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71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客人“离开后的正厅里,一片安静,落针可闻。
     商盛辉和骆晓君夫妻面色沉绷地坐在沙发正中面临审判的商彦居左,而被无辜殃及的池鱼商娴在他对面正襟危坐,目光凛冽,偶尔附赠对面的弟弟白眼一枚。
     被瞪的人却毫无自觉。
     此时江如诗已经带着苏邈邈离开了,他自然也就没了维持沉稳表象的必要,刚巧也绷了一晚上,背后的伤都疼得有点麻木,商彦正没精打采地倚在沙发里,一副随时能就地睡过去的模样。
     军旅出身的商盛辉,最看不得的就是小儿子这副惫懒模样
     再一联想几分钟前,就在旁边侧厅内,商彦一听见他们动静后,第一时间背过身把怀里女孩儿护得严实的模样
     商盛辉脸色沉了。
     “你和苏家的那个小孙女,到底是什么关系”
     商彦支了支眼皮,懒洋洋的,
     同学
     “你当我们就这么好骗是吧商盛辉听出敷衍,更是恼怒。
     商彦嗤弄地轻笑了声。
     “原来是您对我这答案不满意”
     他眼皮一撩,身体前倾,手肘撑到膝盖上。那张清隽冷白的俊脸上露出个懒散的笑。
     那也没办法,我们学校不让早恋,有什么传闻我无所谓但她不行一一所以我们就是同学。”
     商盛辉剑眉一竖:“什么同学关系,能像你们刚刚一一刚刚那副模样”
     “刚刚”
     男生漆黑的眼里,微光晃了晃。
     随即商彦垂眸,咬着唇内侧却还是压不住笑。“刚刚是我欺负小孩儿呢。他一停,“您别误会。
     商娴终于也觉得没眼看自家弟弟这笑得舂心荡漾不想当人的模样,主动揽责
     “父亲,这件事交给我,我会好好教育他
     你教育今天你江阿姨如果不带着那小姑娘上门,那我们还被你和你弟弟联手蒙在鼓里呢。
     商盛辉正在气头上,发起火来也是无差别攻击。
     “更何况,你能教育他什么,啊教育他怎样大学一毕业就跟比自己小五岁的还没成年的小对象谈恋爱
     商娴
     她就不该冒出头来找枪子挨。
     而商盛辉也被自己的话提醒了,他拧着剑眉看向商彦“那小姑娘,就你江阿姨家的那个小姑娘,今年多大”
     商彦哑着笑,舔了下上颚。
     “十六。
     神表情和语气都带着十分禽兽的遗憾情绪“也还未成年。
     商盛辉:
     商盛辉:“你们姐弟俩一起去静室给我跪着面壁商盛辉差点气得厥过去。
     从未见过商盛辉这样暴跳如雷的模样,商彦和商娴对视眼,默不作声地站了起来,上楼去了。
     等姐弟两人背影和脚步声都消失在楼梯间,商盛辉气闷地瞪了一眼两人离开的方向,这才重新坐回了沙发里
     旁边,始终沉默的骆晓君给他递过去一杯凉茶
     “房子都快被你的火气点着了。
     商盛辉还带着余怒,但再怎么无差别攻击,那也是万万不敢朝骆晓君漏出来半点的
     他口里含着凉茶,咕哝,“我这还不是被这两个不肖儿女给
     骆晓君语气淡淡。
     “气我看你是松了口气吧”
     商盛辉一噎,差点把涼茶呛进气管里。
     骆晓君:“昨天把商彦打成那样,他到最后也没说到底是为了什么才那么做的一一你昨晚不就为了这,担心得一晚上没睡着
     “我我那是最近失眠。”商盛辉讪讪地说
     骆晓君瞥他一眼,也没拆穿。
     “现在听娴娴说了原因,你也知道了,怎么看
     商盛辉沉默两秒,把手里凉茶喝干了,这才放下杯子。
     “商彦这个性格,是从小给他惯坏了,做起事来天不怕地不怕,就没能治得了他的。我是真担心,他以后会吃大亏
     “我问你这件事,不是让你展望未来,别带跑话题。骆晓君淡淡地说。
     商盛辉尴尬了下,笑,“这件事这件事怎么说确实太冲动,但这男人血性嘛,他要是这都能忍得下什么也不做,我倒是要嫌他年纪轻轻心思太沉了。”
     商盛辉一顿。
     “而且,如果他早提是这么个原因,我倒不会那么下狠手教训他了。
     骆晓君没什么表情地看他。
     商盛辉被看得心里发虚,“你这么盯着我做什么
     骆晓君收回视线,语气淡淡。
     “现在你知道,你这小儿子那一身野气,到底是跟谁学的了
     商盛辉
     骆晓君:“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骆晓君:“我父亲当初嫌弃了你一辈子,在他面前,你就跟今晚商彦在江如诗眼前似的,恭敬沉稳,但到头来,本性是点未变。
