     吴泓博心里一哆嗦,面上露岀谄媚的笑:“彦爹你昨晩睡晩了啊
     不用商彦回答,他们也知道答案。
     长沙发和被子的旁边就是茶几,商彦随身的笔记本电脑屏幕都还没合,大咧咧地敞在一旁,桌上其余位置,更是凌乱的堆编程材料。
     看这程度,即便不是通宵,也有三四个小时的工夫了。
     商彦懒得回答这样明显的问题。
     他困倦地走到沙发旁,膝盖一弯坐了回去,仰进沙发背里,脑袋后垂,合着眼揉捏眉心。
     “坐会吧,小孩儿还没起。
     大约是熬夜的缘故,男生的嗓音里透着松懒的哑。
     栾文泽和吴泓博依言,一左一右坐到两张单人沙发上去。
     栾文泽把手里拿着的文件夹抬起来,“彦哥,昨晚临睡前,我和老吴看了你发给我们的材料,这几个算法,我们讨论了下感觉可实现性有点拿不准,你看看
     六点过一刻,从房间里猫岀来的苏邈邈一推开门,睡眼惺忪地看见了客厅外的三个人。
     三人原本似乎在低声讨论着什么,吴泓博和栾文泽都表情严肃,居中那个倒是与平常无异。
     神态疏懒,眼眸漆黑。
     唯独
     啪
     女孩儿脸蓦地一红,抬手捂住了眼睛。
     门外三人一顿。
     吴泓博和栾文泽一左一右,齐刷刷地转向中间
     方才讨论激烈,商彦套上衬衫,扣子尚未来得及系,便已经沉浸到那几个算法里。
     吴泓博和栾文泽也毫无所觉。
     于是到苏邈邈迈出房门的现在,才发现某人衬衫大敞着冷白的肤色,漂亮的腹肌大大方方地秀在外面。
     吴泓博扭回头,一阵狂咳
     商彦轻一扬眉,淡定地站起身,一边系着扣子一边绕过茶几走过去。
     “你也太贪睡了吧,小孩儿。”
     男生的嗓音带着熬夜的余哑,还浸着点纵容,听起来格外溺人。
     苏邈邈此时满脑海却只有方才看到的那白花花的一片,脸红得头顶都快要冒烟,捂着眼睛慌不择路地往旁边跑一一冲着衣柜便要撞上去。
     商彦瞳孔微缩,一步上前,直接把人拽着手腕拉了回来。
     女孩儿白嫩的额头,便稳准地磕在了某人还没来得及系上最后几颗扣子的胸膛上。
     毫无遮挡,皮肤与皮肤之间的热度相互传导苏邈邈羞恼得想找一条地缝钻进去。
     头顶声音却不虞
     走路还捂着脸,你要开天眼
     女孩儿低声咕哝了句。
     商彦没听清,“什么”
     苏邈邈心里微恼。
     她手一放下,豁出去了似的睁开眼
     “是你耍流氓。”
     女孩儿脸颊羞成嫣红的颜色,鲜嫩欲滴的,出口的声音也软,自然没有什么威胁力。
     商彦垂眼盯了她两秒,嘴角一勾。
     他上身往下一压,手顺势撑到苏邈邈身后的墙棱上。眼角微微挑起来,眸里黢黑,似笑非笑的。
     “那就算耍流氓”
     苏邈邈伸手,用力地捂住了嘴巴。
     商彦一皱眉,“干吗。”
     女孩儿从指缝间闷声开口:“我还没刷牙。
     商彦一怔,旋即垂了眼睫,压不住地低声笑起来。“我不嫌弃。
     苏邈邈:“
     苏邈邈:“这跟你没
     话声刚起,她捂着嘴巴的手背上,蓦地被人凑近啄了一下
     女孩儿呆在了原地。
     商彦愉悦地笑起来。
     早被吵醒的郁闷一扫而空。
     他收回手臂,直起身,转头往回走“洗漱,十分钟后下楼吃早餐。
     苏邈邈头也不回地冲进了洗手间里。
     门被“砰”地合上
     坐回沙发里,商彦笑得更加低沉快意。
     作为从头到尾被忽略彻底的电灯泡,吴泓博和栾文泽心情复杂地对视了一眼。
     大概,这就是不做人的乐趣吧禽兽啊
     十五分钟后。
     四人取了自助早餐,一起坐到了楼下的餐厅里。
     等面包机的工夫,吴泓博闲着无聊,看商彦心情也好了不少,便大着胆子,好奇地开口问道:“彦爹,我刚刚好像看你脖子下面有个刺青哎,还是红色的,就是没看出什么图案还是文字的一一那是什么啊
     吴泓博这话一出,商彦慢条斯理地撕着面包的动作一顿。他侧回眸,看了身旁的苏邈邈一眼。
     女孩儿也正懵然地抬头。
     商彦低眼,笑起来。
     他懒洋洋地取了牛奶,喂到唇边抿了一口,漫不经心地问
     “你看像什么
     这问题问得吴泓博一愣。
     他扭头和栾文泽对视了一眼,栾文泽显然也是茫然的状态
     吴泓博又回想了一下,不确定地笑起来:“那谁看得出来感觉着刺青师的水平一般,刺青出来的图案,就好像被什么人咬了一口似的
     商彦笑了下。
     “我知道一家还不错的刺青馆,下次可以推荐给彦爹你
     吴泓博声音一顿,错觉似的扭回头,“彦爹,你刚刚是不是应了一声
     商彦轻嗤,抬眼。
     “嗯。
     “那刺青,是按着被咬出来的形状刺上去的。”
     吴泓博:
     吴泓博:”
     这下早餐都顾不得吃了,吴泓博筷子一扔,满脸兴奋,语气控诉而谴责
     “谁咬得彦爹你怎么能这么堕落呢而且我们小苏还在多不
     吴泓博尾音消失。
     沉默几秒,他扭头看冋旁边的苏邈邈,嘴角抽了抽
     “小苏,你为什么要把头埋那么低
     苏邈邈:
