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64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商彦,好久不见啊。”
     叶淑晨双手撑到桌面,四人桌上有一瞬的死寂。
     连吴泓博喝粥的声音都被压到了最低。趁着碗抬起的空隙他偷偷地瞟向对面一一
     坐在那儿的男生眼皮都没抬,像是全然没有听见。
     倒是男生身旁,苏邈邈好奇地看向叶淑晨。
     走近以后,看得更清楚了
     叶淑晨并不是那种十分美艳的五官,只能算的上清秀,但显然化妆技术颇有造诣,眉眼都勾勒得恰到好处,虽然妆色浓烈,却将那种清纯与性感的味道糅合得非常好。
     再加上那毫不遮掩的傲人身材
     也难怪餐厅里过半的男生的目光,都忍不住跟着她的身影走
     看完之后,苏邈邈慢吞吞地把头低回去,捧起自己面前小小一杯的牛奶,小口地抿。
     被无视的叶淑晨却毫不气馁的样子,反而笑得更加明艳了
     她手臂微弯,上身更加低压下来,“你这个人还真是一点情分都不讲啊次见面,我们不是还你来我往热情似火地度过了半晚上吗”
     “咳咳
     刚喝了两口牛奶的女孩儿被狠狠呛了一下,连忙放下牛奶杯转到一旁,竭力压着软声呛咳起来。
     商彦眉眼一冷。
     他面无表情地起身,刮了叶淑晨一眼,便直接绕过椅背,走到女孩儿转过去的面前。
     他蹲下身,把纸巾递给苏邈邈,皱起眉伸手轻拍女孩儿的背
     “急什么。”
     “我没咳咳我没有
     完全是被殃及池鱼的苏邈邈一边咳着,一边抬起头,目光无辜又委屈。
     樱花瓣似的嘴唇咳得殷红,唇间沾一点乳白的牛奶颜色,瞳仁里也转上了薄薄的水光。
     商彦眼神一深
     须臾后,他垂遮了眼,低声无奈“别人说什么,你都信”
     想起方才叶淑晨的话,苏邈邈脸色微红起来。磨叽了两秒女孩儿才慢慢摇头。“没、没信
     旁边桌上,吴泓博和栾文泽回过神
     吴泓博适时地开口:“咳,那什么,不就是上次信息攻防比赛在晚上举行的吗,干嘛说这么让人误会的话
     叶淑晨一挑眉。
     她过来之前,就早注意到桌上多出来的这个女孩儿了,不过她还真没有想到,商彦才是和苏邈邈有关系的那一个毕竟一起参加过这么多次计算机大赛,国内参赛队伍间彼此也都很熟悉,谁不知道c城三中的商彦是从来不对哪个女生假以辞色的呢。
     而直到此刻,看商彦那样自然地蹲到女孩儿身前,眼神无奈又纵容,她心里才有点恍然。
     叶淑晨轻眯起眼,看着两人,玩味地笑了起来。“这是你们队新人啊,吴胖子。
     吴泓博:“
     吴泓博:“你大爷的喊谁吴胖子呢
     叶淑晨拿眼角瞥他,“行,我的错,吴帅哥一她冲旁边的女孩儿一扬下巴,“这到底是不是你们队新人啊
     “昂。不是我们队的,还能是你们队的吗”
     吴泓博没好气地应了一声。
     叶淑晨轻笑了声,“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我还以为是你们阝里谁的家属呢。不过,第一次看你们队长这么关心一个女孩的架势,敢情是你们队长的家属啊”
     吴泓博看向商彦。
     商彦也正直起身,闻言,冷白又面无表情的一张俊脸上懒恹地耷拉着的眼皮掀起,露岀漆黑的眸子。
     他不耐地瞥了叶淑晨一眼
     “是或者不是,跟你无关。
     “怎么会无关呢”叶淑晨妩媚地笑起来,“我不是正在追彦神你么
     桌旁有人动作一停
     商彦和她对视两秒,侧开脸,嗤弄地笑了声。
     “我不骂女人。
     说完,他没有再看叶淑晨,只垂手拿起了苏邈邈之前的牛奶杯子。
     “给你重新换一杯。
     苏邈邈一听,慌了,连忙坐直身抱住了自己的杯子“半、半杯。
     商彦半低下头,轻眯起眼。“不行,一杯
     苏邈邈:
     苏邈邈:“我刚刚巴经喝了半杯了。确切说,是很痛苦地喝了半杯才对。
     商彦:“这个杯子太小。
     苏邈邈怨念,“明明是师父你家的保温杯太大
     吗
     商彦难得反省,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蓦地失笑。