     商盛辉
     骆晓君独自说完,却也难得露了淡淡一点笑容
     “我知道,娴娴也知道。他们这三个孩子里,你最看不惯白是商彦,但最喜欢的也是他。”
     商盛辉心里一虚,轻咳了声,“那是因为他年纪小
     骆晓君轻哼了声,“不是因为他最像你
     商盛辉:
     这话是没法往下接了。
     夫妻两人之间沉默须臾,骆晓君收起笑,微微皱眉。
     “虽说有商骁和苏荷这一层关系在,但苏家的事情我们还是不便插手。
     “嗯。”商盛辉也皱眉,“这么多年都没听过苏家这个小孙女的动静,这事情根由,多半还是在苏家那位老太太那儿。
     骆晓君:“只是商彦对苏邈邈
     “这女孩儿看起来是个性格软的好孩子,单苏家的问题,我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商盛辉犹豫,“可她那个病
     骆晓君也沉默下来。
     半晌后,正厅里的两位父母几乎是不约而同地叹了一声。骆晓君摇头,笑意淡而无奈。
     “商彦那个性子,认定什么是拉不回来的一一跟你一样的犟随他去吧。”
     与此同时,三楼静室。
     静室是商家这三个儿女的专用房间。
     他们三个从小到大,如果犯了什么大过错一一譬如商彦最近行径一一基本是一顿家法解决,但多数时候都是小问题,那便静室反省。
     静室里也不设灯,只凭一窄小天窗,漏进点光来。
     面壁位置,三个软垫并排铺着。
     毕竟是多年记忆,姐弟俩又是最常光顾的,推门进来,两人也不在意室内昏暗,十分娴熟地各自找到自己的那张软垫,跪下了。
     这样跪了大约二十分钟。
     商娴站起身,“我先去认错,你待会儿吧。”
     “嗯。
     她走到门旁时,不由地停下,侧回头,“一年管制。”
     商娴:“既然拿到调解书,这就是能为你争取到的最小代们
     商彦目光闪了闪,隐下眼底晦暗。
     “我知道你不想用那调解书,但邈邈的病,如果决定动手术,那么成年之前就必须准备了。
     商彦身体一僵。
     他猛地转过视线,看向商娴,“一一你知道什么
     “她的病类、病况我都找人査过当年的资料。“商娴沉默几秒,“你不想在她做决定的时候,都不能在她身边吧”
     跪在地上的男生紧紧地攥起了拳。须臾后,他慢慢转回身
     男生沉默咬牙,颧骨微微抖动。
     “你自己想想。商娴走了出去。
     晚于计算机组其他人,商彦在12月下旬才回到三中。
     组里三人对这件事只字未提,只是校方是得了通知的,档案污点也在所难免,不知怎么就在学校里漏了一点风声一一商彦回来前,学校里早就把比赛打架的事情传得风风雨雨了。
     商彦到校那天是个周五。
     前不久文素素突然转班,班主任李师杰又因为商彦的事情闹得焦头烂额无心应付,班里只临时让副班长顶上。
     早上早自习,班里闹腾得厉害,副班长嗓子都快喊劈了也没能让他们消停下来
     直到教室前门被推开。
     道阔别数日的身影懒懒散散地走进来。宽肩,窄腰,长腿,脸庞清瘦隽秀,没精打采。
     全班蓦地一惊,之前闹得最欢那几个跟让人掐住了脖子的呜崽似的,瞬间消音。
     整个教室都安静下来。
     无数双大眼小眼,齐刷刷地盯在进门那人的身上。
     商彦昨天拿的审判书,昨晚被商盛辉耳提面命地斥责了半晚上,凌晨才赶着飞机飞了回来。到了机场,又接上旅途折腾,几乎没合眼,现在正是个最困倦的时候。
     即便这样,那没法忽视的注目礼还是让他步伐一停。
     眼皮倦懒地一掀,漆黑的眼没什么焦点地扫了教室半圈。薄唇轻扯了下,男生嗓音哑里透着凉
     “早读课文在我脸上
     全班回神,又齐刷刷地低下头去。
     没一会儿,朗朗的读书声充斥起一班的每一寸空气。
     嗓子差点喊劈了的副班长讪讪地看了商彦一眼,心说他这奤时班长就该退位让“贤”。可惜这话在肚子里滚几圈也没胆量出口,只能撑着笑冲商彦僵硬地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才溜了下去。
     商彦回到座位前。
     坐在里面的女孩儿正眼神巴巴地看着他,眼圈还有点泛红
     熬了一夜的太阳穴示警,突突地连跳了两下
     商彦无奈,垂手捏住女孩儿鼻尖。
     “你要是敢哭,我现在就敢跟你一起哭你信不信
     苏邈邈噎了一下,那点难受的情绪被笑冲散。
     商彦松了口气,坐下来。
