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65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看差点把肺气炸了的顾翎扭头离开后,吴泓博震惊地盯了苏邈邈几秒钟。
     他终于回过神,拾手“啪啪”地拍起巴掌
     “厉害了我们小苏,真人不露相啊
     苏邈邈一见s城一中的五人走掉,艷丽脸蛋上绷着的面无表情顿时垮掉了。
     她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我还以为他要上来打我了。”
     旁边商彦正眼神深邃地看着她,闫言莞尔,笑意取代了那些复杂的情绪。
     “怕挨打,还那么嚣张地怼人
     苏邈說
     苏邈邈气鼓鼓的,小声,“我还不是因为师父你嘛。
     “别人怎么评价,我不介意。”
     “可我介意
     女孩儿声音一提,把对面吴泓博和栾文泽的目光都勾过来后,她又连忙不好意思地低下声音了。
     但语气里仍有点不甘,“别人怎么说师父我很介意。他们都不如你,凭什么说你的坏话。
     尾音带着点柔软的赌气,但也很认真地在表达自己的想法
     商彦难得怔了。
     片刻后,他才回过神,蓦然失笑,倾身过去,
     “小孩儿,在你眼里师父有多好”
     苏邈邈眨了眨眼。“师父是最好的。
     “嗯,比如,商彦笑意玩味,“哪些方面
     苏邈邈:“很多方面
     商彦抱臂倚回去,“你一个一个说,我慢慢听,不急
     对面栾文泽和吴泓博听见了,神情复杂地对视一眼。
     吴泓博压着声:“不行,这公然讨夸奖我是看不下去了,狗粮噎人一我先走了。
     栾文泽没说话,但显然也很同意。
     起身跟了上去。
     苏邈邈此时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又被这无良师父调戏了。她脸颊微红,起身收拾桌面的材料。
     “我吃完了我们也走吧。
     没能听自家小孩儿当面把自己夸一遍,商彦十分遗憾。
     不过看了一眼腕表时间,距离选拔赛也有些近了,他没再多耽搁,陪苏邈邈收拾好东西,便一起离开了餐厅。
     午餐结束后,所有参加选拔赛的学生统一到大堂会合。
     按照提前分发的排序,来自全国各地的中学生队伍,依序沿楼梯上到三楼,进入已经布置好的赛场大厅内。
     anf大赛的选拔赛规则是由各赛区自由决定的,国内赛区制定的规则十分简单。
     依然是按照团队为单位参赛,每组一台电脑一道程序题,在规定时间内完成编程并成功运算岀准确结果,便为通过,获得进入两天后的亚洲区预赛的资格。
     题目是随机从nf大赛专用题库中抽取的中等难度试题,对于摩拳擦掌准备在预赛阶段崭露头角的强队来说,这样的道试题比他们程序入门时的那句  heo  ord难不到哪儿去。
     赛场里,第一批进入的都是主办方挑选的种子队伍,场地内气氛也显得格外轻松。
     除了第一张桌以外
     商彦的话声结束后,第一桌的电脑前安静了足有十几秒的时间。
     苏邈邈才终于反应过来,不可置信地看向商彦:“什么意思为什么你们不参与
     “只是选拔赛,也只有一道中等以下难度的编程题。
     面对苏邈邈时,商彦耐心一向出奇地好。
     他声线淡定地解释一遍
     “虽然限时,但如果这里你都无法通过的话,那我们确实没有走下去的必要。
     苏邈邈快委屈哭了:“之前是你说,我是重在参与,最坏结果也只是当我不在的
     商彦莞尔,“我反悔了。
     苏邈邈
     苏邈邈:“可是万一随机到的程序题很难,或者不方便用thon实现,那我”
     商彦口吻随意,“那就放弃,一起回家。
     苏邈邈
     好
     她想咬人。
     裁判已经站在前面宣读规则。
     吴泓博非常体贴且安静地上前来“帮苏邈邈给电脑开机。
     按下开机键,他屁股落回去,神色十分无宰
     “小苏,按照彦爹的安排,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苏邈邈    qaq
