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62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酒店的套房在高层。
     商彦和苏邈邈到了11层才出了电梯梯厢。
     顺着走廊上铺设的长毯找到两人的套房,商彦刷卡开门让苏邈邈先进到了房间里。
     两人这边房门还未关上,苏邈邈的手机已经响了起来。苏邈邈一怔,回头看向帮自己背着背包的商彦。
     商彦垂眼,从包里拿出了女孩儿的手机。
     看清来电显示,他一挑眉
     “吴泓博的。
     苏邈邈点头,很放心的模样,“那师父你接吧,应该是找你
     商彦嘴角一勾。
     未必。
     旦他并未说出口,而是依言接起了电话。
     对面显然学乖了,试探而小心地出口:喂,小苏吗”商彦嗤笑了声。
     “不是,是她师父。
     吴泓博
     “有事没事的话,商彦抬头,看了一眼已经毫无防备地走进小客厅的女孩儿,嗓里压出声松懒的笑,我们要睡下了。
     吴泓博:“
     吴泓博:“彦爹,现在才七点半,这不符合你网瘾少年的作为
     不知道是不是被这封闭、独处的空间掀掉了心底最后一点伪饰,也或者被吴泓博那副警惕想藏起小孩儿的行为激起了逆反心理
     商彦今晚格外地懒得装人
     听了吴泓博的话后,他哑着嗓音低低地笑,“网瘾少年就不能有睡前运动了”
     吴泓博:
     吴泓博抹了一把脸,苦口婆心:“彦爹,我们明天中午就是选拔赛了,大后天还有预赛你不想我和老栾去局子里捞你的对吧”
     商彦哑然失笑。
     玩笑够了,他站直身,往小客厅内走,“说吧,到底什么事
     吴泓博:“哦,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和老栾刚刚搜了一下周边,发现我们这酒店竟然就在那个科技园一条街的附近哎那可是a城最有名的小硅谷了,趁着今晚有时间,想问彦爹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商彦捏了捏眉心。“不练题库了”
     吴泓博苦声:“我估摸着,怎么也不差这一晚上了。而且明天就是个小选拔赛,连预赛都不是,还不如出去放松放松呢。
     商彦沉吟片刻,“我问问小孩儿,稍等。
     “嗯嗯,好。
     商彦垂手,眼一抬,望向里面。
     却见女孩儿在自己打电话的时间里,就那样安安静静地坐在客厅的单人沙发上。
     沙发偏硬皮质地,设计也大气美观。
     只是小孩儿往上面一坐,一双纤细的小短腿看起来都快要离地了。
     商彦不由失笑,眼底情绪都不自知地柔和下去。“吴泓博他们想去附近的小硅谷转转,你想去吗
     苏邈邈眼睛一亮。
     a城,对于她来说就是最好奇也最陌生的地方了。她当然想。
     见女孩儿按捺不住开心地点头,商彦也勾起嘴角。他重抬了电话,“两分钟后,楼下大堂见。
     “好嘞
     晚上八点
     a城的“小硅谷”街区。
     个时而亢奋时而忸怩的胖子拉着另一个和他身形有鲜明对比的瘦子,兴高采烈地走在前面。
     两人的身后,不远不近地跟着一对少年少女。
     其中的男生身形挺拔而修长,五官更是清隽俊美,在亮丽的路灯下,被光与影描刻出立体的轮廓。他身穿黑色高领毛衣和卡其色长裤,外边一件敞扣的长款外套,神态懒散地走在女孩儿身旁。
     看起来对什么都漫不经心的,只是目光始终不离身旁的女孩儿左右。
     女孩儿则捂得格外严实。
     还不到a城最冷的时候,她已经裹上了粉白色的羽绒衣,帽子也兜头戴着,一张巴掌大的小脸托在绒毛间,皮肤白晳,吹弹可破,乌瞳红唇,鼻尖微翘,更衬岀一副娇俏艷丽的模样
     “哎哎,这间卖场我知道最有名了全国计算机配件最先进的尖儿货全能在这里面找到一一而且基本都是行货,肯定正
     吴泓博兴奋地勾着栾文泽的肩,冲稍落后几步的商彦和苏邈邈招手
     “彦爹小苏走走走,我们进去看看
     商彦却没搭话。
     从一两分钟前,他就皱起眉看着女孩儿的手了
     这羽绒衣的设计似乎是丝毫没有考虑过,穿它的人也有可能处于室外寒冬的时候一一于是美感与造型兼具,却唯独缺两
     女孩儿似乎一直在努力往袖口里缩起手指。
     商彦脚下一停。
     他转过身,握着女孩儿的手腕抬起来。
