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70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商彦在苏喵和苏喵喵两个备注名之间犹豫不定的时候,听见卧房的门被叩响。
     门推开。几分钟前刚离开的人,又回来了。
     商娴没进来,只手拉着门柄,上半身抵着房门,声音放进来
     “你换件衣服,待会儿下楼一趟。”
     商彦拔弄着手机屏幕上那串看了不知多少遍的数字,闻言指腹一停,他皱眉,抬头。
     “下楼”
     商娴:“嗯。
     商彦:“我两年没回来,家里的家法现在还开始出续集了
     商娴一噎,嗤笑,怎么,你挨得还不够,想继续啊”商彦:“不是家法,那是什么
     商娴的眼睛转了转,没说实话,含糊其辞地解释:“家里待会儿要来客人,是我们的长辈,出于礼节你也该下来露个脸。”
     商彦一听,没了兴趣。
     “不去。
     在备注好的“苏喵喵″旁边点了确认,他把手机放到一旁,懒洋洋地仰到床头真皮软垫上。
     被硌到的背上的伤让他本能地皱了下眉。
     “我现在是伤员,三级残废。
     商娴轻眯起眼:“真不下去”
     商彦:“不。
     商娴:“听说那位长辈可是带女儿一起来的,漂亮得不得了
     商彦嗤笑了声,语调凉凉的,带着点轻蔑的嘲弄。“我是那种需要见色起意的人
     商娳意味深长地盯了商彦几秒,慢慢点下头,往外退。“是吧我也觉得弟弟你不是。
     “那行,你就千万、干万别下来。”
     说完,商娴啪叽一下,把卧房的内门关上了。
     坐在床上,商彦的表情停了两秒。他轻眯起眼。
     商娴最后这段话时的表情、眼神,都实在太耐人寻味。
     按照她的劣根性,再考虑进最近几天自己给家里折腾的麻烦,商彦一点都不觉得她会让自己顺心如意。
     这么轻易地放过他
     商彦心里疑惑地仰回床里。
     带着不解,商彦躺下。在隐约听见窗外楼下传来了客人进的声音后,又过了许久,他终于压不住心下的不安,起身出了房间。
     楼,正厅。
     因为商家与苏家的联姻的绿故,商盛辉和骆晓君每年都去赴苏家老太太的寿宴
     苏家那一辈,长房的长媳早年便因病去世了,而苏家唯的女儿又因为当年结婚违逆了父母的意思,早早便断绝关系搬出了苏家。
     故而,江如诗作为苏家的二儿媳,在这些事情上操持很多这几年一直和骆晓君有些旧交。
     只是这样有些正式的上门拜访,却还是第一次。一一也难怪骆晓君和商盛辉都心里迷惑。
     唯一个猜得到前因后果的,商娴坐在正厅沙发的陪座里笑得犹如淑女。
     而相较于旁事,让骆晓君夫妻更奇怪的是这次跟在江如诗身边一起来的女孩儿。
     之前在玄关迎客,一见到这女孩儿的第一眼,夫妻两人就都有些被惊艳到了。
     个子娇小可爱的一个女孩儿,穿着米白色的线织毛衣,浅灰色的散摆裙,打底裤勾着纤细又直的双腿,脚上踩着一双亮黑的圆头小皮鞋。
     再加上那乌黑的眼,小巧的鼻,莹润的雪肤红唇,美得像是橱窗里最精致艷丽的仿真娃娃活过来了一样。
     笔一线都挑不出半点瑕疵。
     然而按他们的印象,却从来不记得苏家什么时候有这么个漂亮的女孩儿。
     除非是
     夫妻两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苏家早年的那个传闻,对视眼,各自没说什么,静待发展。
     落座后,寒暄几句。
     江如诗果然主动开口了。她心里歉疚地转向身旁,望着沉默安静的女孩儿
     邈邈,跟叔叔阿姨还有姐姐,打个招呼吧。
     苏邈邈云里雾里的,不知怎么就进了商家,望着对面的三人,此时还有一种莫名的不真实感。
     没有看到他哎
     女孩儿垂下眼,安安静静地轻声:“叔叔好,阿姨好,姐姐好
     女孩儿的语调不急不缓,乖巧得让人生怜。
     骆晓君点头,顺势接话,看向江如诗。“这位是
     江如诗无声地一叹,笑着抬眼。
     “这是我的女儿,苏邈邈早些年因为身体的缘故,她直在外地的疗养院里休养。
     验证了心里的猜测,骆晓君神情仍是温婉,不露半点异色
     “原来是这样。她淡淡地笑,眼角微弯地看着女孩儿,“是个很漂亮的小姑娘,看起来便乖巧安静,跟我家娴娴这毛躁性格,可真是不一样。
     习惯了父母们自谦起来一捧一踩的法子,商娴笑得八风不
     江如诗也没有多拖,说明了来意。