     女孩儿眼神委屈地扫过吴泓博和栾文泽,看得两人心里慌,连忙扭开脸才坚守住阵线
     苏邈邈最后只得把目光和最后的希望落到商彦那里。
     对上女孩儿那双乌黑湿漉而泫然若泣的眼瞳,商彦喉结轻滚了下。
     片刻后,他侧开脸,低下头看向手腕上的腕表。
     “还有三分钟,比赛开始。”
     商彦镇定过情绪,重新抬眸,语气松懒淡定。
     “你可以选择继续这样盯着我,或者再去熟悉下  ython的库资料。
     从那双漆黑的眸子里,看出事情再无回旋余地,苏邈邈慢慢垂下眼,轻吸口气,绷着小脸儿转回去。
     nf大赛从不禁止参赛学生带入纸质材料。趁着这短暂的赛前时间,苏邈邈将手底下的库调用资料翻得哗哗作响
     十几秒后,她就全然进入了旁若无人的状态里。
     赛场里其余队伍也都是同来的第一批次。作为种子队伍们的参赛者,原本都聚堆地玩笑说闹,十分轻松,直到逐渐有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商彦他们
     “卧槽,第一桌不是彦神那一队的吗
     是啊
     “他们队里来了个新人吧,怎么这么积极,这可只是选拔赛
     搞得这么严阵以待的,有点吓人啊。”
     “难不成一一这次的选拔赛藏了什么玄机,他们队里提前得知了
     “也不应该啊,你看彦神和另两个,看起来没什么反应。”“真奇怪啊。
     “谁说不是呢,搞得我都有点心虚了。
     “我也是要不一起看看
     “我看行
     在苏邈邈的带动下,几分钟前还安静轻松又愉悦、不像是匕赛反而更像是春游聚餐的比赛场地里,突然就刮过了一阵紧张的旋风。
     学生们都低下头,安安静静地翻看资料,或者低声讨论起算法来。
     裁判都格外意外。
     主办方那边显然也注意到了,大厅一侧,类似观赏监督的席位里,有几人的目光纷纷落向了第一组商彦等人的位置。
     三分钟,稍纵即逝比赛正式开始。
     打开n大赛专用系统,抽出自己组内分配到的随机命题后,有那么一两分钟的时间,苏邈邈把题目读过几遍,大脑仍旧是一片空白
     anf大赛是国际级赛事,题目也是纯英文命题,个别词汇专业生僻,在这种让人紧张到大脑空白的时刻,理解起来就更为艰难了。
     旁边吴泓博看出苏邈邈的紧张,有些不安地看了商彦一眼。却见那人淡定地倚在后一组的塑料前挡墙上,手臂懒洋洋地搭下来,眼睫也松懒地半垂半阖着
     看起来颇有倦意,似乎随时能在这赛场上睡一觉。
     吴泓博心里咧嘴。
     时间滴滴答答地过了两分钟,其余组里敲键盘的声音早就此起彼伏,而苏邈邈面前用来记算法的纸张还是空白的
     女孩儿低下头,轻轻地做深呼吸。
     她攥紧了指尖,掌心里有淡淡的汗意。
     而在这时,她身旁始终沉默着的男生终于拉直了身,向前倾,手肘撑到了桌面上。
     从后压下,他几乎把女孩儿背拥进怀里。
     只可惜时刻紧张,苏邈邈丝毫未觉。
     她已经快速提笔,在白纸上记录自己脑海里的算法流程图
     付题目有什么判断
     平静下来后,苏邈邈已经全身心投入试题,闻言头不抬笔不停
     “难度中下。题目表层是从网页端搜索所需的学习资料,并自动整合成txt列入文件本质上是构建网页抓取功能的网络爬虫,调用  ython模块,实现难度不大
     嗯
     商彦轻应了声,“用以实现的主要模块是什么”
     苏邈邈笔尖一顿,飞速思考后,最快时间给出答案,并写在白纸顶端
     “首先是  ur2模块,用以获取学习资料的urs。
     其次是re模块,实现内容抓取。
     商彦:re模块部分里,所需调用的重要函数
     苏邈邈稍作思考,眉心皱起来,终于在几十秒后将捋完的算法熟稔于心,同时开口回答:
     “参数为  attern和nags的  reie函数,用以创建模式对象以及refnda数,以列表的形式返回能匹配的子串。”
     男生清隽冷白的面庞上,终于露出一点轻淡的笑色。“可以了。算法思路很明晰,码代码吧。
     获得肯定的苏邈邈顾不得开心,先连忙看了一眼系统余时