     柔软的袖口往下一扒,白皙却也冻得有点发红的手便露了出来。
     还攥成了紧紧的小拳头。
     “冷令怎么不说
     商彦皱眉,抬眸扫了女孩儿一眼。
     苏邈邈低声:“没有很冷
     吴泓博和栾文泽此时也快步跑回来,吴泓博担心地问:“怎么了,小苏不舒服吗
     “没有,苏邈邈连忙摇头,同时想拽回自己的手,“我们进这家卖场看
     话没说完,她被人拽了回去。
     商彦蹲下身,也不言语,皱着眉将女孩儿两只手都抓过来轻轻给她呵气取暖。
     两人本来就是生得最引人注意的模样,此时这番动作,更让路人注意,都有些好奇是不是在拍电视剧了。
     苏邈邈被盯得脸颊微烫,往回直抽手
     “真没事
     感觉女孩儿的手回温很慢,商彦那张俊脸上,眉眼间都快笼一层薄冰了
     他给女孩儿放下袖子,站起身。
     “你们先和她进卖场吧,我去刚刚进过那家超市给她买副手套。之后在内门等你们。”
     “哎师父,不用
     苏邈邈还想抗争,可惜商彦已经转身走了。
     吴泓博回过神,“小苏,那我们先进去吧”
     苏邈邈遗憾地收回目光,跟吴泓博和栾文泽两人往电子卖场里走。
     走出几步去,她似乎察觉了什么,扭回头看向旁边。
     正对上了昊泓博有点古怪的眼神。
     “怎么了”
     苏邈邈有点懵。
     被抓包的吴泓博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干笑,“没什么
     等苏邈邈转回去,吴泓博才压低了声音,跟旁边的栾文泽感慨。
     “我今天发现彦爹对小苏的感情不一般之前,也都没注意到这对上小苏和对上别人,彦爹完全判若两人啊。
     栾文泽不语,转回头看他。
     吴泓博笑,“你跟个木头似的,肯定也没发现是吧”
     栾文泽
     吴泓博:“你别不信,真的。你就看刚刚,我以前见惯了那些女生追着彦爹讨好彦爹还从来不搭理的模样,可什么时候见过彦爹那架势一一我看要是有可实现性,他恐怕恨不能把小苏叼到心尖上捧着。
     “你给个反应啊这么稀奇的发现,你都不惊讶吗”忍了很久,再不爱说话,栾文泽也憋不住了。
     趁进入卖场开门那一瞬,栾文泽有点嫌弃地瞥了吴泓博
     “计算机组里,应该也只有你才发现了。吴泓博:“
     吴泓博:
     说是电子卖场,但称为计算机配件的专用商厦也不为过。
     卖场里穹顶吊得极高,造型绚丽的水晶灯从顶棚垂下,火光大片,瓷砖雪白得晃眼。
     那些门店里的每一件配件,都像是珠宝首饰一样,被人供展在擦得一尘不染的玻璃展柜里面
     转了小半圈,吴泓博和栾文泽眼睛都看花了。只不过囿于这场面,作为普通学生的两人到底没有勇气进去询价。
     直到二楼一间店铺前,眼尖的吴泓博突然步伐一顿
     “那个,老栾,你看左数第一排那款键盘是不是彦爹之前提起来的准备入手的那款”
     栾文泽一扫旁边的备注型号,点头,“还真是。
     “之前国内都没上,没想到在这儿遇见了一一不愧是小硅谷啊。吴泓博感慨,随即念头一转,“今年彦爹生日,我们组里正好忙比赛,连件礼物都没给准备,要不我们合资,彦爹这款键盘作为补礼
     栾文泽点头,“确实可以。
     “彦爹那时候有没有提价格来着
     栾文泽:“当时只是官网预告,没有价格。“那去问问。
     嗯
     旁边苏邈邈安静地听着,目光也落了过去。
     她记得商彦的别墅书房里,有一个单独的展柜,似乎是专门用来收藏键盘的。
     原来喜欢这个啊。
     苏邈邈这样想着,三人已经走进了那间店面里。
     店里站着的柜姐起初眼睛一亮,快速起身,但是看清了三人那一看就是中学生的年纪和外表后,表情立刻冷淡了许多。
     她眉头一拧,有点不太情愿地走过去。“有什么需要的吗”
     吴泓博和栾文泽的目光都在那款键盘上,也就没注意那柜姐的表情。
     唯独跟在后面的苏邈邈看见了,不由地微蹙了眉。
     吴泓博最后确定一遍型号,有些按捺不住兴奋地抬头这款键盘什么价格”
     柜姐顺着吴泓博的手一看,愣了下,随即有点嘲弄地笑起来
     你这学生还挺有眼光的,这款在我们店里是独一件,这整个小硅谷恐怕也找不到几家有货的,不过价格
     那两人再迟钝,此时也听出这话里的怪声怪气了。
     吴泓博皱起眉,刚准备顶一句,就见柜姐慢慢悠悠地把后面一块小标价牌拿起来,往那透明玻璃上一搁
     看清了那一排数,吴泓博下意识地去数了数小数点前的仁数