     他拉开背包拉链,把里面浅灰色的保温杯拿了出来。
     修长指节捏着杯子,往女孩儿面前一搁,低声里带点似笑非笑。
     “三分之二杯。
     苏邈邈刚转过身,本想问他情况,却愣在了杯子前。
     回去以后,每天保温杯里只给你装三分之二。
     苏邈邈眨了下眼。
     商娳给她打过电话。所以她知道他为诉讼判决的事情被折腾了几天她知道他昨晚一夜没睡她知道他是今早6点半刚到c城的飞机她知道发生了那么多事,他比谁都压力大、比谁都累
     她只是不知道,这个人要把她看得多么、多么地重要,才会在为她做了这么多牺牲了这么多以后,仍把这样小的一件事挂怀。
     苏邈邈的眼眶瞬间湿潮起来。
     她轻憋住气,伸手用力地抱过了杯子,侧回身去。
     你吃早饭了吗”
     女孩儿的声音在朗朗的读书声里低软发闷。
     没
     耳边早读声遮掩,商彦并未察觉其中情绪,他困得意识不清,塞好了背包便趴上桌。
     “我先睡会儿记得喝完,乖。
     尾声渐渐低下去,卷上疲倦的睡意,最后消匿。
     苏邈邈侧过头。
     有点被眼泪水模糊的视线里,男生合着眼,仍是凌厉漂亮的五官线条,细长的眼睫下遮着淡淡的黑眼圈,看起来疲累不堪
     也看得她心口闷疼。
     女孩儿最后转回去。
     她压下眼底潮湿的情绪,伸岀手指尖,轻轻地点那杯壁。
     “商彦
     她声音压到最低最低,埋没进早读声里,连自己都听不清
     你真的病得不轻欻。
     大
     当晚,放学后。
     商彦和苏邈邈照旧去了科技楼的计算机培训组办公室。
     只是甫一推开门,苏邈邈就感觉到了房间里格外沉闷的气
     她心下一凛,抬头看过去时,正撞见办公桌后黄旗晟难看的脸色,而旁边,提前到了的栾文泽和吴泓博同样神情晦暗。
     见到两人进来,黄旗晟表情动了动,似乎叹了声气。
     “商彦,苏邈邈,你们进来,把门关上。
     苏邈邈不安地看向商彦。
     商彦却似乎并不意外,闻言也没什么神情上的变化,只在关门后,安抚地看向女孩儿。
     “没事。走吧。
     房间里安静。
     黄旗晟自然也听见了商彦的话,他皱起眉,有些失望地看着男生,“商彦,你知道这次的事情在学校里是什么后果和处罚吗
     商彦正给苏邈邈拉过靠椅,闻言眼皮都没抬,语气也淡。“取消所有保送和自主招生资格,计算机组也让我除名
     黄旗晟:“那你觉得这也没事
     商彦抬眼。
     “如果老师是担心组里其他人,那就算我除名了,之后也样会过来一一您就当您找了个免费顾问吧。
     黄旗晟最是老好人一个,此时也气着了,“那你呢你自己怎么办你那么好的前途一就毁在这么一件事上,你也甘心
     商彦伸手,把想站起来的女孩儿压了回去。
     同时他俯下身,半撑着女孩儿身后的椅背,面上笑色漫不经心的,又带着点恃才桀然的不驯。
     “黄老师,我的前途只在我一个人手里,没有什么事情能毁了它
     他轻笑,声音放低,似乎也在与身前椅子上的女孩儿许诺
     “后年7月,等我家小孩儿18岁成人礼,我把理科状元给她捧回来。
     一想前不久期中考试,商彦刚惹了全校关注的成绩,黄旗晟哑然。
     就连旁边,栾文泽和吴泓博看过来的目光,也迅速从担忧遗憾转为看阶级敌人的愤懑和欲除之而后快。
     唯独苏邈邈沉默几秒,低声。“理科状元
     “嗯。商彦笑着垂眼。
     苏邈邈:“就凭你那还差一分才能及格的语文吗
     商彦:
     苏邈邈主动站起身,拎住背包,娇俏艷丽的小脸儿绷得面无表情。
     “黄老师,如果没有其他事情,那我先带商彦去辅导语文了
     黄旗晟第一次见组里这个小姑娘这般模样,一时噎在那儿下意识地点头:“哦,好你们辅导吧。
     “老师再见。
     苏邈邈冲黄旗晟礼貌地躬身。
     然后她绷着脸儿转回头,手一抬,攥到身后男生的衣角上怜住了把人往里间牵。
     不等门外师生三人回神。
     “啪嗒”一声,里间的门关上了,跟着“咔嚓”一声一一这次是直接锁上了。
     师生三人目瞪口呆。
     半晌后,黄旗晟回过神,迷惑不解地问吴泓博和栾文泽他们师徒两个,一直都是这种相处模式的
     吴泓博和栾文泽无奈地对视了一眼。
     趁黄旗晟不注意,吴泓博小声跟栾文泽嘀咕。
     相处模式决定家庭地位,我看彦爹是白瞎在三中野了那么久了。小苏吃他死死的。
     而此时,门内。
     苏邈邈拉着商彦在里间的桌前坐下,将背包里所有与语文相关的笔记与辅导材料全部拿了出来。