     确定时间足够,苏邈邈这才稍松了口气,快速编程,把自己落在纸上的算法流程用代码实现岀来。
     七八分钟后。
     苏邈邈双手离开键盘,慢慢吐出一口气。她揉了揉眼睛,看向商彦。
     “师父。
     女孩儿柔软的眼瞳里带一点求助的情绪。
     anf大赛的专用系统里,不给任何调试或者示例运行的机会,所以参赛学生只能凭肉眼和逻辑去判断是否存在bug。
     对于编程经验很少的苏邈邈来说,这就是她最大的短板了
     而商彦要求苏邈邈独立完成程序,只为锻炼她参赛心态和应试能力,此时女孩儿已经努力完成,他自然不会再苛求。
     拉动转椅上前,商彦没急着去看代码,而是伸手轻揉了下女孩儿的发顶。
     “怪我么。
     苏邈邈怔了下,思维从题目和比赛的紧张中稍稍剥离出来
     她点了点头,又轻幅度地摇头。
     商彦莞尔。
     选拔赛结束,让你咬一口泻火,好不好
     不知道想起来什么,苏邈邈脸颊微红,低声催促,“你快看代码
     商彦这才将视线落到电脑屏幕上。
     他目光快速扫过代码行,从上到下又从下回上,最后点头
     “基本没问题了。”
     苏邈邈迟疑“基本”
     商彦抬手,鼠标跟着一晃,指节落点到他要指的区域“这里,缺点东西
     苏邈邈思索几秒,目光茫然。
     商彦索性直言,“在这部分贪婪匹配模式之后,cass标签里的全部内容已经提出,但是会得到g以及htt的小标签,所以这里,你还缺一个sub函数
     苏邈邈恍然,主动接话“把它们转换为空字符串
     商彦嘴角微勾。
     女孩儿面上漾起柔软的笑,“谢谢师父
     那笑容,几乎让窗外最明媚的冬日也要黯淡了
     旁边,犹如空气一般的存在感,吴泓博心情复杂地转向栾文泽
     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强烈的感觉
     栾文泽:“嗯什么感觉
     吴泓博:“老子这么些年的编程,真是白学了。
     栾文泽:“
     与此同时。
     距离第一张桌不远的地方,s城一中队伍的电脑桌后。
     顾翎望着第一排位置里,那两人姿势亲密的身影,他慢慢眯起了眼。
     须臾后,顾翎低低地狞笑了声。
     第一批的学生队伍是最快全部结束选拔赛考核的。
     等其余几批同样完成考核后,一下午已经结束。酒店外天色都擦黑了。
     所有通过的队伍留下,其余淘汰队伍遣返,主办方非常现实地在晚饭时候,向还留在酒店里的通关队伍们发出了晚餐邀
     不同于之前直接在酒店餐厅解决的敷衍,今晚的晚餐打着庆贺入选”的名号,单独在酒店外包了地方。
     收到通知后,各校参赛队伍的学生们纷纷下楼集合。其中自然也包含了商彦和苏邈邈四人。
     在大堂集合后,仅剩的参赛学生们,在主办方的工作人员的带领下,队形松散地走出酒店。
     刚进门廊,还未下到酒店前的台阶下,一辆艳红色的跑车突然出现在众人视野范围内。
     那一抹醒目的颜色划亮了擦黑的夜色,也吸引了所有学生的目光。
     疾速驶入。近身。
     急刹
     华丽摆尾
     在那叫人牙疼的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声后,艳红色的跑车甩尾在呆若木鸡的学生们的不远处。
     空气一片寂静。
     和头顶黯淡下来如化不开的墨似的夜色,还有耳边掠过夜色的风声一样的安静。
     几秒后,
     在这种静谧里,跑车驾驶座的门弹开,走下来的女人穿着身亮紫色的晚礼服,像是从不知道什么宴会里临时跑出来的大小姐,嚣张又明艳。
     她往跑车门上一倚,一只手拿着手机放在耳边,另一只戴着黑色亮丝礼服手套的纤细手臂抬起来,冲呆住的学生们挥了下
     商彦黑了脸。
     苏邈邈的手机便在此时响起。
     商彦瞥一眼来电,接起来。“商娴,你一一”
     “我什么我。过家门而不入,你学大禹治水么
     商彦
     作者有话要说:
     现代版过家门而都不入大禹治水夫妇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