     数完,两人懵逼地对视一眼。
     吴泓博低声:“有这个钱,为什么不去买一台顶配笔记本呢
     栾文泽也有点噎,“不知道。”
     吴泓博:“这次比赛奖金多少来着
     栾文泽:“预赛,不多,主办方好像只给了三个队伍名额最多那个也就两三万吧
     吴泓博:“那这一均分,我们还得再凑凑
     栾文泽:
     泓博痛心疾首:“比赛加油,赚奖金啊
     栾文泽
     两人说完,遗憾地看了一眼那款键盘,就准备转身往外走
     早就看出他们的退意,柜姐见两人嘀咕完仍要走,面上的嘲弄更不遮掩了
     “既然不是你们普通学生拿得起的价格,那就别问啊。”
     吴泓博步伐戛然停住,抬头就要去跟那柜姐理论。
     栾文泽脸色也有点难看,但还是伸手拉住了吴泓博,低声行了,走吧。”
     顶着那柜姐嘲讽的眼神,吴泓博咬得牙都咔咔响,他气结正准备往前冲,面前却突然多了一道娇小的身影。
     吴泓博一愣
     栾文泽也怔住了。
     柜姐同样笑容一顿,倒不是因为别的。
     之前这个女孩儿低着头,又安安静静地站在一旁,她根本就没去注意。
     等此时对方站到面前了,她才被惊艳到了。
     紧随之后,她心里涌后悔。
     面前这女孩儿跟后面那两个男生不一样,无论模样、衣着气质、眼神,一看就不是什么普通人家里教养出来的。
     像是为了映衬她的想法,女孩儿白得几乎透明的指尖将张磨砂质地的卡片压下,扣在透明的玻璃上。
     “刷卡。
     女孩儿的声音清灵如冰雪。
     艷丽的小脸也在娇俏之上,覆了一层冰雪似的凉意。
     柜姐下意识地低头,看清那张刻着限量版尊享字样的黑卡后,瞳孔猛地一缩。
     她嘴唇哆嗦了下,强撑起笑。
     “好的,我
     卡片被那白皙的指尖按在柜台上,一动未动。
     柜姐脸色微变,刚想说什么,就听面前的女孩儿声音安静柔软:
     “请您跟他们道歉。”
     柜姐一怔。
     回过神,
     女孩儿那句“请您让她的脸颊火辣辣地热起来。
     下到卖场一楼时,吴泓博和栾文泽还是有点回不过神。
     他们身旁的女孩儿却早已恢复了平常眼神柔软懵懂的模样
     那个包装精美的袋子被女孩儿冲他们递了过去
     “是作为惊喜给师父吗那就先说是你们买的东西,好不好
     “哦哦好。
     吴泓博迟钝地接过去。
     栾文泽也终于回过神,脸色微微发红:“这个键盘算作我们计算机组合资,之后我和吴泓博把钱还你。
     苏邈邈想了想,点头,眉眼微弯,笑意柔软,“嗯,不急。
     很少见女孩儿这样的神情和笑意,两人都愣了一下才彻底回过神。
     吴泓博叹了口气,“我们组里原来还真是卧虎藏龙的啊,是我眼神不好。
     苏邈递迟疑了下。
     她看向同样神色的栾文泽,小声地说:“我没有想瞒你们的
     栾文泽:“啊”
     “在舒薇的  arty上那次,我跟你说过的。苏邈邈认真地解释。
     栾文泽一愣。
     记忆随之唤回。
     不过,舒薇家里确实有些厉害,你要小心。嗯我家里也很有钱。
     当时自己什么想法来着
     大概类似小孩儿都会有争强好胜的心思啊”。
     他怎么就没信呢。
     栾文泽陷入了深深的迷茫和怀疑人生中去。
     半个小时后。
     a城市中心,一栋高层公寓内。
     书房的办公桌上,手机震动起来。
     几秒后,女人抬手接起了电话,声线清冽。“喂
     “夫人,“电话对面低声,“我这里收到小小姐的副卡使用记录她好像,来a城了。
     咔。
     笔记本上的钢笔一顿,笔头被摁得叉开,滴下一滴浓重的墨水。
     慢慢在纸张上晕染开。
     又过了很久,空荡的房间里一声低叹。“知道了。
     电话挂断。
     和商彦会合后,四个人没有再逛多久,直接回酒店了。
     在酒店电梯里作别,吴泓博和栾文泽先行离开。或许是今晩受了苏邈邈的刺激,吴泓博连睡前锁门的嘱托都忘了跟女孩儿提,便魂不守舍地出了电梯。
     而商彦和苏邈邈直接上了11层,回到套房里。
     之前进来还没来得及查看卧房便出门了。这次进来后,商彦经过小客厅,拿起了上面搁着的两人的背包,转头走向卧房里间。
     到墙根位置,他推开了里间的门。随即商彦一怔,然后皱起了眉。
     里间是完全按照家庭套房的格局,一张三人床搭一张单人床