     “原来是因为这个,所以在学校,你有些时候会喝得打奶嗝
     苏邈邈呆住。“你怎么知道
     商彦愈发莞尔
     他忍不住伸手搡了一把女孩儿的长发,“那才多点小孩儿你真没用。”
     话这样说,那人垂望下来的眸子里,却满是纵容的笑意。
     苏邈邈
     气成河豚。
     商彦:“回去以后,每天保温杯里只给你装三分之二。”苏邈邈眼睛重新亮了,手里抱住的牛奶杯子慢慢松开,“半
     商彦低笑。“好,半杯。
     商彦拿起杯子准备转身走人,余光瞥见还没离开的叶淑晨,他又皱了眉。
     “你还不走”
     叶淑晨方才旁观全程,闻言笑笑。
     “这餐厅应该不是你们c城三中的地盘吧
     商彦不耐地瞥她,“那离我家小孩儿远点。
     叶淑晨笑,干嘛,怕我带坏她啊
     说着,她直接一弯腰,坐到桌后吴泓博身旁的空位去。叶淑晨向前俯身,托着下巴娇笑,领口里若隐若现的。
     “不至于吧,商彦,才多长时间没见,你怎么成这样了啊这样可一点都不sexy,我还是喜欢你冷眉冷眼、哪个女的都不搭理的模样。
     她一停,笑,语出惊人
     “让人特别想睡。”
     “噗一咳咳咳」
     这次被呛了的,换成了旁边安安静静的栾文泽。
     咳得惊天动地的,一张清秀的脸涨得通红,引了大半个餐厅的目光都落过来了。
     苏邈邈也同情地看他。
     这感觉她懂。气管都撕的生疼,实在太不好受了。
     商彦却仍是漠然。
     他移开了眼,放下手里杯子,抬手去解衬衫的领扣。颗,两颗
     桌上人懵了。
     连叶淑晨笑容都僵住,本能地往回缩了缩身,但很快便遮掩住,改为玩笑:“啧,彦神这是走哪门邪路子呢
     吴泓博和栾文泽也表情震惊又复杂。
     唯独旁边苏邈邈懵了一下之后,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埋下头去。
     恰在此时,衬衫的扣子解到第三颗
     商彦垂手,左侧的衣襟被他随意往下一拉。肤色冷白的锁骨上方,醒目的红色刺青露出来
     男生站在那儿,单手插着裤袋,另只手扯着衣领,表情漠然又轻蔑,低着眼笑:
     “不好意思。
     “有主了。
     苏邈邈:其余人
     算你骚。
     倒是叶淑晨最快反应过来了。
     她轻眯起眼,把那刺青看了三秒,突然笑了起来。
     “咬痕”
     她扭头看向旁边,几乎要把小脸埋进碟子里的女孩儿
     “人不可貌相啊,小妹妹不过别说,你这事儿还真是干得漂亮。她一拍桌面,起身,“行吧,既然真的有主了,那我就不惦记了。”
     她似乎漫不经心地往桌旁扫了一眼,起身走了。
     吴泓博懵了两秒。
     她她其实就是为了过来调戏我们彦爹,顺便扰乱我们军比心的吧
     栾文泽不说话。
     苏邈邈还沉浸在方才的脸红里。
     倒是商彦停了两秒。
     开口。
     “文泽,你跟我过来一趟。
     没给栾文泽拒绝的机会,商彦拿着苏邈邈的杯子,转身走
     栾文泽脸色微变,最后还是没说什么,起身跟上去。只留原地懵然的吴泓博。
     “不是,彦爹叫老栾干嘛呀”
     苏邈邈歪了歪脑袋,不确定地说:“我感觉,她好像不是来找商彦的。”
     吴泓博:“
     吴泓博笑了,“她可是从上次比赛就对你师父放话了。”
     苏邈邈想了想,“上次,栾文泽也在吗”
     吴泓博想都没想,“当然啊
     苏邈邈点头:“那就对了。
     吴泓博:“什么对了
     心里猜测被验证,顺便松了一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吊起来的气,苏邈邈表情轻松多了。
     “她刚刚过来之后,好几次都是在看栾文泽,走的时候也一点都不难过一一不是装出来的,是真的好像很无所谓。而且苏邈邈皱起鼻尖,回想几秒,“她过来以后,栾文泽也怪怪的。
     吴泓博听得发懵,自己想了想方才栾文泽的前后反应,也逐渐目瞪口呆:
     “不、不是吧
     另一边。
     商彦在自助区取了牛奶,没抬头,随意地问:“你们认识