     “其实我今晚冒昧拜访,也是因为邈邈。
     嗯
     骆晓君露出点不解的神色。
     江如诗:“我听说,您家的小儿子商彦已经回家了”
     骆晓君和商盛辉对视了一眼,都在各自眼底看到了相同的惊疑。
     商彦这件事,他们已经压下来了,按理说不该有跟这件事八竿子打不着的江如诗知道才对。
     而且就算商彦回家了,这江如诗又带着和他们小儿子年纪相仿的女儿上门,总不会是想
     骆晓君心里有些哭笑不得。
     这种事情,按约定成俗,都是双方家长提前互通意愿,哪有这么直白的
     气氛沉默几秒。
     江如诗从商家夫妻有点诡异的神色间,蓦地醒神。
     她苦笑:“看我,因为许久没见着女儿,情绪波动得连话意都表达不清了一晓君,你别误会,我带邈邈过来,是因为她和商彦是同学。这出事以后,我看她太过担忧,这才
     江如诗的话声未落。
     楼正对正厅的木质楼梯间,突然响起了一串棉质拖鞋的脚步声。
     听起来懒洋洋的。
     话声一顿,几人的目光同时落过去。
     正上楼的佣人停下脚,主动唤了声:“小少爷。
     男生随意应了,声音带一点半睡半醒的倦哑,但又浸着点疏懒的腔,松散好听。
     伴着话声,从那露着的半截木质楼梯上踩下而出现在视野里的,是一双深灰色的拖鞋。
     身影再往下,一点点露了出来。
     那人下身是条黑色的居家长裤,裤线很直,将那双大长腿的优势展露无遗
     跟着,被楼梯遮了一半的视野内,又经过半截窄瘦的腰身,露出毫无纹饰的白色t恤。同样是棉质的极简风格,衣料似乎也薄,随着动作,模糊而漂亮的胸腹线条在t恤下若隐若现
     最后,半低着头懒散走下来,黑色碎发有点凌乱的男生露出了那张清隽俊美的脸庞。
     骆晓君微微皱眉,看向商娴,低声问:“家里有客人,怎么没让他换件衣服再下来
     商娴无辜地耸了耸肩。
     然后她转回去,静等着商彦发现她给他准备的这个“惊喜”之后的反应。
     并没让她等太久。
     商彦走到一楼时,便随意地抬了视线,望过来正厅这边第一眼,先撞上了女孩儿满盛着焦急的眸子。
     男生的身形戛然停在了原地。
     我是那种需要见色起意的人
     现在他是了。
     商彦心里叹气。
     此时此刻,诸般复杂的情绪在见到女孩儿的第一秒,就一股脑全部涌了上来
     种种不一,让他甚至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也是生平第一次竟然有了手足无措这种苦恼。
     于是只能就这样一动不动的,
     僵在原地。
     商娴
     你是真的够可以。
     接收到弟弟不善目光,商娴默不作声地转回去,淡定地拿起自己的水杯喝了一口水,压住笑意。
     “商彦
     半天不见儿子反应,骆晓君皱眉,不解地转过去,“还不过来跟江阿姨问好
     商彦回神,走过来。而苏邈邈早已按捺着情绪低下头去。
     男生停住,之前那副惫懒神态早已收敛,此时沉稳地做了微躬。
     “江阿姨好。
     江如诗有点意外。
     而一直没什么神情变化的商盛辉眼皮子一跳,他惊异地看向自己的儿子。
     骆晓君也同样望过去。
     教养了十八年的小儿子是个什么脾性,他们再清楚不过。
     对长辈有基本礼貌是正常的,可他们什么时候见过商彦这样一板一眼地给长辈行礼了
     商盛辉都有点担心。
     自己昨天那一顿家法,莫非真的下手有点太重、伤着儿子神智了
     是商彦吧别这么客气,快坐吧。江如诗说:“我听邈邈提起,她在学校常受你照顾,还想谢谢你呢。”
     商彦:“阿姨客气了,是我应该做的。”
     商盛辉眼皮子又跳了一下。
     他面无表情地扭过头,看向自己的小儿子。
     不像是神志不清的样子啊。
     此时沙发上只剩了两块空处,一块在商娴旁边、也是苏邈邈和江如诗的对面,另一块则跟苏邈邈相邻,呈九十度角的单人沙发。
     商彦没有迟疑,面不改色地坐到苏邈邈旁边。
     苏邈邈
     女孩儿偷偷抬头,瞥一眼。
     从她的角度望过去,商彦目不斜视地与江如诗寒暄,侧颜线条凌厉而立体,一副不苟言笑也没徇私的模样。
     骆晓君眼神飘过。
     “商彦,你和江阿姨家里的邈邈妹妹认识吗
     “邈邈妹妹这个称呼让商彦一怔,随即他便情不自禁地勾起了唇角。
     听起来
     如果拿这个当备注,那好像也有点情趣。