     可惜,两床之间没有任何屏蔽。
     “有什么问题吗
     注意到商彦停在里间门外,苏邈邈迟疑地开口问,同时走了过去。
     有
     商彦进门,将手里女孩儿的背包搁到单人床上。
     跟着进来的苏邈邈懵在那儿,过了几秒才回过神,茫然地看向商彦:“不是说是套房吗
     商彦停了一下,背对着女孩儿,嘴角微勾,将自己的背包也扔上了单人床。
     他脱下外套。
     声音听起来随意又松散的。
     “唔,家庭套房,一般都只有一个卧室。
     苏邈邈
     那这个套房有什么存在价值
     苏邈邈有些困窘,正在思考今晚要如何休息时,目光怡好落在了单人床上一一两只背包,外加商彦的外套,床铺似乎已经没什么余地了
     苏邈邈梗了一下,心里一警,慢吞吞地挪过去,到小单人床边停下,“我睡这个吧
     说着她俯身就要去抱起他们的衣服和背包。
     然而刚拿起来一半,男生黑色的外套正中,便被一只骨节修长而肤色白皙的手稳稳按住了。
     苏邈邈一呆,下意识地抬眸。
     正跌进一双黑漆漆的眸子里。
     眸子的主人见她仰头,不由地嘴角轻翘了下,“这个太窄容易翻下来。”
     苏邈邈:“额,可是只有两张床
     商彦眼神慢慢深下去,笑意似乎也变得意味深长了。
     他侧回头,线条凌厉的下颌微微一抬,示意了下旁边那非常宽大柔软的三人床
     “睡两个人,完全足够了。
     苏邈邈
     苏邈邈停顿两秒,漂亮近乎艷丽的小脸瞬间绷起来,嗖地下收回白嫩的小手爪,表情有点机警地退了两步
     “我觉得,不太行。
     商彦莞尔
     他懒洋洋地站直了身,迈着那双长腿不疾不徐地走到门边去了。
     苏邈邈保持正面对峙,有点警惕地看着他。
     然后女孩儿便亲眼目睹,商彦走到房门的位置,背转过身,关上门。
     手在身后一抬。
     “咔哒”一声,他把房门锁上了。
     在苏邈邈惊呆而睁圆了的瞳孔里,男生映着的倒影修长,他懒散地往身后门上一靠,嘴角牵起个骚气谑弄的笑。
     “你说我听哪不行。
     苏邈邈: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猜的没错,是快见家长了
     更晚了,抱歉抱歉
     下午争取加更
     作者专栏里开了一篇新预收,准备尝试下重生文,求个收藏呀
     偏执狂的心尖宠重生
     文案
     场烈火后,秦可重回十六岁,再次站在人生的交叉路口前。这一世,她不会再受养父母欺骗而被送到那人床上,更不会再信仼那个心如蛇蝎的假姐姐而被害成残废一一她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然后从那个毁了容的占有欲变态的霍家大少手底下逃出来。
     于是秦可换了学校,救下前世高中时护过自己的校霸霍峻,一心教他从善,只是那人看她的眼神却越来越古怪。
     直到后来她才发现,霍峻就是还没被认回豪门霍家的霍重楼一误把幼虎当猫,她差点被吃干抹净。
     趁为时不晚,她决定远离这个日后偏执残虐的变态
     有前世经验,她知道霍重楼的所有喜好厌恶,知道他最烦高傲做作的女人,于是学校里,秦可费尽心思地演戏,装高傲假矜持对他不屑一顾,暗地里指点姐姐该如何讨他喜欢。
     没想到到头来,还是被那人一把扔上了床
     秦可懵了:“你不是最讨厌高傲的女人
     霍重楼俯身吻咬她耳垂,眼里通红,戾声低笑“你什么样,老子就喜欢什么样的
     感谢为我投岀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打完熊熊好睡觉。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07053852个草莓可乐冰、29299734、喵大人、一鹿伴晗、西西、迷失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挽野音20瓶学不好数学不改名15瓶34531874、惠妹子:0乖巧、迟来10瓶  irene  v、xxx6瓶359560415瓶俞小易呀3瓶妈妈不喜欢我的微博名2瓶四月、哈哈哈哈哈士奇、小八只有两岁半、笑嘻嘻〉、  aaaa、星空坠入深海、一叶倾城、零零落落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