     栾文泽顿了顿,“以前认识,后来她们家搬走了,就疏远
     商彦没接话,抬眸扫了栾文泽一眼语气淡淡的。疏远了
     栾文泽表情闪过点不自在,没说话。
     商彦回身往四人的桌旁走。
     “你这发小儿挺有个性,要不是今天她有点急了,我真以为她冲我来的。
     男生嗤笑了声。
     栾文泽闷不做声。
     “以后她在,你就别坐我家小孩儿对面了。
     想起刚才女孩儿被呛得眼泪都快出来、鼻尖也红彤彤的可怜模样,商彦立刻皱了眉,严肃地说。
     栾文泽应声。
     商彦目光扫他,“之前不知道,说话轻重也不记得了,抱歉
     栾文泽意外地看向商彦。
     他的印象里,商彦可绝不是会跟人道歉的性格。
     怎么了”
     被盯得不舒服,商彦皱起眉问。
     栾文泽难得露出点笑,“没什么就是感觉,小苏来组里以后,彦哥你变化越来越大了。
     商彦莞尔。
     他目光随意向旁边一扫,恰巧在斜旁处,视线触及了一双有点阴鹜邪气的眼。
     对方与商彦目光相撞,嘴角一咧,抬起手冲商彦打了个招
     顾翎。
     商彦目光淡淡地掠过去,就好像没看见这人一样。半点反应也欠奉。
     顾翎气得脸色一狞。
     他手里刀叉都拧得紧了,恶狠狠地转回头。
     “叶淑晨。他冷声,“你刚刚打听出来没有,他们组里那个新面孔什么来头
     其他队员噤声,叶淑晨却不给顾翎什么面子,只懒洋洋地勾着红唇笑,“我是去找男人的,又不是去给你打探消息的。”
     顾翎脸色铁青,过了两秒才缓和,露出个让人不舒服的笑容,“你是有多缺男人,非得跑去贴商彦的冷脸”
     “你懂个屁。
     叶淑晨冷笑了声,斜了他一眼。
     “你这样的,送到我眼皮子底下两年,你看我什么时候看你
     顾翎:
     顾翎气得啪地摔下刀叉,扭头出去了。动静不小,引得不少人回头去看
     商彦自然也注意到了,本准备忽略过去,跟着又想起了什么似的。
     他微皱眉。
     “顾翎可能对叶淑晨有想法,上次比赛结束,他为叶淑晨来找过我。
     栾文泽一愣,看向商彦。
     他和吴泓博几人都不知道这件事,显然如果不是因为知道了自己和叶淑晨有关系,那这种事情商彦就压根不会给他们添麻烦。
     这么一想,栾文泽有些感慨。
     商彦却已经往回走了。“你自己注意。
     谢谢彦哥
     商彦没回身,随意问了句,“不会影响比赛”
     栾文泽:“我心里有数。
     嗯
     得了肯定答案,商彦也决不再多说第二个质疑的字。他径直回了桌旁。
     下午一点就是nf大赛的国内选拔赛。
     通过国内选拔赛后,才能进入大后天的亚洲区预赛。而预赛结束后,每个赛区将选出三只优胜队伍,参加明年的世界级决赛。
     值得一提的是,预赛决出的三支队伍,队内每个人都将拿到直接保送资格。
     故而那些较有信心的强队,对于预赛都是摩拳擦掌,而对于在预赛之前的选拔赛,只是基本的敷衍态度罢了。
     c城三中这一队有商彦坐阵,无论队员平均水平如何,都被其他队伍直接划进了“强队″劲敌”的范畴里。
     如果是个人赛,那他们不做他想地会把商彦视为比赛内最大boss而作为团队赛,也只是给boss名额多并列了一个s城一中而已。
     就在这样的状况下,身处最强队伍,经历过大大小小许多比赛的栾文泽和吴泓博很有强者的自觉一一中午的午餐吃得跟在学校食堂没什么两样。
     商彦自不必提。
     剩下的那个,则是看起来最没有“强队自觉”的
     吴泓博吃两口,抬起头来看看对面。
     再吃两口,又看一眼。
     这样反反复复了十几次,每次都是看到苏邈邈聚精会神皱着细细的眉翻看编程材料之后,他终于忍不住了,转向斜对面
     “彦爹,小苏这样,你也不管管
     商彦看向身旁,盯了两秒后,嘴角轻勾。“让她看吧。”语气纵容得溺人。
     吴泓博噎了一下,“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呀,我看早餐她就没怎么吃。”
     “第一次参赛,紧张在所难免。坐在商彦对面,栾文泽开口说:“我高一第一次参赛那会儿也这样,劝也没用。