     骆晓君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小儿子此时此刻在想的是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她只见着商彦似乎停了一下,随即才点头。
     嗯,我们是同班同学,刚好也都在计算机培训组里。这次回a城,我们是一起来的。”
     骆晓君眼神顿了下
     说话都妥帖,严谨,事无巨细。
     跟她看习惯了的总一副疏懒散漫模样的小儿子,除了脸以外简直没半点相似了。
     骆晓君目光一闪,转望向一直安安静静地坐在那儿的女孩
     邈邈,阿姨家里的这个哥哥最是不受管教,在学校里,他没欺负过你吧”
     苏邈邈一怔,下意识地抬眼看向商彦。
     尽管不知道原因,但苏邈邈能够感觉得到,商彦并不想让他的父母发现两人之间十分相熟的关系。
     而苏邈邈也愿意相信并替他遮掩。
     于是女孩儿犹豫了两秒,便轻声道:“没有。商彦是计算机培训组的组长,对每一个组员都很温柔,很照顾。”
     商彦:“
     他预计,吴泓博如果听到这段话,大概会被“感动”到痛哭流涕吧。
     骆晓君似乎也被女孩儿的形容给噎了一下。旁边坐着的商娴更是笑出了声
     商彦温柔照顾人商娴笑着摆手,毫不留情地拆自家弟弟的台,“邈邈,你夸起人来实在太可爱了
     商彦面无表情地冷瞥商娴。苏邈邈有些窘然。
     所幸骆晓君很快便把这个话题带了过去。
     两家人在正厅聊了许久。
     商彦全程正襟危坐,礼貌有度,有一说一,稳当得让商盛辉目光诡异地盯了他全程。
     而苏邈邈也就没能得到半点和商彦交流的机会。
     眼见临近离开,又一席话题结束后,江如诗转向苏邈邈
     “邈邈,你把你带来的东西,给叔叔阿姨吧,他们会看着处理的
     苏邈邈回神,连忙从手边的文件袋里取出最上面放着的调解书。
     女孩儿站起身,准备从商彦面前过去,好将调解书递给骆晓君夫妻。
     江如诗正在旁边无奈开口:
     “邈邈这两天为了准备这份调解书,跑了好些地方,费了不小的力气如果能对商彦的事情有帮助的话,那就再好不过
     商彦的身形蓦地一顿。
     他凛然抬眸,那些伪装出来的妥帖得体与无害,顷刻便褪了大半。
     “这是什么”
     他眸子紧擒住女孩儿的身影。目光里情绪沉冷。
     苏邈邈一怔,不及回神,手里的东西被商彦直接夺了过去
     调解书三个字瞬间入目,像是针刺一样,逼得商彦瞳孔猛地一缩。
     他直接翻到了最后一页。
     顾翎的名字签在右下角。
     商彦身形僵住
     空气像是被浆糊糊住了一样,停滞而不加流转,沉默令人室息。
     而旁边商盛辉与骆晓君终于反应过来,商盛辉声音稍冷,带着点警告。
     “商彦。
     商彦被叫回了神。
     他却根本顾不得商盛辉和骆晓君的反应了。
     他只抬起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孩儿,一字一顿,近乎咬牙切齿
     “你去找顾翎了”
     苏邈邈有些怔然地点头。
     女孩儿的眼神无辜,带着澄澈干净的不解,显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生气。
     谁让你去找他的
     男生冷白的额角处,青筋都微微绽起。
     苏邈邈被吼得一懵。
     认识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商彦朝她发火。
     骆晓君脸色顿时冷下来。
     “商彦,你怎么跟邈邈说话的”
     商彦深吸了一口气,音线都有些发颤。
     僵滞两秒,他蓦地起身,一语不发地攥住了面前女孩儿的手腕,直接把人拉住。
     没等其余人反应过来,商彦已经拉着苏邈邈头也不回地进到正厅旁边的侧厅里。
     “砰”的一声,门合上了。
     紧跟着,里面传来门锁扣合的声音。
     正厅里四人回神,愣住了。
     商娴是最先反应过来的,扭头连忙安抚住即将爆发的父母
     “爸、妈她也顾不上称谓了,“还有江阿姨,这件事有隐情,而且商彦绝对不会对邈邈做什么的,他们就是谈谈一一所以麻烦你们也不要急,听我慢慢说。”
     商娴一边安抚这里,一边心里痛骂了自己这个不省心的弟弟一百遍,然后还得转头找家里佣人去楼上翻备用的钥匙。
     之后,便在三位长辈令人头皮发麻的目光里,商娴将自己了解到的前因后果一点点说了出来