     栾文泽在旁边早已捋岀前因后果,伸手推了吴泓博脑袋下,笑
     “老吴,吃你的饭吧。
     泓博
     吴泓博:“不,我吃的不是饭,是狗粮。
     桌上又玩笑了几句,把这个话题带了过去。
     苏邈邈也终于不必一直低着头,几乎要把自己埋进餐碟里去了。
     大约到七点的时候。
     餐厅的门被侍者拉开,又有一批结伴的酒店住客们走进来
     在这个时候住在这里的,显然只可能是来参赛的学生。吴泓博目光落了过去,刚准备收回来,就停住了。
     他表情微妙地动了动。
     “冤家路窄啊。
     非
     栾文泽拿着筷子的手一顿,跟着抬头看过去。
     苏邈邈也好奇地转头。
     进来的是一行五人,为首一男一女,男生长相也算是帅气但不知道是眼神还是表情,总透着种邪气的感觉。
     而他旁边并肩而行的,是个看衣着打扮还有妆容,完全不像学生的女生。
     大波浪卷的棕色长发,艳抹的红唇,根根分明的黑色眼睫,还有一点大地色的眼影。一身紧身皮衣皮裤,上衣敞着,里面一件很薄的低胸紧身t恤,勾勒岀令不少男性移不开眼的曲线
     她一进来,餐厅里原本隐约落在苏邈邈这边的目光,有大半被吸引了过去。
     苏邈邈都看呆了神。
     商彦原本听见吴泓博与栾文泽的话,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神色未动。
     直到许久没听见旁边的动静。
     他侧过视线,跟着女孩儿呆呆的目光,一直望到了门口进来的女人的胸口位置。
     商彦脸一黑。
     他转回头,伸手捏着女孩儿的下巴把人勾回神“吃饭。”
     苏邈邈回过神,“哦”了一声,低回头。
     喝了一口牛奶,女孩儿偷偷瞥向对面一一吴泓博和栾文泽安安静静的,丝毫没有继续之前话题的意思。
     苏邈邈心里挠得微痒,忍不住好奇地问:“这一队,你们认识吗”
     “岂止是认识那简直就是死对头。
     吴泓博表情夸张,“那男的,叫顾翎,别看名字不错,长得也人模狗样的,实际上心眼特小一一说他针头大都是夸他了他比我们大一级,是隔壁s城一中的,我听说在彦爹没参加计算机类相关的比赛里,咱国内的中学生比赛,一直是他们学校拔得头筹。
     苏邈邈来了兴趣,“然后呢”
     “然后吴泓博幸灾乐祸地咧嘴笑,“然后彦爹这变态就神临了呗。凡是彦爹参加过的比赛,个人赛里,那顾翎就再也没拿过第一
     栾文泽接话,语气有点认真。
     “但是s城一中素来是计算机最为强势的学校,他的团队很厉害,尤其是顾翎的副队长,就是那个女生,叶淑晨。
     吴泓博用力点头,“那也是个小变态,妹子里我还是第次见这么牛的一一尤其是她的信息攻防,很厉害。
     栾文泽附和地点头。
     吴泓博正经不过三秒,顿时又挤眉弄眼地笑起来“其实吧,想赢他们队特简单。
     苏邈邈正担心着,闻言好奇地抬眸。
     吴泓博冲对面,低垂着眼、面无表情地吃早餐的商彦一抬下巴。
     “我们有你师父啊,他促狭地笑,“叶淑晨,就是那妹子所有中学生比赛里,信息攻防上只被一个人弄死过,而且是毫无还手之力地碾压。
     苏邈邈惊讶地看向商彦。
     商彦也在此时缓抬了目光,带着点警告意味地瞥向吴泓博
     只可惜吴泓博太过眉飞色舞,根本没有注意到,顺嘴就把剩下的话秃噜出来了
     “叶淑晨多大胆一妹子啊,那场比赛一结束,就杀到我们面前放话了一一说攻防厮杀里,实力是第一性感,人她看上了,总有一天要睡了你师父。
     话声一落,温度陡降。
     吴泓博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把什么过往给抖搂出来了,连忙低头装死。
     苏邈邈的脑袋还当机在最后一句话里。便听耳边一个妩媚的笑声走近。
     “商。
     走近的完全不像学生的女人停住,垂手,往桌面一撑,胸汤。
     红唇勾起的笑容艳丽妩媚。
     “好久不见啊。
     作者有话要说
     苏喵: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彦哥:别听他们胡说,我只让你睡苏喵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酥谧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绿绿绿绿绿绿大仙女5个风亦栗白堇白、没有那么胖、愛上琳琳、大可可木木头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chiay40瓶狮子、20瓶27917瓶米宝妹妹201615瓶田、魑魅魍魉、白堇白、今年会有桃花运吧10瓶5瓶妈妈不喜欢我的微博名2瓶哎次、星空坠入深海、27682516、奶味甜甜、呀小喵喵、s、加尢甘:弓龙、酥谧、团团团子、是00喇、暖小夏。、笑嘻嘻〉、乔、俞小易呀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