     吴泓博挠了挠头,尴尬。
     “是哦,我好像也是那确实劝也没用。他一扭头,看见商彦,顿时勾起惨痛记忆,“不过,第一次参赛都紧张这种话,彦爹你说出来,简直毫无说服力好吗”
     商彦拿起桌上矿泉水,给身旁女孩儿倒了一杯,然后才漫不经心地问了句。
     “我怎么了。
     “你不记得了第一次参赛那天,我和老栾紧张得一宿没怎么睡一就只有彦爹你睡得贼熟,还差点睡过了比赛
     从记忆里翻出这么一段,商彦勾了下嘴角,散漫地笑。哦
     吴泓博:“你这人,是从能力一直变态到心理的。我记得那天刚上场,我手摸到键盘的时候都是打着哆嗦的,你就坐我旁边,还一边敲代码一边打呵欠怎么你那么淡定,我们就那么紧张”
     商彦想了想。“因为你菜”
     吴泓博:
     这次,不等吴泓博控诉,旁边一直竖着耳朵的苏邈邈抬起头了。
     乌黑的瞳仁十分不赞同地望着商彦
     还有点委屈巴巴的控诉。
     商彦被盯了两秒,投降,莞尔地笑。“行,我菜。
     苏邈邈睦了他一眼,扭回头去不搭理他了
     商彦几人不劝,却有路过的其他队伍的人停了下来。
     为首的正是顾翎。s城一中的这五人是向餐厅外走去的,显然是已经用完午餐,准备到大堂去等了。
     瞧见摆在桌面上的材料,终于寻了个由头的顾翎停下脚步后,便笑了起来。
     “怎么,这次这么没底气啊,商彦这临时抱佛脚,恐怕用处不大吧”
     商彦眼皮都没抬一下。
     倒是旁边苏邈邈准备抬头,被商彦伸手勾了回去。“吃饭,或者看题。
     哦
     女孩儿闷闷地软着声应。
     天之内被无视了两次,顾翎几乎有点气急败坏,原地跳脚了。
     “我跟你说话呢,你装什么聋
     商彦轻嗤了声,懒洋洋地抱臂往后一倚。他眼角一挑,似笑非笑的。
     “个人习惯一一不跟手下败将说话
     顾翎脸都差点气青了。
     他怒极反笑,“那这餐厅里,你是不是一个人都看不见、净剩下空气了”
     商彦不作答。
     斜对面吴泓博促狭地笑了声,“是又怎么样”
     顾翎冷笑:你当这么多人死的吗,拿了几次金奖冠军就这么目中无人了”
     吴泓博也不跟他辩驳,伸手招来了一个路过的有点眼熟的面孔
     他冲那人咧嘴,抬手一指商彦:“同志,问你个问题啊,认识这是谁吗
     那人避讳地看了一眼,苦笑。
     “彦神嘛,谁不认识
     “谢谢嘞。
     吴泓博放走了人,笑嘻嘻地转回来,看向脸色不好看的顾
     “听见了吗,小顾这不叫目中无人,这叫实力。一一不然,我叫你一声翎神,你敢答应
     顾翎几乎气歪了鼻子
     他确实不敢。
     商彦的名号是从参加的第一个比赛开始,所有个人赛中未尝败绩,这样一步一个、踩着各校的天之骄子捧起来的。
     公认,也是众封。
     他顾翎如果要叫神,那只会被当成笑话罢了
     越是清楚地认识到这个事实,顾翎越是不甘心。他恨恨地看向商彦,咬着牙笑。
     “不过我听说,你们队里这次是根本不满编吧高三的退了两个,差点不够参赛人数一一这可是团队赛。
     顾翎说着,按着桌面低下头,恶狠狠地瞪着商彦,狞笑。
     “而且,这次比赛不是以往那种团队赛一一nf大赛里可没有什么个人排名,只看团队最终成绩。
     顾翎这样一提醒,吴泓博和栾文泽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变。
     而顾翎余光瞥见,快意地笑了起来。
     “彦、神,参赛以来未尝败绩。”他重重的咬着字音,笑容嘲讽,我倒是好奇,这次不计个人排名的nf大赛里,你就没考虑过,万一输了,那可就是终结纪录、跌落神坛了啊
     以乎已经想象到了那一幕,顾翎哈哈大笑
     “只要没有拿到预赛第一,那就算是替你的队员们拿回几个保送资格,跟你这跌落神坛比起来一一得不偿失啊
     吴泓博和栾文泽都有些脸色难看了。
     他们同时担心地望向商彦,显然之前都没有想到过这一茬
     这更助长了顾翎的嚣张气焰。
     他咧着嘴笑
     “哎哟,开始担心了是吧就是嘛,千脆直接退岀,还能保全名声,拿个神位多不容易换几个保送资格多不值当
     他俯下身,目光从四人身上扫过一圈,最后定格在商彦那