     而与此同时,侧厅门内。
     进来以后,商彦便松了苏邈邈的手,转身将门落锁。
     然后他的动作顿住,那些气急败坏的情绪带上来的呼吸被他竭力向下压,他额头半抵住门,声音因为焦躁而沙哑。
     “你是不是要气死我啊小孩儿。
     侧厅的灯没有开,室内昏暗。
     苏邈邈只能听到男生沉闷的呼吸,因为情绪而起伏得有些剧烈。
     她有些茫然而无措。
     “你为什么要生气
     商彦转回身,他抬手开了近处的灯。随着光线,他走到苏邈面前一
     “你自己去找那个人渣、我不该生气
     苏邈邈本能地往后退了两步,直到纤细的后腰被抵住。
     她惶然地回头一看,却是侧厅里类似会议用的长桌一一于是再没了退路。
     女孩儿不安地转回来,低下头去。
     “可是只有那样,你才不会”
     商彦气不过,伸手把面前的女孩儿抱上了长桌,而他俯下身,逼得女孩儿和自己等高平视。
     他抓起了她的手腕。
     即便情绪躁动,但男生的动作仍然是放到最轻的。
     将女孩儿袖口的毛衣卷起来,那上面还没褪去的淤血痕迹在雪白的皮肤上依然刺眼。
     商彦握着苏邈邈的手腕抬起来,恨得咬牙
     “他对你有过什么样的想法做过什么样的事情你都忘了你怎么能自己一个人去找他
     苏邈邈的表情和眼神一起顿住了。
     就这样对视几秒,女孩儿的眼圈无声地红了起来。
     乌黑的眼瞳里瞬间多湿漉了一层水色,绕着眼眶里转了半圈,眼看就要涌出来,又被它的主人死死地憋住。
     娇俏艷丽的脸儿恼起嫣色,更多还是委屈得要哭出来的模样
     “商彦,你混蛋。”
     女孩儿的声线压着藏不住的哭腔。
     他第一次听她骂人,像背课文似的,语调都没有太大的抑扬。
     但还是听得他心里疼得一抽。
     于是商彦那快烧到房顶的三米高的气焰,突然就被这一盆冰水泼了下来,顿时三厘米都不剩了。
     他松下女孩儿的手腕,心慌地把人拥进怀里,手掌托着女孩儿的细颈紧紧地抱着她。
     “别哭我不该凶你的,是我错了,你别哭了,好不好”
     女孩儿揪着男生身上的t恤,闷在他怀里,眼泪很快就濡湿了他的衣服。
     她气恼的软声带着哭腔。
     “你都被警察抓走了,你让我怎么办黄老师去找那个负责人,他说你已经把自己毁了我快要吓死了我只能去找人帮忙啊如果顾翎不同意调解,你就真的要去坐牢了你知不知道
     商彦只能把女孩儿抱得更紧,他轻轻地吻女孩儿的额头,无奈地低声:“我知道。
     怀里抱着的人蓦地
     商彦只安抚地吻着她。“我当然知道。
     女孩儿噎着哭腔,抬头,“那你还
     “因为是你,我忍不了。”
     商彦把她抱回身前去,躬身抵在女孩儿耳边低声地叹气。
     “知道你经历了什么,那一整天,我几乎要疯了我不敢想象,万一发生了更坏的结果,我还能做什么才能救回你每想到这个,我都只想杀了他。
     商彦的声线沉哑下来,掩着藏饰不住的戾意。
     苏邈邈吓得眸子一栗,慌忙伸手推着他想要抬头,“商彦
     “我没有那样做,你别怕。”
     商彦叹声。
     “我知道,那天比赛后的事情我早就想过了但就算再来次,一百次,我还是会那样做的。
     苏邈邈捏紧了他的衣服。
     商彦低头,阖着眼亲吻女孩儿的额角。
     他低声喃喃。
     如果不那样做,这一辈子我都过不去心里那道坎的,邈
     女孩儿攥得他t恤都褶皱起来,眼泪汹涌得更厉害。
     她最后只更用力地埋进他怀里,软着哭腔,“商彦你有病
     “嗯,我有病。商彦慢慢皱了眉,“能不能不哭了
     “你咬我吧,只要别哭了,嗯”
     女孩儿僵了下,慢慢止住眼泪。
     商彦刚想松口气,就感觉右边锁骨上一疼。
     女孩儿呜咽声后,这次还真咬上来了。
     商彦怔过,不禁莞尔。
     “我是有病
     “遇上你,我永远都好不了了。”
     而就在此时,两人身侧,侧厅的门突然被从外面开锁拉开
     同时商娴安抚的声音走进来
     爸妈,阿姨,我跟你们保证,他们真的没什么
     尾音扭曲,消声。
     四人共同的视野里。
     桌上坐着的女孩儿挂着眼泪咬着男生的锁骨。
     而商家小少爷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眉眼温柔得溺人,任身前的女孩儿咬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