     看就是早有准备一一厚厚的一沓往商彦面前一搁,看得人眼晕
     苏邈邈排头给他数,这是我跟廖学霸借的高一学年的课堂笔记、读书笔记、优秀作文赏析
     还没数完一半,女孩儿放在背包夹层的手机震动起来。苏邈邈话声一停,微皱了眉。
     她拿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只有一个字母:“z
     苏邈邈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白。
     “谁的电话,怎么不接”
     商彦看着那个神秘兮兮的备注,微眯起眼。
     苏邈邈犹豫了下,便要起身。
     这个反应却更挑到了商彦某根名为“占有欲的敏感神经,他伸手把人拦住,直接围在了转椅、书桌和身体形成的三角区内
     “我也要听。
     苏邈邈沉默几秒,只得慢吞吞地接起了电话。
     “邈說”
     对面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女声。商彦被噎了一下。
     不是别人,正是苏邈邈的母亲,江如诗。
     他不自在地轻咳了声,稍稍退开身。
     苏邈邈低下眼,声音安静,“是我。
     江如诗:“我看时间,你已经放学了,所以就给你打来电话没有打扰你吧”
     没
     “嗯,那就好。江如诗沉默两秒,小心地问:上次妈妈跟你说的手术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苏邈邈下意识地攥紧了手机,同时不安地抬眼看向对面。
     商彦坐在桌前,半垂着眼帘,冷白的侧颜线条凌厉清隽,那双漆黑的眼也正望着面前的笔记,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情绪波
     苏邈邈心里稍稍安定。
     她攥得发白的指尖慢慢松开,等对面江如诗又追问了句,她才轻声含糊地回答:“我还在想
     “邈邈。”
     江如诗的语气有些焦急,但是很快又被她自己按捺着慢慢平复下来。
     她低声劝导,“我知道这件事决定起来很难,但是最佳手术期的时间有限,过了这段时间,手术成功率会大打折扣,术后风险性也会增加。
     江如诗稍放慢语速,“而且,妈妈为你预约的术前疗养期也许要准备时间和环境条件,国外专家的预约很难排,如果你做仔决定,那妈妈会在第一时间安排国外预约,确保不耽误最佳手术期。
     “我知道了。苏邈邈低声。
     江如诗轻叹了一口气。
     “无论你的决定是什么,妈妈至少希望,你不要因为自己的迟疑和犹豫错过了最好的决定机会,好吗”
     女孩儿慢慢垂下眼,过了许久,她才轻轻应声。“明天晚上,我会把决定告诉你的。”
     说完,苏邈邈不想再多言,她轻道了一声“再见,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手机被女孩儿扣回桌面。
     “怎么了”
     女孩儿身旁,从书里抽离视线的商彦抬头,似是随意地问
     没什么。”苏邈邈低声,也垂着眼。
     安静片刻,她放回手机,重新恢复了之前的模样。苏邈邈伸手去拿语文课本,
     “我先把今天老师讲的新文言文里的重点词句,帮你整理一遍。
     商彦目光闪了下。
     眸子深里漆黑晦黯。
     只是最终他什么也没有说,同样跟着低下视线,落到课本
     一整晚的自习结束,商彦和苏邈邈一同离开了学校。
     坐上黑色的私家车,司机已经养成习惯,例行先驱车将苏邈邈送回了文家所在的别墅区内。
     商彦送苏邈說下车。
     到了别墅外,女孩儿拿出了背包里的空保温杯,递给了商彦
     都喝完了。”
     女孩儿的声音闷闷的。
     商彦伸手接,嘴角微勾着笑。乖
     只是杯子却在两人的双手之间停了下来。
     感受到其中那股反向的阻力,商彦微怔,抬眸看向苏邈邈
     女孩儿低垂着头
     路灯柔软的灯光落在她的发梢,与瓷白的皮肤上。
     他听见女孩儿低声开口。
     “商彦。
     “如果我不在了,那你会不会给别人温牛奶
     作者有话要说
     文案尾巴要来了
     高中篇要结束了
     以及苏喵终于要成年了,彦哥终于可以扔掉刑法了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