     顾翎眼底闪着狞笑。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参加这次比赛。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吧,那样更能保全啊一一彦、神。
     桌上安静
     吴泓博和栾文泽都来了气,偏商彦本人淡定,神情也松懒
     吴泓博和栾文泽习惯了,一点不意外在自己的事情上,商彦从来散漫。他不屑辩驳,更鲜少动怒。
     唯一例外
     好像就是从苏邈邈身上开始的。
     吴泓博的目光刚落过去,就见苏邈邈放下了筷子和手里的材料。
     注意力始终在女孩儿身上,商彦自然也见了
     “吃完了那
     女孩儿很轻地叫了一声,打断了商彦的话。
     商彦原本还没什么情绪的一张俊脸上,表情一滞。随即他皱眉,倾身向前,“怎么了”
     苏邈邈便在此时抬眸。
     女孩儿面上带笑,眼角微弯,本就艷丽的五官此时更被那点笑意衬得惊艳。
     “我明白了
     说完,她放下手里那份算法实例的材料。
     旁边的顾翎是第一次近距离见到苏邈邈的长相,他呼吸不由地一顿,好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嫉恨地看了商彦一眼,又将目光落回女孩儿身上。
     他瞥一眼材料,冷笑。
     “戴克斯特拉算法你们队长不行啊,快比赛了,还有队员才开始搞懂这个
     苏邈邈转向他。
     “你误会了,我不是说这个。
     顾翎一愣,“那你是说什么”
     苏邈邈眼角勾平。
     薄淡的笑意从女孩儿精致艷丽的五官间慢慢褪离。
     “我刚刚突然明白了一一为什么他是彦神,而你只是小顾
     顾翎眼角一抽,笑容发狞。
     什么
     “你不是说,如果你是他,你早就躲起来、免损神名了吗
     女孩儿声音依旧,轻软平静。
     她抬眼望着顾翎,乌黑的眼曈里澄澈干浄,将他的丑态与嫉妒的嘴脸一点不落地映衬出来
     “你见过神畏手畏脚吗”
     顾翎僵住。
     而苏邈邈嘴角微弯,眼神泛着冰,语气更冷:
     “瞻前顾后,畏葸不前的,从来都一一只、有、蝼、蚁。
     顾翎脸色顿时铁青。
     他目光深藏愤恨和贪婪地从女孩儿那张娇俏而艷丽的脸庞上爬过,最后落向商彦,只转为更多的不甘和嫉妒。
     “你就那么相信他还能赢”
     女孩儿莞尔,淡淡一笑。语气轻飘。
     “不信神,信蝼蚁么。
     顾翎紧紧地咬住牙,额头青筋绽起
     好那我们就走着瞧,看这次到底是你商彦保住神位还是我逆天杀神
     他转身就要走
     身后却传来一声女孩儿的轻笑
     啊阿好笑的是什么,你们知道吗
     女孩儿拿起杯子,轻抿了口商彦给她倒的温水。声音轻软如故
     “蝼蚁不过躲在一片枯叶下,却还以为自己头顶苍穹呢。”
     作者有话要说
     问:遇桃花怎么办
     彦哥解扣子,扯衬衣领子,露刺青:不好意思,有主了。众人:    算你骚。
     今天是苏新晋团队嘴炮担当战斗力爆表喵
     之后一段时间里更新时间不定,但争取每天双更今天的二更会很晚,建议明早看
     s:关于问什么时候见家长的,答案,赛后。
     感谢为我投岀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36259600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喵大人、339977262个几梨几梨草莓可乐冰、纯白se1个
     感谢灌溉{营养滷的小天使
     iss周筱彤20瓶  uiuig、f、  savion、紫沐尘、青凋牧10瓶呀7瓶几梨几梨6瓶妖妖、35956041、苏子、蔓蔓征途5瓶一叶倾城、331260654瓶李宝、  her3瓶小八有两岁半2瓶力甘刂3龙、是00喇、喵大人、s、呀小喵喵、哎次、肖笑、香皂香、酥谧、白桃、鸩羽千夜、ηη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